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资本涌入、商业模式待考 互联网医疗走到十字路口

subtitle 21世纪经济报道05-19 07:55

  本报记者 肖玫丽 广州报道

  继好大夫、金蝶医疗、七乐康等曝出融资喜讯后,近日,老牌医药电商企业健客宣布获得A+轮5000万美元融资,本轮投资由Asia-Pac eCommerce、PGA基金、火山石资本等共同完成。至此,健客完成了总共10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

  这给本就不平静的互联网医疗池子扔下一枚石子儿。17日,健客CEO谢方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本轮融资后,健客将继续重点加大加强慢病管理、重点布局互联网医疗,并继续探索智慧健康服务。按照目前行业方向,未来互联网医疗必须依托实体才能长远发展。不过,国内互联网医疗一直缺乏明确的指导文件。”

  互联网医疗,这个曾被看好的创业蓝海,如今正经历一波大洗牌。经过前几年资本追捧的热潮后,互联网医疗创业者们一边面对“商业模式是否成立”的诘问,一边被监管缺位推至风口浪尖。

  再曝大额融资

  获得融资后,健客将在供应链、人工智能、慢病管理等方面加大布局。其中,供应链是指与中外制药工业企业的战略合作。

  去年以来,健客在供应链整合方面频频出手,先是联合辉瑞、葛兰素史克、拜耳等近30家知名药企,成立国内医药电商“正品联盟”,这一成员数量还在增加。随后,健客又牵手上市药企中智药业,签订了中药饮片“草晶华”的年度销售亿元合作大单。

  实体医院也是健客布局的一大重点。今年3月初,健客宣布与广州白云区景泰医院达成合作,患者可以通过“健客医生”APP进行挂号等,同时探索在线问诊和处方外流的互联网医院模式。记者获悉,健客今年还计划在北京、广东、湖北、重庆、海南等地与实体医院深入合作,进而加快布局线上慢病管理项目。

  谢方敏进一步透露:“健客接下来将依托实体医院加强对慢病管理的探索,除了今年开始合作的广州社区医院外,很快与多家实体医院合作。我们会从分级诊疗的层面来做慢病管理。”

  事实上,中国医药电商产业已经走了12年,新老医药电商企业如今都在医、药、患全流程服务闭环。今年1月底,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第三批取消39项中央指定处所实行的行政许可事项的决议》目录中明白指出,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平台除外)审批撤消——网上药店申请放开,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

  跑马圈地的背后是资本的不断加持。2017年开春以来,医药电商领域融资、合作的消息频传,医药B2B平台“未名企鹅”、药师帮以及B2C平台七乐康先后宣布融资。

  成立于2006年的健客,是国内医药电商第一梯队的老牌成员。去年年初,健客拿到了凯欣资本的1亿美元A轮融资,离此次A+轮融资仅隔一年。

  而参与此次投资的火山石资本,其创始合伙人章苏阳为原IDG资本合伙人,携程、土豆网、汉庭等都是章苏阳投资生涯的经典案例。

  章苏阳认为:“医疗的流通渠道是现在产业互联网化的一个薄弱的环节,它的难度在于医疗的特殊性。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团队对医疗有很深的理解,同时兼具产业互联网运营能力,目前国内这样的公司不多。未来医疗渠道会不断发生变化不断产生新模式。”

  高特佳医疗投资集团高级研究员李挺则认为:“现在互联网医疗的泡沫破裂,融资没有前两年那么容易,大家也没有疯狂的投入人力物力,并没见大量同质化的竞争,而是在各自擅长的地域或专科重点攻破。现在真正做大做到盈利的,都是把各自擅长的垂直领域做好做透,所谓的‘全流程服务’都还停留在概念阶段。”

  探索商业化出口

  冲刺上市也被健客提上了日程。根据健客提供的营收数据,2015年健客年营业额10亿,2016年年营业额完成15亿,同比增50%。

  谢方敏透露:“健客是医药电商里面为数不多的VIE架构的公司,已经为赴美上市做好了准备,计划在两三年内实现登陆纳斯达克。”不过,他还表示不排除在其他主板上市的可能性。

  去年以来,国内多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曝出盈利。根据微医提供的数据,2016年微医总收入约10亿元;七乐康相关负责人此前告诉记者,2016年七乐康旗下的七乐康医生、七乐康电商两大业务的年营收均增长数亿元;丁香园副总裁初洋也向记者透露:“我们去年的整体营收过亿。”

  另据记者获悉,多家老牌互联网医疗企业有意筹备上市。但时至今日,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却屈指可数。

  李挺分析认为:“之前互联网医疗处于灰色地带,证监会支持和否定都有足够的理由,另外盈利也不够稳定,财务上的盈利不代表企业的商业模式就很健康,很多并不靠主营业务来盈利,例如通过提供基层医院的医生培训来技术植入、设备租赁,其他服务可能是免费的,最后靠设备租赁来获利。”

  首先被验证难以盈利的是在线问诊,这也是企业布局互联医疗的切入口和“标配”。由于缺乏统一的监管规范,在线问诊的服务质量和效果也一度饱受质疑。

  “不是所有的病种都适合在线诊疗,”芸泰科技创始人袁羽告诉记者,“在线诊疗通常是在两个科,一个是内分泌,大量的慢性病人集中在内分泌。第二个是精神内科,可能需要远程指导。但像儿科的小儿并发症很多,远程传过来的皮肤可能颜色都失真。”

  李挺则表示:“在线问诊一定程度上是忽略病患隐私、医疗行为规范性、医疗数据监管等,没法跟实体医院比较,需要监管干预。不少轻问诊企业很早就开始转型了。”

  由轻问诊延伸出来的业务众多,火爆至今的是互联网医院,银川是互联网医院的聚集地。

  工商信息显示,今年的2月14日,丁香园在银川注册成立了“银川丁香互联网医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办公地址则是在智慧银川大数据中心。在同一个地址注册的,还有好大夫、七乐康等。

  今年3月19日,合作范围推广到更多公司。银川市政府举办了一批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春雨医生、医联、巨人网络、大象医生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同时进驻银川。

  “互联网医院大都定位在二次诊疗、复诊,通过互联网医院来远程会诊,连接打造医联体。收购基层医院现在有企业在做,但是怎么运营医院、怎么跟自己业务结合,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出来。”李挺说,“互联网医疗盈利模式还是处于探索阶段,未来会有一个统一、成熟的商业模式成型,企业也需要积累足够的医疗资源。”

原标题:资本涌入、商业模式待考 互联网医疗走到十字路口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