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帮人见人欺,砍价也会被扭送警察局

浪潮工作室 浪潮工作室 05-19 00:35 跟贴 44046 条
洗去纹身,放下屠刀,穿上西装,开始数钱,谁也想不到这是日本黑帮“衰落”史。他们不打架,不砍人,而且还更有钱了。但黑帮还是黑帮,永远是危险分子,要敢随便砍个价,分分钟扭送去警局。

  想看更多精彩文章,微信搜索“浪潮工作室”,每天上午11点,我们在那里等你!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黑帮,跟日本的一样奇怪。

  作为世界上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日本黑道组织在官方话语中被定义为“暴力团”,打架斗殴,都是真枪实刀地干。

  他们却自认为是“任侠团体”,一本正经开公司,严守长幼尊卑,不忠于组织就切手指。但也会在万圣节,笑眯眯地给小孩派送糖果。

  来自体力劳动者的“义气”与“责任”,勾勒出了日本黑帮的特殊气质。

  纹身是一种对抗

  在日本一些温泉浴室的门口,经常能看到禁止纹身(Irezumi)的人入内的字样。

日本黑帮中非常流行的“套装”一样的全身纹身。/《日本纹身》(The Japanese Tatoo)

  因为在日本,纹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犯罪。尽管日本人纹身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万年的绳文(Jōmon)时代,但当今日本人对纹身的理解来自晚近的江户(Edo)时期左右。

  但当今日本人对纹身的理解来自晚近的江户(Edo)时期左右。那时候,纹身是一种处罚罪犯的措施。

  日本当局会根据犯罪类型和量刑轻重,在罪犯的手臂、手腕、额头或面部等显眼位置刺青。从形式上说,这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惩戒手段,即通过标记人群中的危险者,提示其他人远离。

  日本江户时代,广岛县会在罪犯的额头上纹“犬”,筑前、阿波、高山野、肥前等县在额头或手臂上纹符号,作为标识。/iromegane.com

  同时,刺青也旨在警告潜在的犯罪者,让他们不要冒着被社会排斥的风险挑战法律。

  18世纪后,纹身在日本逐渐恢复了它的装饰意义,有的纹身甚至寄托着民间信仰的功能意义。甚至当时有些消防员相信龙纹身能对抗烈火,于是纷纷在身上纹龙。

  日本江户时代的纹身示例。/Wikipedia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西方人来到日本以及“明治维新”的发展,日本政府以维护日本人形象为由,于1879年全面禁止纹身。这一禁令直到1945年美国陆军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接管战败的日本后才解除。

  和纹身惩戒罪犯的历史接近,日本黑社会的历史也能追溯至江户时期,露天商业活动中混杂的贩夫走卒、赌徒等社会底层贱民都是暴力犯罪的潜在人群。他们有专门的称谓——极道(Yakuza),名称据说来自于日本传统纸牌游戏花札的最坏组合“八、九、三”,专门指涉暴力犯罪的个人或团体。

  由于出身卑微,日本极道传统中不乏“义”的一面,具体表现为用最直接的方式劫富济贫,并组建属于自己阶级的暴力社团和利益集团。这一传统保留到近代,除了2015年,山口组一直在万圣节向当地儿童派发免费糖果。

  日本极道从一开始就带有自下而上暴力对抗权贵,牟取自身利益的基因,在纹身被世人视为犯罪的主流文化背景下,主动纹身象征着对禁忌的挑战,标志着自己与普通人不再相同,纹身也就成为这一群体建立社会地位和对抗当局的“旗帜”。

  而且极道的纹身全部采用手工刺青(Tebori,手彫り),耗时长,痛苦大,因此纹身的象征意义还在于“重新开始”,甚至“涅槃”。

  人人都纹身的极道呼唤着勇于忍受痛苦的新人,在他们看来刺青是进入极道的隐喻。

  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在纪录片《极道的死亡标记》(Marked Death of Yakuza)中采访了一位纹身师,他曾是某黑帮成员。据他说,人们在成为黑帮成员以前,都会花很长时间在自己身上刺满纹身,它意味着痛苦、流血和不可回头。

  因此,从纹身这一细节可以瞥见日本极道历史的许多面向。

  不过,尽管今天的日本黑道仍然保留着纹身传统,但在组织结构、经营范围、盈利模式、和警察的关系等,已经和往昔发生了巨变。

  热衷“洗白”的黑帮

  日本主要极道团体包括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及神户山口组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山口组。

  自1915年山口春吉创立至今,山口组已历经六代掌门。

  它是当今日本最大的黑帮组织,成员近25000人,势力范围遍布除广岛和冲绳以外的所有地区,甚至欧美国家也有他们的踪迹。山口组年收入达800亿美元(2014年),是世界第二大黑帮俄罗斯“松采沃兄弟会”的十倍。

  回顾山口组的发迹史,初代目也就是山口组创始人山口春吉在进入极道以前,就是个码头工人。

  日本港口和码头自江户时期起就是风起云涌的草根江湖,尤其在日本开埠、引进西方现代化的产业体系后,港口和码头文化中草莽的一面反而更盛。

比利时摄影师Anton Kusters潜入日本黑帮工作数月,以“Yakuza”为主题拍摄的一组照片。/Anton Kusters

  虽然20世纪初西方式的现代公司经营模式已在日本颇具规模,管理港湾的公司甚至有分管人力资源和现场督查的不同部门,但在人际关系和精神气质上还有一些日本本土性的东西并没有消失。

  1912年,山口春吉在一家码头公司做人力资源管理。三年后,他召集周边五十余名码头工人成立了山口组。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山口组这样的现代日本黑帮保留着强烈的仪式感,但它在本质上不同于古代草莽起义的“歃血为盟”。

  从一开始,山口组就有一个现代内核,它是一种日式的工团主义(syndicalism),简单来说它更像一个以盈利为目标的工会,有自己的社团产业,保障工人和社团成员的利益,不排斥使用暴力。山口组在成立之初,还需向它的上级大岛组缴费。

  1998年日本浅草寺街头的黑帮成员。/Bruce Gilden

  山口组通过铁腕手段对内建立成员的凝聚力和忠诚度,这也是集体行动和个人牺牲精神的基础。作为起初不被政府承认的暴力团体,山口组只得与更高级别的黑帮、敌对公司和政府打好交道,进而维护社团的共同利益。

  为了达到目的,暗杀、绑架、敲诈是山口组动用法外权力的主要手段。

1975年至79年间,日本摄影师Seiji Kurata街拍中的日本黑帮成员。/Seiji Kurata

  初代目治下的山口组因上游黑帮大岛组属于“博徒系”黑帮,因此它除了争夺传统产业的地盘外,还涉足赌博业。30年代初,随着日本实体经济萧索和军国主义抬头,脱离了大岛组的山口组开始发展风俗和娱乐行业。

  山口组的经营模式从成立之初就带有现代公司的痕迹,为它在“战后”日本经济重建之时,趁机洗白创造了条件。这是日本现代“暴力团”的通例,而非山口组的特例。

  三代目田冈一雄是迄今在任时间最长的山口组掌门(1946-1981),他见证了战后日本从重建到崛起的整个过程。

  1947年,民间贸易重新开放,山口组积极参与港口贸易。1949年,田冈一雄担任港洞会会长。港洞会的前身是码头工人工会,这就再次印证了日本极道与暴力工人运动的关联。

  山口组三代目田冈一雄(左)和日本著名喜剧演员榎本健一(右)在酒席间接吻。/Wikipedia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其政府规定,只要黑帮在制定的法律下活动,就发给其合法准证。日本黑帮的特殊地位也促使新经济环境下的传统“暴力团”纷纷洗白自己,也有社团核心人物转投政坛的例子。

2012年10月日本法务大臣田中庆秋被曝接受外国捐款,并与黑帮有往来,后因身体原因辞职。/The Japan Daily Press

  这时,黑帮核心人物游走于黑白两道之间已不是秘密。也是从战后起,日本黑帮开始了蛮长而不停歇的“洗白”之路,直到今天。

  九十年代至今,山口组这样的大型“暴力团”把业务拓展到房地产和金融行业,主要犯罪类型也由过去的直接暴力犯罪变成洗钱、卖淫和军火走私。作为地方自治团体,山口组下辖的56个分会不惜代价在各地收揽民心。

日本黑帮成员参加浅草神社三社祭,只有在传统活动时黑帮成员能公开炫耀身上精美的纹身。/Wikimedia Commons

  他们不仅有“不允许使用童工,不卖毒品,也不乱扔烟头”的“帮规”,还开办网站吸引民意,甚至在1995年神户大地震和2011年海啸后积极组织赈灾,利用慈善手段收买人心。

  日本黑帮的“衰落”

  当日本黑帮纷纷放弃暴力路径的时候,帮派内部的人员组织结构、管理经营模式和帮派与外界的关系都被重新定义了。

  但战后日本黑帮一边“洗白”,一边也走向了“衰落”。

2011年日本311海啸发生后,黑帮团体比政府更快地响应了救援。/WordPress.com

  这里的“衰落”并不是指黑帮社团的收入降低了,相反金融和房地等暴利产业使其收入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衰落”是指他们不再需要打架、砍人,光是西装革履地坐在办公室里数钱,就可以活得很滋润。

日本黑帮通常拥有自己的办公室、名片盒企业网站,高级成员甚至有养老金,会在警察处注册。/Alexandre Sargos

  为什么日本黑帮会如此“堕落”?

  一方面,日本黑帮依赖国家权力在经济中的干预作用。他们希望政府控制失业率、通货膨胀,维持现有经济政治结构。要是全社会经济都不行了,黑社会也不会好过。

一些日本黑帮会直接购买企业股票,逐步将帮派成员送进企业董事会,以威胁和控制企业。/Wall Street Journal

  看似是黑帮自己主动选择“洗白”,本质上是日本政府对产业政策和劳资关系调整的结果。为了从战争中迅速恢复,国家加强了对工业、工人和工会的多重控制。黑帮组织与工人多有交集,因此无法不受国家权力的影响。

  20世纪下半叶至今,山口组内斗不断,针对中高层领导的暗杀事件频发。这是日本黑帮集体受到冲击的缩影。

  1964年,日本警方发布《暴力取缔对策纲要》,重新指定十个合法的广域“暴力团”,其中并不包括山口组。

  此举不只使部分“暴力团”置于官方权力的视野下,也在于瓦解和取缔山口组。警方不仅出动警力取缔黑帮,还动用其他“暴力团”势力挑起黑帮内斗。

  70年代后,日本经济发展势头迅猛,政府也不间断地动用立法手段加强经济干预。随之而来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反而推动了黑帮离开暴力领域,转入金融和房地产等高利润行业。

1988年12月15日,山口组成员参加纪念四代目竹中正久的纪念活动。/Flickr

  山口组六代目筱田建市于1997年被捕入狱,出狱时已经是2011年。彼时人心早已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四年后,山口组在时值“百年庆典”前后遇到了很大的内部分歧,并最终导致分裂,13个二级团体因不满筱田建市而自立门户。

  这些都难免让人想起电影《教父》三部曲,在经济环境发生变革的时代,以家庭或类家庭结构组成的社团很难再用江湖法则生存下去。当经济基础不复存在的时候,家庭关系、社会纽带、凝聚力和牺牲精神也就无从谈起了。

日本黑帮成员参加浅草神社三社祭活动,根据日本法律规定,黑帮成员平时在公共场合不允许露出纹身。/Wikimedia Commons

  近年来,退出日本黑帮的人越来越多。少部分黑帮成员转型成为刺青艺人,仍游走在极道文化边缘。

  更多的人选择彻底退出,重新开始生活。尤其对于一些底层成员而言,继续暴力团生涯绝非一条好的出路。在管控加剧的情况下,曾经威风八面的黑帮成员反倒成了“弱势群体”。

  医学专家在检查前黑帮成员的硅胶手指。/Getty Images

  甚至因刺青不能去温泉泡澡都是小事,有些黑帮成员的子女在校被其他同学看不起,冷落、排挤他们的事件更时有发生。

  日本独立记者铃木智彦在《潜入报道:黑道的修罗场》中提到,大阪市一名山口组的二级团体干部,只是因为问店家“东西可以便宜一些吗”,就被扭送了警察局。

  参考资料

  [1] BBC:Marked Death of Yakuza(2009)

  [2] Eiko Siniawer:Befitting Bedfellows: Yakuza and the State in Modern Japan(2012)

  [3] Bruce Gragert:Yakuza: The Warlords of Japanese Organized Crime(2010)

  [4] David Johnson:The Japanese Way of Justice: Prosecuting Crime in Japan(2001)

  [5] D. Kaplan and A. Dubro:Yakuza: Japan's Criminal Underworld(2003)

  [6] Peter Hill:The Japanese Mafia: Yakuza, Law, and the State(2003)

  [7] 李小牧:《歌舞伎町案内人》(2005)

  [8] 日本放送协会:《歌舞伎町的夜与昼》(2008)

  [9] 网易新闻:《日本最大黑社会山口组致歉:今年万圣节没糖果》(2015年10月23日)

  作者:陈荣钢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44046)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