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商人讨122万货款惹"麻烦"被关 法院两次发回重审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04-21 20:17 跟贴 6110 条

  历经4年的司法程序折腾,51岁的安徽面粉商人李训飞已经头发花白,心灰意冷。

  4年前,他因为讨要一笔122万元的货款,结果引来巨大麻烦,被当地公检法机关以生产销售伪劣食品罪反复关押受审,失去人身自由两年零四月。结果他最终获得了当地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讨要货款惹来麻烦

  51岁的李训飞是安徽省天长市铜城镇安乐社区人,他说这四年的折腾都是因为讨要一笔货款引发。

  从1998年到2012年4月15日期间,他一直给安徽一家木业有限公司供应工业上使用的面粉。该木业用这种工业面粉掺入到脲醛树脂(一种胶水)中以调节其粘稠度。

  作为面粉供应商,李训飞一直都是垫资做这种生意,从中赚取很少的差价,有时甚至每公斤面粉只赚壹毛钱,完全靠走量。加上该木业后期付款并不及时,截止到2012年4月15日该木业已累计欠李训飞货款122万余元。

  2012年3月份,该木业的母公司安徽某集团有限公司突然将该木业转让给了三个自然人。李训飞事先并不知情,事后他找新来的公司负责人陈义生讨要货款,对方表示:“这是之前的债务,你不要找我”,李训飞开始紧张。

  在多次讨要无果的情况下,李训飞于2012年9月5日向天长市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查封了该木业公司的账户,要求归还欠款。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噩梦就此开始!

  李训飞说,该木业公司的母公司是天长市当地一家颇有影响力的民营企业,被李训飞起诉以后,公司老板赵某公开放话,称要凭借自己在当地的关系和势力收拾李训飞。

  李训飞害怕,与赵某见面后希望和解,结果对方让其先撤诉再说。于是李训飞去天长市法院把案件撤了,但没有想到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

  当地警方介入经济纠纷

  果不其然,两个月后的2012年12月4日,天长市公安局以李训飞及同事马士军(生产者)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立案侦查,并网上追逃。马士军同日被天长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但2013年1月11日因天长市检察院认为证据不足,不批捕,马士军被天长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因网上通缉,李训飞于2013年2月4日不得已去天长市公安局投案,然后被天长市公安局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刑事拘留。一起经济纠纷案件就此变成了刑事案件。

  2013年3月5日,办案民警朱某某带人到看守所提审李训飞,以可以办理取保候审为借口,让李训飞签了一份与该木业公司的赔偿协议。被逼无奈,李训飞签字同意。第二天,李训飞在交纳15000元取保候审保证金后,天长市公安局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两次退回补充侦查

  李训飞的代理律师辛长洲律师介绍,尽管当地警方认为案件证据确凿,但中间却两次次遭遇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侦查以及上级法院两次发回重审,均显示案件疑点重重。

  2013年12月27日,天长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李训飞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向天长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2014年2月11日,天长市人民检察院第一次退回天长市公安局补充侦查,天长市公安局于2014年3月11日补查重报。

  2014年4月25日,天长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次退回天长市公安局补充侦查,天长市公安局于2014年5月22日补查重报。两次退侦的原因都是证据不足。

  2014年6月23日,经天长市人民法院决定,李训飞于2014年6月24日被天长市公安局逮捕,并长期羁押于天长市看守所。

  2014年6月13日,天长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认为:被告人李训飞、马士军故意在面粉中掺入固体杂质,使产品质量不符合质量标准规定的要求,降低、失去应有的使用性能,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追究刑事责任。

  2014年12月5日,天长市人民法院做出(2014)天刑初字第00215号刑事判决,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李训飞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八十万元。

  判决书认为:被告人李训飞、马士军故意在面粉中掺杂、掺假,使产品质量不符合质量标准规定的要求,降低、失去应有的使用性能,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属共同犯罪。

  辩护人辛长洲认为:被告人李训飞和木业公司之间并没有签订任何的供货合同,也没有对面粉的质量作任何口头或书面的约定,就连面粉的包装袋上也没有印刷任何质量标准。那么公诉人和法院认定的被告人李训飞所供应的面粉不符合质量标准,依据在哪里?

  另外,天长市法院对辩护人提出的“鉴定结果不科学,每公斤面粉掺入6%的碳酸钙粉末怎么鉴定的结论是含杂质22.97%?那掺入碳酸钙粉末1%、2%、4%的面粉不合格的依据是什么?还有就是该木业公司生产的产品质量不合格与面粉质量不合格之间有何因果关系?这些问题法院均没有作回答。于是,李训飞和马士军都提起了上诉。

  一审被判刑4年 中级法院两次发回重审

  2015年4月13日,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5)滁刑终字第00071号刑事裁定,认为案件的部分事实不清,撤销(2014)天刑初字第00215号刑事判决,并发回天长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2015年10月30日,天长市人民法院再次做出(2015)天刑初字第00151号刑事判决,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李训飞及马士军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十万元,两人仍不服再次提起上诉。

  2016年9月2日,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5)滁刑终字第00361号刑事裁定,撤销(2015)天刑初字第00151号刑事判决,再次发回天长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2016年9月30日,李训飞和马士军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2016年10月14日,天长市人民法院做出(2016)皖1181刑初310号刑事裁定,准许天长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对李训飞和马士军撤回起诉。

  2016年11月15日,天长市人民检察院做出天检刑不诉[2016]18号不起诉决定书,以案件据以定罪的证据存疑且无法查证属实,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对李训飞及马士军不起诉。

  李训飞说:“至此,天长市公安局一手制造的我和马士军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经过安徽省天长市公检法三机关近四年的多次侦查、起诉、判决后,最终以天长市检察院的不起诉收场,也还了我一个清白的说法。”

  申请国家赔偿遭遇踢皮球

  李训飞说,历经4年的折腾,其从一件莫须有的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闹剧开始,到检察院最终不起诉决定,证明这就是一起错案。在这四年的时间里,他失去了宝贵的人身自由,被关押两年零四个月,承受着极大的精神痛苦。

  但当他拿着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要求天长市公安局退还当初交纳的15000元取保候审保证金时,没想到天长市公安局却不以为然,态度蛮横,告知其保证金中的14000元不能退还,理由是他在取保候审期间违反了规定。承办案件的朱警官还说:是检察院撤诉又不是判你无罪,被没收的取保候审金退回没有法律依据。

  最让李训飞伤心的是木业公司拖欠的货款122万余元,因为在看守所里那一纸用取保候审交换的所谓赔偿协议,已经无法通过法律途径追回,自己不得不面临大量负债。

  李训飞说,检察院在宣布不起诉决定时,告诉他可以去申请国家赔偿。2016年11月1日,李训飞备齐了申请国家赔偿的相关材料,通过代理人向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咨询立案,得到的回复是“要去基层法院也就是天长市人民法院立案”。到了天长市法院,立案庭的李副庭长将李训飞的申请材料收下,让他回去等消息。

  但是三个月过去了,李训飞再去法院问消息,得到的回答是“国家赔偿是中院受理的,基层法院不管”。李训飞很是无奈,希望得到一个书面的答复,因为之前的滁州中院明确要求必须要有基层法院不予赔偿的书面决定方才准许立案。

  对此,李副庭长说去汇报再答复。2017年2月底,李训飞得到的回复却是“语言威胁”:“我跟两个院长汇报了你的事,他们认为人的情况应该还是有罪。如果你不闹了,不申请赔偿就算了,如果你申请赔偿,我们法院会同检察院再想办法起诉你”。

  4月21日,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天长市法院立案庭的李副庭长,李证实李训飞确实来法院申请过国家赔偿,但在法院工作人员做了工作之后,他就没有再来了,“并不是我们不准他来”。“另外基层法院没有国家赔偿委员会,无法立案。”

  而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对方工作人员声称受理此国家赔偿的主管李法官出差,自己不清楚情况,随后挂断电话。

  面对两级法院的踢皮球,那么李训飞到底该找谁来负责国家赔偿呢?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查询国家赔偿法第二十条规定,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的,作出逮捕决定的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据此,当初做出逮捕决定的天长市法院应该为赔偿义务机关。

  第二十三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赔偿义务机关决定赔偿的,应当制作赔偿决定书,并自作出决定之日起十日内送达赔偿请求人。

  赔偿义务机关决定不予赔偿的,应当自作出决定之日起十日内书面通知赔偿请求人,并说明不予赔偿的理由。

  第二十四条同时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在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限届满之日起三十日内向赔偿义务机关的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

  据此看来,天长市法院和滁州市中院都应该受理李训飞的国家赔偿申请。而如今,李训飞却遭遇了两家法院踢皮球。

  目前,李训飞对于是否继续申请国家赔偿处于两难境地,尽管代理人告诉他,销售伪劣产品罪已不可能有新的证据出现了,但他依然害怕:“我一个农民哪能斗过法院和检察院,万一他们找个借口再把我关进去,我这一家老小怎么办?”。

  作者:范永松

原标题:安徽商人讨要122万货款,不料惹来“麻烦”折腾了4年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