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AI英雄 | 出门问问李志飞:人工智能将成为人类智商的延伸

subtitle 网易智能05-18 09:02 跟贴 110 条
本期对话嘉宾为出门问问CEO李志飞,他如何理解技术创业这件事儿?又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大潮的发展?听听他怎么说。

  本文系《AI英雄》栏目出品,每周围绕人工智能领域讲述一个人物故事,洞察技术趋势,捕捉行业机会,关注人的价值。栏目隶属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 smartman163),每周四更新。

  作者 | 广胜

  “我们有着共同的基因李志飞说道。

  起初,Google Brain的立项就是办公室门口的一张纸,透明胶贴着,杰夫迪恩和几个科学家各拿出20%的时间从事这个核心业务以外的工作,显得漫不经心。

  如今,Google Brain迸发出了惊人的效益和成功。

  李志飞五年创业路,一直视谷歌为榜样,价值观、口号甚至LOGO。

  “我们和谷歌一样,支持自主式的创新、无序创新,就像Google Brain诞生那样,一群非常聪明的人,一起玩、一起攻克难题,最后非常兴奋,其实,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也一样,它之所以强大,因为它是一个非中心化的东西”。

  李志飞2012年从谷歌辞职回国创办了出门问问,他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前Google总部科学家,自然语言处理及人工智能专家,世界主流机器翻译开源软件Joshua的主要开发者。

  经过多年的积累,出门问问有了清晰的路线图,李志飞说:“首先是人工智能核心算法进行优化,再进行人工智能场景化方面的探索,三是多场景的联动,四是打造虚拟个人助理。

  据网易智能(公众号smartman163)了解,出门问问在宣布获得大众汽车1.8亿美元融资的十几天之后,又举办了一场虚拟个人助理平台发布会,而这次对标的对象是亚马逊。

  那么,对标的筹码是什么?

  “这是我们的初心,也是我们新的起点”李志飞这样表述对虚拟助理“问问”的定位,而对于它的筹码,李志飞表示:一是基于出门问问AI核心技术的自然对话交互;二是基于可便捷直达第三方应用服务的内容;三是基于个人识别与习惯记忆积累的个性服务;四是随时待命的多场景全覆盖的及时联动能力。

  不过,李志飞认为,目前的语音交互还没有到达完美的地步口音、噪音等方面还有优化空间最大的瓶颈还是太笨了,对于上下文的理解问题阻碍了整个语音交互的发展,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对于人工智能行业形势,李志飞坦言,人工智能的泡沫远没有共享单车、O2O那么大,没有出现大量的补贴破坏市场,持续在技术方面投入总是好事儿,此外,人工智能是可以真正产生价值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喊着登陆火星,但没有人造梯子的事情。

  以下根据李志飞问答实录整理,网易智能(公众号Smartman163)做了不改动原意的删减:

  “为了长线发展的考虑我们和大众不做朋友选择了结婚

  网易智能:出门问问与大众汽车这次合作,为什么选择成立合资公司,而不是其他的合作模式?

  李志飞:我们这次之所以采用这样的合作方式,是因为这种即是母公司的股东又一起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各持股50%的模式,可以很好的满足各方的诉求。

  首先,我们成立合资公司,可以让这个公司更加专注的做一件事,从事汽车相关的人工智能应用和研发,我们母公司还会有智能手表、智能家居等业务线。

  第二点是合资公司肯定需要很多母公司的帮助,因为通用的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的处理这些技术肯定不需要重新研发,母公司的技术支持也变的很重要,大众投资了母公司,从而也有一定的话语权,所以对于长线考虑,我们选择了结婚而不是做朋友。

  通过这种方式双方互补,达到互利共赢,我们母公司可以得到发展资金,合资公司又能实现应用落地。

  网易智能:出门问问一直以软硬件结合为产品理念,未来的汽车如何成为软硬件结合的产品呢?

  李志飞:其实我认为这都是通的,我们在汽车方面是对汽车里面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或者实现比较优秀的交互体验。

  这都是基于硬件来应用的,比如说车机上面,它有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有CPU、有内存等等。

  所以说我们在软硬件结合上面的经验都是能够在汽车上面得到很好的发挥的。

  网易智能:根据行业预测,到2020年会有大概90%的新车具备智能语音识别功能,与大众汽车结合以后,很多功能是否将整合进前装?问问魔镜等后装市场的产品还会保留吗?

  李志飞:首先到了2020年存量市场是非常大的,后装市场的话我们认为至少在五年之内,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产品线会继续做下去,但是我们没法非常精确的分析一年以后会发生什么。

  其实,不管是前装车机还是后装的后视镜,他们只是载体发生了变化,里面的应用、语音技术、传感器的算法都是统一的。

  问问魔镜目前为止卖了几千台,比我们预期要困难,渠道非常重要,首先大家不知道我们,知道了我们又需要下决心买回来自己安装,这是有一定心理门槛的,毕竟和买一只智能手表回家不一样,它没有安装的问题。

  网易智能:目前来看,合资公司主要是以车载语音、导航、娱乐功能为主,未来会不会涉足无人驾驶?

  李志飞:未来肯定都有可能,但刚开始我们还是会从最擅长的东西做起,先把汽车内的智能化做好。

  语音交互最大的天花板是“用户习惯”

  网易智能:出门问问在“人机交互”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目前巨头重兵压境智能语音方面的应用,如果面对竞争?

  李志飞:出门问问的产品软硬件的结合比较紧密,我们做的系统运用在自己的硬件上面,我们对硬件也有了很深的理解。

  比如智能手表语音交互的体验,其实非常复杂,热词唤醒、离线识别、后台数据等等,怎么把这些东西跑通,然后优化反应速度与耗电量,这是一套非常复杂的工程,如果我们没有硬件的话,只提供API,那这些事情就需要交给其他人来做,但很多人不一定搞的定,所以深度的整合是我们一个很大的优势。

  另外,我们自然语言处理不一样的地方还在于,我们把吃喝玩乐的垂直场景进行了比较紧密的结合,非常精细化的需求系统都可以很好的相应,我们综合性的将语音、语义、搜索、推荐等结合起来,给用户好的体验。

  对于竞争,目前阶段其实不存在什么竞争,压力不是来自巨头,哪家用户多点对我们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影响,现在的天花板是来自用户,我们在和用户的习惯做对抗,大家现在还习惯于通过APP来进行操作,现在还处于用户教育的阶段,我们不会纠结这些东西。

  对于巨头而言,他们的团队有KPI,比如一段时间用户达不到10万,那有可能项目就黄了,但我们不要紧,我们会选择更长线的目标,这或多或少也是创业公司的一个优势。

  网易智能: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借助人工智能都有了一些突破,您认为做NLP的研究和应用,技术的难点和突破点在哪里?

  李志飞:语音交互过去几年最大的瓶颈是语音识别,连识别都不准确肯定其他无从谈起,但语音识别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目前至少到了一个可用的地步,但在口音、噪音等等方面还有很多优化空间。

  目前,最大的瓶颈还是太笨了,对于上下文的理解问题阻碍了整个语音交互的发展,这也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网易智能:今年出门问问还有哪些规划?

  李志飞:我们的规划比较清晰,一是继续对人工智能核心算法进行优化,二是这些人工智能算法场景化的探索,三是多场景的联动,四是打造成虚拟个人助理的形态。

  这是出门问问最近比较大的规划,这个事情已经足够我们做五年八年的了。

  人工智能的泡沫远不及共享单车

  网易智能:最近马斯克宣称要打造人脑与电脑的结合物种,您也曾表示“未来人类可能是半人半机器的”,这样的形态将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改变?多久实现?

  李志飞: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但是通常想象都是不靠谱的,我非常认同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的说法,我们人类未来可以分成几类,一类是超级人类,他们摆脱了物理的限制,大脑计算能力的限制,通过超级计算机的辅助,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变得非常强大。

  另外一类在某种意义上可能失去了生命的意义,比如很多工作被人工智能取代了,这些人一下子变得很虚无,不知道该追求什么。

  这样就造成了严重的两级分化,会有这样的风险存在,但是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突变,它一定是缓慢的过程。

  网易智能:您认为人工智能热还会持续多久,这里面有没有泡沫?

  李志飞:首先,我们早年解决的是computing(算法)问题,然后是internet(联网),后来是Information(信息连通),这些都是解决了最基本的东西。

  如果没有这些积累、没有联合计算、没有人懂这些我们何谈智能呢?这是一个发展的必经之路。

  我认为如果说泡沫的话,人工智能的泡沫远没有共享单车、O2O那么大,行业没有出现大量的补贴来破坏市场,我们持续在技术方面进行投入总是好事儿,此外,人工智能是可以真正产生价值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喊着登陆火星,但没有人造梯子的事情。

  网易智能:是否支持为机器人进行立法制约

  李志飞:提前规划法律法规这个出发点是非常好的,但对于机器人这个情况而言,这无疑会加剧恐惧或者宣扬人工智能危害,这点我认为非常不可取,今天的人工智能还如此的愚笨,何谈超越,何谈威胁?

  网易智能:您曾在谷歌工作,公司也曾获得谷歌投资,您如何理解出门问问和谷歌的关系?您如何评价谷歌目前的技术水平?

  李志飞:在人工智能领域,谷歌如果说第一,肯定没有争议,但是第二肯定有一群人跑出来争,我们和谷歌的文化非常的类似,不管是口号还是运作模式都比较类似,我们重视技术,有相同的价值观、使命感,并且,基于这些共同点达成了很好的合作。

  我们都支持自主式的创新无序创新,会招来一批非常聪明的人,然后给他们一些事情,大家配合把事情攻克,最后非常的兴奋,其实,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也一样,它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是一个非中心化的东西。

  目前,谷歌的智能手表使用了我们的中文搜索,通过几次合作,我们加深了相互的了解,谷歌也知道我们不是一家短视的公司,不会做伤害合作的事情,比如,我们不会在中文语言搜索里面插入广告等等。

  技术创业维艰 但受了委屈就要说出来!

  网易智能: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有目共睹,如今被广泛运用,您认为人工智能领域相关技术之后会从哪个方向发展?

  李志飞:深度学习是一个非常抽象的东西,如果不涉及语义、推理等等东西,它是非常厉害的,但是机器学习如果想得到更大的进步,需要和我们物理世界的知识体系相结合才行。

  我经常开玩笑说深度学习是一个非常不环保的东西,它需要大量的有用无用的数据去训练,然后进行大量的猜测各种可能,最后找出最符合的情况。

  但如果我们告诉它结果和规则,不用猜测,不需要做无用功然后得到结果,我认识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就是说我们将它结合到现实的知识体系当中。

  网易智能:出门问问与小米的纠纷已经告一段落,您也发了公开信,对于那件事,您还有没有补充?

  李志飞:其实这件事没有赢家,刚开始舆论倒向我们,但后来他们站出来攻击,当然,我们也不是完美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肯定就是不了了之。

  作为一家注重技术的公司,中国的技术创业环境还是比较恶劣的,一家公司用了你的东西,很多时候不愿意说,反倒包装成自己的,因为他们也需要讲故事,很多公司都遭遇过类似的事情。

  但我们还是站出来说了,如果每一个人受了委屈都不说的话,那就会变成一个行业潜规则,事实上现在已经是潜规则了,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End)

  注:本文为网易智能频道稿件,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微信公众号smartman163),违者必究。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