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碗羊腰肾羹作诗,刘过折服辛弃疾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05-17 10:15 跟贴 37 条

  刘过这个人,《宋史》不载其传,但在南宋朝野,却着实是一位颇有影响的人物。

  刘过,字改之,号龙洲道人,吉州太和(今江西泰和)人。他工于诗,善填词,有《龙洲集》、《龙洲词》行世,然而屡试不第,布衣终生。刘过性格率真,诗词豪放,喜论恢复,为陆游、陈亮、辛弃疾、张栻等大文豪大学者所激赏。他喜欢交游,与豪门贵族及文人墨客长相往来,宋人的野史笔记中多有记载,尤其是他与辛弃疾的相识、相交,颇有趣味,一时传为佳话。

  据蒋正子《山房随笔》一书说,辛弃疾任浙东安抚使时,作为辛弃疾“骨灰级粉丝”的刘过,狂热地希望拜见这位词坛巨擘,但辛弃疾一未闻过其名、二未见过其诗,便拒绝接见。就在刘过灰心丧气之时,辛弃疾手下两位监司(监察官员),对刘过熟悉而钦慕,便给他出主意说:“辛安抚将在某日举行宴会,你可即时来,倘若门卫不让进,你就在门口喧哗吵闹,必然可进。”

  那日,刘过如期而至,门卫果然不让进,刘过就同门卫吵了起来。辛弃疾问何事,门卫如实报告。辛弃疾听说一布衣腐儒要夺门而入,不免恼怒。二监司劝道:“刘过也是个豪杰之士,又擅长诗词,不妨一见。”辛弃疾作为泰斗级词人,爱才惜才,听说对方有才,便让门卫引进。

  不过,辛弃疾对刘过的才华还是有些怀疑,所以进来便问:“能作诗吗?”刘过说:“能。”正好仆人在上羊肾羹汤,辛弃疾让他以此为题赋诗。刘过说:“暂莫急,请先赐酒一杯吧。”喝完酒,刘过请辛弃疾限韵。辛弃疾见刘过喝酒时因天冷哆嗦,酒水流到了衣服上,便限韵“流”字。

  刘过顿了顿,随口吟出一首《赋羊腰肾羹》:“拔毫已付管城子,烂首曾封关内侯。死后不知身外物,也随樽俎伴风流。”吟完,辛弃疾拍案叫绝!为何?诗中有两个羊的典故:“管城子”在古代指代毛笔(唐韩愈《毛颖传》谓毛笔为管城子,后沿袭),而毛笔常以羊毫制成,此一羊;“烂首”即指羊头,古代有一首讽刺封建王朝封爵滥赏的童谣说:“烂羊头,关内侯”,此二羊。如此用典恰当、切题精准、符合情境、脍炙人口的佳作,简直可遇不可求。加上辛弃疾本身爱用典故、为人豪爽,这恰恰是刘过性格和诗作表现出来的物质,所以,辛弃疾不但拍案叫绝,还相见恨晚,立马拉刘过入席,推杯换盏,从此订交。以后,刘过就成了辛弃疾幕府里的常客,诗友中的知音,惺惺相惜。

  作者:晏建怀

原标题:刘过一首诗折服辛弃疾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37)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