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彩票蛀虫”竟然这样钻漏洞

subtitle 网易彩票05-12 15:39 跟贴 83 条

  民政部门出现系统性腐败之后,有关彩票腐败的议题,又一次引发外界关注。

  其实,因为彩票而落马的部级官员,远不止李立国、窦玉沛、曲淑辉这三人。去年落马的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长期任职财政部,并且曾担任综合司司长,出任副部长后又是综合司的分管领导。财政部综合司主要职能之一就是承担彩票管理的有关工作,王保安的落马,据悉与彩票脱不了干系。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

  据不完全统计,除了落马“老虎”,近年来被调查的彩票系统厅级、处级官员,已有30余人。四川连续两任体彩中心主任“前腐后继”,在新疆、湖北、江苏、广东等地,还有多名福彩中心和体彩中心以及上级单位——民政部门与体育部门的官员接受调查。

  2015年,全国彩票销量达3679亿元,各种彩票销售网店遍布街头。这样一个流金淌银却又相对封闭的行业,正成为个别“蛀虫”觊觎的肥肉。他们的贪腐手段,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佣金返点背后的权力寻租

  对于彩票的摇奖过程,学者郎咸平曾说道:“那是机器摇的东西,这有什么不能操作的,这个太简单了。”

  有关摇奖过程,外界一直质疑颇多。有媒体总结了“传说中的”巨奖人物形象:都不是在自己家或者单位附近下注;下注点的人或者附近的人都不认识他;都是几十注上百注地下,仿佛知道自己必中一样;一般都是中年男人;都是带着面具领奖。

  在此前的摇奖过程中,也的确出现过“状况”。数年前,湖北体彩开奖在电视直播过程中发生了严重的舞弊事件,现场开奖的70个彩球中竟有8个球中藏有螺帽或黄沙等异物,被观众拆穿。开奖前不久,公证员还宣布说,摇奖器具和号球检查无误。随后,湖北省体育局作出澄清,称这是一起现已被公安部门定性为犯罪分子蓄意破坏体育彩票经营秩序的未遂案件,而不是一起作弊事件。

  一名彩票业内人士介绍,关于摇奖过程的公正性及背后的腐败问题,各种议论很多。但迄今为止,尚没有一起得到调查确认的事。此外,彩票行业运行模式也存在一些问题,让腐败分子有机可乘。

  这名人士专门说到了彩票发行费,这项费用大致囊括了彩票发行的成本。2001年10月,国务院下达《国务院关于进一步规范彩票管理的通知》,规定从2002年1月1日起,发行费用比例不得高于15%。此后多年,彩票发行费一直占彩票销售额的15%左右。

  这个费用远高于国际水平。在英美等国家,通常彩票发行费只占总额的6%左右。

  据介绍,在十多年前规定15%的发行费用的确有一定道理,因为当时彩票的销售总额较低。如今,销售总额翻了几番,15%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而凭借这条杠杠,彩票发行机构可以坐拥大笔资金,甚至虚报发行费用。近年来,彩票发行费被挪作他用屡见不鲜,有些管理部门还把发行费当作“小金库”。

  福彩中心或体彩中心与互联网彩票销售网站之间互相拿回扣的事,就被认为与发行费过高有关。体彩中心和福彩中心会给销售网站提佣金,一般是7%左右。但一些销量上亿的销售网站,却拥有特殊的议价能力,有可能达到12%。据专业人士介绍,因为发行费的比例高达15%,因此12%的佣金并不算违规。“但是,如果福彩中心和体彩中心表面上给彩票网站12个点的佣金,彩票网站到时候再给中心工作人员几个点回扣,‘大家发财’的背后,实则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权力寻租行为。”

  终端环节上动歪脑筋

  像鲍学全这样,身为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一把手,又仗着有李立国、窦玉沛的庇护,透过隐秘的股权设计,进行利益输送,或是在佣金返点上做文章,往往涉及金额巨大。同时,在一些看似不引人关注的细节上,也有人动歪脑筋。

  比如福彩投注单印刷业务,因为印刷量大,利润可观。一些商人为了承揽彩票印刷业务,不惜向主管官员大肆行贿。广西商人谷某,因为姐夫担任广西民政厅副厅长的关系,承包了福利彩票印刷业务。在姐夫退休,印刷业务即将进行重新招标时,谷某向时任广西民政厅厅长张廷登行贿40余万元。

  盯上彩票印刷业务的,还不止这一例。国家体彩中心原副主任张伟华,帮助企业垄断电脑彩票热敏纸进口和彩票印刷业务。有报道称,自称张伟华同学的邵富阳要求彩票制作公司购买纸张必须通过他的公司,否则就做不下去。

  甚至一台彩票销售机,也会被一些“苍蝇”盯上。江苏丹阳体育局曾实行对销售成绩优秀的彩票销售员,奖励一台彩票销售机的政策。听说消息后,立马有人找到丹阳市体育局体育彩票管理办公室主任田柳先,希望给自己奖励一台。奖励的彩票销售机到手后,对方给了田柳先7000元感谢费。

  还有个别彩票销售网点,甚至自己坐庄操盘,也就是所谓的“坐黑庄”。这些网点把彩民用于购买国家彩票的钱,私自侵吞,自己做庄。如果彩民中了小奖就返奖给彩民,如果中了大奖,就关门跑人。这种现象的背后,折射出体彩中心和福彩中心管理体制的缺失,某些工作人员因为利益关系疏于监管。

  彩票系统的“豪奢病”

  官方数据显示,彩票系统成立以来,我国已筹集到公益金6000亿元左右。按照规定,公益金有一半上缴中央财政,一半留在地方。上缴中央部分按60%、30%、5%、5%的比例,分配至社保基金、专项公益金、民政部和国家体育总局;留在地方的,也规定须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赈灾”五类公益事业。

  然而,一些地方公益金的使用效率低下,甚至沦为地方官员的“小金库”。个别不差钱的彩票系统官员挥金如土,豪奢程度令外界咋舌。

  山东省青岛市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原主任王增先因犯贪污罪、受贿罪和单位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王增先在任时曾斥资2000余万元,购买国内最顶级的豪华游艇,并命名为“福彩号”。

  山东青岛市福彩中心原主任王增先在庭审现场。

  公益金被挪作他用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据媒体报道,湖北省鄂州市民政局曾挪用38.8万元公益金用于办公楼建设;该省还有13个市州、28个县体育局挤占挪用公益金约178万元。

  2014年9月,“黄山福泰·VISTA庄园”被曝光。这座庄园为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的黄山培训基地,其内部装饰奢华程度惊人。报道称该培训中心“建筑面积达1.4万平方米,5栋楼组成的准五星级酒店庄园内,小溪穿过,环境优雅。”

  2015年6月,国家审计署发布了彩票资金审计结果公告。这是自1987年以来,国家首次对彩票行业的资金状况进行大规模审计。审计涉及资金的时间为2012年至2014年10月,共抽查了彩票资金658.15亿元,占同期全国彩票资金的18.02%。据这次审计报告反映,一些地区彩票资金管理不严格,抽查发现虚报、套取、挤占、挪用等问题金额达到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的26%。其中31.47亿元违规用于购买办公楼、建立培训中心等,4.55亿元违规用于购车、组织出国出境旅游、发放津贴补贴。

  报告公布后,引来一片哗然。在当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联组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尹中卿面对时任民政部长李立国,称许多委员看完报告都很愤怒,并提问道:“你们是怎么进行整改的?违纪违规违法资金全部都收回来了吗?对有关责任人员都严肃问责、追责了吗?今后准备如何以此为戒,举一反三?”

  李立国回答说:“2014年年底接受审计以来,民政部按照边审计边整改的原则,在整改部本级存在问题的同时,积极指导和督促地方各级民政部门及福彩销售机构认真整改,堵塞漏洞、完善制度。”时至今日,人们或许发觉,李立国并不能解答这些问题,甚至他本人,就是一个问题制造者。(凤凰资讯)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