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凤凰男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吗

subtitle 浪潮工作室05-18 00:50 跟贴 24366 条
饱受诟病的凤凰男,其实是中国近三十年来的特色产物。凤凰男并没有什么错,凤凰男配孔雀女,是市场经济下自发的文化认同。

  想看更多精彩文章,微信搜索“浪潮工作室”,每天上午11点,我们在那里等你!

  尽管《辞海》和《现代汉语词典》等词典并没有将“凤凰男”收入其中,但是这并不妨碍凤凰男成为日常生活中经常提及的议题。在某搜索引擎以“凤凰男”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共找到将近426万条搜索结果。“百度百科”、“互动百科”、“知乎”等都有专门的词条。

  根据这些资料,大体可以归纳出“凤凰男”的基本形象:出身于农村或小城镇的寒门,考上大学毕业后留在城市工作生活。从小的生活环境,使普遍比家境良好的人更能吃苦耐劳,更有拼搏精神,而且也更有发展前途。

  但是另一方面,凤凰男是“鸡窝里飞出来的金凤凰”,虽然离开农村自然的生活环境,但是仍然保留许多农村的朴素观念和传统思想,与身边的城市女子观念有所出入,与她们结婚后,家庭冲突不断。”

  鸡窝里飞出来的凤凰男,因为鸡窝饱受诟病

  “家庭冲突不断”是凤凰男之所以会被广为流传的直接原因,就像当年红火一时的电视剧《双面胶》。电视剧表面上讲述的是上海媳妇和东北婆婆的婆媳矛盾,但是在社交媒体上,大家都把这个电视剧看成是“凤凰男”的代表作。

  为什么说是“凤凰男”?东北小伙子李亚平在上海大学毕业,娶了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胡丽娟,在丈母娘家的帮助下还买了房安了家,李亚平从一个东北爷们变成了上海男人。

  如果电视剧到此为止,那就非常主旋律,体现了中国近年来城市化的巨大进步:乡下人进城买房还和城里人结婚,这充分体现城市化带来的社会流动。

  但这仅仅是开始,自从李亚平的父母到上海和这对小夫妻同住以后,婆媳矛盾爆发并且闹得不可开交,最后使得这个温馨的家庭从此破裂。

  但这仅仅是婆媳矛盾吗?显然不是。设想一下,如果李亚平是来自上海,那么这个婆媳矛盾不至于闹到最后家破人亡。

  电视剧已经播出近十年了,但是很多人一谈到“凤凰男”,还是马上搬出这部电视剧。“凤凰男”如此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多城里人在和乡下人结婚时要考虑对方的七大姑和八大姨。

  天涯社区上有这样一个问题:“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月薪几万的纯凤凰男一个是月薪几千但父母月薪几万的”。

  抛却其他因素不论,如果只是谈收入和今后的发展潜力,这位“凤凰男”毫无疑问占优,那为什么要把这个选择题交到论坛上来投票?原因那篇帖子也说了:

  “一的凤凰男,月薪几万,升值加薪潜力无限!但是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二的普通男,月薪几千,升值加薪毫无潜力,普通国企。但是城市家庭父母高薪,属于略啃老类型。”

  凤凰男,中国特色的产物

  “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道出了凤凰男和其他群体的区别。现在影视剧里的凤凰男,大都是有兄弟姐妹,而和他结婚的城里人则是独生子女。

  “凤凰男”今天会成为社交媒体热议的话题,尤其是受到来自城市群体的歧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特殊的生育政策,而不是所谓的“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很多农村子弟通过高考改变自己命运从农村来到城里,在城市学习、工作和生活,他们中的很多人和城市子女结婚。

  有数据统计,在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中,无论是重点大学、名牌大学还是一般高校,农村学生都占大多数,许多大学甚至高达80%以上。绝大多数的大学生都是要留在城市里工作和生活。

  尽管农村和城市的生活水平相差比较大,但是那时候并没有所谓的“凤凰男”的称号,也很少有影视作品来反映城乡婚姻之间的差别。

  那时候从农村进城的孩子也是“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没有“凤凰男”?一个原因可能是当时城市家庭本身也就不富裕。

  以上海为例,1985年上海市民人均居住面积是4.4平方米,到1995年人均居住面积也才是8平方米。一家子好几口人都蜗居在20平米不到的房间里,用的是公共卫生间和公共厨房。

  而嫁给城里人和嫁给乡下人的差别也不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嫁给乡下人更好,因为乡下的那一大家子离城里足够遥远,很多琐事也就“眼不见心不烦”。

  但现在不一样了。经过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城市和乡村的差别越来越大,尤其是城市房地产价格上涨,使得城市人的资产高起来。

  另一方面,20世纪80年代以来,城市家庭大都是成为独生子女了,独生子女不仅仅是改变了家庭的形态,家庭规模变小,改变了这一代人的心态,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自然就没法体会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

  而凤凰男则是“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就像网上有个关于凤凰男专题中所说的,“他就是放不下那帮穷亲戚”。假如凤凰男的配偶不是独生女,也有兄弟姐妹,那么她对凤凰男时不时接济乡下亲戚的行为就会有些理解,如果说不是感同身受的话。

  但城市里的独生女无法体会兄弟姐妹之间的亲情,因为在她们的世界里,父母是付出方,而子女是不需要付出的。一旦和凤凰男结婚,那么就改变了以往的体验,这种感受对很多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中国的家庭正在缩小,父母加一个子女成为标配 /publicdomainpictures.net

  事实上,只要回到20年前,城市家庭部门之间也存在兄弟姐妹携手互助的事,很多人也面临着“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的境况。

  但如今,城市里独生子女较多,把兄弟姐妹手足之情视为是例外,由此导致了很多原本不该有的冲突。于是我们就会看到一曲非常有喜剧感的画面,在同一个时空里,凤凰男要帮助乡下家人,而很多城市子女却成为了“啃老一族”。

  凤凰男配孔雀女,是市场经济下自发的文化认同

  同时还必须指出的是,以“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来嫌弃凤凰男,如果不是城市部门对农村的妖魔化,至少也是属于无知了。事实上,生育政策影响的不仅是城市,近年来包括农村在内的家庭规模都在缩小。

  《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的数据显示,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家庭平均规模为3.35人,其中,农村家庭平均规模为3.56人,城镇家庭平均规模为3.07人。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凤凰男家庭的也不会有“一家大小”也没有多少人,更不会有很多人说的七大姑八大姨。更何况,地理距离的增加也大幅度减少了一家大小上门的概率。

  当然了,凤凰男的所有的冲突归结到一起,那就是他还不够强大,没有足够的资源——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来解决“后面有一家大小等着要钱”的局面。假如能像刘强东那样回家能发650万元的红包,这样的“凤凰男”必定不会受到歧视,说不准会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国民老公”。

  过去近四十年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劳动力的城乡流动,称其为“五千年未遇之大变局”也不为过,在此之前中国绝大多数家庭的婚姻都是局限在乡里乡亲,很少有家庭能够跨越市县,更不要说现在跨越了省市和城乡。

  与原先的婚姻结构相比,现在的婚姻构成毫无疑问挑战性更大,不仅仅是经济、文化还有生活习惯,而八十年代中国城市部门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更是让这个矛盾更加尖锐化了。

  但必须指出的是,跨区域、跨文化的婚姻,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统一国家来说又是必要的,婚姻在任何时代都是促进文化认同的最好手段:如果说以往的和亲政策是皇室们为了江山稳固而迫不得已采取的手段,那么今天凤凰男和孔雀女的结合则是市场经济体系下自发的文化认同。

  更俗套一点说,就是古话说的“劝君莫欺少年穷,指日尖角立蜻蜓”。就在几天前,刚刚当选为韩国总统的文在寅就被视为是凤凰男逆袭,要知道当初这位来自釜山的穷小子要迎娶金正淑时,金家可是强烈反对的。

  作者:傅蔚冈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