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潮范!全球七大街头艺术之都为啥那么有个性?

国家地理中文网 05-19 09:29 跟贴 2 条
在泰国中部空盛桑运河的沿岸,一座建筑的墙壁上描绘着一条蛇的涂鸦。

  在泰国中部空盛桑运河的沿岸,一座建筑的墙壁上描绘着一条蛇的涂鸦。

  摄影:Woodstock Photography,Getty Images

  撰文:Karen Gardiner

  街头艺术可谓一座城市的户外博物馆,它不仅充满吸引力,还能帮助游客了解当地的社会、文化和政治问题。虽然很容易就能在一座城市里看到美丽的街头艺术作品,随手拍一张照片,上传到Instagram上炫酷一番,但最好的街头艺术值得我们停留片刻,认真思考下它想表达的内容。在此,我们精心挑选了七座拥有最佳街头艺术的城市,以下就一起来探索一番吧。

  圣胡安,波多黎哥

  圣图尔斯街区似乎早已被圣胡安所遗忘,但就在2010年,SanturceEs Ley街头艺术节在那里点燃了一束火花,让它摇身一变成为了重要的艺术胜地。但是覆盖在建筑上的壁画并非仅是简单的涂鸦,很多作品将矛头对准了波多黎各的当代和历史问题。

  这是波多黎各的一幅涂鸦作品,展示了克里斯多弗·哥伦布穿越一个充满血液和死亡的海洋到达目的地。

  摄影:Claudine Klodien,Alamy Stock Photo

  在Calles Cerra街和Aurora街的街角有这样一幅壁画,画面中描绘了哥伦布率领三艘船于1492年起航。海洋中血红一片,还堆砌着大量尸体。这幅壁画由El Basta艺术团体创作,取名为“海难比水手还多的旅程”,这一题目节选自Eduardo Galeano的著作《拉美开裂的血管》。El Basta告诉我们,“这个题目非常适合描述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的殖民化、剥削和掠夺的进程。”

  “我们在2014年创作这幅涂鸦时,还没有那么多的街头作品会隐藏政治内涵,但是很快就不是这样了,”他们说道。沿着Cerra街一直走可以看到更多的街头涂鸦。名为“觉醒吧,波多黎各人”的涂鸦作品出自Natalia Sanchez之手,呼吁波多黎各人重振本国的农业。“波多黎各的财富仍在遭到剥削,”她这样告诉我们。Boricua指的是波多黎各的经济危机迫使本国公民前往国外找工作。重返波多黎各,耕种本国富饶的土地,这是“我们创建一个自给自足的主权国家的唯一希望。”

  波哥大,哥伦比亚

  波哥大街头艺术隐含着政治倾向,一直受到哥伦比亚历史的影响,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也让其创作方式产生了变化。2011年,一位青少年艺术家遭警方枪杀,引发了广泛的公众抗议,此后波哥大的街头艺术基本上变得合法化,精美的壁画也就因此开始在波哥大繁荣发展起来。

  在Carrera 4街和Calle 12街的相交处,Holofónica音乐工作室的墙壁上,一幅由Guache绘制的土著主题壁画作品赫然出现在人们眼前。游客在前往El Centro之前可以在La Candelaria街区充满艺术气息的街道尽情探索一番。在Carrera 4街和Calle 20街的交汇处,游人还可以看到几幅涂鸦作品汇合成一幅大壁画。这幅壁画由Toxicómano乐队与DJ Lu、Lesivo和Guache等人联合创作,描绘的是无家可归者的面孔,暗示承认“虚报”丑闻:哥伦比亚军方承诺解决就业,以此为借口将贫穷的平民引诱到偏僻地区将其谋杀,之后再为他们换上反政府武装人员的制服,污蔑其为游击队员。此外,壁画上还出现了哥伦比亚乡村地区数十年武装冲突遗留下的手榴弹、成袋的金钱和矿工的头盔,影射了资本主义的贪婪和对哥伦比亚自然资源的掠夺。

  波哥大的这幅壁画由Toxicómano乐队与DJ Lu、Lesivo及Guache等人合作创作。

  摄影:Karen Gardiner

  威廉斯堡城区,纽约

  威廉斯堡经常被描述为潮流中心,将充满艺术气息的街道作为自拍背景似乎再合适不过,因此总有大量游客慕名而来。如果游客对威廉斯堡进行更为深入的了解,可以在这座城市建筑的墙壁上看到各色人种面孔的涂鸦。

  图为流亡的伊朗二人组Icy和Sot的一幅涂鸦作品:一群沐浴在彩虹般的颜色中的孩子。

  摄影:Karen Gardiner

  在北十街与Bedford街的交汇处,描绘着牙买加籍意大利男孩Camilo的画像,这是JoritAgoch的“人类部落”涂鸦项目的一部分。向南行走三个街区到达Berry街,Faith47创作的“放下武器”涂鸦作品便赫然出现在眼前,作品“体现了人与人之间存在相互关联的深刻含义。”在Wythe街的TBA Brooklyn夜店墙壁上,流亡的伊朗二人组Icy和Sot描绘了一幅一群沐浴在彩虹般颜色中的孩子的涂鸦。在两人的作品中,经常可见对伊朗生活中的种种限制做出的评论,而这幅作品或许可解读为他们在布鲁克林找到的创作自由。

  伊斯坦布尔,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是一个文化熔炉,”当地艺术家Leo Lunatic对我们说道。“多元文化和多样性根植于伊斯坦布尔的社会和世界观之中。虽然伊斯坦布尔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目前政治局势紧张,但作为艺术家,我们基本上不关心政治。艺术家最多会创作一些宣传和平、谴责战争或暗示政治取向的作品。”

  从文化角度讲,伊斯坦布尔的街头艺术家从当地历史中汲取了大量营养。许多艺术家“在作品中描绘了罗马或希腊式的半身像,体现了伊斯坦布尔悠久的历史和擅长雕刻的传统,这一传统在今天的土耳其依旧随处可见。” Leo本人也经常创作受土耳其瓷砖和建筑细节启发而构思的图案,虽然他的签名是一只熊猫,但整座城市的墙壁上却出现过许多个不同的版本。

  在伊斯坦布尔加拉达区一座破旧公寓大楼的墙壁上,艺术家Leo Lunatic创作了一幅拿着喷雾壶的熊猫壁画。

  摄影:Czgur,Getty Images

  在卡拉柯伊区的加拉达塔下方,一幅两层楼高的壁画若隐若现:一只熊猫的两只爪子上各抓着一个喷雾壶。从那里向东南方向步行,穿过咖啡馆林立的后街区,一直向着博斯普鲁海峡方向前行,游人会在墙壁上和商店的百叶窗上看到各种涂鸦,其中很多都是出自艺术家Mr. Hure、Olihe和Luckypunch之手。

  开罗,埃及

  2011年,埃及革命的爆发促使政治题材的街头艺术作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在开罗是前所未有的。在塔利尔广场附近,建筑物的墙壁上都涂满了跌倒的激进分子和独裁者形象的涂鸦作品。在Mohammed Mahmoud街上,美国大学开罗分校的墙壁甚至被激进分子当作“报纸”使用。

Mohammed Mahmoud街上的涂鸦作品时刻提醒着人们2011年埃及革命期间发生的暴力事件。

  摄影:In Pictures Ltd.,Corbis via Getty Images

  大多数激进的涂鸦作品都难逃被当局的涂抹的命运。美国大学开罗分校的墙壁就被粉刷一新,后来部分墙壁还遭到了拆除,但是有一些涂鸦作品仍保留着,其中包括Ammar Abo Bakr描绘的一位年轻殉道者的画像。从美国大学开罗分校出发,向东行走大约5公里便来到了MansheyaNasir街区,那里居住着大量拾荒者。El Seed用一幅巨型标语壁画向这些劳动者致敬,这个标语横跨50栋建筑,引用自一位公元三世纪的大主教,用伊斯兰书法写着“任何想要看清阳光的人都要先擦亮眼睛。”

  曼谷,泰国

  在曼谷,游客可以通过一个独特的角度欣赏街头艺术:水上。在2016年的Bukruk城市艺术节期间,艺术家创作了大量涂鸦作品。游客如果乘坐湄南河快船公司的轮渡,从拓田码头前往塔可辛国王桥,便可将这些精美的壁画尽收眼底。

  图为Roa在曼谷创作的一幅涂鸦作品:两头大象从一座建筑的墙壁上跌落下来。

  摄影:ChanachaiPanichpattanakij,Getty Images

  曼谷的城市景观和居民为艺术家们提供了许多创作灵感。在唐人街穿行,游人会看到Aryz喷绘的各种自行车涂鸦,据他表示,自己使用饱和色是为了与周围的环境相融合。画面中这幅两头大象从墙上跌落的壁画出自Roa之手,在他的创作中,总是描绘生活在其周围的动物。

  斯塔万格,挪威

  每一年的NuArt街头艺术节期间,斯塔万格的居民都会把民用和商用建筑的墙壁献给参加艺术节的艺术家创作。没人知道艺术家们将会创作什么作品,但是所有人都同意将作品保留至少一年。

  在斯塔万格市一座建筑的墙壁上,艺术家Roa描绘了一幅壁画:一头被一分为二的鲸鱼在喷射血液和石油。

  摄影:Karen Gardiner

  在斯堪迪克斯塔万格城市酒店的后方,Roa描绘了一幅壁画:一头被一分为二的鲸鱼在喷射血液和石油,画面中只有黑、白、红三种颜色。这是几幅以挪威的捕鲸传统和(或)石油依赖为主题的壁画作品之一。向东行走来到Storhaug自治区,两个高48米的筒仓便映入眼帘。筒仓上描绘着Fintan Magee的一幅壁画作品,展示的是全球油价暴跌及其对挪威的石油之都斯塔万格的影响。其中一个筒仓上描绘了一个石油工人,另一个筒仓上画了这个工人化为碎片、即将消失的影像。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