川军围歼日本山崎大队 绝望日军用手雷集体自杀

网易历史 05-19 09:50 跟贴 32168 条

  作者|璿,抗战史研究爱好者,对徐州会战,华北国民党军敌后抗战,安徽地区抗战有较深入研究。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抗战中后期,由于日军兵力不足,正面战场日军为了发动攻势,常常会从华北,华中负责警备的部队中抽调部队到前线参加作战。比如下文提到的这个独立混成第九旅团的故事。

  在日军攻占武汉和广州以后, 将以攻城掠地为主的战略方针改为了暂时维持现有状态并长期占领中国的战略。为此,日军将部分常设师团另调于准备对苏联作战,并将特设师团(101,106等)大部分复员。另外开始编成后方部队较少,适合长期占领的三联队制新师团和拥有五个独立步兵大队的独立混成旅团。本文主角独立混成第九旅团就是这样诞生的。

  独立混成第九旅团以第九师团原有的后备步兵大队为基干,于1939年初在日本金泽编成,下辖五个独立步兵大队(独步36-40大队)和炮兵队,工兵队和通信队。编成后于39年5月投入华北战场,主要负责山西省太原附近以及同蒲线警备。从39年到41年一直在华北参加了针对敌后国军和八路军的各种扫荡。著名的关家垴战斗中,冈崎支队下辖的3个步兵中队中其中一个以及山炮兵一个小队就是来自这个独立混成第九旅团。特别是在中条山会战中,该旅团以极小损失冲破国军防线,并且配合第36,41师团包围国军第5集团军,获得极大战果。因此独混第九旅团参战部队获得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的表彰状,并称其把”无敌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此后还被赞誉为”擅长于山地作战,逢敌必攻的精锐部队。“

  41年底为了配合日军大本营发动的太平洋战争,第11军对长沙地区国军的第九战区发动了第三次长沙会战,日军侵华派遣军司令部便抽调这个在华北号称“精锐”的独立混成第9旅团来充实第11军。

  原本这个旅团仅仅是被用来接替第3,6等师团抽调部队参战后留下的占领区警备。谁想到,第11军参战部队不仅仅未能按计划攻陷长沙城,反而在攻城战中损失惨重,弹药耗尽,被逼得不得不丢弃自己阵亡在长沙城下大队长的尸体仓皇撤退。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将军设计的“天炉战术”早已开始实施,各个部队开始从不同方向对日军实行围追堵截。特别是攻击长沙城的第3,6两个师团所部,撤退情况极其艰难,第11军不得不临时令独混9旅团旅团长池之上贤吉少将立即组织两个步兵大队迅速南进接应。1942年1月8日,第3,6两个师团被第九战区围困于青山市、影珠山、福临铺以南。而独混9旅团组织起来的独立步兵38,40大队也到了国军包围圈北面。

  为了尽快解救出被围困的日军,独步38,40两个大队分别向福临铺,影珠山两处的国军背后袭击。特别是独立步兵40大队,为了抢占影珠山阵地,解救被困日军,组织起一支由第一中队长山崎茂大尉指挥约350余人的突击队,向影珠山国军集结地进行突击。

  8日夜里,月光明亮可见距离近20米,由于58军所部警戒疏忽,在日军尖兵干掉了一路上几个警戒的哨兵后,山崎集成大队接连袭击了58军军指挥所和新10师师指挥所,新10师长鲁道源狼狈突围,参谋人员多人战死。影珠山制高点遂被日军所控制,而川军20军指挥部也就在影珠山东南面不远,本来正面正和日军胶着混战,影珠山一丢,相当于三面受敌。27集团军杨森一下子火了,20军可是他一手从四川带出来的川军部队,这支部队经历了淞沪,武汉,长沙各种血战,可谓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他立即命令20军军长杨汉域(他侄儿)拿出手里最后的王牌,军直属的特务,工兵,骑兵连连同134师400团第3营配合58军围歼占领影珠山的日军。133师师长夏炯亲自到前沿阵地督战,骑兵连连长杨汉烈(杨森之子)亲自率部队冲入日军阵地展开肉搏,10日晨便全歼了山崎集成大队。这次全歼山崎集成大队可一说是川军杨家将满门出动,捞足了战功和面子。

  日军战史悲惨的描写到:"天明后,在山上双方的混战,极为激烈,官兵们不断的负伤倒下,10时左右,我弹药用尽,在到处的草丛中,可以听到伤员的呻吟声和自绝的手枪声,山崎大队长负伤,满身是血,但仍继续指挥战斗。最后山崎大队长终于决心殉国,于是命本部附斋藤军曹突围向上级报告关于夜袭及其后战况与决心殉国等情况。……斋藤军曹走后,山崎大队长再度遭到迫击炮弹的轰击而死亡。接着士兵们就用刺刀互相刺杀或者用手榴弹自爆而死"。

  独立步兵40大队在影珠山周围是损失惨重,而攻击福临铺附近阵地的独立步兵38大队也好不了多少。该部从1月6日开始拼命向南突击,但到福临铺一带遭遇20军的顽强阻击,一路艰难坎坷。在华北横冲直闯,一贯号称“精锐”的部队哪里吃过这样的亏,该大队大队长青野三郎大佐十分愤怒,拿起他的军刀吵着要到一线督战。不想阵地未攻下来,自己大队本部却被国军发现,遭遇一顿袭击,大队长本人重伤,几个军医非死即伤。本部成员大量伤亡,剩余几人苦苦支撑着最后的一块小高地,日军自称是“大队本部已经濒临全灭边缘”,要不是第三中队拼死救援,估计这个大队长就得去“神社”报到了。

  大队本部躲过一劫,但是独混9旅团的辎重队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辎重队本身战斗能力就弱,遭遇了国军的精锐部队袭击,运输的弹药,粮食,武器全部被国军缴获,最后突围出来仅重伤的中队长以下11人而已,中队长看着自己部队遭遇这样大败当场就泣不成声。

  第3,6师团借着独混9旅团的拼死护卫终于从重围中冲了出来,第三次长沙会战虽然没有实现全歼日军的目的,但是给予了侵略者以重创,日军战史也不得不承认“这次作战,动摇了一部分官兵必胜的信念。”想来这其中肯定就有这个独混9旅团的官兵。这支在华北“逢敌必攻”而且“擅长山地作战的精锐部队”还以为自己是华北战场,为了解救3,6师团猛冲猛打,结果一战打下来,旅团长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经历了一场“九死一生的战斗”,所率领的部队伤亡极其惨重。

  上图是独步38大队第三中队在武汉大学校舍的一张合影,合影人数近200余人。在参加长沙会战前,大队长也猜到了这次比起华北各次作战都将要困难,甚至在战前会议中提到一个中队要有战死35人可能的准备。而战后这个近200人的中队回到集结地,包括轻伤员在内仅剩38人。战后日军回忆中痛苦的回忆到“部队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为了什么?下士官,士兵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服从命令而已。”

  远在华北方面军的岗村宁次在得知自己派出的部队在长沙损失惨重的状况十分痛心。能不痛心吗?独混9旅团40年在华北一年伤亡才600余人,这次长沙会战参战仅仅2个大队就伤亡上千人,而且部队被打得丢盔弃甲,连自己战友的尸体都无法收敛,只得切下一根手指由幸存人员带回,最后连”必胜的信心“都动摇了。

  参考资料:

  《天运一瞬——中国战线士兵记录》(独立混成第九旅团独立步兵第38大队纪实)

  《香港·长沙作战》

  《第2次長沙作戦経過概要昭和17年12月13日~18年1月16日》

  《第九战区第三次长沙会战战斗详报》

  《第27集团军第三次长沙会战战斗详报》

  《国民党将领亲历记-湖南四大会战》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32168)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