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徐志摩,陆小曼把这幅山水珍藏了一辈子

艺术新青年 艺术新青年

  陆小曼

  陆小曼(1903年-1965年),近现代女画家,诗人徐志摩妻,笔名冷香人。

  在陆小曼的所有画作中,下面这幅长卷山水最为著名。之所以著名,并不是因为其艺术成就有多高,而是画作蕴含了特别的意义。

  陆小曼 山水长卷 浙江博物馆藏

  这幅作品,估计也是陆小曼唯一的一幅长卷作品,是1931年春夏之交,陆小曼在徐志摩的鼓励下绘制的,当时陆小曼正跟刘海粟学画不久。

  徐志摩认为,这幅爱妻所作的长卷是他的骄傲,是爱妻跨出专业画师的第一步。

  之后,徐志摩带着这幅山水到了北京,请邓以蛰、胡适、杨杏佛、贺天健等好友们题跋指导,以期激发陆小曼更浓厚的创作兴趣。

  陆小曼 山水长卷局部 浙江博物馆藏

  邓以蛰(两弹元勋邓稼先之父)是北大的美学教授,他不但精研书法、绘画,也自己做一些字画的修补和装裱,这幅长卷山水就是这位教授亲自装裱的。

  邓以蛰题跋

  邓以蛰先以诗评价小曼画作:“华亭端的是前身,绿带阴浓翠带醺,肯向溪深林密处,岩根分我半檐云。”

  而后他又说明此画来由:辛未夏日,志摩来自沪上。一日携此函相示,予诧为谁家杰作,志摩曰:“小曼之作也!”予复问日:“予不见小曼仅两年,今已有此巨构,能不令人叹服耶。”志摩托予为之装池于都旧,串厂既成,爰系一绝而归之。老钝蛰并识于北平寓庐。

  胡适题跋

  胡适跟徐志摩和陆小曼都很熟悉,陆小曼跟刘海粟学画也是他介绍的。

  不过看了陆小曼的这幅作品后,他并不欣赏。下面是他的题跋,挺有意思。

  “画山要看山,画马要看马,闭门造云岚,终算不得画。小曼聪明人,莫走这条路,拼得死功夫,自成真意趣。”

  可能是怕陆小曼看了不高兴,胡适又在后面补充说:“小曼学画不久,就作这山水大幅,功力可不小!我是不懂画的,但我对于这一道却有一点很固执的意见,写成韵语,博小曼一笑。”

  杨杏佛题跋

  杨杏佛题跋

  徐志摩把画从北京带回上海后,又将此画给上海的一些朋友观赏,于是在上海的一些名家也纷纷题跋。杨杏佛是徐志摩的老朋友,他看到胡适说陆小曼是在“闭门造车”,认为大为不妥。杨杏佛认为画家作画,并非要拘泥于写实,而更应该是一种情感的流露。因此,他也在后面题跋道:

  “手底忽现桃花源,脑中自有云梦泽;造化游戏成溪山,莫将耳目为梏桎。小曼作画,适之讥其闭门造车,不知天下事物,皆出意匠,过信经验,必为造化小儿所笑也。质之适之,小曼、志摩以为何如?”

  贺天健题跋

  贺天健题跋道:“东坡论画鄙形似,懒瓒云山写意多;摘得骊龙颔下物,何须粉本拓山阿。”这显然是赞成杨杏佛的说法,而针对胡适的评语所说的。

  陆小曼

  此外梁鼎铭、 陈蝶野等也分别在上面题跋支持杨杏佛的观点。

  梁鼎铭题跋道:“…只是要有我自己,虽然不像山、不像马,确有我自己在里,就得了。适之说,小曼聪明人,我也如此说,她一定能知道的,适之先生以为何如?”

  陈蝶野题跋道:“今年春予在湖上,三月归,访小曼,出示一卷,居然崇山叠岭,云烟之气缭绕楮墨间,予不知小曼何自得此造诣也。志摩携此卷北上,北归而重展,居然题跋名家缀满笺尾,小曼天性聪明,其作画纯任自然,自有其价值,固无待于名家之赞扬而后显。但小曼决不可以此自满,为学无止境,又不独为画然也。”

  徐志摩与陆小曼

  看到这么多朋友和社会名流在上面题跋,这让徐志摩和陆小曼非常激动。但故事还没有结束,徐志摩感觉还不够,他想到北京再请一些名家看看,并题跋。

  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带着这幅画从上海经南京到北京时,不幸悲剧发生了,徐志摩乘坐的飞机触山失事,徐志摩遇难。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冥冥之中徐志摩的遗愿,这幅作品因装在铁箧中,竟完好无损。

  徐志摩与陆小曼

  陆小曼在以后的一生中,一直将这幅长卷看成徐志摩留给她的最珍贵遗物,将它珍藏在身边,如同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

  1965年4月3日,陆小曼病逝于上海华东医院,临终前几天,她委托堂侄女将这幅山水和梁启超为徐志摩写的一副长联转交给了徐志摩的表妹夫陈从周保存。后来,陈从周将陆小曼的这幅作品捐献给了浙江省博物馆。

  陈从周题跋

  陈从周题跋:“此小曼早岁之作品,志摩于一九三一年夏带至北京徽题,旋复携沪,以示小曼,是岁冬,志摩去北京坠机,筪中仍以此卷自随,历劫之物,良足念也。从周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