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从高铁到C919大飞机 中国制造如何克服困难搞升级

第一财经日报 05-19 07:22 跟贴 29 条

  钱焜

  从高铁到C919大飞机,中国制造在国际上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推进与升级,制造业再一次被顶上浪尖。

  经历了无数挑战与机遇的中国制造业,也将在新形势下,做出更多的应对、改变和尝试。在工业化早已成熟的今天,中国制造业如何继往开来,突破并加强自己的竞争力。在第一财经2017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宝时得集团总裁高振东分享了自己的经验,讲述了中国制造企业的艰难升级之路。

  从渠道到制造

  1994年成立的宝时得最先做的是国际贸易,从4名员工、一套公寓起步,开始了其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艰辛探索之路。高振东称,当时的模式似乎如同天上掉下的馅饼,“一是,买进来和卖出去,只要知道卖出去的价格比买进来的价格高就完了;二是,当时买家不知道卖家在哪儿、卖家不知道买家在哪儿,只要你中间一牵线就可以赚钱了。”

  随着社会信息的逐渐完善,高振东转型的“第一跳”便是迈入制造业。当时中国的制造业仍处于初步繁荣阶段,市场的无序与混沌是转型过程中遭遇的首要难题——机会主义招摇、恶意竞争横行、管理缺乏规范等现象愈演愈烈。重资产的制造业也给高振东带来了巨大的经营压力——宝时得连续亏损了三年。

  “亏了三年之后,我们才下决心做贴牌。”高振东向记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从贸易到制造,高振东依靠低成本的制造优势,赢得了大量OEM订单,高振东和他的宝时得逐步走向壮大。

  “做贴牌是你管好工厂,把品质做好、成本最低就可以做了。但是中国能否永远成本最低?你能否永远成本最低?”在制造业、品牌升级的浪潮之下,高振东的野心让其开始担忧贴牌制造模式的可持续性,寻求企业长久发展的道路。

  如何向先进制造学习,怎么让产品为市场所接受,渠道哪里来,人才哪里来?这些问题困扰了高振东6年——也是宝时得准备品牌战略的6年。

  对于高振东和他的宝时得而言,最大的困难在于客户变成竞争对手,撤掉订单不说,相互挤对打压也是常有的事情。在巨头之间的战争中,价格战时常发生,在低价竞争的过程中,获取用户成本与周期加长、黏性变低、恶性竞争加剧。

  但高振东也有应对之策。“比如我们有一系列好的产品,只选其中的一家,给他们独家。我的产品不比人家差,他们就不需要给别人打价格战,合作的机会就来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最终把握机会。”

  2004年,宝时得的自主品牌WORX威克士电动工具品牌首次正式推进海外市场,同时他们的德国分公司成立;2007年,宝时得用国际市场反哺国内,WORX威克士品牌顺利回归中国;最终成为了中国内地规模最大的电动工具制造商和出口商之一。

  “智能”不是“换人”

  德国作为“工业4.0”的提出者与倡导者,其制造装备、工业自动化、工业软件等方面均处于领先地位,通过全工业体系的协同(研究机构、协会、大学等),强化“硬制造”优势,同时拓展“软服务”能力。这些将使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获得额外的2000亿~3000亿欧元产值,工业4.0所带来的彻底变革也将在未来显露。

  与德国工业4.0强调技术与模式有所差异,中国也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更是从产业和政策方面对制造业转型升级进行了整体谋划,两者异曲同工之处都是要实现智能制造。

  高振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必过于强调其中的差距,虽然零部件等是有差距,但是放在国际生产一体化的大背景之下,便显得不那么重要。“强强联合的意义在于取各家之所长,不必纠结过多。”

  事实上,在工业4.0中,绝不仅仅意味着简单的“机器换人”。万腾科技总经理张镇曾表示,很多工业企业上了最高级的软件后,却没有人会操作;或者只会操作,无法发挥更大效能,说到底,是忽视了“智能制造”中人的作用。

  “把握人在制造业中的绝对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人的作用一定是在不断地强化,虽然基础的工作成分会被不断地稀释,但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系统开发者、产品设计者。这是新时代、新形势下的新趋势。”高振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原标题:中国制造企业 艰难升级之路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