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张仃:我认为我在艺术上始终是一个小学生

subtitle 中国书画传媒 05-17 09:33 跟贴 11 条

  有人评价张仃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从艺七十余年,他不同年代创作的漫画、装饰画、包装设计、年画、国画、壁画手稿、焦墨山水等不同种类的美术作品都有很强的思想性和时代特色。建国初期,张仃奉命为新中国设计国徽、全国政协的会徽,负责改造勤政殿、怀仁堂,并担任开国大典天安门广场装饰的总设计,张仃成为新中国的首席设计师。

  张仃:黄宾虹的册页对我启发很大。中国说一个画家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黄宾虹这两点都做到了。他说人呢,文人画画到一定的程度,不是笔墨上的,是画修养,修养多高都反映在作品里了。这个话对我终生受用。后来四人帮倒台了,我就心里很高兴。我呢就是带着笔墨直接到生活里画,在生活里有感受,我才画,没有感受我不画。所以我一画焦墨就一发不可收拾,一画画了几十年。

  焦墨之焦,意在一个“骨”字。而这正吻合了人生路上张仃一直在追求的一种风骨——个性就是天涯。上世纪80年代,张仃到新疆戈壁滩看到一片古胡杨林,古胡杨林有的拔地而起,有的断裂为二,这种被压抑之后的反抗让经历了无数磨难的张仃在古树林旁徘徊了很久,继而他创作了这幅长近5米的焦墨巨作<巨木赞>。<巨木赞>首次展出时,有人评论说:这是何等悲壮的生命史诗,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巨木赞>也是张仃的自画像。在回溯自己一生的艺术追求时,今年已经90高龄的张仃性格中依然保持着一种率真。

  张仃:我刚刚入门,自己所追求的艺术的理想能够实现一部分我就很满意了。因为中国的艺术太丰富了,因为太深了。我并不是故作谦虚,我认为我在艺术上始终是一个小学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