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荒淫无道的董卓,在死后仍有数十万的追随者?

我们爱历史 我们爱历史 05-18 10:02 跟贴 1875 条

  初平三年(190年),四月二十三日,长安时间的清晨,董太师告别了生命中最后一抹朝阳,命丧利斧之下,狠吝的眸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映着眼前他最信任的干儿子吕布。

  几百斤的肥肉怒刷存在感,被小吏在肚脐上点了天灯,竟然火光闪烁不灭直到天亮,给弹冠相庆的长安人民照明助兴。

  草菅人命、戕害贤臣、沐猴而冠、丧心病狂,可以形容董卓的四字成语实在多不胜数。大多数宅男,似乎都曾对他用肥腻的大手对貂蝉做着不可描述之事而咬牙切齿。

  然而董太师留给历史的的确如此,但也绝非仅仅如此,比如还有一碗“鸡汤”。

  一、人需要一种态度

  公元前106年,汉武帝将全国划分为十三个州,位于帝国西部边境的凉州,是大汉境内羌族人的主要聚居地。

  有着深厚民族文化底蕴的羌族,显示出其强大的生命力,不但未被汉族同化,而且始终保持着他们的民族传统和特色。汉朝的民族政策显然没有如今成功,急功近利的想实现没有民族平等为基础的的民族融合,结局必然是失败的。

  没有民族平等何谈民族团结,关东的汉人常用鄙夷的目光,扫视凉州的居民,而汉朝派往凉州的官员,更是在驻地肆无忌惮的横征暴敛。地域歧视与民族歧视的恶之花中,终于结出了恶果,汉羌之战一触即发,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场战争竟然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

  直到被誉为“凉州三明”的皇甫规、张奂、段颎,三位凉州籍优秀将领出现,东汉帝国才稳住了局势。可是“凉州三明”之后,再无他将,到底由谁接任抗羌主力成为了汉灵帝的心病。

  此时,一个宛如《英雄本色》中手持双枪、风流倜傥的小马哥一般的人物正在崭露头角,努力的想要回应灵帝之问。

  青年董卓臂力过人,常年身配两套弓箭,随时可以左右开弓,混迹于各种场子,挥斥方遒,无所畏惧。青年董卓是一个“义”字当头的热血青年,人生信条就俩字“仗义”。他经常跑到羌人的辖区内混个脸熟,凭借着堪比北京出租车司机的口才赢得了豪强大佬的好感。

  某天,正在放牛的羌族大佬看着牛屎放空,突然间想到了这个有意思的话痨。就跑去找正在地里干活的董卓,董卓一看自己的大佬朋友来了,转身就把本来开开心心耕地的牛给宰了,大摆筵席,一醉方休。

  羌人大佬家财万贯,牛羊成群,他根本就不缺这点小意思,可是董卓的态度却深深的感动了他。就好像一个跟男朋友撒娇的女生,还没等开口,男朋友就甩给她一张卡,买,啥都买。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这位大佬带着小鹿乱撞的心情吃完了饭,回家就挑选了肥壮的牲畜千余头送给了董卓,而从此小董便以“凉州豪侠”而闻名,名利双收。

  这样一个有勇有谋又极具影响力的人物,实在是对抗羌人的不二人选。在董卓的恩威并施之下,凉州的局面大为改观,汉羌之战的局面迅速向好。

  二、有舍才有得

  也许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何无恶不作的董卓会有一帮誓死追随的将士,即便是董卓已死,他的旧部依然能够集结十万余师西进复仇?这就是鸡汤所谓的“有舍才有得”。

  汉桓帝末年,董卓跟随“凉州三明”之一的张奂共同讨伐叛乱的羌人。在战场上,董卓毫无保留,尽力厮杀,表现十分亮眼,在众多将领中迅速脱颖而出。身经百战,战功赫赫的董卓连连升迁,平步青云,官至并州刺史、河东太守,朝廷还专门赏赐了他九千匹细绢。

  面对朝廷丰厚的赏赐,董卓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了一句:“为者则己,有者则士。”意思是,立功的虽然是自己,但是有了赏赐则全部属于将士们。董卓的这番表白过后,一群直男被一个暖男感动的无以复加,就像欧阳菁看到李达康亲手挖的海蛎子,就像梁老师捂着嘴看着跪在操场中央的祁同伟,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恨不得立刻为了他浴血疆场。

  在以后的日子里,黑化的董卓无论是掘墓挖坟还是奸淫掳掠,他的将士们就像被传销洗脑了一般,一步不落。就好像《人民的名义》中的刘新建,把知遇之恩全部当做了某个人的赏赐,九死而不悔,令人唏嘘。

  三、董太师的厚黑学

  鸡汤虽好,贪杯了也会失去原有的价值。就像董卓的鸡汤熬过了头,变成了泛着苦味的职场厚黑学。

  从汉桓帝与五位宦官的“茅厕政变开始”,大汉王朝就陷入了外戚专权与宦官乱政的漩涡之中,风雨飘摇。

  宦官集团的死敌就是士人集团,东汉名士始终在铲除宦官的大道上前仆后继。董卓行废立之事,几乎没有遭遇来自重臣的阻力,真正反对的就是卢植一人,有很大的可能性这是士大夫集团默许的。一定意义上,董卓这匹狼可以说是东汉的士大夫集团一手打造的。

  中平六年(189年)九月一日,在崇德前殿,一场由董卓主导的废立仪式正在上演,太傅袁隗将刘辩扶下皇座,解除玉玺印绶转交给刘协,刘协正式登基,是为“献帝”。

  此后,董卓从司空调任太尉、兼领前将军事务,持节、授予斧钺和虎贲卫士,封郿侯;升任相国,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位极人臣,翻云覆雨。

  而封侯后董卓做的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曾经因“党锢之祸”蒙冤入狱的士人翻案。除了平反冤假错案,董卓还大力提拔士人集团,刺史、太守、尚书、司空,这些重要职位上遍布曾经郁郁不得志的士人,董卓自己的亲信反而只是安排在一些不显眼的位置。不夸张的说,没有董卓,这些清流名士永远也斗不过宦官集团。

  可是即便如此讨好,那些士大夫刚刚到任地方便集合起兵,举起反董大旗。董卓痛了,怒了,懂了。原来,自己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了丝毫利用价值,自己被吃干抹净后遭到了彻底的抛弃。

  这时,一颗被人摆布于棋盘之上的旗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思想(称帝),何况这颗棋子位高权重,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但最终结局如文章开头。不知道把自己化为棋子渡劫的董太师,会不会在临死前发出《天局》里教师那样的感慨:人,当真能够胜天半子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1875)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