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世道崩坏,是从攻击直男开始的

subtitle 浪潮工作室05-15 01:04 跟贴 36491 条
女人们攻击直男变成了一种道德优越,甚至“政治正确”,却不知道一个普通中国男人光是为了家人的温饱,就已经拼尽了全力。女人们喜欢的“小鲜肉”,仿佛一口张嘴即得的美食,赤裸裸地表达了她们内心深处对控制和玩弄男性的渴望。

  各种无视物理学基本定律的镜头,戛然而止的瞬间突然冲出一群男女莫名狂舞……出于对印度“尬舞片”的恐惧,我已经很久没看过印度电影了。

  但《摔跤吧,爸爸》绝对是一部颠覆印度电影刻板印象的上乘之作,随着这部“不一样”的印度电影而来的,除了好评,还有一系列关于“男权”、“父权”、“直男癌”的争议。

  一部主张女性平权的电影,也要被攻击成“直男癌”。从何时开始,攻击直男变成了一种道德优越,甚至“政治正确”?

  一言不合就攻击直男

  当著名网红“和菜头”公开发文:“背着双肩包、穿着套头衫的男人,将永远找不到对象”时,广大中国男性震惊了:当了这么多年直男,难道我一直都穿错了吗?

  部分女性大呼:“对,你穿错了,死直男癌。”

  “直男审美”和“直男癌”一类的贬义词应运而生,前者泛指审美能力低下,后者则语义丰富,可以指代“性别男爱好女”这个群体让自己感到不快的所有特征和行为。

  而男同性恋群体相对更接近女性理想的“中性化男性”或者“去性别化男性”的特征,具有高契合度(眼光和品位类似女性)和低威胁度(不具备性风险)的特点,甚至被认为具有比“直男”高得多的审美情趣,完全罔顾了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顶级设计师都是“直男”的事实。

  而很多动不动攻击和嘲笑“直男审美”的女性自以为卓越的时尚穿衣品味,也不过是因为她们比男性更熟悉所谓的“潮流”和网购程序而已,鲜能脱离淘宝爆款的风格模仿范畴

  “一言不合就攻击直男”,其实是中国女性被长期压抑的结果。在过去的漫长历史中,女性多数时候都处于被压迫和奴役的玩物地位,因此当女性掌握了相应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权利的时候,也就相应的有了物化男性的需求。

  在60本不同期的《男人装》杂志中,年龄在18岁-35岁的苗条女性占了100%,暴露较多的部位依次是腿部、胸部、肩部、腰部、腹部,各部位暴露的比例分别为腿部80%(48次)、胸部78.33%(47次)、肩部60%(36次)、腰部48.33%(29次)、腹部38.33%(23次)、臀部13.33%(8次)、背部10%(6次)。

  在过去,男性消费女色,而在现代,随着女性权利的增长和社会地位的提高,男色消费的主体变成了女性,女性能够按照他们的消费意愿来选择合乎口味的“男色”,按照自己想要的标准去物化男性。

  直男的政治正确

  “直男”标准的变迁和门槛的降低这个过程,既是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缩影,也是父权社会坍塌一个标志。

  曾经只有真正的直男,才配做希腊的公民。

  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希腊人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对直男,即标准男性进行定义的民族。标准有三:

  一是具有美的躯体,即男性的裸体符合形式美的规律,比例匀称、肌肉丰盈饱满、形体姿态优美,第二是具有发育良好的雄性生殖器和躯体上明显的第二性征,第三是富有勇气、活力,以及在运动和战争中表现出的内在生命韵律及思想和精神的活力。

  古希腊人的诗歌咏唱道:脱下战袍,坦露胸膛,美貌顿时相形见绌”,这句诗搁现在没署名的话不被骂直男癌,你可以来找作者本人。

  用希腊人的标准来看,我们身边那些不修边幅、衣着邋遢,一身网吧生活赋予的谜之体味,还总幻想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的屌丝,热衷于国际品牌班尼路和卡帕,腆着三个月身孕、夹个鼓囊小包的中年大叔,以及快手里纹一身皮皮虾,穿个崩蛋裤喊麦还觉得自己特有男子气概的金链小哥,连做“直男”的资格都没有。

  希腊人对健美人体,尤其是对男性躯体的深刻迷恋根植入民族的血与骨之中,正如温克尔曼在《论古代艺术》中指出的那样:“希腊艺术的雄伟之美更多的涉及男性,而非女性”。

  斯巴达官员就每十天检查一次青年男子的裸体,一旦发现肥胖、孱弱、病态的个体便采取措施,除了强制节食和锻炼之外,“无可救药”的个体甚至被剥夺公民权,不能在斯巴达公民社会中生存。

  不喜欢肌肉的中国人,真的很弱吗?

  我们的老祖宗虽然没有希腊人对形而上学的偏执热爱,但是审美上也是一点不含糊,审美观不但不阴柔,反而阳刚的很。

  从商代的艺术来看,商青铜器线条刚劲,常用狰狞凶暴的饕餮纹饰,?饕餮的一双大眼凶猛而强悍,透露出李泽厚所谓的“狞厉之美”。

  商人对雄性的审美观没有详细记载,不过从商人频繁的对外战争和战争手段之残酷来看,和阴柔基本不沾边,是一个暴烈、阳刚、崇拜武力的文明。

  在商代,现在多用来指代雌性的“凤凰”还是“凤”和“凰”两种不同的鸟,其中“凤”是正儿八经的雄性,时至今日,不但“凤”、“凰”不分,而且连性别都模糊了,闹出了有人问“为什么苗人凤他妈为什么要给他起个女人名字”的笑话,也算是对我们这个日益雌雄莫辩的族群,一个意味深长的黑色幽默吧。

  总的来说,在人类文明的早期,各个民族的“三观”都出奇的一致,即使某些对“男风”有着特殊嗜好的先民,比如我们前面提到的希腊人,在“集体直男癌”方面都是高度一致。

  与现在“基佬=娘炮”不同,古希腊人的硬汉标准甚至连男同性恋都没放过,那个时代的基佬都是十足的“直男”。

  公元前338年在喀罗尼亚战役中,全部由同性恋男子和他们的爱人组成的底比斯“圣军”面对绝对优势马其顿军队死战不退,全体阵亡,每一具尸体都和他的伴侣挨在一起,尸体的正面都受了致命的创伤,这意味着没有人转身逃走。

  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力二世巡视战场后说:“无论是谁,只要怀疑这些人的行为或者经历是卑劣的,都应该被毁灭”。可见在古典时代的希腊社会中,无论男子的性取向如何,均有显露男子气概及勇武之气的习俗,与后世这些骗同妻结婚的懦夫显然不是一类人。

  直男的崩塌

  在西方,因为贵族制度、萨利克法典和基督教的多重影响,“直男”标准的变迁和门槛的降低这个过程慢了很多,而在东方,这个塌陷过程则明显的多。

  首先是“士”阶层的分化,士是先秦时期贵族中最低的一个阶层,他们通常是大贵族的家臣,依靠有俸禄和封地生活,平时为主公出谋划策,治理封地?,也随主公参与战争,和日本武士的地位和作用非常相似,他们通常拥有相对较高的文化程度和个人武艺,是一种文武双全的角色。

  但随着战国时代的到来,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春秋时代那种用战车互相冲击的贵族战争游戏演变成了动辄灭国灭族的举国战争,士的武力重要度就下降了。

  士阶级也逐渐发生了分化,出现了完全放弃武艺,只用智力和谋略辅佐主公的“文士”,文士完全不参与生产劳动和军事征战,也就没有必要按照“士”的标准时刻保持勇武和阳刚,这客观上为后世“文弱书生”的形象提供了最原始的条件和温床。

  武士的衰落就改变了中国人的审美吗?

  同一时期还出现了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男人开始公开泡男人了

  其二是男色消费的出现?,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例如齐国出现了男色消费的萌芽。值得指出的是这种阴柔之美在当时流行并不广泛,在经济相对落后的秦国,这种娘炮宠物是比较罕见的。

  这一点是非常好理解的,只有在经济相对发达,环境相对安逸的城市里,人们才乐于饲养供人取乐的宠物,而在条件艰苦的山区或牧区,每一条狗都有他自己的工作和职责。

  与现在的阿姨大姐们意淫TFBOYS不同的是,当时男色消费的主体是男性。这是因为在夫权和父权主导的封建社会中,女性的地位低下,就整个社会风气而言并无主导权和话语权,因此决定什么样的男性是“美”的决定权,在男性的手里。

  男性消费男色的现象必然的导致社会上出现一批以阴柔为主要特征的“中性化”男性,他们本是卿大夫阶层的玩物和奴仆,却意外因为男色消费的流行而成为了时尚的引领者。

  “士”的分化和男色消费的萌芽在战国中后期的出现基本奠定了此后两千年中国社会对男性审美眼光的发展道路。

  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就是高仓健类男星的式微,以及小鲜肉的崛起。

  为什么女人们喜欢“小鲜肉”?

  中国女性更倾向于选择外表和性格偏向中性化的男性来作为自己的”玩物“,因为在女性的潜意识里,它们更没有威胁性,也更好控制。

  “小鲜肉”这个词的语义是很有意思的,“小”代表着年轻和活力,“鲜肉”则代表着低威胁度和良好的可操控性,仿佛一口张嘴即得的美食,它代表了女性内心深处对控制和玩弄男性的渴望。

  既然市场有这种需求,那么这种需求必然就会得到满足,这就是商品经济社会的特点,因此也就有了一大票被男性斥为”娘炮“的男明星。

  这些”娘炮“未必真的是同性恋,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正常男人,是不过为了迎合女性消费者的需求而变成了这种样子。说到底,他们也只不过是这个商品社会中一件供人消费的“商品”而已,只不过以前是中国男人在消费他们,现在消费主体换成了中国女人而已。

  不仅消费小鲜肉,还出现了另一种更夸张的“戏精”——腐女,喜欢脑补男性之间的小黄文。

  随之而来的“耽美”娱乐化倾向更能说明“直男污名化”现象的本质,男同性恋之间的情感成分被有意无意的淡化了,而性的成分被刻意的放大了。

  与其说大众对他们的情感成活感兴趣,倒不如说是对他们的性活动感兴趣,刻意宣扬、美化这一少数群体对整个社会的多元化并无多大益处,反而让他们更加容易沦为同性色情资源的载体。

  正如泛滥网络的“搞基”文化并未改善同性恋群体的生存环境,反而让他们像聚光灯下的猴子一样被大众娱乐和调侃,充分说明了所谓的“平权”的本质也不过是一场纯粹娱乐的消费而已。

  癌化直男的政治正确

  曾经中国的市场没有产出足量”花样美男“,怎么办?从日本和韩国去进口”娘炮“。

  近几年有些产能过剩了,每年几万人赴韩学当娘炮,稳稳的世界第一,甚至出现了要出口、反哺韩国的现象。

  而直男呢,贵族一千年前就被消灭的差不多了,父权社会最后的尊严在商品经济的大潮冲击下苟延残喘。在这个父权和夫权坍塌的过程中,男性旧有的权力体系已经崩溃了大半。

  但男性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却一点没少,这导致他们面临几千年都不曾有过的巨大压力,不得不在坍塌的父权社会废墟中顶着断掉的房梁艰难求生。

  这也正是为什么直男的门槛一落千丈的原因。

  一个男人,首先要吃饱,然后要保证他的家人吃饱,其次才能追求健美的身体和在此之上的东西,但往往他们做完前两项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他们对自己的评价标准也自然降低到有钱和成功就可以,至于头发还剩多少,身孕是不是月份又增加了,都被他们视为成功所必须的代价,所以直男的入围标准崩坏到“性别男爱好女”的水平倒也不足为奇。

  因此,现实就是我们既无法产出足量的真正直男,也无法出产足量的娘炮,产出最多的是最后一班地铁上,一张张不修边幅又疲惫不堪的男性面庞。

  而在这个新的时代,女性成为了互联网和大众传媒娱乐消费的真正主体,她们不但能决定一个男明星的星路浮沉,甚至对女星的事业发展也有着举重若轻的影响力,在这种巨大的影响力之下,整个社会对男性的评价标准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偏转,并最终落入女性之手。

  商品经济社会中,消费者必然排斥不符合自身消费口味的“商品”。

  因此当女性翻身一跃成为男色消费的主体时,高仓健的日渐式微和小鲜肉的横行是市场选择的必然结果。在这种情况之下,攻击和吐槽直男就成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政治正确”。

  参考文献:

  【1】温克尔曼.论古代艺术[M].邵大箴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89

  【2】黑格尔.历史哲学[M].张作成、车维仁译,北京:北京出版社.2011

  【3】丹纳.艺术哲学[M].傅雷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

  【4】利奇德.古希腊风华史[M].杜之、常鸣译,辽宁:辽宁教育出版社

  【5】波德里亚.消费社会[M].刘成富,全志钢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

  【6】马黎著.视觉文化下的女性身体叙事[M].四川大学出版社,2009

  【7】朱迪斯·巴特勒.性别麻烦女性主义与身份的颠覆[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9

  【8】祖伦.女性主义媒介研究[M].曹晋,曹茂,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9】杨柳.性的消费主义[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0.

  【10】张晨阳.当代中国大众传媒中的性别图景[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0.

  【11】题图:2006年1月20日,南京火车站准备返乡的旅客, 视觉中国.

  作者:幻想狂刘先生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