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抗日名将张自忠如何牺牲?日军战报还原殉国细节

澎湃私家历史05-16 11:59 跟贴 7218 条

  徐州会战后张自忠继续率领他的西北军部下继续奋战在抗日第一线,武汉会战力战潢川;随枣会战田家集大捷;冬季攻势大战襄河两岸,第59军也扩建成第33集团军。在1940年5月的枣宜会战中,由于国军没料到日军北上夺襄樊后迅速南下,汤恩伯兵团和江防军回援不及,只好令张自忠率领两个师迎击日军的第13、39两个师团。张自忠率领74师东渡襄河阻击日军,16日遭遇日军重兵合围,张自忠力战不退,于16日下午壮烈殉国。

  正在检阅士兵的张自忠将军

  张自忠作为在抗日战场上阵亡的第一位集团军司令,但是他殉国时的具体情况也一直为大多数国人所不知,现在随着日军战报的公开,我们可以根据当时张自忠身边人的回忆和日军战报,还原张自忠殉国的具体细节。

  张自忠率领警卫手枪营与日军死拼

  枣宜会战,日军的首要目标便是夺取宜昌,其次的目标便是要趁张自忠的33集团军突出战线,包围歼灭33集团军,而张自忠奉命阻击日军39师团,率领74师轻装渡过襄河阻击,但是一个轻装师哪里是日军一个装备精良的师团的对手,很快74师就被日军冲的七零八落,张自忠的指挥所也危在旦夕。

  日军战史中步兵第231联队第3大队对张自忠战斗司令部攻击经过图(注:该图上方为南方)

  5月16日中午,日军根据无线电侦听基本锁定了张自忠的指挥部,从三面包围过来,唯独在长山方向的日军部队还未赶到,当时张自忠的指挥所设在杏儿山。下午1时,日军231联队配属的山炮开始向杏儿山轰击,由于东山口的74师443团也已经被日军冲垮,张自忠率领警卫手枪营开始向长山方向转移。张自忠的手枪营根本没有重武器,只是一人一支20响驳壳枪,一把砍刀而已,近战还可以发挥优势,但是日军在一百米开外架起机枪扫射,再配合以掷弹筒轰击,手枪营是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

  下午3时30分突破东山口的日军231联队以第9中队作为尖兵中队,在370.2高地遭遇了手枪营一部,日军使用掷弹筒很快就夺取了这个高地,随即沿着长山继续向西进攻;第10中队向南从黄连求下向西方包抄,意欲截断张自忠最后的退路。

  可是当时张自忠根本就没有打算撤退,他已经让身边的大多数幕僚先行突围,身边只剩下张敬参谋和33集团军兵站科员马孝堂等数人。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张自忠率领剩余的手枪营卫士撤到长山南麓的,准备同日军做最后的死拼,这时日军第11中队沿着山脚而来,后面跟的是第3机关枪中队和大队炮小队。战斗在雨中展开,日军第11中队三个小队分成两路,第1小队上山包抄,第2小队下山包抄,第3小队从正面攻击过去,发扬机枪的远程火力,压制着手枪营最后的官兵。

  中日双方关于张自忠牺牲的记载差异

  激战中,手枪营的王金彪连长阵亡,根据马孝堂回忆,张自忠右胸也中一发机枪弹,马少校赶忙上去包扎,鲜血溅了马上校一身。伤口还未包扎好,日军第1小队长松本少尉就发现了他们这个小队前方不远的壕沟里有不少军官模样的人,狡猾的他立刻判断这是条大鱼,很可能就是他们师团长一直在找寻的张自忠的战斗司令部!

  这时候中日双方的记载就出现差异了,根据马孝堂的回忆,日军一窝蜂冲了上来,张自忠让他们先走,准备抽出短剑自裁,被卫士阻止。随即日军已经冲到跟前,多处负伤的张敬举枪击毙数名日军,但是被蜂拥而上的日军乱刀捅死。一名日军士兵端着刺刀向张自忠身边的马孝堂刺来,张自忠眼睛一瞪,怒吼一声,猛然站起,抓住日军的步枪,以自己的身躯掩护马孝堂。突然一发子弹击中张自忠的腹部,张自忠向后一个踉跄,又一颗子弹从他右额射入,张自忠这才支持不住,轰然倒地。这时为5月16日下午4时。

  日军战史中队张自忠指挥部的最后攻击要图

  日军的记载更为详细,松本少尉在发现这几个中国军官后,随即组织小队展开战斗队形进攻,冲击中第二分队分队长日野上等兵被击中受伤倒地。松本少尉指挥釜江和高桥上等兵对着战壕投掷了手榴弹。随即一气冲入战壕,这时是下午5时,战壕内当时有3名幸存军官,其他卫士都已经阵亡。

  最先冲入战壕的是藤冈卓郎一等兵,对着战壕最深处的一个容貌魁梧的大汉冲了过去,当时发现这位大汉并没有戴军衔领章。但是藤冈卓郎顾不上那么多了,冲到近前,才发现这位大汉威风堂堂,眉宇间一股威压的英气逼人,藤冈卓郎一时居然被惊在那里,随即张自忠说了一句日语:“待て!”藤冈卓郎完全没有料到这位中国将军居然会说日语,又嗫于将军的英气,竟然忘了自己手里的枪,后退了好几步。

  这时张自忠用汉语说:“我是司令官!”听不懂汉语的藤冈正在思考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已经赶到张自忠背后的堂野军曹对着张自忠的头部开了一枪,将军的身体应声而倒。张自忠躺在地上,面部表情十分痛苦。藤冈这时下定决心,举起刺刀,对着张自忠的左胸刺了下去。

  日军确认张自忠尸体

  随即日军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张自忠将军身上带的金笔,手表,手提钱箱和手枪,还发现了张自忠身上穿的是衬衣是四川产的丝绸,纽扣还是用翡翠做的。但是日军还是不确定是否击毙了张自忠,在一名李文宜的俘虏的辨认下,确定藤冈刺死的就是张自忠。随即日军恭恭敬敬的用担架担着遗体抬到了战场以北20公里陈家集的39师团部,找到了师团参谋专田中佐来辨认。(专田盛寿中佐,1937年任日本驻天津武官,曾经和张自忠在谈判桌上见过多次。)专田中佐当时就辨认出了张自忠的尸体,随即他命军医用酒精擦干遗体,并且用白布包裹好,买来一口棺材,浅葬于师团部后方的土坡上。

  马孝堂少校当时负伤,被日军俘虏,根据马少校回忆,日军特地召开“击毙张自忠庆功会”并劝降他参加伪军,遭到严词拒绝后把他拖到一个水塘旁边乱刀砍死。可是马少校生命力顽强,竟然大难不死,后被老乡救起,直至遇到38师主力,马少校在向38师师长黄维纲汇报完张自忠将军殉国的具体情形后就因为伤势过重而死。黄维纲师长得知老上级壮烈殉国,随即派人一面上报李宗仁,一面抢回张自忠遗骸运回师部,不过这已经是5月17日的事情了。

  而日军在5月16日晚就在汉口广播电台广播了这一消息,国民政府获悉后极为震惊,当时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和蒋介石还不相信,直到第二天得到确切消息,这时国民政府才确认,抗日名将张自忠在力战不退之后殉国了!

  虽然张自忠将军的最后时刻中日双方记载不同,虽然日军战报记载的张自忠“身穿丝绸衬衣,戴金表”非常不符合张自忠将军的生平事迹,但是张自忠在临死前还能斥退日军士兵,也足可称得上是抗战军人之魂了。

  主要参考的日军资料,梶浦銀次郎著:《はるかなる戦場 : 藤第六八六四部隊戦記》

  作者:吴京昴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