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加时赛进入倒计时 饿了么的生死危局

蓝鲸TMT 蓝鲸TMT 04-21 14:57 跟贴 287 条

  蓝鲸TMT潘蒙蒙

  “烧钱是对未来的投入。”近期面对记者的追问,饿了么CEO张旭豪直言不讳地表示,饿了么还在“烧钱”,“现在的目标不是去赚钱,而是继续渗透市场。”

  回顾饿了么的历次融资,从2011年获得金沙江创的第一笔投资,到2016年阿里领投12.5亿美元,6轮融资下来,截至目前,饿了么至少已获得超过20亿美元的融资,即使张旭豪认为现在还不是赚钱的时候,但是面对风口已过、资本对O2O转冷之际,饿了么的盈利问题再次被提上日程。

  钱总有烧完的一天,一直缺乏造血能力的饿了么,如果资金链断了怎么办?2016年年底,阿里曾加码助阵饿了么开展声势浩大的“冬季战役”,然而收效甚微。今年,如果饿了么还想再打一次战役,一直拒绝无谓烧钱的马云,是否还会愿意“扔钱”给张旭豪?

  持续的亏损,高额的估值,竞争对手超过五成的市场份额占比,这些都是影响饿了么获得新一轮融资所面临的难题。

  同时,饿了么内部混乱的管理、不断被投诉的服务以及动辄出现故障的配送系统,也是萦绕在张旭豪心头上久久无法散去的阴影。

  张旭豪:战士做不了将军

  一群从上海交大走出来的学生,用8年的时间将外卖送餐平台饿了么的业务范围从高校推广至全国。也正是因为“大学生创业者”的身份,张旭豪的管理经验和公司的运作模式也不断受到各方诟病。

  创业初期,饿了么只有四个人,张旭豪、康嘉,再拉上同寝室的另外两位同学。从宣传、接单再到配送,都是亲力亲为。但是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饿了么的规模从最初的个位数,逐渐扩张到百人甚至千人,到如今,饿了么的员工已膨胀到15000多人。

  问题也因此接踵而至。

  早期团队内部如果出现了分歧,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一番,问题也就解决了。可是现在完全是另一种局面,上万人的公司规模,对于基层员工的意见,张旭豪无法做到即时了解、迅速反馈。只是一个战士的张旭豪,并不具备“将军”的管理能力,张旭豪的管理存有许多问题。饿了么内部管理混乱、企业缺乏文化认同感,高管派系林立、内斗严重都是不争的事实。

  曾有饿了么离职员工在网上透露,饿了么是KPI至上,为了订单量可以“不择手段”,很多员工达不到标准,或是为了更好的绩效,便会走弯路虚假刷单。尤其是冬季战役期间,饿了么平台上出现大量“幽灵餐厅”,商家共用地址,或者共用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这些“僵尸店”完全不出订单,只是用来帮助底下员工增加业绩的,对饿了么的业务扩展没有任何帮助。

  至于张旭豪本人,也有不少员工认为这个老板过于强势、浑身散发狼性气场,让人倍感压力。去年11月,张旭豪曾与某公司CEO发生肢体冲突,将对方牙齿打掉、鼻骨骨折、口腔内缝针。这起事件再次印证了张旭豪好斗的性格,也有投资人反应,其人粗暴固执但是很有韧性。

  但是,带领一家企业从创业到做大的,需要一个真正懂战略、会管理、聚人心的将军型人才,而非一个孤傲、善战的战士,对于张旭豪来说,从战士到将军的路,很漫长。

  迈不过的“3·15”

  饿了么内部混乱不堪,外部同样面临重重困难。

  唯订单量至上的价值观,让饿了么栽了一个大跟头。2016年的“3·15”晚会上,央视点名饿了么平台存在引导商家虚构地址、上传虚假实体照片,甚至默认无照经营的黑作坊入驻等违规行为。

  一时间饿了么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而随后有饿了么员工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打出“因为没给央视交保护费而被央视黑”的论调,面对问题不反省、推卸责任,这种“我有错但我就是不改”的傲慢态度使消费者对饿了么的口碑急剧下滑。

  更有知乎网友表示:“不想着怎么整改,怎么提升自己企业品牌,反而带着戏谑的语气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毫无廉耻。如果饿了么的管理人员真的都是这种素质,那我相信这家公司迟早会和三鹿一样被全国人民唾弃,做什么都要有良心。”

  在被央视曝光后,张旭豪曾在内部信中督促处理食品安全问题“要快,要坚决,要见效果”,但是在北京晨报记者随后的暗访中发现,涉嫌无照经营、登记地址虚假、盗用后厨照片等行为仍大量存在于饿了么平台上。

  饿了么对黑心作坊的监管不力,可以说是饿了么“奇葩”价值观的反噬。Trust data发布的《2016本地生活服务O2O白皮书》显示,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已超过10万亿,且持续保持增长;餐饮O2O交易实现服务闭环的只占1%。可见,虽然风口已过,但O2O市场依然是一片巨大的蓝海。

  面对这么一座不可忽视的金矿,饿了么自然不会放弃,可是急功近利地跑马圈地,使饿了么只重视KPI,忽视了对食品安全的监管。

  这届饿了么工程师不行

  除了饱受争议的卫生状况,饿了么在配送系统上的频繁宕机也一直是投诉的焦点。

  3月23日,因蜂鸟配送系统故障,导致饿了么部分订单配送延迟,故障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由于正值午饭时间,大批饥饿的网友涌入饿了么官微投诉。平时只有两位数的官微评论,这次却因订单配送问题收到上百条投诉评论。

  对于此次的系统“瘫痪”,饿了么的回应是:平台已采取有力措施,防范类似问题再发生。对于故障中受影响的用户,将发放红包补偿。

  2016年中,因为315晚会颇受打击的饿了么试图通过一系列优惠活动挽回声誉,顺势推出5.17(我要吃)吃货节,当天每小时都会定点发放红包,然而当用户激动地点击进去开始抢红包时,却发现饿了么服务器已经崩溃,各个页面都无法访问。服务器宕机直接影响了用户订餐,可以确定吃货节的活动效果也大打折扣。

  有业内人士分析,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硬件服务器太老,抑或系统bug严重。饿了么一而再再而三在系统问题上出现瘫痪状况,不仅使用户体验大幅下滑,同时也面临来自商家端的巨额赔偿压力。

  业内曾戏称上海交大商业系出身的张旭豪和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出身的王兴,是“商业派和技术派”之间的较量,不知这是否可以作为张旭豪过于重视KPI而忽视技术的理由。

  种种问题的积压,让张旭豪一再对外否认了和阿里对赌一说,但是在阿里的扶持下,张旭豪似乎离“饿了么独立运作”的愿景越来越远。

原标题:O2O加时赛进入倒计时 饿了么的生死危局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287)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