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马克龙高票当选总统,这是法国人民亲手选择的未来

subtitle 世界观05-08 13:14 跟贴 11313 条
马克龙一再强调,他的胜利是一场对法国政坛的“刷新”。

  法国时间5月7日晚上,聚集在卢浮宫门前的巴黎市民们虽然还有些焦躁,但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

  虽然根据法律,在8点前不能公布任何民调和初期选票统计,但是比利时法语区的媒体已经报道了马克龙很可能以超过选前民调的大幅优势获胜的消息。事实上,由于在所有民调中,马克龙都遥遥领先勒庞超过二十个点,他的支持者们在预定的庆祝场地——卢浮宫门前等待着的,只是最终的结果宣布而已。

  当早期出口民调和统计在8点宣布马克龙将以65%比35%的巨大优势胜选时,卢浮宫面前的人海沸腾了。三色旗和欧盟旗飞舞,早以安排前来的诸多明星纷纷奏乐演唱助兴,把卢浮宫门前的广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party。

  人山人海中,无处不是人们的欢呼,许多不能亲自在现场庆祝的人甚至在驾车时鸣笛庆祝。这个39岁的独立派候选人的当选,让整座巴黎市进入了兴奋乃至沸腾的状态。随后,马克龙做了简短、冷静乃至沉稳到毫无兴奋语气的电视演讲,便赶往卢浮宫与整个巴黎市一同庆祝自己的胜利。

  年轻、代表进步、拥抱欧盟的埃曼纽尔·马克龙是巴黎的宠儿,根据统计,这座城市有九成选民投票给他。就在距离巴黎市数百千米远的北方,却有两个曾经是工业重镇的省份最终倒向了他的对手。两地选票的巨大差异,恰恰展现了马克龙的成就和他必须面临的挑战。

  刷新法国政坛

  马克龙一再强调,他的胜利是一场对法国政坛的“刷新”。

  面对支持者,他说“一年前,所有人都告诉我,我不可能成为法国总统——他们错了,他们不懂法国”。一路与他风雨同舟的En Marche志愿者和他的支持者们听到这一句话,一定会感慨万千。作为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他从未经历过任何一场选举,也没有一个主流政党愿意贡献桩脚和积累来支撑他的竞选。

  可是马克龙成功了。新媒体时代改写了政治的原则,政治家本人的“克里斯马”(魅力)也许超过了政党组织的重要性。通过高科技、大数据指导下的地面团队,马克龙的竞选组织完全放弃了依赖政党的传统竞选方式,以志愿者地推+信息汇总的方式运作选举、推动政纲。

  有分析指出,正是马克龙竞选团队和En Marche组织对年轻群体和高科技运用的熟稔,才复制出了一场类似于2008年奥巴马的胜利。

  不仅胜利,马克龙还是第一个把拥抱欧盟作为竞选主题的人。从没有过那么多的欧盟旗在法国政治家的竞选集会上飞扬,而当马克龙向演讲台走去的时候,在卢浮宫前响起的,是出生在德国,崇拜法兰西帝国皇帝拿破仑的音乐家贝多芬所做的现欧盟盟歌《欢乐颂》。马克龙证明了拥抱欧盟可以是一场选举的主题,马克龙证明了拥抱欧盟可以激发起新的力量,马克龙证明了不仅仅对欧盟理念的攻击和指责能够成为助选推动力,赞许欧盟的价值和理念同样能为政治家提供坚实的基础。所以,在选举之夜,最兴奋的除了巴黎的市民,还有布鲁塞尔的官员和记者们。马克龙的胜选,也许会改写欧盟议题在欧洲国家选举中的地位。

  出奇制胜的政治新人

  这场选举同样给欧洲的极右民粹主义势力狠狠踩了一脚刹车。美国知名的数据分析家奈特·斯利文(Nate Sliver)指出,这已经是欧洲连续第六次极右民粹主义候选人的表现低于民调预期的选举。这些煽动愤怒和恐惧的候选人有牢固的基本盘和根基,往往在选前看起来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可许多民众在冷静下来、详加比对后,并不会毫无判断地倒向这些人。

  恰恰相反,正如勒庞在第二轮辩论中表现失常,而马克龙游刃有余,不疾不徐,娓娓道来,被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总统吓到的法国民众,反而会在投票前更理智地思考,究竟谁才有能力领导一个国家。

  除此之外,马克龙证明了政治光谱中存在一个值得竞争的、广阔的中间领域。马克龙告诉了全欧洲的政治家,获取胜利并不是只能够通过稳固自己的基本盘,也不需要去制造极化的气氛,甚至不需要把自己限定在左翼或者右翼之中。

  与其被自己的拥趸所包围,马克龙选择成为了一个政治明星,通过长达一年的讨论和设计,用理性、技术和审慎基于进步的理念制定的一套政纲和与反对者沟通、说服,同时坚持原则的勇气,最终形成了更好的竞选策略。

  进步、革新、欧盟、理性,反对民粹主义,还带着点个人爱情故事的浪漫——巴黎对马克龙压倒性地支持几乎理所当然。然而,在北部的老工业基地,勒庞仅有的两个获胜省份,却展现着马克龙面前横亘的阻碍的挑战。

  分裂的法国

  马克龙面对的是一个分裂的法国。有一千万人投票支持马丽娜·勒庞,是他的父亲在2002年得票的两倍。根据某些民调,希望勒庞成为总统的人比投票给她的人比例更低,这意味着单纯是对现有政治体系的愤怒就驱使了一大部分人投票给这个代表仇恨的政客。

  极右翼民粹主义者迎合人们固有的、倾向于简单化问题的认知方式,把法国面对的复杂的、综合的社会经济问题归结于一两个类似移民和欧盟这样的替罪羊,其势头近年来如同潮水一般。

  虽然勒庞的得票已经低于民调预期,但突破三成这一界限依然引起了许多法国政治家的警惕。更值得关注的是,第二轮选举前法国崛起党的杜邦-艾尼昂带领全党投靠勒庞,这是极右翼国民阵线第一次有机会可以和一个主流政治光谱内的政党联盟合作。

  国民阵线的去妖魔化行动正在悄然间加速,但如果马克龙总统任内不能改善法国的经济形势,从而让失落的工人们重新回到主流政党旗下,而不是走投无路倒向国民阵线,那么2022年国民阵线也许会迎来真正的机会。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马克龙最大的挑战就是团结法国左右、推动改革、避免产生集右翼民粹主义的土壤。这绝非一个简单的使命。

  虽然马克龙第二轮竞选的口号就是“法国,团结起来”,但马克龙身后的法国绝不团结。在第一轮选举中,马克龙只得到了24.1%的选票,计有860万,而在第二轮中,马克龙得到的66%选票计有2000万张,也就是说,在他的身后,有大量不情不愿地支持他的右派和极左翼选民。马克龙要推行不左不右、较为大胆的改革计划,尤其是改良失业保险和劳动法的两项计划,很可能遭到左右的联合阻击。

  此外,不少法国民众对此次马克龙对勒庞的第二轮选举非常失望,认为是极右法西斯主义和代表金融家的新自由主义的斗争,而民众被迫选择一个没那么遭的结果。这导致了1974年以来最低的第二轮投票率——74%。就在这些投了票的选民中,还有12%的人选择了投白票,也就是所谓的“抗议票”,以表示对两名候选人的不满。这一比例则是第五共和国有史以来最高的。如何让这些并非铁盘的支持者能够团结起来接受自己推出的改革,将是考验马克龙的一大难题。

  马克龙赢得2017法国总统大选,与支持者在卢浮宫庆祝。/视觉中国

  不过在此之前,马克龙还要面对一个更紧迫的挑战。第五共和国的半总统制又被称为“帝王总统”,但这有一个前提——国会多数党必须支持总统。由于法国总理像国会负责,一旦国会多数党和总统龃龉,就会形成“共治”,倒是总统权力被极大削弱,遑论改革。

  法国在2000年修宪将总统和国会选举改为同时进行后,一般来说总统可以携胜利余威提拉自己的党获得多数,而选民也往往不愿意看到一个因为共治而效率低下的政府。但马克龙的En Marche团队仅仅组建一年,根基不稳,又附加了大量提名公民社会成员和非政客的承诺,很可能限制其获得国会多数的能力。又加之传统政党已经全部押宝议会选举,马克龙在6月份的议会选举中面对的将不会是第二轮共和阵线的“左右助力”,而是议会斗争各凭本事的“左右夹击”。一旦与国会多数失之交臂,马克龙将受掣肘,成绩受限在所难免。

  好在,马克龙与人沟通、协调政策的能力被许多同事所称赞,在选举中体现的坚持原则、信守承诺、善于沟通和说服更是他这个年龄的“明星型候选人”少见的品质。根据法国几家民调机构的最新民调,En Marche在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马克龙在议会选举这一“第三轮”选举中再次获得胜利,应可期待一个新的法国和新的欧洲。到了那个时候,人们将不得不感叹,巴黎人民又一次引领了法国政坛风气之先,他们没有白白激动:马克龙总统,真的是一名值得信赖的领袖。

  作者:王子琛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