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洲:从少儿主持人到创业者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05-19 07:02 跟贴 30 条

  (网易教育专访,记者 刘淑芬,转载请注明来源)

  她曾是扎着两条小辫子的“风车娃”,也是陪伴三亿多中国儿童成长的“周洲姐姐”。拥有着央视主持人光环的周洲,在完成一场马拉松全跑之后,决定离开“金字塔顶尖”,投身创业大潮,做直播、做短视频、做网综、做知识付费,用一种更接地气的方式,突破成长教育的定义。

  2017年5月,网易教育在有养公司见到周洲,她依然是一副姐姐模样,着装优雅又青春,说话自带热情和亲和力,侃侃而谈她的创业之路。

  一、骨子里就是一个爱挑战的人,箱子里装着被子踏上“北漂”之路

  一开场,周洲便说:“我一直以来就属于那种不是特别安分的人,我喜欢挑战自己没做过的事,我愿意让自己的人生不平凡。”

  20岁时,周洲从江西来到北京当“北漂”。之前,她在江西电视台工作,周围很多朋友跟她说,你做少儿节目主持人,不想去挑战一下更高的平台吗?1995年,她参加全国主持人大赛,取得了少儿类金奖,顺理成章进入央视。她说:“妈妈给我收拾箱子的时候,里面还有枕头和被子,真的是裹着包袱来到北京。”

  在央视的20年里,从少儿部到青少中心再到少儿频道,她见证了少儿电视的发展,也见证了中国电视最辉煌的时期。

  虽然那时候她是“周洲姐姐”,是“风车娃”,是给小孩子做节目的,但她更愿意观察孩子背后的人,——他们的父母是什么样的。无论是天才儿童还是有问题的孩子,她都会想,是什么样的人影响到这些孩子,让他们成为了那种模样。

  现在,很多心理学家谈到原生家庭对一个孩子成长的重要性,周洲也很认同这点。她经常和同事们分享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熊孩子,只有熊父母;没有有问题的孩子,只有有问题的父母。我们看到孩子有问题的时候,首先应该接受治疗的人是家长,因为是他们的某些行为和习惯,对孩子造成了很大影响。正是家长的生活状态,决定了孩子的成长方式。”

  有家长说,做爸爸妈妈的已经够不容易的了,我们为孩子付出了这么多,结果还说是我们的问题。周洲很同情这样的父母,因为父母也是0岁的父母,没有任何科班体系告诉他们,怎么会做父母,而他们在教育孩子过程中的焦虑、不自信,会导致他们遇到很多困惑。

  2006年,有了儿子跳跳后,周洲在少儿频道主持了中国第一档育儿节目《宝贝一家亲》,那几年可能是她最努力学习的几年。因为孩子在不断成长,会有很多问题,同时也会促使她去学习,——孩子会问“妈妈这个是怎么回事,那个是怎么回事”,无论是从心理上、生理上、健康上还是从文学上、科技上,做父母的都要替孩子找到答案。在节目中,她接触了很多专家,她一直在想,有没有一个平台,能让更多专家、机构、父母汇集在一起交流、学习,展现完全不同的教育方式。

  二、创业就像跑马拉松,痛苦与痛快交替

  三年前,周洲加入了一个马拉松跑团——“嘉友跑”,里面的人都特别热爱生活、对自己有要求、努力突破自己,包括毛大庆,加入跑团第二年,离开万科去创业做优客工厂,这些好朋友对周洲的影响很大,她越来越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原来,她过着很悠闲的生活,在央视这个很好的平台,有着很荣耀的光环,如果不做改变,可能在央视过得也不错,几乎可以想象自己退休后是什么样。但其实那样的她并不能很清楚地看到自己,在创业大潮下,她想要走出去,更加看清自己。

  之前,周洲一直是跑半马,去年,她报名了北京马拉松的全跑,同时下了一个决心:如果跑下来了,就去创业。她希望让自己的创业有点仪式感,同时,希望给自己一个鼓励,不给自己留退路。

  2016年9月,跑完全马几天之后,她去央视办理了离职,成立了北京有养成长传媒有限公司。

  跑全马这件非常有仪式感的事,对周洲的创业是一个很大的激励。在创业的半年里,她遇到了很多问题,比之前想象的要更苦、要难、更有挑战,她经常拿这件事情来激励自己。在创业的过程中,她又跑了一次全马。

  周洲觉得,“跑步,是痛苦与痛快交替的。跑下全程,42.19公里,是很痛苦的,但是,完成一公里又一公里的过程很痛快,流汗也很痛快,但腿软也是很痛苦的。”

  朋友们告诉她,很多时候,创业其实也是这样。

  不过,周洲创业之后发现,“创业是比跑马拉松还要痛苦与痛快交替的。马拉松是有终点的,跑了20公里后,最多还有20多公里,跑了40公里的时候,还有2公里就冲刺就到终点了,但创业是没有终点的。”

  三、“老狗不要刨新活儿”,朋友一句话点醒她

  周洲创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位多年好友的激励,这位好友后来也成为了她的天使投资人。

  创业之初,周洲做了很多方案,没想到这位好友让她一次次回去重想,说这些想法都是不对的。被好友打击之后,周洲反而冷静下来,她明白了,“在真正的创业市场、资本市场,朋友是没有用的,朋友可能会帮你,但财富不会随随便便给一个没想清楚的创业者。”

  她又想了很多方向,比如去做电商,最后还是好友点醒了她,“在我第三次去见他,他让我再回去重想的时候,他送我一句话,叫‘老狗不要刨新活儿’。就是在刚刚创业之初,不要去做你没做过的事情。”

  周洲回去之后,就跟团队设计了一系列内容矩阵:短视频“有养TV”、直播“周洲有养”、网综“耐撕爸妈”、父母成长类知识付费产品,这些都是她擅长的事情。

  后来的发展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有养发展得可谓一帆风顺。2016年年末,有养获得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7年4月,获得徐小平的真格基金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在投资圈,徐小平有创业“教父”之称,眼光精准的他向来不信情怀信成绩。在投资有养前,徐小平问了周洲一个问题:“一条做短视频不做网综,米未传媒做网综不做短视频,得到只专注做知识付费,为什么有养成长传媒什么都做?”这个问题周洲早有答案,她回答的理由有三点:第一,有养的用户画像非常精准,就是做给年轻中国父母看的;第二,在央视这么多年,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各种资源她都有,做短视频、直播、网综,她都能胜任;还有一点,她很努力。

  “徐老师很认可我说的前两条,但不认可最后一条。他说,努力是所有创业者都在做的,不是你应该炫耀的。”

  四、资本市场最缺的是好内容,《耐撕爸妈》的火爆超预期

  周洲笃定,资本市场最缺的是好内容,她也一直为此努力。以网综《耐撕爸妈》为例,从一开始,她就相信这会是一个非常好的IP。

  虽然近几年有很多亲子类综艺节目,但周洲不认为那些真人秀是纯育儿类的节目,尽管里面会折射一些育儿问题,但沉淀和积累根本不够,它们更多的还是满足大家对真人秀的好奇,在中国,真正的育儿综艺节目是没有的。所以,周洲在策划《耐撕爸妈》时,就把节目定位为成长观点秀,核心是抓住父母们的教育痛点。

  《耐撕爸妈》播出后,迅速火爆起来,4期全网播放量已达3亿次,远远超出周洲的预期,——她原本计划12期总播放量达到1.2亿次。

  每期,明星都会带来一个很普适性的话题,比如:何洁说我有两个孩子,大的该不该让着小的;汪小菲说我女儿三岁了,别的小朋友都在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我家孩子该不该上;叶一茜说我在家里一直很强悍,未来我要不要一直做强悍妈妈……,这些话题都是很有普适性的,很多父母都会觉得感同身受。

  周洲自己作为主持人,也在尽量从央视主持人转型成网综主持人,把节目做得既有综艺感的形式,娱乐化、接地气,但又能体现有养的价值观。

  周洲认为,无论做什么,最关键的还是内容,内容好,美誉度有了,用户忠诚度高了,无论是to B端的商业广告、赞助,还是to C端的知识付费,都能够成功。

  五、创业就是“鬼知道你背后经历了什么”,曾遭遇资金链差点断裂

  周洲的整个创业过程挺顺利,做网综、短视频、直播,口碑都不错,但实际上,作为一个从电视台出来、没有太多商业经验的人来讲,也存在困难。

  一个是找到真正有用的伙伴,像她一样热爱这个事业,愿意一起去打拼。随着公司影响力越来越大,这点她倒不太担心了,越来越多有理想、有情怀的人加入了团队。

  一个是公司管理。作为创业者,需要拥有多方面才能,不是说内容做得好或有很多人脉资源或特别能说就可以,还需要会管理、能控制成本、想好盈利模式、保护品牌、开拓市场等一系列问题,周洲现在每天要处理很多维度的问题,这需要她头脑清楚,快速决策。

  还有一个是资金管理。周洲很坦白地说,她遇到最大的一个坑就是资金链差点要断,这是她未曾预想过的。

  “当时做的很多内容都已经实现了盈利,我非常乐观地认为,这些盈利马上就能到账,公司马上就能赚钱。但是,在商业模式上,时间节点是有周期的,在你要投入到下一个项目的时候,可能上一个项目的钱还没有到。”

  好在,有朋友帮忙,加上很快融到了徐小平的投资,她顺利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可以很开心地对外说我实现盈利了,粉丝量也在不断增长,网综流量也在不断增长,这都是大家看到的,但是,有句最通俗的话,就是‘鬼才知道你背后经历了什么’。”周洲笑言。

  创业不易,每天都可能遇到各种问题,特别需要创业者有一颗特别强大的内心,而且要有非常强的抗压能力,如果今天这个问题过不去,必须睡觉,还必须睡着,因为明天早上起来还得接着打仗。

  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周洲一般会选择去跑个五公里、十公里,出一身汗,累到不行了,就赶紧睡,然后明天再去想办法。

  “我是一个天生的乐观派,遇到任何问题,我觉得不会过不去的,不会死的,我心里有这个底,有这个自信,我会更多的反思,问题出在哪儿,我在哪个环节没有做好。”周洲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

  六、绝对不敢说自己成功,时刻都要小心谨慎

  周洲特别怕别人说她成功,“我现在还不叫成功,只是说我开始的还可以,我现阶段还比较清楚我自己,我在做什么、我要做什么、我短时间内将要做什么,但是,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你也会不断在试错。我刚刚创业半年,我绝对不敢说自己成功,真正的创业者要时刻小心谨慎。”

  要做的事情大方向是对的,但这条路每一步该怎么走,应该不断调整。一直直着走,肯定比拐着走要快,周洲认为,一定没有一直直着走这么顺利的创业者,就看弯大还是弯小,她尽量让自己不要拐太大的弯。

  七、没想到创业转换身份后,那么快就让儿子再次为她骄傲

  从央视离职创业,家人的态度也不一样,并非完全支持。

  周洲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已经辞职了,妈妈在电话那头不说话。周洲问:“妈,你有什么意见吗?”妈妈说:“我能有什么意见啊?我只能默默地支持你。”父母都是传统的知识分子,对于周洲离开央视,可能并不是非常赞同,但既然女儿做出了选择,他们就全力支持。

  先生则送了周洲四个字:“不破不立。”他非常支持妻子的决定,在周洲创业的这半年里,家里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在打理,尽管他也有自己的事业要忙。

  最反对周洲的人,反而是儿子跳跳。跳跳说:“妈妈,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以前我跟别人介绍我妈妈是主持人,那妈妈你现在要做有养,别人要是问起来,你是干什么的,我怎么回答呢?”周洲说:“妈妈还会继续做之前做过的事,妈妈会做的更好,也许在几年以后,你会更加骄傲地告诉别人,有养是我妈妈做的。”

  让周洲兴奋的是,2016年10月底,在她去美国直播之后刚回来,跳跳就跟她说:“妈妈,你知道吗?我在操场打球的时候,有同学指着我说,他妈妈就是做‘周洲有养’的周洲。”

  没想到,让儿子骄傲的事情来得这么快!她原来告诉他是几年以后,没想到是几个月以后,就能让儿子有这样的成就感。

  八、希望儿子成为自己对自己有要求的人

  周洲和先生都是对自我有很高要求的人,她希望,儿子跳跳也成为一个这样的人。从跳跳小时候起,她和先生就会和跳跳一起制定一些合理的计划,后来跳跳都坚持下来了。

  比如:现在的孩子都特别会使用电子产品,跳跳就比她玩得还熟练。周洲和先生会在每个星期五把iPad给跳跳,星期天上交,这之间没有使用时间限制。但实际上,跳跳玩iPad玩得也没那么多,因为他要去打网球、约小朋友踢足球、去上钢琴课,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井井有条。

  比如:周洲和先生要求跳跳每天必须完成30分钟的阅读,读什么书都可以,并且要写阅读笔记。阅读笔记不是要求写长篇感悟,而是先生制作的一张表格,包括:这个书的名字、作者、好不好看(1—5颗星)、最吸引人之处、里面最难忘的一句话,完成起来比较简单。现在,阅读已经成为跳跳的习惯,甚至经常超过30分钟。

  周洲认为,孩子的成长要有的放矢,给太大的压力反而会适得其反,给太大的空间没准儿也有问题,一定要适度。

  九、父母总在想让孩子变成最好的孩子,却忘了首先要做最好的自己

  创业以后,周洲对儿子的陪伴确实少了很多很多,她尽量在儿子睡觉前赶回家,跟他打个招呼,但有时候连这个都不太能保证。

  不过,周洲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父母把自己做好了,也是教育孩子的方法。

  有记者曾经采访过她,问她儿子的偶像是谁,她说可能是大白吧,没跟他聊过。回家之后,周洲就问儿子,你的偶像是谁,是大白对吗?他说不对。她问那是谁啊。他说给你看看吧,就递过来一张他在上个学期做的一张海报,海报里面有一个框,说你的英雄是谁?儿子居然写的是“My Mum”。周洲特别惊讶,也特别激动。她问为什么觉得是妈妈呢,儿子说了很多理由,说你一直在做挑战自己的事情,去跑马拉松,跟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儿子的话让周洲特别感慨,大多数父母总是在想“我通过什么方法可以让孩子变成最好的孩子”,但是他们往往忽略掉了,我们首先应该做最好的自己,做给孩子看。孩子越大,越不爱听道理,那么,家长自己去做,其实是给孩子树了最好的榜样。

  比如:周洲跑完马拉松回来之后,先生会跟儿子说,你看妈妈40多公里都跑下来了,你每天游泳能不能保证每天游1000米?儿子原来会偷懒,游个600米、800米就说OK了,后来他就会对自己有要求。

  比如:跳跳出生时,周洲就知道,有两件事儿子一定会去学,一个是学音乐,一个是运动。

  先生是一个重度网球爱好者,连续20年,他每周一定会进行2—3次的网球训练。果然,跳跳也特别爱运动,最爱打网球,平时还会去踢足球、打高尔夫。

  先生还是一个对古典音乐有很多年研究的爱好者,家里有无数的古典唱片。跳跳出生后,周洲和先生带他去听音乐会、听唱片、看演出,在这种熏陶下,最后,跳跳在五岁时,自己主动要求学钢琴,并表示会一直坚持下去。跳跳学习任何一首曲子时,爸爸会给他介绍作曲家、给他讲背后的故事、给他听不同版本的音乐片段,丰富他的音乐修养。跳跳从未去考过级,但和爸爸一样,练琴已经成为他的生活习惯,几乎每天要练1个半小时。

  所以,父母自己去做,去给孩子做榜样,效果就是这么明显。

  周洲希望,能有更多的父母意识到,父母首先要做最好的自己,给孩子带来正面影响,成为孩子的榜样,这比说教的作用大得多。与其整天对孩子说“你看我为了你,牺牲了多少”,不如自己先以身作则。在这个时代,父母的自我成长非常重要,甚至于这就是家庭教育的原动力。而这,也是她做“有养”的愿景。

声明:本文系网易原创稿件,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网易教育,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30)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