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不起的阿斗:美国第三党缘何难破驴象垄断?

城邦的世界 05-18 10:22 跟贴 1742 条

  已经有人将美国大党正确地比作大型托拉斯,它们控制着如此大量的资本,如此绝对地控制了供给与销售的所有领域,从而根本不可能有能与它们竞争的第三方。如果出现了某个竞争者,老党会集结一切力量击败它。如果需要,它们会进行一次短期联合,以便能在战场上一起击败它们的有勇无谋的对手。

  在美国,第三党的历史因此是一个由于不断的失败,从而没有给未来留下什么希望所组成的悲伤故事。迅速地略为回顾一下为了打破老党的垄断所作的无用的努力,将证实上面的论断。在下面这个清单里,我仅仅列举了已经发现的著名的政党,因此它不是一个完全的清单。

  1830年——反共济会党:它起因于一个偶然事件(共济会支部的一名前教友神秘失踪,据估计他是被从前在共济会里的教友所谋杀的),并使人们对秘密社团产生了一定的敌意。这个党存在没几年就消失了。

  1840年——废奴主义党(后来的自由党和自由战士):废奴主义党反对多妻制和奴隶制。1850年代成为共和党的一部分,并且未在其中取得任何重要位置。

  1843年——本土美国人党:它们的纲领是凡不是出生于美国的人都不能担任公职,等等。它们在纽约、费城和其他一些城市占据了一定的地盘。很快它们就垮了,只是到了1854年,它们在不可知论党(Know Nothing)的名义下再次复兴。之所以冠以“不可知论”的名称,是因为这个党的成员,接受了一种半神秘的命令,在回答一切有关他们的组织等问题时,他们只能说,“我不知道”。

  1854——不可知论党:1850年代不可知论党人取得了一定的重要地位。1855年它们选举了新罕布什尔、马萨诸塞、罗得岛、康涅狄格、纽约和加利福尼亚的州长和州众议员,在马里兰州它们还使本党的一部分候选人当选。在弗吉尼亚、佐治亚、阿拉巴马、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和得克萨斯,民主党的多数至少因为它们的存在而大为减少。1856年,它们举行了首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那年的总统选举中它们获得了87.4534万张选票,两大党所得选票为317.9433万张;但事实上它们仅获得了296张选举人票中马里兰的8张选举人票。此后没几年,不可知论党就消失了。

  1872年——禁酒党(禁酒主义者):它们的纲领是:采取联邦的、州的和地方的行动反对“酒精中毒”,直接选举总统,改革文官制度,减少邮政、铁路和电报的收费,妇女享有选举权,具有可兑换纸币的通货系统。它们的得票从第一年的5608张上升到1888年的24.6876万张,此后在这个数字左右波动。这个党一直存在着,1904年它得到了26.0303万张选票。

  1874年——美钞党:起初这个党的唯一目标是货币改革——取消国家银行券,宣布纸币是唯一有效的货币,可以用纸币来偿还一切债务。1877年,这个最初仅仅由农场主和小企业主组成的党另外得到了工人阶级的支持。后来改名为美钞劳工党。它所得的选票迅速从1876年的81740张上升到1878年的100万张,之后再次同样迅速地下跌。1880年,它的得票是30.8578万张;1884年,它得票17.5370万张。很快它作为一个独立的政党就完全消失了。1886年劳工骑士团为复兴美钞党做出了又一次的努力而组成了联盟劳工党。1888年该党在总统选举中得票14.6836万张,其后,它也消失了。

  1890年——人民党(人民党人):这个党由农场主同盟(一个激进的农场主联合会)、劳工骑士团、亨利·乔治的单一税俱乐部以及其他组织的代表组成,它本质上反映的是小农场主和小资产阶级的民主倾向。其纲领的模糊性达到了即使美国的政党组织也未曾达到的顶峰,其中要求:自由铸造银币,大型通信和交通系统由国家所有,建立邮政储蓄银行,“所有公司或外国人所有的土地转交给实际的定居者”,引进全民公决,由人民直接选举总统,实施法定八小时工作日,取消便衣警察,等等。人民党是美国最成功的第三党。在1892年的总统选举中,它就已经得到了105.5424万张选票以及——也是更重要的——22张选举人票。而且,这是内战以后选举人团第一次投票给第三党。1894年,它们的得票数上升到156.4318万张。1896年这个党却已成为历史。民主党(那时也在克服党内关于银币这个难题的争论)几乎完全吸收了人民党,它们全都把选票投给了银币派民主党人布莱恩(Bryan)。该党还有一些残余分子。1900年,这些人当中大约有5万张选票投给了巴克尔(Barker);1904年,其中有14.4637万张选票投给了沃特森(Watson)。

  所有第三党的这种戏剧性的命运无疑增加了独立政党面临的困难,也使第三党名誉扫地。第三党的特征可以从大量失败的个案中推导出来。当然,两大党也不断地在人民中间宣扬所有第三党都是“乌托邦的”“没有活力的”“非美国的”等观点。它们从它们竞争者的悲惨垮台中获得了新的活力,这种活力进一步阻碍一个独立的社会主义党强劲发展。

  不过,此时我能想象细心的读者可能对至此为止的推理仍然感到不满意。他会提出疑问,难道纯粹只是由于政党组织的状态阻止了社会主义运动的勃兴吗?他会对这个假说提出这样的反对意见:对迄今发现的其他政党的失败进行的分析并不令人信服。难道所有这些政党不是因为自身的缺陷而失败吗?它们没有活力,难道不是因为它们缺乏明确地向一个具体目标推进的能力,缺乏一个由共同利益组成的群众基础吗?难道这里的社会主义运动不是不同于所有其他的社会主义运动吗?其他的社会主义运动之所以获得这个名称完全是因为它的基础是共同利益。

  如果一个政党真的追求远大的目标,而且真正为广大人民的共同利益服务,从长期来看难道它不应该在反对老党的斗争中获得成功吗?即使是在美国的政党历史里,我们也有一个重要的例子,在特殊的环境下,有可能打破两大党的垄断,有可能建立一个新的有活力的党。没有比现在的共和党更好的例子了。取消奴隶制的热诚促使了该党的诞生,而且该党还知道怎样保持它很快赢得的控制地位。当然,在共和党崛起的时候——它的起家要追溯到1854年——各种条件对第三党的兴起是更有利得多的。政党纪律不像现在这么严,而且在新政党首先取得一定地盘的西部,政党组织的发展是很微弱的。有效的政治机器完全是内战以后建立起来的,而且是由共和党自己建立起来的。

  也许还可以这样认为,一个政党在“解放黑人奴隶”的战斗口号下所能做的事,今天的政党也能做到,即使是在一个比较艰难的环境下,它可以喊出更广泛更有力的口号,如“把白人奴隶从资本主义的锁链下解放出来”以及“解放无产阶级”。如果真的有可能把广大的工人团结到这个纲领下面,并且唤醒他们的阶级意识;那么在我看来,就没有什么选举机器——不论它是怎样的复杂,也没有什么大党的垄断,不论它是多么的长久——能够阻止他们的胜利进军了。

  本文节选自《为什么美国没有社会主义》,作者为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思想家、经济学家维尔纳·桑巴特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1742)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