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GMIC大会,网易专场解析内容消费升级的机遇与挑战

04-27 22:53 跟贴 3 条
网易新闻以“内容消费升级新机遇”为主题举办专场论坛,就内容投资新趋势、内容经济新增长点、内容消费升级下品牌营销趋势等热点问题展开探讨。

  2017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在北京拉开帷幕,网易新闻以“内容消费升级新机遇”为主题,举办专场论坛,网易传媒副总编辑杨彬彬、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魏武挥、米果文化联合创始人兼副董事长马薇薇、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胡百精等一批来自内容行业的专家和业界代表,就内容投资新趋势、内容经济新增长点、内容消费升级下品牌营销趋势等热点问题展开探讨。

  网易传媒副总编辑

  杨彬彬

  以“工匠精神”重新定义“好内容”

  网易传媒副总编辑杨彬彬表示,网易透过对用户需求和用户兴趣的捕捉与分析发现,内容消费升级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因此,网易传媒正式提出了全新的传媒内容战略——做内容消费的引领者,在这样的新定位下,杨彬彬认为首先要从内容源上进行严选,从源头开始把内容的品质保住;在好的内容的同时,还要分享知识、分享乐趣、分享价值,分享态度,做到“无跟贴不新闻,无跟贴不网易”;同时,网易传媒通过一个全新的生产模式——合伙平台,从我创造到我们创造,让大家看到更多更好的内容。

  此外,杨彬彬提到很多公司喜欢讲生态,但网易一直讲工匠精神,网易一直坚信钱可以买来流量,但钱买不来用户,钱可以买来排名但是钱买不来口碑,钱可以买来口水但是钱买不来态度。

  米果文化联合创始人兼副董事长

  马薇薇

  内容付费时代 知识需要更通俗易懂

  马薇薇表示,现在的消费升级恰恰满足了人类学习的劣根性,而不是学习的好奇心。用户不仅希望能听懂知识,同时还希望听得有意思,最好知识还能有即时性,今天学一个知识明天马上用上。这意味着付费时代把人类精深的东西翻译得更浅薄,让绝大多数人通识的方式理解它。所以,谁在未来掌握了把各大学科、各种知识翻译成普通老百姓语言和语境的能力,谁就能在内容付费中获得成功。

  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魏武挥

  用户增长红利结束 观念红利时代到来

  在魏武挥看来,用户的增长红利已经结束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长速度非常快,不到10年时间,移动互联网用户已占互联网用户90%,基本饱和,所有做号的人发现粉丝增长非常难。所以用户的增长红利已经结束了,观念红利时代到来。”魏武挥认为“观念红利”有四个特点:一是用户要求内容高品质;二是用户要求内容制作精良;三是用户期待内容消费过程尽可能简单;四是用户对新鲜事物永远充满好奇心。

  网易传媒副总编辑

  刘晶

  若能良好触达用户 现阶段更容易产生付费

  在提到当下是否还适合内容创业时,刘晶表示,“现阶段教育用户上网和消费内容习惯的情况已经过去,如果内容创业者能够很好地触达用户,更容易让用户付费。内容消费已经存在,只不过需要大家将其更提炼化。网易作为平台方,希望透过平台方的助力,把内容消费盘子做大,这对于所有人都是获利的,是一种共赢的关系。”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

  崔保国

  内容消费需求要求更高品质

  崔保国表示,目前,消费者内容消费成熟了,内容消费的不理性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开始已经进入比较成熟和冷静的时期,要求有高品质的东西。同时,内容消费的市场是不断在扩大的,2016年整个移动市场消费大概7000亿左右,其中,将近5000亿都是增值服务内容消费,此前,70%、80%都是通讯,通讯越来越少,内容消费越来越多,内容市场也就越来越大。

  蜻蜓FM副总裁兼首席内容官

  郭亮

  泡沫挤出后 有质量内容消费正逐渐到来

  郭亮认为,真正的消费领域消费是细分到很多的,比如奶粉会按不同月份来分,比如化妆品按不同皮肤质地来分。但目前内容还太粗糙,远远没有到分级的时候。郭亮指出,所有付费内容点开率在4月份出现了极具下滑,其实是所谓叫“泡沫挤出期”,进入泡沫挤出的时候,真正有质量内容消费的时候正在逐渐到来。

  网易传媒移动产品部副总经理

  姜靖华

  随着产品发展,内容消费升级已成趋势

  姜靖华表示,随着产品发展,内容消费升级已成为一个趋势。具体可解释为三个领域的内容升级,内容品牌升级、内容品类的升级,和内容体验上的升级。首先,品牌升级主要是讲用户对内容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其次是品类细分,内容平台化,网易平台尝试分类,我们有无人机、二次元等非常细化的分类;再次在内容体验上的提升,以前看到的都是图文报导,现在不仅有是视频、直播模式,更尝试AR、VR模式的报道,技术的不断提升,用户体验不断升级也是会带来整个内容消费范围的变化。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

  胡百精

  个人内容品牌需要面向人、历史和知识

  胡百精指出,个人内容生产要做品牌有三个指向:第一是面向人,现在的内容不再是集体抽象的面孔,而是回到人本身、回到人日常生活;第二面向历史,没有比中国传统文化更好的内容生产资源,只需把传统精英生产意义,翻译成现代人能接受的意义系统、解释系统就能吃很多年;第三面向知识,各个行业之间不同社会主体间,大家扮演不同角色,归属不同阶层族群,彼此之间有严重的知识壁垒,凡是能把知识壕沟填平的都是很好的内容生产。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