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差点重建了蒙古帝国,却最终输给了欧洲三手武器

最强冷吧众 最强冷吧众 05-19 09:28 跟贴 308 条

  自13世纪起,蒙古人在世界历史的大舞台上异军突起。他们从蒙古高原的老家出发,进而横扫大半个欧亚大陆。此后,虽然蒙古人在世界各地建立的汗国不是被征服土地上的居民掀翻,就是在彼此交战中消耗过度了自己的实力。然而分散在欧亚各地的蒙古后裔们,依然时刻不忘重建和复兴自己祖先的世界之王荣光。他们当中的最后一位就在人类进入世界近代史的初期,险些实现了这个梦想。

  然而面对强敌的先进武器,他们最终惨败而归。这些击败他们的武器却仅仅是从文艺复兴时代早期的欧洲,不断倒手而来的三手货。

  前期的蒙古帝国 基本以本土和中亚地区为主

  1 以蒙古大汗名字命名的新民族

  横扫中亚的蒙古势力

  公元1224年,蒙古西征军再次横扫欧亚大陆腹地,并开始根据传统部落习俗对新征服的大片土地进行诸子分封。蒙古成吉思汗铁木真术赤分得了位于今天中亚北部地区的大片土地,主要分布在咸海与里海以北的钦察突厥地区。然而由于这些地区都是比较贫瘠的游牧活动区,使得受封此地的术赤在同察合台与窝阔台争夺蒙古帝国继承人大位时资源严重不足。

  在他死后,继承这一大片土地的拔都建立了自己的钦察汗国,并继续向西征讨,并最终将汗国中心也向西迁徙到了可以坐享乌克兰大平原农产品与贸易关税的伏尔加河畔,成为了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金帐汗国。于是,过去汗国封地上的游牧文化区就被转封给了拔都的亲属,继续统治。包括在东至巴尔喀什湖-西至伏尔加河的的兄长斡儿答与获得咸海以北的弟弟昔班。这两位受封土地并不理想的蒙古王公,也就成为了后来哈萨克人与乌兹别克人的始祖。

  昔班的小汗国原来在中亚的各个蒙古势力中并不起眼。无论是西边的金帐汗国还是南边的察合台汗国和伊尔汗国,都在土地资源、赋税收入和军事力量上强于乌兹别克人的祖先。因而他们也就长期无法成为中亚争霸战争的主角。

  蒙古帝国的内部分封

  当突厥血统更为明显的帖木儿在14世纪末到15世纪初崛起,并雄霸中亚大部分地方时,乌兹别克人一直都只是争霸战争中的一个小小注脚。但就是这么一群蒙古突厥后裔,以14世纪金帐汗国的著名大汗乌兹别克的名字自居,并被南方的中亚其他地区所注意。帖木儿时代的数次北伐金帐汗国,就曾经扫过这些乌兹别克人的土地。这个新民族也在15世纪初开始被中亚的历史作家们所记载。

  △帖木儿曾经一度让人看到了蒙古帝国复兴的希望

  到了一代霸主帖木儿死后的阿布海尔汗时期,乌兹别克人终于利用中亚内部的新一轮混战,四处扩张。从另一些术赤后裔手中夺取了乌拉尔河以东和锡尔河以北的地区。1430年,他又夺取花剌子模,并洗劫了乌尔根赤,在西伯利亚和锡尔河之间建立了一个游牧国家。但仅仅26年后,阿布海尔就被西蒙古地区的卫拉特人击败。加上他执意进行定居化改革,让大批麾下的游牧部落跑去投靠了哈萨克斯坦人。整个家族也在30年后彻底失势。

  阿布海尔汗的孙子默罕默德.昔班尼只能四处游走,最后在1487年投靠了属于东察合台汗国的马哈茂德。在取得了战功后,受封到了突厥斯坦城。从此,以突厥斯坦城为基地,昔班尼四处收拢夕日的乌兹别克旧部,并带着他们不断征服中亚各地。

  由于帖木儿汗国在各个地方上的封臣已经彼此进行了数十年的混战与对抗。所以中亚各地无论是牧场、田地还是城市都遭到了相当程度的影响。各地的领主与军阀们也因此实力受损。这给了在北方厉兵秣马多年的昔班尼汗以绝佳的机会。他一方面以成吉思汗长子的直系血统自居,以获得中亚各地的蒙古后裔实力的支持。另一方面又以中亚地区盛行的逊尼派伊斯兰教卫道士自我包装,获得了定居的虔诚穆斯林好感。

  横扫中亚各地帖木儿王朝势力的乌兹别克骑兵

  1500年,他首先攻克了中亚名称布拉哈,接着在1501年的泽拉夫尚河畔之战中击败了后来南下建立莫卧儿王朝的帖木儿王朝王公--巴布尔。凭借这个不错的出手时机与辉煌战果,昔班尼的乌兹别克军队一举拿下了中亚地区最重要的城市撒马尔罕。1503年,他顺锡尔河而下,在阿赫昔击溃帮助过他的马哈茂德,从而占领了塔什干地区。接着南下阿富汗地区的乌兹别克军队又占领了城市昆都士,从而拥有了阿姆河南岸的大片土地。随后再次北上的昔班尼杀入花剌子模地区,占领了当地收复玉龙赤杰。

  到1507年,决心消灭帖木儿王朝残余势力的他又进攻南方的呼罗珊地区,兵不血刃的逼降了今天阿富汗西部的大城市赫拉特。至此,一个乌兹别克人的汗国在中亚鼎力起来。这个拥有蒙古血统的新强权几乎将要在近代早期,重建一个中亚的蒙古帝国。但也正是这一系列的成功,让他很快与波斯地区的另一股新势力发生了剧烈碰撞。

  中亚传统风格的昔班尼汗画像

  2 红头民兵们的新波斯帝国

  西方油画风格的伊斯迈尔一世画像

  就在昔班尼汗迫于无奈而投靠塔什干地区的马哈茂德的同一年,波斯西北部阿塞拜疆山区内诞生了后来的萨法维王朝建立者--伊斯迈尔一世。他的父亲是统治当地的伊斯兰教团的团长,这个组织在当年蒙古西征后崛起,并以带着红头巾的武装部队而闻名。

  但在伊斯迈尔的童年时代,其父亲在与统治西亚与中亚西部的白羊王朝作战时被杀死。一家老小一度被白羊王朝所拘禁。之后获得自由的他在1497年准备返回阿塞拜疆继承自己的祖产,却被白羊王朝阻挠后一无所获。不甘心的伊斯迈尔只能跑到了里海边上的阿斯塔拉,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重建自己的红头民兵队伍。这些红头民兵是什叶派伊斯兰教的信仰与支持者,并通过西面奥斯曼帝国的禁止什叶派禁令而获得了更多人力与兵源。他们成为了伊斯迈尔夺取中亚江山的基础队伍。

  带领红头民兵进入大不里士的伊斯迈尔

  由于历史原因,伊斯迈尔自己身上不仅带有什叶派创始人--第四代哈里发阿里的血统,还通过自己的母亲拥有了西亚强国白羊王朝、拜占庭帝国以及北方格鲁吉亚王国的王室血统。他在1501年便首先利用红头民兵与来自土耳其东部的流亡者,攻克了伊朗西北部的大城市大不里士。随即他以古代波斯语中对皇帝的称呼,自封为阿塞拜疆的沙赫,建立了波斯历史上著名的萨法维王朝。

  此后数年里,他一直致力于向波斯地区的征服。在将自己的头衔改换成波斯的沙赫后,红头民兵们先是在1503年占领哈马丹和法尔斯,随后在1504年攻克了设拉子和克尔曼。接着再向西进军两河流域,在1507年拿下了位于今天伊拉克地区的纳贾夫和卡尔巴拉。到了1509年,伊斯迈尔的军队已经成功进入了历史成城--巴格达。而包括库尔德与亚美尼亚的众多地区地方,也向他投降。一直坚持基督教信仰的格鲁吉亚人也宣誓成为了萨法维王朝的附庸。那些有着比较狂热宗教新年的民兵们,在战斗意志上往往高出了普通的封建采邑军队许多,并因为有来自土耳其地区的民兵支援而有机会获得了更为先进的武器。这些优势都会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中助波斯军队以一臂之力。

  萨法维王朝的波斯骑兵

  1510年,准备进一步东征以恢复波斯在呼罗珊统治权的伊斯迈尔向昔班尼汗发去了善意的问候。然而以逊尼派伊斯兰正统自居的昔班尼却对前者给予了侮辱性的答复,一根乞丐帮助行走的棍子与一只乞讨用的破碗被送到了新任波斯皇帝面前。双方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从青年时代起伊斯迈尔就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骑兵将领

  3 决战谋夫

  今天的谋夫城遗址

  1510年的昔班尼汗依然没有对伊斯迈尔和萨法维帝国抱以警惕之心。他在羞辱了波斯皇帝的使节后便帅军进攻阿富汗山区的扎拉哈人。结果,不熟悉当地地形的乌兹别克大军在山区中迷失的方向,远征无疾而终。昔班尼宣布解散部队,让麾下的封臣与军队们都回到各自的领地休养生息。然而波斯军队已经东进的消息迅速传来,昔班尼只能让人重新下令集结军队。由于时间紧迫,得到波斯军队靠近位于今天土库曼斯坦南部城市谋夫后,昔班尼只能带着数量有限的部队赶去谋夫。

  当时的谋夫城由一支乌兹别克军队把守,对于以骑兵作战的为主要战争手段的中亚地区来说,防御严密的城堡一般来说都是难以迅速攻克的。伊斯迈尔的萨法维大军中的大部分作战力量也是骑兵,包括来自伊朗各地的什叶派封建骑兵与他们的扈从,以及执行最后攻击任务的波斯精锐具装骑兵。而红头民兵因为是山地部队出生,在中亚地区是非常不错的步兵。那些来自土耳其东部等地的什叶派民兵也是以步战为主的山地步兵。他们手里除了长矛、盾牌和复合弓外,也拥有一定的火绳枪和大炮。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对中亚各地的城堡有太多的担忧。

  一名红头民兵

  之前在中亚地区的一些城市攻防战中,火枪与大炮已经出现,这些新时代的武器大约在1470年代通过一批威尼斯工匠进入中亚。但在其他形式的作战中依然比较少见。限于当时火药武器发展的水平问题,这些旧式攻城炮与早期火枪并不能在战争中发挥太多作用。

  正是带着这种思维定势,昔班尼汗不断将已经解散的军队向谋夫集中。在他赶到战场后发现波斯军队将自己的营地驻扎在不适合骑兵获得的崎岖山地上,并在此前的3天内发动了一系列的小规模攻击。虽然觉得自己在20000军队数量上并不占有优势,但师承蒙古-突厥先祖的乌兹别克人却对自己的骑兵大军非常有信心。毕竟,当初乌兹别克人的祖先就是一套灵活多变而适合分进合击的战术立足欧亚大陆。如今,经历了突厥化影响乌兹别克骑兵更加懂得在适当的时机集中优势兵力对混乱的对手造成致命一击。当对手以全骑兵出战时,这些中亚地区的老练骑兵们还会选择更为稳妥的下马步射来大乱对方的攻击节奏。

  同样有着丰富骑兵作战历史的波斯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伊斯迈尔早年的对手基本上都有着类似的作战技巧,甚至当时的波斯骑兵本身也一直受到蒙古与突厥化的影响。他们一样会像蒙古人一样纪律严明的执行各种作战任务,并向突厥一样使用步行战士稳固阵线。

  由于长期地靠欧亚交界的土耳其,他们不可避免的又受到了近代早期火药武器进步的影响,将更为成熟的火枪带入中亚。这些新式武器在防御战线与阵地时的效果明显好于几十年前就传入中亚的老式产品。很多更长、口径更大的火枪在意大利出现不久便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学去,很快又来到了中亚。

  通过战争与贸易土耳其人很迅速的掌握了欧洲火器新技术并传播到亚洲

  1510年12月2日当天,伊斯迈尔主动将他的波斯大军从崎岖地形上的营地内撤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乌兹别克侦察兵迅速将情况报告给了昔班尼汗。对于波斯人和伊斯迈尔一贯轻视的昔班尼断定这是波斯人攻城不力,又不敢与自己纵横中亚的骑兵对抗而选择了退却。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波斯方面的威胁,他立刻让手中的20000乌兹别克军队全部离开营地,发起追击。虽然身边有谋士告诫他应该等更多援军抵达再发起进攻更好,但此时的昔班尼已经不像错过任何迅速解除问题的机会。于是20000乌兹比克的重骑兵与轻骑兵一起,义无反顾的冲入了波斯人先前扎营的崎岖山地。然而波斯人早已撤空了自己的营地,并且一路奔逃。昔班尼的军队也就顺势穷追不舍。

  等到当前面的地形逐渐平坦开阔后,乌兹比克人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大片山地背后的平原,而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居然是漫天遍野的波斯军队。惊恐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正在面对40000波斯军队,和他们精心策划的诱敌之计。随着硝烟在波斯中央阵地上升起,装备新式火枪和一些大炮的波斯步兵已经开始发难。头次遇到这类情况的乌兹别克人顿时发生了混乱。崎岖地形也让整支乌兹比克大军只能以非常紊乱的纵队进入平原战场。当他们顶着波斯步兵的火枪和大炮射击,在混乱中进入平原后根本来不及排出作战队形。

  在中亚和西亚地区 没有重骑兵都不好意思出来混了

  眼看敌人的骑兵乱作一团,越聚越多。伊斯迈尔下令两翼的骑兵发起攻击,在这样的重击下,昔班尼汗的军队瞬间崩溃。在人马混乱的狭小空间内,大批乌兹比克人互相践踏而死,更多的人则希望涌入狭小的山口,求得一条生路。虽然一些将领竭力阻止麾下部队的溃散,却也夹在乱军之中,无能力为。昔班尼本人与剩下的500贵族骑兵一起逃到了一处牲畜圈场中躲避,被波斯骑兵围的水泄不通。当他准备跃马跳出这个包围圈时,因为前后人马过于拥挤而一起而撞在了一块。一代中亚枭雄便被压在了后续绊倒在这里的人群之下。

  战斗结束后,清理尸体的波斯人发现了被压在最下面的昔班尼尸体。和他一起死在这里的几乎包括了全部的乌兹别克贵族军官。乌兹别克人对萨法维王朝在中亚的控制权威胁,也暂时得到了解除。伊斯迈尔特意让人将昔班尼汗的尸体肢解,传送中亚各地展示。他本人还按照亚洲游牧民的手法,把对手的头颅割下,将皮剥下后填充入草,送到了有意与乌兹别克人联合对付他的奥斯曼帝国。至于头骨,则镶上了金银宝石,作为自己的一个纪念酒杯使用。

  波斯手抄本中的伊斯迈尔阵斩昔班尼汗

  1510年的谋夫战役,可以说是近代早期中亚两种战术的标准对抗。拥有更为稳固阵线的波斯人面对讲究骑兵灵活机动的乌兹别克人时,依然将部队的机动性发挥到了最大限度。源自文艺复兴时代欧洲的新式武器,给了他们更多稳固阵线的手段。

  受到这场战役启发的人之一便是当初被昔班尼汗击败的巴布尔。十多年后,他用类似的战术成功杀入了印度,开创了印度最后一个王朝--莫卧儿。而没有继续坚持这类战术的伊斯迈尔本人,则在谋夫大胜后的四年,被运用此战战术更为老道的奥斯曼人打的一败涂地。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308)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