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无人机实名制要登记买家手机号 大疆:恐难执行

澎湃新闻网05-18 17:05 跟贴 14 条

  自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必须进行实名登记。不过,无人机实名制管理规定在执行层面尚存难度

  5月17日晚间,全球拥有七成市场份额的消费级无人机厂商DJI大疆创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来声明称,对中国民用航空局近日宣布的无人机实名登记注册等管理举措表示欢迎。大疆会提醒广大用户进行实名登记,尽到告知义务。

  大疆的声明同时称,将遵照民航局要求,认真落实制造商职责,并着手研究如何解决实际操作中面临的难点。

  大疆在声明中举例说,针对《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所述的民用无人机制造商填报无人机购买者姓名和移动电话之条款,制造商在执行中可能会遇到诸多困难,难以满足相关要求。大疆会就实施细节与民航局保持良好沟通,提出建设性意见和建议,支持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5月16日,民航局下发《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实名登记工作将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开始,对于已经拥有无人机的单位和个人,需在8月31日前完成实名登记。如果未按规定实施实名登记和粘贴登记标志,其行为将被视为违反法规的非法行为,其无人机的使用将受影响。

  《规定》要求,自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制造商和民用无人机拥有者须在“中国民用航空局民用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https://uas.caac.gov.cn)(以下简称登记系统)上申请账户。民用无人制造商在登记系统中填报其产品的名称、型号、最大起飞重量、空机重量、产品类型、无人机购买者姓名和移动电话等信息。个人或单位民用无人机拥有者须在登记系统内登记姓名(公司名称)、有效身份证件号码(组织机构代码)、移动电话和电子邮箱、产品型号和序号、使用目的;完成信息填报后,系统将自动给出包含登记号和二维码的登记标志图片,用户须将该图片打印出来粘于无人机上。

  澎湃新闻了解到,今年以来,中国连续发生多起无人机威胁或干扰民航班机起降的事件,引发广泛讨论。

  4月17日,中国民航局召集各无人机制造商、各无人机管理协会等单位,召开无人机实名登记管理意见征求第一次会议,现场对《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征求意见。5月15日召开了第二次会议。

  深圳市无人机行业协会副会长、全球鹰(深圳)无人机有限公司总裁余景兵在征求会议现场,他告诉澎湃新闻,大家都意识到无人机难以追溯,实名制登记迫在眉睫,所以大家的方向都是一致的。

  但具体到执行细节层面,有企业人士在会上有不同意见。

  另一名与会者告诉澎湃新闻,有的企业认为实名制在操作性上有难度,比如企业怎么去收集用户信息、这些用户信息交给谁保管、怎么保管?在法律角度是否合法?

  “对企业提出的这个问题,民航局适航司领导没有直接做表态。”上述人士称。无人机实名制管理规定由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制定出台。

  行业人士对澎湃新闻分析称,要登记每个购买者的名字和电话,这对企业来说增加负担,而且用户信息属于企业的商业机密,强迫企业给信息,在目前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的情况下,企业也会有疑虑。

  “现场的讨论主要还是在立法层面,”余景兵说,“希望人大赶快介入立法。”

  余景兵说,2016年中国民用无人机的产值近200亿元人民币,而中国通用航空的产值却不到100亿元,也就是说中国民用无人机产业将弯道超车。余景兵认为,管理规定第一版肯定有不完善之处,希望有效监管,留下产业发展的空间,总比一棍子打死要好。

  相关人士认为,如果从立法的角度来讲,无人机作为一个跨行业、跨部门、多领域的法律对象,应该由国务院法制部门牵头,各部门参与形成法律草案报人大通过更为合适。单纯由民航部门立行政法规,第一有局限性,第二民航部门监管或执法的力量薄弱。

  就实名管理,大疆创新此前建议,无人机配备一机一码的标识码。无人机飞行信息可实时接入管理系统,监管部门也可使用特殊设备对误闯入相应区域的无人机进行查询、记录。

  大疆创新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中国,每一辆机动车都拥有唯一的号牌,发生交通事故后,可追溯到涉事车辆及车主。同样的,自大疆出品整机设备以来,每一台大疆无人机都拥有唯一且不可篡改的SN标识码,且每个部件也均有唯一的标识码与无人机的SN码相对应。换句话说,只要找到大疆无人机产品的一个零部件(如云台或电路板),大疆就可追溯到这是来自哪一台飞行器。

  此外,就《规定》对无人机的定义将航模排除在外,会上也有争议。

  《规定》指出,民用无人机是指没有机载驾驶员操纵、自备飞行控制系统,并从事非军事、警察和海关飞行任务的航空器。不包括航空模型、无人驾驶自由气 球和系留气球。

  相关人士解释称,《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只是一个部门规章,有立法的局限性,只所以把航模、军用、警用、 海关飞行用的飞行器排出在外,是因为这些权利分别归国家体育总局、国防部、公安部、海关总署、和国家气象局管理,民航总局没有权利约束他的同级别行政部门。

  无人机和航模最大区别在于有没有飞行大脑。无人机有飞控系统参与控制,或由飞控完全自主控制,而航模为人工控制,如果不操作遥控器,航模就会坠毁。

  余景兵说,在4月成都无人机干扰航班飞行事件中,目击者夜晚看到的大型固定翼的航模,显然是有飞行大脑,因此并不能简单划归在航模。也就是说,《规定》对这些无人机同样适用。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机场扰飞事件背后的幕后凶手至今仍然还没找到。

  在实名制管理之外,行业人士还建议,期望民航局尽快出台更为详细的禁飞区说明:最好能划分出哪些区域是可以自由飞行的,哪些区域是需要申报的,哪些区域是绝对禁止飞行的。

  澎湃新闻了解到,2017年5月至8月,相关部门正在开展无人驾驶航空器专项整治。整治对象主要是以社会面消费级无人驾驶航空器,相关部门需掌握无人机生产企业及数量,划设公布机场净空保护区和无人驾驶航空器可飞区域,严肃查处利用无人机故意肇事行为,逐步构建一套国家无人驾驶航空器管控体系。

  就在5月17日,民航局公布民用机场障碍物限制面保护范围,首批公布155个机场相关数据,目的是为了防范无人机等升空物体侵入民用机场障碍物限制面区域,减少对机场飞行安全和运行效率的影响,促进电子围栏系统等类似技术的应用。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