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酷派解约300应届生背后:卖身乐视看不到明天?

subtitle 时代财经05-17 08:00 跟贴 466 条
如今酷派已从国产品牌前三变为即将跌出前十,颇让人为“英雄落魄”感到惋惜。

  昨日酷派解约300名应届生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尽管酷派对媒体回应称确有解约一事,但是时代财经继续联系酷派并询问是否与业务调整有关时,有关人员却表示暂不便透露更多消息。创立于1993年的酷派可以称得上是老牌国产手机品牌,在巅峰时期曾经是“中华酷联”之一,四个品牌瓜分了中国手机市场大半个江山。但几经起落,最后在2016年委身于乐视,如今酷派已从国产品牌前三变为即将跌出前十,颇让人为“英雄落魄”感到惋惜。

  年报延后发布,预期亏损

  酷派在4月21日发布了公告,集团在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8亿港元之间。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628亿元,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公告预计2017年上半年酷派营业收入同比降下滑超过50%,主要原因是,“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而本年度公司规划中具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

  而在4月26日,酷派再次宣布延后发布2016年全年业绩时间,其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向核数师提供尚未完成之资料”,目前,酷派的股票依然在港交所暂时停牌,以待公司刊发2016年年度业绩。

  事实上,这已经是酷派第二次宣布延后发布年报了。看来外界想要解读酷派的2016年财报,还需继续等待了。

  作为对比,时代财经翻阅酷派2015年财报,发现酷派2015年营收为146亿港元,尽管同比下滑41%,但是净利润仍有23亿港元。仅仅一年多,境况已大为不同。

  酷派和乐视,唇寒齿亡的关系

  “风雨飘摇”,行业观察家刘步尘这样形容酷派和乐视的现状。“事实上当初乐视收购酷派的时候就不被看好,本来乐视当时就已经出现问题,而酷派也在不健康的状态下加入乐视,这对酷派绝对是不利的。”

  回溯到2014年,曾因运营商补贴而飞速崛起的酷派,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这时因运营商集体改变策略而导致出货量大幅下滑。酷派此后不断地针对市场的要求而采取各种变化,包括将旗下的大神和ivvi两个子品牌分离,直到去年ivvi更完全从酷派体系脱离,而原酷派的元老人物李斌也选择跳槽ivvi出任CEO。

  其间酷派和360还短暂“联姻”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推出奇酷手机品牌。可惜原本设想的两强合作并没有带来预想中的效果,产品依然缺乏竞争力,两者最终也只是落得一个不欢而散。

  最终酷派决定于2016年6月委身乐视,成为乐视生态旗下的一部分。贾跃亭在当时放言:“酷派与乐视未来将是双品牌战略。乐视+酷派两个品牌希望一两年内能够实现年销量破1亿台生态手机”。

  其后原荣耀手机总裁刘江峰选择加盟酷派。执掌酷派后,刘江峰就提出了酷派手机“五年3个一”目标:即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不过自2016年10月起,乐视陆续爆发了资金链问题,而其负面影响也一直持续至今。

  “刘江峰入主酷派后,事实上大部分原酷派老员工都出走了”,刘步尘对时代财经说。时代财经查阅目前酷派董事会成员名单,六名执行董事中,仅蒋超为原酷派成员,其余包括贾跃亭等5名均是乐视派系的。“刘江峰曾说过乐视的危机不会危及到酷派,但事实是不可能的。”

  没有“生态”的滋养,酷派手机也就一直难以成长起来,如今市场上酷派手机的身影也已不多见。根据此前第一手机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品牌销量报告》中,酷派手机的排名是国内第10位,算是勉强留在了前十之内。

  解约应届生为了海外市场?不乐观

  运营商补贴的弱化是酷派手机的转折点,其后酷派一度跟上“互联网手机”的风潮,包括其中跟360合作的奇酷手机也是采用网上抢购的模式。

  到了2017年5月10日,酷派仍以线上形式发布新产品“酷玩6”,售价1499元,主打游戏性能,主要面向年轻人,但是这款手机仍然未能掀起水花。

  IHS分析师李怀斌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酷派手机产品主要还是线上发布,但受限于资金链的紧张,造成宣传不足,线上市场始终无法展开。”

  事实上诸多业内人士已多次提醒,酷派目前国内的策略有些像“无头苍蝇”,在国内市场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如果国内市场不行,能不能考虑国外市场?恰巧在上述解约应届生报道的爆料人提供的微信截图中,酷派HR提到“公司业绩不行,因把重心放在海外,(所以)全部都要解约”。

  时代财经就此事再次咨询酷派方面,但公关方面回应称“就此事暂不再作出回复。”

  目前华为、小米、OPPO、vivo、联想等都是积极拓宽国际市场的中国品牌,如华为目前已打开欧洲高端市场,并渗透进美国市场;小米在多个新兴市场已经进入前五名,在印度已成为仅次于三星的第二大品牌;OPPO、vivo现在正积极向东南亚市场开拓,并复制在中国包围三四线城市的策略。

  在这种情况下,酷派如果现在将业务的重心转向国际市场,那几乎在全球任意一个角落,都会直面国内的对手。在国内酷派尚且不敌这些品牌,再加上国际品牌和当地本土品牌的竞争,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刘步尘对此也持不乐观的态度,“海外市场实际上比本地市场更难做。海外市场是十分关注品牌影响力的,酷派目前即使在国内的影响力也大不如前了。假如产品要在海外销售,需要强大的销售体系、售后服务体系等支撑,对酷派来说这都是巨大的压力。”

  李怀斌对时代财经表示,“如果酷派要走向海外,目前比较可行的方法可能是OEM贴牌模式,这能将风险降低。”

  不管如何,现在酷派的命运都与乐视绑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很可能是未来两者的写照。

原标题:酷派解约300应届生的背后:卖身乐视却看不到明天?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