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男人比女人更幽默,因为他们更自卑

subtitle 破壳翻译组05-16 21:34 跟贴 3290 条
是什么让女人比男人无聊乏味得多?本文作者参考了斯坦福医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成果,就男女之间为何会存在幽默感差距进行了调查。

  编者注:在男性夸赞女性时,漂亮、温柔都是常见的词汇,但却很少有人夸女性幽默。相反,在女性描述男性时,幽默一词就很常见了。在社交网络上,认为女性无趣、嫌弃她们笑点低的声音也屡见不鲜。难道女性真的不如男性幽默吗?

  作者|Christopher Hitchens

  翻译|张海冰 校对|落唤 编辑|吴頔

  无论你是男是女,你一定听你的女性朋友讲过她新认识的男士多么有魅力:“他真的太可爱了,他对我的朋友非常友好,他懂得好多,他真是太有趣了...”(如果你是个男的,而你恰巧知道那个男的没那么好,你应该会经常自语道:“有趣?他连一般的笑话都不会讲

  但是,虽然你的男性朋友经常赞美自己的新女友:真是个可爱的宝贝,有着自己的生活...【此处省略多个良好品质,只是都跟他自己没啥关系】...不过你应该从来没听他们提过她是否曾把他们逗笑过。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掌控着男人世界的女人,会很无趣?请不要假装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好吧——我们换个表达方式(这是主教对酒吧女招待常说的一句话)。为什么男人,无论是从平均值看还是总体上,都比女人要有趣的多?

  首先,他们最好是真的比女人幽默。因为,男人在生活中的首要任务就是引起异性的兴趣,毕竟大自然母亲对他们并没有那么友好。事实上,很多男人都没有从大自然那里获得能够斗争的武器。普通的男人一般只有一个极小的机会:那就是他最好能将女人逗笑。我人生中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就是将她们逗笑。如果你能让她们大笑——我指的是那种真正的大声的笑,头仰起来,嘴巴张开露出可爱的牙齿,从嗓子深处自然地发出满满的欢笑声;或者是那种掺杂着惊讶和一点儿(不,是非常多)喜悦的笑——那么,你至少已经让她放松了下来,并改变了她对你的印象。

  下面我就不再进一步详细阐述了。而女人就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吸引男人。因为她们本身就能吸引男人,这里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实际上,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科学实验,能充分说明以上提及的区别。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实验是在这里做的,我曾在这里做过一个非常有趣的乙状结肠窥镜手术),研究员面无表情地向10名男性和10名女性展示了70页黑白卡通画,并让他们对这些画进行“趣味评级”。

  该实验报告所用的语言让人禁不住想笑,现附上生物技术周刊对该报告的总结:研究人员发现男人和女人有着相似的幽默响应系统;两者都会用到大脑中负责语义知识、并列和语言处理的区域,使用程度类似。但是他们还发现,女人的某些大脑区域更加活跃,包括左前额叶皮质和伏隔核,前者表明女人的大脑更注重语言和行政处理,后者是中脑边缘奖励中枢的一部分。

加拿大女歌手Alanis Morissette在美国脱口秀上吐槽深夜脱口秀的主持人都是男性。/Huffingtonpost

  在理查德·厄斯伯恩所写的关于佩勒姆·格伦维尔·伍德豪斯的一片论文中,有提及博学的史卡利教授曾试图定义什么是微笑,所用言辞同样有趣:“嘴角往后扯并微微翘起,牙齿微露,鼻唇沟弯曲...”不过,先不要担心看不懂这些话——因为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女人对回报的期待似乎很小,在这个试验中 ,回报是指卡通画里最好笑的那部分,”报告的作者艾伦·莱斯博士如是说。“所以,当她们看到最好笑的那部分时,会感到更愉快。”该报告还指出,“女人能更快地识别出哪些是她们认为无趣的”。她们感受到笑点的速度越慢,就越会感到好笑,也越能快速地确定哪些是不好玩儿的——我们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帮助下获得了这一结论。请记得这是女人面对幽默时的反应。你是否好奇为什么她们不擅长制造幽默?

  这并不是说女人毫无幽默感,或者是无法成为伟大的笑星和喜剧演员。如果女性不拿她们的幽默波长开刀,那么想要让她们笑得翻滚尖叫(喧闹)的话基本上没太有可能。毕竟,风趣代表着无穷的智慧。无论是什么事情,男人几乎都会笑,这常常是因为这件事——或者是男人他们自己——非常蠢。

  女人就不这样。女性喜剧演员通常都非常强大,无法超越:桃乐丝·帕克尔、诺拉·艾芙恩、弗兰·勒波维茨和艾伦·德杰尼勒斯。(你可以问问自己,桃乐丝·帕克尔是不是真的很有趣?)我鼓足勇气——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决定给勒波维茨女士和艾芙恩女士打个电话,来验证我的理论。

  弗兰回答说:“现在的文化价值观是男性决定的。女人说男人有趣,就跟男人说女人漂亮是一个道理。而且,幽默在很大程度上具有攻击性和先发制人性,这非常符合男性的特征。”但是艾芙恩女士也表示赞同,不过我觉得她的做法很狡黠。因为她指责我剽窃杰瑞·刘易斯的狂妄观点(我只在电影《喜剧之王》中见过路易斯,电影里桑德拉·伯恩哈德真的很搞笑)。不管怎样,我从未说过没有好的女性喜剧演员这种话。

中越混血的美国脱口秀演员黄阿丽(Ali Wong),脱口秀内容非常黄暴,也有很多对亚裔身份的调侃与自嘲。/Google

  确实,糟糕的女性喜剧演员要比糟糕的男性喜剧演员多,但有一些女性喜剧演员真的很出色。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女性喜剧演员中的大部分人要么肌肉发达,要么是女同性恋,要么是犹太人,要么就结合了上述三种身份。比如,罗西尼站出来讲黄色笑话,如果谁人能领会到笑点,就让他们都滚蛋——明白我的意思了么?女同性恋因自身身份的某些原因,想法和我的比较一致——只想要女人笑。而犹太女喜剧演员幽默,承受着焦虑和自嘲的煎熬,基本上充满了男性气概。如果只是为了消磨时间,只要换着花样地“自嘲”(不过我曾听到有人在无意间说了这个词),基本上所有的男人立马就会笑。

  不过,往更深一步探究,你就会理解为什么尼采会将俏皮话形容为情感死亡后的墓志铭。男性幽默更倾向于将笑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之上,认为生活就像是一个笑话,始于极端贫困也将一直处于极端贫困。幽默是盾牌的一部分,对抗着荒唐可笑的人生(或许这并非巧合,因为他们饱受这该死的大自然的重创,所以男人倾向把生活比喻成一个荡妇)。

The Billy Goats的这张专辑中就有首歌叫《生活是个荡妇》。/Shazam

  然而女人,她们柔软的内心被大自然保护着,所以更倾向于活得公平善良,而不是肮脏混乱,只是后者才是生活本来的模样。男人讲的笑话大多围绕着医生或者心理学家或者是浴室发生了哪些灾难性的事件,或者是围绕着有人将性挫折的挫败感发泄到毛茸茸的家养动物身上这类话题。“像心脏病发作那样搞笑”这个短语一定是男人发明的。有数百万张卡通画都画着同样情景:一个病人闷闷不乐地拉着一张脸听医生说话(“没法治愈,甚至连治疗方法都没有”)。你印象中这些个病人里有女人吗?我想是没有的。

  正因为幽默代表了智慧(很多女人相信,或者是她们的母亲教导她们,如果女人表现的太聪明,男人会觉得受到了威胁),所以在一定程度上男人并不希望女人有趣。男人想让女人扮演观众的角色,而不是对手。男人有太多太深的不安,很容易被女人利用(男人可以将发生在约翰·韦恩·巴比特身上的事情当做笑话讲,但是他们不希望女人这么做)。男人有前列腺,有时候会很歇斯底里,这会让他们很想发泄,无论是通过心情还是性。只有在男人堆里这种玩笑才有趣。

  由于某种原因,女人很难意识到自身的生理衰退,所以会感觉男人的这些荒谬言论非常搞笑。也正因为如此,露西·鲍尔和海伦·菲尔丁更显得令人敬佩,因为她们并没有觉得这些言论有趣。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见,所以约翰逊博士才将女人的说教比作用后腿走路的狗:只是令人惊讶的是狗至少做到了

美国脱口秀演员惠特尼·康明斯(Whitney Cummings),她的脱口秀里有大量的性内容和脏话。/Google

  其实事实很明显,人类的物理特征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平淡,粗糙,无法反驳“智慧设计”的胡说八道。生殖功能和排泄功能(很多脏话都跟它俩有关)常在一些下流话中被一起提到,只要一说就会引来无情的嘲笑声。(“他们能忍受这个?嗯,他们不得不忍受着。”)50%的幽默都源自分不清它们。脏话,才是观众们想听的,那些偶尔登台的表演者们都清楚这一点。各种各样的污言秽语。成堆的脏话,任你挥霍。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解释了为何女人不太可能说脏话。“很明显,男人才喜欢恶心的东西”,弗兰·勒波维茨说。“为什么呢?因为幼稚。”请注意最后一个词。女人谈论“依靠”这个好词的欲望是有限的,同样,她们谈论早泄这个笑话的兴趣也是有限的。(“谁早泄?”我的一个朋友愤愤不平地表示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但是“儿童”是关键词。对女人而言,生育即使不是唯一的任务,也是人生的主要任务之一。虽然女人听到与生育有关的脏话会感到尴尬,但是她们还是一本正经严肃认真地看待生育。

华语娱乐圈中,敢于扮丑搞笑的女明星并不多,谐星出身的小S是其中之一。/Google

  面对女人的这种态度,男人也只能干瞪眼。鲁德亚德·吉卜林在诗歌“女性物种”中,很到位地描述了这种女人特有的严肃认真性。虽然吉卜林已经很清楚地认识到,男人说脏话是为了获得一种愉悦感,以转移他们的愤怒——女人能生孩子但男人不能,所以男人想用自身的男性气概表明自己不弱于女人,而脏话确实可以让男人感到自己很有男性气概——但他仍在诗中写道:上帝将女人赐予男人,她所具备的每一个特性,身上的所有武装和动力,都是为了解决那唯一的问题,为了解决这唯一之问题,免除世代衰落,女人必须比男人枯燥无趣。

  这里的“问题”恢复了其原本的含义,即生育,只可惜我们经常误用这个词。正如吉卜林接下来所说的:女人每孕育一条生命都会面临死亡的折磨,所以她们绝对不会更改这一事实或者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但有人却可能会不假思索毫无怜悯地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对于女人生孩子的能力,男人感到很敬畏,不过还不至于害怕。(有个女性知识分子让一位主教总结下男女之间的区别,主教说,“女士,我没法怀孕,所以没法总结”)

  女性的生育能力赋予了她们不容挑战的权威。而据我们所知,幽默最早的起源之一就是嘲讽权威。讽刺本身的意思就是“奴隶的荣耀”。所以你可以说,当男人故意避开女人聚到一块儿说笑话、而且笑话里也不提女人的时候,他们真的只是在偷懒,并默默地承认了女人才是真正的主宰。在一年一度的古老节日农神节期间,奴隶可以暂时不受权威的束缚,开主子的玩笑。所有颠覆性的男性幽默也同样基于类似的观念,即女人不是真正的主宰,而是单纯的物品和受害者。不过,吉卜林却一语道破真相:男人才是懦夫,他们聚集在议会商议问题,却不敢给女人提供一席之地。

  换句话说,对女人而言,有趣与否在本质上属于次要问题。她们天生就能感知到更崇高的召唤,而这个召唤里并没有幽默这种事。反之,对男人而言,你可以直白地说他床上功夫烂,或者开车技术差劲,或者工作效率低,这些都无关紧要,但是如果你说他们缺乏幽默感,那可就大大地伤害了他们。如果我的以上观点正确,事实上也确实是正确的,那么那些解释男人幽默感超群的原因,同样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何女人不幽默。

  为了骗己骗女人,男人不得不假装自己不是仆人和乞讨者。而女人也不得不假装自己不是统治者,而是狡猾轻佻的女子。这种妥协大家都心照不宣。而人们也领悟到,婴儿不是由神灵直接放进妈妈肚子里的,他们的父亲是人类。H. L.孟肯将这个称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现”。你可能很好奇人类在领悟到这一点之前是怎么想的。我们了解到美拉尼西亚有一个社会群岛,那里直到最近才将婴儿与人类父亲联系在一起。我设想他们之前的想法可能是:每个人晚上都会行房事,毕竟晚上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但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怀孕了,所以孩子是神灵送来的。

摩梭人被认为是中国唯一仍存在的母系氏族社会,实行“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制度。/Wikipedia

  不管怎么说,过了某个阶段后,女人认为男人不可或缺,然后古老的母系社会就走向了终结。(孟肯推测,这就是为什么第一位国王在登上王位的时候会紧握权杖,仿佛到死都不会放手)处于危险境地的人并不喜欢被嘲笑,而女人也很快发现女性幽默是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事情。吉卜林猜测这可能是因为女人需要生养孩子。每个父亲都知道,胎盘是由脑细胞组成,怀孕期间,脑细胞携带着幽默感一起向下移动。所以当笑料终于被抖出来的时候,女人并不能立即感受到笑点。当母亲在谈论自己的宝宝时,她们最缺乏的估计就是幽默感了吧?所以她们无法忍受开玩笑。即使是鸟妈妈,也只是将自己的爪子缩进脚掌中然后挥一挥,以防止自己因为单调乏味的生活而晕死过去。随着幼儿的茁壮成长,你想他们的母亲会喜欢那些拿她们的牺牲开的玩笑吗?我想她们不会喜欢。

  幽默,如果我们认真谈论它的话,源于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那就是我们生来就是要进行一场注定会失败的争斗。那些冒着极大痛苦和生命危险将孩子带入这场惨败斗争中的女人,根本负担不起轻佻的代价。(即使在男人说的所有脏话中,也很少有关于会阴切开术的笑话)

  我很确定,在所有的文化中,依然有一部分内容讲到了为什么在普通群众中,女人才是宗教的支柱,尽管宗教是幽默的公敌。婴儿得了轻微的鼻塞,然后变成了气喘,身上小小的伤口,引发了败血症,最后只剩下一副令人哀伤的棺材,母亲的整个世界徒留下灰烬和毁灭。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试着拿这件事开玩笑。唯一一个曾经用婴儿的死亡讲出体面的笑话的人,是奥斯卡·王尔德。不过这个婴儿是虚构的,王尔德是一个同性恋(虽然他曾两次做过父亲)。

  因为迷信源于恐惧,而女人的恐惧在一定程度上受月亮和潮汐支配,所以她们很迷信自己的梦境,迷信那些她们认为重要的日子如生日和纪念日,迷信浪漫的爱情、水晶和石头,迷信装饰盒和遗物,迷信那些男人认为更适合用来嘲笑和做打油诗的东西。天哪!还有什么比听到一个女人讲她的梦更无趣的事情吗?(然后,不知怎么地,昆汀出现了。然后是你,只是你出现的方式比较奇怪。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平静。平静?)

  对男人而言,他们最珍视的两样东西——女人和幽默——却是彼此对立的,这真是一个悲剧。但是没有悲剧就没有喜剧。当我告诉爱人我得去演讲这个忧郁的题目时,她认为我应该感到高兴,因为“女人越老越有趣”。而据我观察事实好像确实如此,但是,不好意思,我们岂不是还得等很长时间她们才能变老?

  原标题:Why Women Aren't Funny

  原文链接:http://www.vanityfair.com/culture/2007/01/hitchens200701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