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大学城"格罗宁根 荷兰的少数民族集散地

X旅行05-18 10:42
荷兰也是有少数民族的。

  荷兰也是有少数民族的。荷兰人大约是80%的日耳曼人和20%的凯尔特人混合出的,但是绝大多数的日耳曼人和凯尔特人认为他们算是一个民族的,而另有大约5%的日耳曼人认为他们自己不是荷兰人——他们是Fries/Frisii,是荷兰和德国北部沿海的“原住”日耳曼人,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都是“侵略者”。这再次证明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内讧是荷兰的传统。

  现在Fries集中在荷兰的Friesland、格罗宁根和德国的下萨克森和石-荷州,甚至丹麦日德兰半岛南部也有分布。现在大约还有50万人说Fries语,与荷兰语和德语都相近,但是又有些不同。

  有人的地方就有鄙视链,而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因此Fries也就经常成为“南方日耳曼人”的笑料。据我那“莱顿土著”的前男友说,荷兰冬奥会上所有的(长道)速度滑冰冠军都是Fries,“Fries人4岁上冰,不到会滑不让下来”。但荷兰人眼中,Fries人“冷”,没感情,不友善,颇有“战斗民族”的态度。如果说到Fries人口较多的弗利斯兰和格罗宁根两省,大家的一致反应都是“风大冷啊”,其实也就是从大兴到怀柔那么远,一个纬度都不到,还没有山。

  格罗宁根适合冬天去。最冷的时候大约在圣诞假期之后,北海来的湿润的风暴被俄罗斯来的干冷空气吹走的时候,太阳又“上岗”了的时候。日光很明亮,照得建筑都几乎有了发光的感觉,但温度却是冷的,零下一二度的样子,这才是最佳时间。

  我当时住在上艾瑟尔省,与格罗宁根隔着一个省Drenthe,但是天气完全不一样。我们省还在阴雨,火车一路向北,开着开着,云忽然撤退了,露出了蓝色的天空和明晃晃的太阳,亮得有些刺眼。一下车的第一感觉也像从关内到了东北,“什么情况”,冷风就像小刀在脸上嗖嗖地刮。果真是与荷兰大部分地区不太一样的节奏。

  “不一样”不能说太细,说太细就容易自己给自己挖坑。罗马人深入莱茵河三角洲大约是在公元50年那会,从上游慢慢向下,建立了一系列的渡口、堡垒和兵营,而格罗宁根的“罗马史”也起源于公元48年。

  格罗宁根这边一般被认为是与陆地部分连在一起的沙洲,荷兰语“Hondsrug”,由Honze河冲积而成,又带着冰川时期留下的遗迹,与莱茵河-马斯河那边“保持着一定距离”,经常被误以为是“狗河(Hond)”。Hongdsrug最北的丘陵就在格罗宁根市里,Hoogstraatje,意思是“高巷”。

  虽然很早就有了兵营,但格罗宁根在公元300年前一直没有存在感。已知公元300年的时候,格罗宁根已经发展成为了日耳曼人(不管是哪一种)的聚居点,但是没有自己的名字。公元800年左右马丁教堂的建立和乌得勒支主教的政治介入也没有带来革命性的影响。直到1040年,才出现了“Villa Cruoniga”这个村名,也是“格罗宁根”这个名字的来源。1220年马丁教堂用砖重建,1255年城市开始有了自己的城墙。这已经是13世纪的事情了,比南北荷兰两省的城市来得都晚。

  不过不晚的是,格罗宁根在13世纪晚期与大部分当今荷兰的城市一起,加入了汉萨同盟,垄断了北海和波罗的海南岸的商贸。这也是荷兰的Fries人之所以成为了“荷兰人”的开端。1579年,格罗宁根也加入了“乌德勒支同盟”,跟着“荷兰人”闹独立摆脱哈布斯堡王朝德控制,而后又加入了“荷兰联省共和国”,一点都没表现出内讧德意思。

  1614年,格罗宁根有了一个大的转型——有了自己的大学,是继莱顿大学之后的荷兰第二座大学,并且培养出了诸如欧洲央行第一任主席这样的校友。因此格罗宁根市也常常被人称为是“大学城”,忘记了城市的商业历史。

  随着大学的设立,城市人口再次膨胀,城墙重修。而后的敌人往往从德国攻来,先有明斯特的主教,后有纳粹军队,前者曾经摧毁了城墙,后者炸坏了主要市场(Groet Markt)。但神奇的是,马丁教堂没有被摧毁,还完好地保存了1482年整修时的样子。

  虽然格罗宁根是“外省”,也是古城,但是城市是一直发展下来的,不光有中世纪的建筑,还有很多“阿姆斯特丹学派”的建筑作品(即现代主义的风格派De Stijl的一支)。所以与同样古老的另一个省会莱瓦顿相比,对“荷兰”的认同感更高,也更不可能闹独立了。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