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大规模电脑中毒,你还记得那年的熊猫烧香吗

subtitle 下划线05-16 11:07 跟贴 7805 条
你知道“熊猫烧香”是什么吗?如果你知道,说明你已经老了。

  5月12日,“永恒之蓝”勒索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爆发。一夜之间,数十万台电脑的数据被锁随即陷入瘫痪状态,行政机构、银行、医疗机构也未能幸免。

  这场灾难的消息迅速在微博、微信间传播,那则红白配色、趾高气扬的勒索宣言也到处刷屏,数据丢失的恐慌震荡了大半个中国。

  这样的盛况,只有11年前的“熊猫烧香”病毒才能与之媲美。那个出现在全民网络时代前夜、憨态可掬地抱着三支香的熊猫图标,是很多人心中不可磨灭的记忆。

  1999年,趣味相投的两个年轻人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李俊这个名字没有任何特殊意义。

  平凡的名字,平淡的相貌,平庸的出身,就连李俊本人,过去也从没设想过自己会有扬名全国的一天。

  1982年,熊猫烧香病毒的制作者李俊出生于武汉新洲区的一个水泥厂工人家庭中。小时候的他并没有显露出天才的迹象,跟周围的小男生一样调皮捣蛋、成绩一般。初二那年,他第一次在网吧接触了电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了网吧的常客。

  李俊的父母对此并没有太大意见。他们不是那种望子成龙的家长,在身边的虎爸虎妈逼着孩子考第一考大学的时候,他们对儿子未来的规划显得尤为草率粗糙。因为听单位的人说,中专毕业后可以直接安排回水泥厂工作,于是李俊连高中都没读,直接上了厂里附属的技校,学的是两年制的水泥工艺专业。

  散漫的、被放养的中学年代,电脑成了李俊最大的消遣和爱好。他在网吧里挥洒着自己的青春,还在那里结识了将自己带入黑客世界的领路人。

  1999年5月8日,南斯拉夫大使馆轰炸事件后,中美两国开始了黑客大战。和李俊同龄、家境不错的雷磊也是黑客组织中的一员,当年17岁的他怀揣着热血沸腾的壮志酬筹,埋头在网吧里和黑客组织的上线接头,领到了一些简单的攻击任务。

  那时候,李俊就坐在他旁边。

  他看到了雷磊屏幕上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于是便主动攀谈询问。两人都是网吧的常客,雷磊爽快地解释了自己的行为,李俊立刻觉得很感兴趣。一来二去,两人很快就成了共同学习、互相探讨的好伙伴。

  这样的年轻好基友在科技史上多得是。1975年,20岁的比尔·盖茨跟好友保罗·艾伦一起创立了微软公司;1976年,21岁的乔布斯在自家车房里和26岁的好友沃兹尼亚克一起成立了苹果公司;2004年,20岁的扎克伯格和宿舍的朋友一起创建了脸书。

  然而,17岁的李俊和雷磊却开始了一段崩坏之旅。黑客这一行很显然并不是什么名门正道,无人引导导致道德感缺失,加上找漏洞、搞破坏能迅速带来的成就感,他们的计算机自学之路,从一开始就歪了。

  李俊曾在第一次被捕后,如此描述走进黑客世界的感觉:“在这个群里,只要你是高手,其他人都会佩服你,追捧你,崇拜你。我非常开心,就像小时候上数学课,被老师表扬了,我就盼望着能上数学课一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网络了,那里有我的自尊,有我的能力被认同的成就感……”

  2006年,没有伯乐

  李俊中专毕业之后,并没有如父母所愿般地找一份水泥相关的稳定工作,开始放羊-娶媳妇-生孩子-再放羊的轮回。

  他有着不一般的野心,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热爱着的计算机行业中的一员。他先从熟悉的工作做起,在网吧当网管,2003年,他去了电脑城前台卖电脑,后来又去后台帮人装机。

  每份工作的收入都差不多,八百、九百,有时候一千,同时每份工作都干不久。李俊总是不满足于现状,他羡慕那些上过大学的人,想跟他们一样找一份正经的程序员工作。

  为了这个梦想,2005年,李俊远赴广州、深圳,希望能够在这些更加开放的城市里找到慧眼识珠的老板。

  然而,他投出的绝大部分简历最终都石沉大海。

  1999年大学开始扩招,到了2005年的时候,大学生已经满街跑了。李俊只是一个毫无相关工作经验的水泥中专毕业生,命运并没有义务给他安排一个伯乐。

  更糟糕的是,大公司不要李俊,而寥寥几家伸出橄榄枝的小公司他又看不上。

  现实给了李俊长达两个月的当头棒击。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过后,李俊决定放弃求职,返回武汉。

  我们不知道他彼时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眼高手低、轻言放弃的弱点。回家之后,李俊报名参加了网络技术职业培训班,但2006年8月,他便因为觉得课程太枯燥而退学了。

  之后的日子里,他每天躲在出租屋内玩电脑逃避现实。一个月后,出于“好玩”和想要证明自己的不甘,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编写一个电脑病毒。

  过去他曾经编写过扫描网站漏洞的入侵程序,它们的本质和病毒没有太大差别。他花了一个月时间,用恶作剧的心态兴致勃勃地制造出这个将封锁电脑宿主中所有exe文件的病毒。

  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他还联系雷磊寻求帮助,两人仿佛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将造成怎样的影响。一个网友跟李俊聊天时给他发了一个可爱的熊猫表情,他随手就将它制成了病毒的图标。

  病毒完成后,李俊将它们挂到自己过去混的黑客圈子里叫卖。每套产品要价500~1000元,他前前后后卖出了120多套,几个月的时间里,共获利14万元。

  他从来没有主动传播过“熊猫烧香”,那120多位顾客才是病毒事件的导火索。他们将病毒传播了开去,用于盗取游戏或QQ账号、利用感染机器制造虚假流量,前前后后,共有数百万台计算机在这场战斗中牺牲。

  2007年1月初,“熊猫烧香”肆虐中国大陆网络,所有杀毒软件都表示措手无策,新闻报纸轮番进行了专题报道,李俊这才感到后怕。雷磊此时向他通风报信,告诉他警察已经盯上了他,叫他尽快出逃。两人躲进宾馆里,开始编写熊猫烧香的专杀软件、撰写道歉信、希望祈求社会原谅,但还没等专杀软件发出来,就被抓了。

  当年的9月24日,李俊被判有期徒刑四年,而帮助过他、试图包庇他的好兄弟雷磊也获刑一年。“毒王李俊”这个名头传遍了大江南北,在他家附近的城区里,即使是不会操作电脑的老人,也能很快地说出“熊猫烧香”这个词。

  2010年,现实依然无情

  2009年的平安夜,减刑一年的李俊被提前释放。这个时候,他已经28岁了,但依然保有当年的天真和成为安全程序员的初心。他不知道自己入狱后成了各大网络公司炒作的工具,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早躺在了各大企业的黑名单里。

  2010年的元旦过后,他跟雷磊两人被记者说服前往北京,想找家公司一步一步学起,逐步积累经验,让别人重新认可自己。他们先去了金山,但是人家只带着他们转了一圈参观,对着他们拍了许多的照片,却没有半点要录用的意思;第二天原本打算去瑞星,但听说有电视台的人会来采访跟拍,李俊因为害怕而退缩了。

  他们后来才明白,那几天的行程,根本就是记者和安全软件公司的联合炒作。先不谈他们过去的臭名声,在多年以前,李俊的学历就已经被嫌弃了,几年深牢大狱坐下来,他的社会能力和计算机水平与野人无异,有哪家公司愿意要呢?

  李俊发现自己走投无路了。他希望能够摆脱熊猫烧香事件在他身上的烙印,但如今这单陈年丑闻却成了他谋生的唯一工具。年底的时候,他来到成都大熊猫繁育基地给熊猫安全公司的营销站台,当场认养了一只名为“云”的熊猫。

  出狱后重生的第一年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当年声震南北的“毒王”,如今只不过是一个碰巧可以蹭熊猫热点的营销丑角。

  安全软件公司是进不去了,病毒也不敢再做了,但李俊的人生和发财梦还在继续。2013年12月19日,李俊和其他25位被告一起站在了庭审台上。由于在网络上经营棋牌赌博类游戏,涉及超过7000万元的赌资,最终他再次被判刑,2015年中才再次出狱。

  2013年6月14日,第二次被捕的李俊。/IT之家

  2017年,电脑病毒的军火时代

  二次出狱的李俊非常低调。5月13日,“永恒之蓝”勒索病毒爆发后的第二天,有人在微博上提起他,说想知道他此时的感受,他没有回答,只用一个笑脸告诉大家,自己还经常上微博。

  作为中国人心中的病毒鼻祖,他对继任者抱着怎么样的心情我们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时代已经变了,不管是从技术难度、还是牵涉的利润来看,电脑病毒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独行侠屌丝可以用来炫技的工具了。

  这场近十年来全球最受关注的电脑蠕虫病毒,可以说开启了电脑病毒的军火时代。“永恒之蓝”最初来源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黑客武器库,是一种利用微软漏洞、允许远程电脑运行代码的工具。

  今年4月“永恒之蓝”被泄漏,后来遭到不法分子的改造,随即被释放入网,开始自动沿着网线感染电脑和服务器。过去用户是因为点击了恶意病毒而中招,而在这场灾难中,什么都不做也会遭到感染。

  这场全球范围内无差别的勒索攻击,威力不亚于恐怖袭击。

  不慎中招的电脑用户会收到一份提供了28个语言版本的勒索信,要求用户支付300至600美元的比特币。值得注意的是,勒索信的部分语言版本语句混乱,可能使用了机器翻译;而中文勒索信的作者显然能够熟练掌握这门语言。

  其实,这不是第一宗勒索病毒爆发事件。2013年的俄罗斯勒索病毒CryptoLocker在被关闭之前,已经获得了至少三百万美元的收入;2014年,勒索病毒CryptoWall的出现则在美国造成了至少一千八百万美元的损失。巨大的利益引诱着一批又一批的专业黑客,让他们试着与安全部门开始猫鼠游戏。

  本次病毒爆发的广泛,或许连始作俑者都未能预料到。周五夜间和周六早晨,特朗普的国土安全和反恐顾问在白宫与多位内阁成员召开了紧急会议,各国的政府部门也已展开针对病毒始作俑者的全球大搜捕。

  而病毒背后的真凶似乎完全没在怕,目前依然在开发病毒的新版本,试图用来破除人们的防御方法。

  真正的战役或许才刚刚开始。如果本次的幕后黑手不能被绳之以法,或许我们就需要做好心理准备,等待下一波效仿者的到来。而李俊和熊猫烧香,已经没有多少人能记得了。

  作者:伍丽青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