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19岁聋女孩的励志人生:倒数第一到全国第四

中国新闻网 05-18 15:20

  16日是山西聋人女孩宿汝旸的19周岁生日,她和往常一样在太原市聋人学校学习葫芦烙画。一个月前,她通过天津理工大学的入学考试,在全国300多名考生中排名第四,并通过全纳教育面试,将和普通学生一起学习。而就在初中读书时,她曾是全班倒数第一。

  宿汝旸并不是刚出生就失去听力的。1998年5月16日,她出生于太原市一个工薪家庭,长辈给她起乳名“百岁”。2岁时,一次从楼梯上滚下来后,父母发现她渐渐不再叫爸妈,喊她也不理人。

  北京的医生诊断为“前庭导水管扩张”,她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失聪,最终只能听见近距离放鞭炮的声音,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只能戴助听器或植入人工耳蜗。宿汝旸戴上了助听器。

  母亲苏玲说:“医生说可能是先天性,也可能因为摔下楼梯后,孩子害怕听见滚楼梯的声音,下意识关闭了那个功能。我们生活环境一向顺利,刚开始接受不了,为什么会轮到我们承受,之后接受现实,希望她自食其力,不要成为只会向社会伸手的人。”

  医生告诉苏玲,2、3岁是聋儿语言康复训练的最佳时机。宿汝旸虽失去听力,却可以避免成为哑儿。三、四个月的语训期间,一家人都在接受训练。

  苏玲说:“聋儿会不会说话主要取决于父母,她小时候,我每天都花很长时间教她说话,让她看我的嘴型,教她背诵古文。”

  这需要父母和聋儿无尽的耐心。父亲宿明说:“孩子耐心有限,她发出了音,但不标准,要求她重复,她会烦,一声不吭。她妈以前不爱说话,声音和蚊子一样,现在嗓门很大。”

  坚持的结果是,宿汝旸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在普通学校上学,可以正常交流,交了很多好朋友。

  苏玲说:“她心大,从没有因耳聋回家哭,她爱打抱不平,有人占了别人的座位,她还打了一架。”

  读初二时,宿汝旸开始听不懂老师讲课,成绩一路下滑成倒数第一,“我发音不标准,同学们听不懂,我多说几次,他们会烦,就被慢慢孤立了。”

  打听到北京有一所教学质量不错的私立聋人学校,苏玲提前内退,北上陪女儿读书。

  宿汝旸的叛逆期来了。一次,一家三口在北京乘地铁出行,宿汝旸突然跳出地铁,一个人跑去玩了。宿明说:“和她妈天天吵架,说话不超过三句就开始吵。那段时间太痛苦了,看不到希望。想起来,唯一的好处是百岁拜了位名师。”这位名师名叫张乃涵,毕业于北京首师大油画系,曾师从中国著名山水画家宋迪。

  初中结束,宿汝旸回太原参加中考,分数很低,无法入学普通高中。2014年初冬,她进入太原市聋人学校,插班就读高一。

  首次期中考试,不出所料,她考了全班倒数第四。她的转变是从换同桌开始的。新同桌姓弓,男生,学习刻苦,总是考第一名。

  宿汝旸说:“新同桌和我说,父母付出了很多,要为家人想想。”两个人开始较着劲学习。

  宿汝旸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晨6点起床背单词,7点吃早饭后,进教室学习,“一上午屁股不动一下,”中午在餐厅排队打饭时背语文重点,下午1点回宿舍看书,在画室从2点半画到7点,再回宿舍看书到10点,关灯睡觉。

  她说:“我从小到大一直梦想考第一名,但从没实现过,只有一次语文考过100分。没想到,我也能考第一名。”她开始经常坐上第一名的宝座。

  因美术成绩优秀,老师常让她帮忙指导同学,还让她主持节目。苏玲说:“她开始有了自信,也不藏私,谁请教都告诉,性格还和小时一样,她个子高,有一个同学常被人欺负,她就说,谁要欺负那女孩,看她答应不答应。”

  2017年4月,宿汝旸参加聋人高考单考单招,一口气被北京、天津、南京、长沙和长春的五个大学录取,最终决定入学天津理工大学,学习环境设计。

  据宿明介绍,天津理工大学对于聋人学生来说,就是普通高考生眼中的清华北大。

  苏玲说:“她成长过程中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她会说话,会打手语,我希望她以后能回报社会,当普通人和聋哑人之间沟通的桥梁。”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