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和马奈喝咖啡:咖啡馆的轻松与暧昧

subtitle art张小玉05-17 11:01

本文头图:希克斯《咖啡馆之吻》,咖啡馆在18-20世纪的法国以及欧洲地区究竟有着怎样的文化意义?

  咖啡馆,是小玉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有时约人见面说事,不熟络的关系自不会贸然约饭,在清爽的咖啡厅便保持了清爽又有礼的状态;有时和朋友相约过了饭点时间,找个咖啡厅来个下午茶怡人无负担;而到了长时间写作的时候,家里并不是最佳的选择,因为难免太过封闭的环境会让人精神不集中,电视和零食也不断诱惑着小玉,所以这个时候,咖啡馆再次成为最佳选择,既不会太过喧嚣,又和外界有着若即若离的联系。哈,最爱不过!

  咖啡馆,在我们当代社会中是个很常见的地方。它不似饭店和餐厅那样有着非常明确的实用性和指向性,具有更多的内向性和清爽性。不过,它又有区别于家庭环境的外向性,有着很舒适的社交功能。

  今天,小玉和你回到18-20世纪的欧洲,看看艺术家和他们的咖啡馆人生。

  

  1/2

  咖啡馆:

  一种全新的文化娱乐方式。

  

  18到20世纪的欧洲,用两个词概括,那便是现代与喧嚣。

  莫奈《巴黎蒙特戈依街道:1878年6月30日节日》 ,19世纪的法国街景。

  毕沙罗《雪中的林间大道》,19世纪的法国街景。

  Antoine Blanchard,20世纪的巴黎街景。

  生于19世纪末的茨威格,把他的回忆录起名叫做“昨日的世界”;欧洲人对这一世纪之交的时光也有很多称呼,诸如“美好时代”“1900年的一代”,虽然它似乎也并无人们所说的那么美好;莎士比亚在《辛白林》中说,让我们面对这个时代,既然它已来临并在改变。

  这个时代的欧洲是复杂的,是变化的。新的城市化发展和工业化催生的,是全新的文化行为与娱乐方式。而咖啡馆文化,这一非常典型的文化生活演变产物,以一种时髦而复杂的身份出现在大都市中, 它还表现出一种社会关系和个人生活之间变迁的危机状态。

  17世纪中叶以来,市民阶层和上流社会最爱的艺术文化聚集场所,是沙龙。而咖啡馆的出现,以一种日益明显的趋势取代着沙龙。

  Lemonnier《Geoffrin夫人举办的沙龙》,沙龙经常由贵妇人举办,吸引各方名流参加。

  乔治·桑的客厅,是旧贵族子弟缪塞举办沙龙的地方。

  沙龙(salon),17世纪法国的文化形态跟贵族(特别是巴黎的大贵族)的生活行为习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伴着文明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法国贵族也注重社交活动。巴黎作为当年的王宫根据地,大部分王宫显贵都居住在这里,自然社交活动也比较活跃。而当时贵族进行社交的地点主要是贵族沙龙与宫廷,这样的社交被称作风雅生活。但宫廷毕竟只有少数的贵族与文人可以聚集,因此更多人选择沙龙进行社交活动。

  而且相对于沙龙的圈子化、礼仪性和高门槛化,咖啡厅似乎更加的外向性和平易近人。它是种向公众开放的场所,不涉及身份、等级和特定圈子,没有格外严格的礼仪和规范,所以,它最适宜成为跨越阶级的聚会场所,也会形成文化同质化的空间。而咖啡馆,也正是以一种和沙龙对立的方式出现的。

  布伦特海顿《咖啡图卢兹》

  在18-20世纪的咖啡馆中邂逅艺术家,大概已经成为了件很平常的事。

  

  2/2

  在咖啡馆遇上马奈。

  

  当时的小资产阶级们热衷于打扮与享乐,闲暇时光喜欢去往巴黎郊外野餐、郊游、游船。这些都成为印象派绘画中常见的场景。

  莫奈莫奈《圣阿德雷斯的花园》,资产阶级们在巴黎的休闲生活。

  雷诺阿《包厢》,资产阶级们在巴黎的休闲生活。

  这是巴黎咖啡馆的盛世,画家们在画室工作一天后,会去那里喝杯酒,抽烟斗,谈谈艺术、听听歌。咖啡馆是人员混杂的地方,社会各阶级的人都在那里出现。活跃的马奈经常出入咖啡馆、歌舞厅、啤酒屋,并让这些频频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马奈《音乐咖啡馆内》

  《音乐咖啡馆内》是马奈的第一件咖啡馆题材作品。

  画面中截取了咖啡馆一角的画面。画中的男士和女士们打扮随意却也不失礼仪,他们神情轻松。坐在画面正中的女士头转向观众,眼神却又很放空。她一只手随意的伏在椅侧,露出一种难以捉摸的微笑。她左侧的先生嘴微张好像在和谁正交谈,但是又肯定不是和他的身边人。再左侧的年轻女孩面无表情的面向前方。

  三个人似乎像是夫妇和女儿一家三口,这也从先生把胳膊架在女士的椅背的带着熟络亲昵的动作看得出。但是这也仅仅是一种猜测,三人相对疏离的关系在画面中也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他们的身后还有不少咖啡厅中的顾客,不过他们的脸都被裁出了画外,显示出一种即使人在场但是并不重要的感觉。这也是咖啡厅的一种关系状态:彼此可以离的很近,但是也可以保持疏离的关系。

  马奈《咖啡馆内》

  马奈《咖啡馆一角》

  马奈《女酒保》

  《咖啡馆内》表现的是Rochechouart林荫路上卡巴莱参观中的一个酒吧音乐会,戴高帽子的男子和身旁的女人各自愣着神眼睛朝向远方,画中的女招待也非常自在。

  马奈《在咖啡馆中读书的女人》

  咖啡馆除了喝咖啡放松,还是个社交和展示自己时尚与时髦生活的地方。画中的女孩打扮得很时髦,而她在咖啡馆这种时髦的地方,正在阅读着一本带图旅行杂志,而这样的杂志,代表的也是一种时尚的生活,可能就是当时展现巴黎现代时髦生活的杂志《现代生活》。整个画面呈现的,都是一种新的生活风尚,而咖啡馆在其中,正是这种生活的大背景。

  马奈《在拉杜伊勒的咖啡馆中》

  咖啡馆自然少不了的就是约会社交功能,这么一个时髦新兴的地方,当然是年轻男女们热衷的场所。这幅作品中,一个年轻男子手看似随意却又亲昵的将手搭在年轻小姐的椅背上,这位小姐穿戴端庄而讲究,看得出是年轻男子的搭讪。而男子的表情非常自然随性,是一位波西米亚式的热情开朗小伙,他的面前没有食物,只有一些小小的简餐。而远处的服务生正在看着年轻男女的一切,带着一种看戏的小小心态。而咖啡馆,正是这样一种被定义为陌生人可以彼此接触与交流,同时带着种冒险和戏剧化的地方。

  而如果说马奈的咖啡馆是体现了资产阶级一种新兴的休闲娱乐模式,那梵高和雷诺阿、劳特累克的咖啡馆又是怎样的呢?

  下期我们继续来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