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除了北上广,你哪里也去不了

subtitle 下划线04-22 00:41 跟贴 71178 条
大多数人是离不开北上广的。整天喜欢策划“逃离北上广”活动的营销号,其实注册地址就在北京市朝阳区。

  相信很多人最近又一次看到了“逃离北上广”的活动。虽然每一次,营销号都能把这一活动包装得非常有情怀且有意义,但当北上广早已开始限制外来人口进入,新移民在这里生存越来越困难时,该营销号的鼓吹像是为政府的宏伟大计做的舆论宣传,实际上却是非蠢即坏的恶意营销。

  尽管“逃离北上广”的文案说,逃离北上广背后是两种强烈 “社会冲动”,“一是暂时离开当下生活,寻找精神力量;一是长期离开,实现更想过的生活。我们不该污名化这两种合乎情理的冲动,不该忽视它们。”

  但是,冷静的营销号并不在意人们为何要逃离又为何要留下,它只负责联系几个有钱的商家送人几张机票,在一次短暂的旅行过后,生活仍将继续,诗和远方仍旧是幻梦一场。

  你不逃,就别鼓动别人逃

  也许对于某些名利皆收的人来说,逃离北上广可能是一个选择,但对于大部分想要过上更优渥的生活的人来说,他们只能选择来到北上广或者被迫离开北上广,而非逃离。

  根据智联招聘和中国就业研究所近期公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报告》显示,在一线城市,竞争压力远高于二三线城市。(CIER指数=市场招聘需求人数/市场求职申请人数。指数大于1就说明就业市场中劳动力需求多于市场劳动力供给,就业市场竞争趋于缓和,而CIER指数小于1时,就说明招聘人数小于求职人数,就业市场竞争趋于激烈。)

2017年2月25日,上海。浦东一场招聘会,应聘者期望薪资至少6000。/视觉中国

  如果你确实想找一份工作,在二三线城市比在一线城市容易多了,2017年的数据表明,至少有一部分人在一线城市是找不到工作的。

  但即便如此,也挡不住人们依旧要来到北上广。小城市能提供的工作机会大多以第二产业为主,而就业形势最好的行业,基本上互联网、金融保险为主,而这些行业发展最好的地方也都在大城市。

  在京的外地人口中,数量最多的分别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安徽、黑龙江等省份,而这些地区的人均工资远低于北京上海等地。北京市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111390元,上海为109174元,而河北省(50921元)、黑龙江省(48881元)、河南省(45403元)则是平均工资全国最低的三个省份。

  而一线城市能提供的酬劳、创造的价值远远高于其他地方。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上海和北京两大直辖市的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突破了5万大关,上海以54305元位居榜首,北京以52530元紧随其后。加上广东在内,有6个省份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了3万大关。

  并且,上海和北京两大直辖市作为强一线城市,现代服务业最为发达,而这正是高收入人群所集中的行业。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年平均工资最高的是金融业114777元,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12042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89410元。从分布上看,上海和北京恰好又是这些高收入行业最为集中的地区。

  就算逃离了北上广,终究还是要逃回

  在2011年媒体针对“逃回北上广”的报道中,曾经逃离“北上广”回到老家的例子并不那么闲适惬意,他们要么是 “依托父母的关系”在当地考进了公务员或相对较好的企事业单位;要么因为“家里没有关系”而找不到一个好工作而感到绝望;还有人正因为小城市“关系社会”带来的各种“关系债”让人不堪忍受。

  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在中部某县挂职期间做的一份调查显示,在一个80多万人的县,基本上就是由21 个政治“大家族” (副科级及以上超过5 人) 和140 个政治“小家族” (副科级及以上2-5 人) 垄断了公务员干部阶层。大城市虽然竞争激烈,但是至少还有上升的途径,而在小地方,如果没有关系,找个好工作几乎没有可能。

  某门户网站大数据一项针对全国5334万北上广深外来人口用户的网络调查显示,12%的人在2015年春节假期结束后没有再回来,广东、江苏、河北、山东、湖南、浙江的一些城市成为他们新的落脚点。但是,在诸多逃离者中,又有近三成人打算重返北上广。单调的生活、贫乏的圈子,甚至亲戚的嘘寒问暖与频繁安排的相亲,都成了他们再次回到北上广的原因。

  国际组织Youthful cities曾经调查过千禧一代最看重的城市属性,对于亚洲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最看重一个城市的,是城市的安全、教育、就业等。而跟我们所以为的不一样的是,电影、时尚、夜生活等娱乐因素则排在偏后的位置。这实际上说明,年轻人更多地还是关心一个城市能带给自己的发展,而不是别人眼中的“迷失于繁华中”。

  而由《瞭望东方周刊》联合《中国城市发展报告》共同主办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调查评选中,“教育幸福感”最强的依然是北京、上海。

  即便是一个对自己没有什么太高追求的人,当考虑到子女的教育问题时,能想到的最好的地方还是北上广。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北上广地区缩紧对外来人员子女入学的限制,依然有那么多人费尽力气要把孩子送进北上广的名校中。对于很多人来说,即便孩子不能进入名校学习,北上广丰富的沙龙讲座和书店,都是开拓视野最好的教材。

  为了自己逃离北上广的,也终将为了孩子再逃回。当然,营销号可没管那么多。

  小清新的田园牧歌,离了大城市也不行

  说到底,负责“逃离北上广”活动的营销号就是一个搞文艺小清新的公众号,每一次营销事件都不忘了打上情怀和文化的标签。比如推出“青春版《红楼梦》”,在地铁上开展“丢书大战”,不管它做了什么事,都不忘了说一声自己是个文化人。哪怕鼓吹别人逃离北上广,也会包装成是一次“纯粹的思考”。但实际上,即便是文艺小清新,也离不开城市文化的孕育。

  比如,文艺青年常常喜欢手捧一本梭罗的《瓦尔登湖》,憧憬向往一下田园生活的美好。梭罗在湖边的小屋一个人住了两年,白天种土豆晚上看书,最后还写出了一本书,这样的生活不正是营销号鼓吹的“纯粹的思考”吗?

  但哈佛大学经济学家爱德华·格莱泽(Edward Glaeser)在《城市的胜利》中曾专门地分析过梭罗的成才之路。他指出,之所以能有《瓦尔登湖》这样一部极其畅销的作品,跟梭罗在城市中参加的文化沙龙密切相关,在由爱默生主持的超验主义沙龙中,梭罗接触了当时非常多的学者名流,这为他的作品打下了基础。即便梭罗对乡村和田园极尽吹捧,但过了两年他也还是继续回到了城市中来。

  无数文青们都幻想着能够在家乡的小城市开一家自己的实体书店,然而事实证明,能开的下去的书店只能在大城市中。随着网上书店的冲击,单纯靠售卖图书已经难以再维持书店的生存,从2007年到2009年,中国共有1万多家书店停业,10年来全国有将近50%的民营实体书店倒闭。

  在这种的冲击下,国内大中城市的一些实体书店只能采用集书店、咖啡馆、培训中心、文创产品专柜为一体的模式经营,以促进多元化消费。大城市中更密集的人流使得书店能以售卖咖啡、举办沙龙等方式盈利,而在小城市,这几乎是难以实现的。在小城市,能存活下来的只有靠贩卖教辅读物盈利的书店了。

  要让大家记住“诗和远方”的高晓松自己就是在北京长大的孩子,嚷着逃离北上广的营销号,注册地址就在北京市朝阳区。不管怎么追求诗情画意,都不得不承认,滋养文化最丰厚的土壤仍然是在北上广。哪怕是想出版一本书,在一线城市都会比在其它城市更加容易。

  逃离北上广听起来是一件意气风发的事情,但实际上真正逃离的那个地方才是最有可能孕育出创造与文艺的。营销号的所谓逃离只需要几张飞机票就能完成,不仅简单而且几乎没有风险。把情怀做到如此廉价,是在营销策划上的蠢。而把话题指向逃离北上广,对于无数想要在大城市发展的人来说,就实在是坏了。

  作者:张帆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