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春宫图”一炮而红,他画的美女让人羞愧!

坦腹斋 05-18 10:39 跟贴 3474 条

  他在网上的“个性签名”是:“下臭棋,读破书,瞎写诗,乱画画,拼命抽香烟,死活不起床,快活得一塌糊涂。”陈丹青也曾说,“他这一辈子的率性性格让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在装,他画的这些女人、情色让所有男人都羞愧。”

  他笔下的古装美女软、香、媚,

  近乎春宫画的淫荡和邪气;

  现代美人丰乳肥臀,

  极具东方式佳人的风情;

  给中国画坛增添了一种

  充满爱欲、青春萌动,

  带有挑逗性的特殊的新的女性形象。

  他就是——朱建新,

  一个因画“春宫图”一炮而红,

  同时也伴随着赞赏与非议的

  一个颇具争议的画家。

  虽非名门出身,但也是“正宗正派”!

  朱新建,1953年生于南京,祖籍江苏大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画家,南京书画院一级画师。不是学国画出身,不曾临过芥子园,“开口奶”来自日常生活。父亲单位墙报上的几朵花一只鸟,母亲拿回来废旧标语上的毛笔字,他觉得好看,心生崇拜。

  那年月,痰盂上、练习本上、铅笔盒上都印着不清不楚的齐白石画作,一个黑咕隆咚的虾子,一只螃蟹,几朵牵牛花。《儿童时代》《小朋友》《少年文艺》之类的封底封面通常也有些大画家的作品印在上面。

  1976年,朱新建以工农兵学员身分进入南京艺术学院工艺装潢专业,仍是班上“形最不准的一个”。留校任教后,转向中国画。老师辈里有几位看好他,如董欣宾、陈德曦,看好纸面上逸出的属于绘画者个人的东西。

  老鼠嫁女 (1983)

  198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并留校任教。1987年为上海美术电影厂、中央电视台设计动画片《老鼠嫁女》《金元国历险记》《皮皮鲁和鲁西西》的人物造型。

  不走“正道”,画“春宫图”竟一炮而红!

  朱新建出道时虽非名门出身,但也是“武林”正宗门派——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但骨子里不愿被束缚的朱新建偏偏要反行其道。

  1987年,在湖北青年美术作品展中,朱新建携一批《金瓶梅》 木版插画风格的小脚女人画《美人图》 参展,立即招来老艺术家们的强烈不满,拐杖把美术馆的地板戳得山响,因为还从来没有人敢公开把女人画得如此媚惑与性感。

  评论家李小山曾说他画中的女人没有灵魂、没有人格,只有欲和春困,只是玩物。朱新建每次办画展,就把这句印在前言上。

  也有女权人士认为他的作品侮辱了女性。有一年他的画印在德国慕尼黑电影节海报上,当地妇女上街游行抗议。他后来说,猪八戒,讲起来是男人吧,我们把猪八戒写成那样,有男人组织游行吗?

  见招拆招,朱新建有他一套办法。大方,有趣,有时无赖,有时天真。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历史性”的批判竟然让朱新建一炮而红。面对批评,朱新建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论他的,我做我的。生活是痛快的事,画画也是愉快的事”。从此以后,朱建新辞去公职,成为职业画家,而“小脚女人”也成了他的“招牌菜”,为他赢得了无数粉丝。

  天性“好色”,用齐白石的笔墨画女人!

  朱新建把“风流”和“流氓”分得很清,他戏称自己是“装流氓”。当年王朔也自称:“我是流氓我怕谁”。朱新建常年棉汗衫加大裤衩,甚至胡子拉碴。但就这外形不但没有吓跑女孩子,反而他的画室总是美女如云,女孩或泡在里面看书梳头,或穿个比基尼走来走去,朱新建就用一支毛笔不停地画她们。你不服不行!

  朱新建天性中的“好色”,

  加上一个他从禅宗里悟出的“真”,

  令他敢于用了中国文人上千年炼出的

  一套本用来表现禅心道骨、月白风清、

  高山流水的笔墨大法,

  放诞无忌地涂抹着一个个脂粉俗人。

  用他的话说,

  “我用齐白石的笔墨画女人。”

  在众多名家眼里,朱新建笔下的“美人”有着另一种待遇,甚至有人称这是另一个齐白石时代的到来。

  陈丹青读出了另一种滋味:

  “朱新建以他放荡无忌的天性,画出了第一批以江南女子为主角,姑且可以称之为‘情色’作品的水墨画。既不是罗丹式的女体写生,更不是费舍尔的情色画面,朱新建的画中其实没有‘性’,至多只能被看作性的幻想、随笔、涂鸦。

  就我对上世纪80年代的记忆,是朱新建率先在绘画创作中为‘性’正名。当年,随便哪位中国男人若是见到这些画,一定在瞬间即被点穿了心中的想法。

  仅就性欲的层面,朱新建的作品同时超越了古人的春宫画。他使我们承认:他的‘新文人画’存心背弃文人画所有元素与规矩,犹如将文言彻底白话、口语化、方言化。”

  《霸王别姬》《青蛇》的作者、香港奇女子李碧华看完阿城从北京带给她的朱新建画作后,断言道:

  “还没有谁能对一个‘美人’做出如他这样富有感觉的描述。仅此一点,就足以使他立于不败之地,没有谁能够把他击倒。”

  于明诠在《朱新建的意义》一文中说到:

  “南京秦淮河畔出了一个朱新建,不奇怪。这一湾六朝古都的烟霞,每隔300年,就会孕育出一个精怪,我们这个时代就遇上了朱新建。

  南京秦淮河有幸,我们这个时代有幸,让我们在这温温湿湿缠缠绵绵的笔墨里,知道了有一件叫文人画的事物还在悠久地流传着。”

  画让人快活,人更让人快活!

  看朱新建的画让人快活,

  读他的书也让人快活。

  他的人生信条更让人“信服”!

  他在自己《人生的跟帖》一书里说:“人生的一开始不怪我啊,没有人叫我填过一份志愿书什么的,我发誓自己从来没有申请过要来到这个世界。然后,我就开始追求快乐。”

  就像他的“个性签名”里说的一样:读破书,瞎写诗,乱画画,朱新建的一辈子,活得率性,潇洒!

  文艺批评家王林讲了个段子:“想当年新建来川美看我,飞机直接飞到成都,出机场打的就走。到我家便嚷嚷:你们美院离机场怎这么远,打的花了我一千块钱!我没钱了怎么办?我建议:画画儿吧,我叫人来买,于是新建兄真的在我家画了好些画儿。”

  在朋友的眼中,朱新建是“挥金如土”的人。在法国卖了点画,回北京直接住进五洲大酒店,半年后钱花光了,就租个居民楼住着,照样快活得像个神仙。

  2007年底,朱新建因患脑梗塞失语、右手偏瘫,在这种情况下,朱新建仍然没有放弃作画,他开始使用左手,并于2010年出版了左手作画的成果《脂粉俗人——朱新建作品集》。

  更多朱新建美人图欣赏

  文坛与画坛联姻,用另类方式做革命!

  一个是写小说的王朔,一个是画画的朱新建。有趣的是,这两位后来结成亲家。

  左:王朔 右:朱新建

  2013年9月,画坛大家朱新建的儿子朱砂与文坛大佬王朔的女儿王咪喜结连理,文艺界人士齐助阵。朱新建全程因行动不便一直坐在轮椅上。

  其实,早在小辈相识前,就有人提出,在中国影响一个时代的人中,“文学上有王朔,绘画上有朱新建”,他们都在中国原有的审美标准上,以另类的方式做了一次革命。

  2013年12月初,朱新建二次中风,住进北京武警总队医院,这次发病,让朱新建的身体再也没能恢复过来。此外,他还患有心血管疾病和其他一些病。

  2014年2月10日凌晨2:23,朱新建因肺癌医治无效逝世,享年61岁。

  有人说,这位除了吃饭

  都和神仙一样的快活画家,

  画了多年的性感女人,

  如今却撇下无数美人,

  去天堂里了,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愿天堂里有数不清的小妖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3474)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