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大帝问斩杀婴情妇:吻血染红唇,珍藏绝世头颅

网易历史 04-21 12:15 跟贴 4205 条

  作者|陆大鹏,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外文译者,译有《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金雀花王朝》《伊莎贝拉:武士女王》等。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1649年1月30日,英国国王查理一世被斩首。军人独裁者奥利弗·克伦威尔废除英格兰的君主制,成为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的统治者。他是清教徒,采取了许多措施来镇压和迫害苏格兰的天主教徒。

  1688年,英国爆发“光荣革命”,国王詹姆斯二世被废。此后几十年里,他和他的后人对王位念念不忘,多次发动武装叛乱。他们的支持者就是所谓“詹姆斯党”,势力范围主要在苏格兰、爱尔兰和英格兰北部。詹姆斯党最终被镇压下去。

  以上两个事件,导致不少苏格兰人流亡海外,其中一些逃到了俄国。当时的俄国在西欧人眼里还是个半开化的蛮荒之地,不过俄国君主们,如阿列克谢沙皇(1629—1676)和他的儿子彼得大帝(1672—1725),非常努力地“脱亚入欧”,推定国家的现代化。而在俄的不少西欧人,包括苏格兰人,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给俄国带来了先进的知识、技术、思想和文化,也在俄国历史中扮演了独特的角色,留下了出人意料的印迹。本文讲的就是几个生活在俄国的苏格兰人的故事。

  不过,像俄国与拿破仑战争时期的俄军名将米哈伊尔·巴克莱·德·托利元帅(1761—1818)的祖上是苏格兰人,但他的祖先早就移民立陶宛,说德语;俄国大诗人米哈伊尔·莱蒙托夫(1814—1841)也有苏格兰血统。不过这两位都是N代苏格兰移民,并且非常有名,所以这里就不讲他们了。

  军人、炼金术士、魔法师

  苏格兰人詹姆斯·布鲁斯(1669—1735,俄语名字是雅科夫)是俄国现代化的一位功臣。他的父亲威廉于1649年流亡到俄国,为俄国效力三十多年,最终军衔为陆军少将。

  詹姆斯十一岁丧父,由另一个在俄的苏格兰人帕特里克·戈登(彼得大帝的亲信)抚养长大。在莫斯科的“外国人区”,詹姆斯从小和来自欧洲多个国家的手工艺人、医生、艺术家、首饰匠等厮混,成为年轻的外国人精英的一员。这些在俄外国人懂得西方文化与技术,对俄国也很熟悉。彼得大帝特别喜欢这批外国人,他们是他学习西方的渠道之一。詹姆斯也因此成为彼得大帝的亲信,陪同他南征北战,并出使荷兰和英国。

  当时的英国拥有先进的数学和天文学知识,詹姆斯在那里学到很多,回到莫斯科之后奉旨创办了俄国第一家数学和导航学校(设在莫斯科的苏哈列夫塔)。

  詹姆斯是组织工作的天才、炮兵将领和朝中重臣。在俄国与瑞典的“大北方战争”期间,1700年的纳尔瓦战役中,俄军惨败,火炮几乎丢失殆尽。詹姆斯是俄军炮兵的主要重建者和改革者。他设立了炮兵团的编制,将野战炮兵和攻城炮兵分开;将重量单位标准化;改善炮管的设计,减轻炮管的重量,从而提高火炮的稳定性与机动性。1709年的波尔塔瓦战役,俄军战胜瑞军,报仇雪恨,詹姆斯也参加了这场经典战役。

  1721年春,俄国最终击败瑞典,签订《尼斯塔德条约》。詹姆斯就是俄国的两位谈判代表之一。至此,瑞典与俄国之间长达二十一年的“大北方战争”宣告结束。瑞典丧失大片土地,国际地位大大下降,而俄国取得了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从此称霸波罗的海,跻身欧洲列强。俄国的崛起,有詹姆斯的一份功劳。他被晋升为俄国最早的伯爵之一,还获得了圣安德烈勋章。

  有意思的是,詹姆斯还有另外一面:俄国民众认为他是炼金术士和魔法师。他喜欢做玄妙奥秘的实验,所以被称为“俄国的浮士德”。

  在那个时代,炼金术、魔法和科学之间的界线还很模糊。我们也可说詹姆斯是一位早期科学家。他是当时俄国受教育水平最高的人之一,是博物学家、藏书家和天文学家。1702年,他在苏哈列夫塔建造了俄国第一个天文观测台。但是落后而迷信的普通俄国民众对他的科学工作不理解,坚信他是个妖人,传说他的黑魔法书就被封在苏哈列夫塔的砖墙内。

  詹姆斯熟练掌握八种欧洲语言,编纂了第一部荷兰语—俄语词典和第一部俄语—荷兰语词典,还编纂了多种数学、军事科学与地理学书籍。他和当时欧洲最顶尖的科学家谈笑风生,比如牛顿、莱布尼茨。他的科学图书馆藏书超过1500册,后来成为俄国科学院图书馆的基础。

  最有意思的是,1725年,彼得大帝驾崩后,詹姆斯专门为他创设了一种新的葬礼风格,包括正式将遗体停放供公众瞻仰,演奏节奏缓慢的军事进行曲,彰显军事辉煌。如今看来,这种葬礼已经具有非常强烈和典型的俄国风格,不仅沙皇的葬礼是这样,苏联共产党总书记们的葬礼也用这种风格。

  彼得大帝去世后,詹姆斯不愿卷入权力斗争,告老还乡,献身科学研究。

  小詹姆斯·布鲁斯的风流家事

  詹姆斯的哥哥罗伯特·布鲁斯(1668—1720)在俄国也是位高权重,是圣彼得堡的第一任总督。

  他早在1683年就加入彼得大帝的亲兵队伍,1695年成为普列奥布拉任斯科耶近卫团(彼得大帝少年时玩打仗游戏的队伍,后来发展为俄罗斯帝国近卫军的第一个团)的上尉,可能在1697—1698年陪同彼得大帝出访西欧。他参加过纳尔瓦战役等一系列重要军事行动,最终军衔为陆军中将。随后担任圣彼得堡总督大约十年,直到他去世。

  罗伯特的儿子亚历山大·布鲁斯也是俄国陆军军官,因为缺少史料,我们对他不太了解。亚历山大结过两次婚。对第一任妻子,我们也不了解。他的第二任妻子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夫娜·多尔戈鲁卡娅(1712—1747)非常传奇,曾是彼得二世(彼得大帝的孙子)的未婚妻,但因为彼得二世突然病死,所以没有结成婚。随后她的家族企图推举她为女皇来夺权,遭到镇压和流放。后来她嫁给了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和第一任妻子有一个儿子,继承了俄国布鲁斯伯爵的头衔。他也叫詹姆斯·布鲁斯(俄语名字是雅科夫·亚历山德罗维奇·布鲁斯,1732—1791),我们就叫他小詹姆斯吧。

  小詹姆斯娶了一个旺夫的妻子,普拉斯科维娅·鲁缅采娃(1729—1785)。她是叶卡捷琳娜大帝的侍从女官,她的哥哥彼得·鲁缅采夫是俄军功勋卓著的名将,最终军衔元帅。所以这门婚事对小詹姆斯在政坛和军界的攀升特别有帮助。1774年,他被任命为芬兰步兵师的师长。

  叶卡捷琳娜大帝原为德意志人,1744年到俄国,从那时起普拉斯科维娅就成为她的亲信。1762年叶卡捷琳娜大帝登基之后,普拉斯科维娅更是鸡犬升天。在所有与爱情有关的事情上,普拉斯科维娅·布鲁斯是风流的叶卡捷琳娜大帝的盟友,大帝曾说:“对她,我可以无话不谈,不必有任何担忧”。她俩对男人的品味相同,也同样欲望强劲,所以普拉斯科维娅有了女皇的“试用官”的名声,先在床上“试用”男人,然后将满意的奉送给女皇。当然这是个传说,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

  事实应当比这更复杂,但每一位君主都需要一个密友来处理这方面的事情,这个密友应当既有朋友的忠诚,也有外交官的手腕和皮条客的粗俗。

  叶卡捷琳娜大帝的最重要情夫和重臣波将金在开始与女皇谈恋爱的时候,就是普拉斯科维娅从中牵线搭桥、传递消息。据说他可能与女皇的闺蜜也有一腿。

  然而,1779年,普拉斯科维娅与女皇的新情夫伊凡·里姆斯基—科尔萨科夫被女皇捉奸在床。在随后的风波中,科尔萨科夫居然厚颜无耻地夸耀他与两个女人在床上的把戏,同时还索要丰厚的礼物。叶卡捷琳娜大帝怒火中烧,备受羞辱,但仍然抱着母亲对孩子的溺爱,告诉这小子:“冷静点……我已经证明了,我在照顾你。”

  但科尔萨科夫事件毁掉了叶卡捷琳娜大帝与普拉斯科维娅的友谊。她被逐出宫廷,回到丈夫身边。不过被戴绿帽的小詹姆斯没有被妻子牵连,1784—1786年间同时担任莫斯科总督和圣彼得总督,随后仅担任圣彼得总督至1791年。他在这一年去世,没有留下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于1829年去世。于是俄国的布鲁斯伯爵家族就此绝嗣。

  彼得大帝的苏格兰名将

  前面说的炮兵将领和科学家詹姆斯·布鲁斯,早年得到苏格兰老乡帕特里克·戈登(1635—1699)的提携。

  戈登出身于苏格兰阿伯丁郡的的小地主家庭,从小接受天主教教。当时苏格兰正在快速接受加尔文教,天主教徒受到迫害。所以他不愿意在苏格兰继续受教育,而是在十五岁时到东普鲁士的布劳恩斯贝格(Braunsberg,今天属于波兰,叫布拉涅沃)的耶稣会学校上学。但他受不了学校的严格纪律,很快决定回国。根据他的日记,他在这段旅途中遇见一个老人,后者鼓励他勇敢。他相信这是上帝向他显灵。

  在德意志的一些地区冒险一段时间之后,他于1655年在汉堡加入瑞典军队。在随后五年里,他一会儿为瑞典效力,一会儿为波兰作战,四次负伤,六次被俘,两次成功越狱。得知英国斯图亚特王朝复辟之后,他离开波兰军队,但在英国找不到一个军职。

  1661年,沙皇阿列克谢雇佣他到俄国,他后来差一点回去为英格兰国王查理二世效力,但无法抵御油水丰厚的俄国冒险的诱惑。在俄国南部针对突厥人和鞑靼人的一些作战中,戈登表现突出,俄国人还给了他一个绰号“东方雄鸡”。但他不喜欢俄国军队,常抱怨俄国官员的腐败和贪婪。1678年,他被晋升为陆军少将,1683年成为中将。1687和1689年,他参加了针对克里米亚半岛鞑靼人的作战。“东方雄鸡”相信俄国人可以占领克里米亚,那座半岛就像珠宝一样悬挂在黑海之上,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位沙皇敢于染指那里。

  彼得大帝在少年时代与戈登成为酒友,从他那里学习到喝酒的本领和军事知识。彼得大帝说戈登是自己“忠诚而勇敢”的导师。

  在彼得大帝与自己同父异母姐姐索菲亚的权力斗争中,戈登率领其他外籍雇佣兵站在彼得大帝那边,决定了局势,帮助彼得大帝夺权并镇压索菲亚。所以,在彼得大帝的余生,他一直恩宠和信任戈登,自己不在都城期间将都城交给戈登指挥;并委托戈登按照西方军队的模式来改革俄军。

  1696年5月,彼得大帝率领4.6万军队攻打黑海边的亚速,与奥斯曼土耳其人作战。围城战的主要领导者是戈登,他设计了“一种移动壁垒”,在敌人炮火下收紧包围圈。亚速投降后,彼得大帝感谢“雄鸡”给他带来“亚速的整片辽阔土地”,晋升他为上将。彼得大帝重新构筑了亚速的防御工事,并在亚速海畔建立了新港口塔甘罗格,这是俄国的第一个海军基地,也是对奥斯曼帝国主宰黑海的第一个挑战。

  戈登的一项重要成绩是,从沙皇那里获得恩准,在莫斯科建立了第一座天主教教堂和学校。他一直到去世都是莫斯科的天主教徒社区的领导人。

  为了奖赏戈登,彼得大帝在1701年为他的次子詹姆斯(俄军准将)搞到了神圣罗马帝国的伯爵头衔。

  戈登晚年病重,彼得大帝经常去看望他,并见到了他最后一面,为他合上眼睛,赞扬“忠诚勇敢”的“雄鸡”:“我能给他的,只有一捧土壤;他给我的,却是整个亚速。”

  戈登用英语写了一部详细且独特的日记,如今保存在莫斯科的俄罗斯国家军事档案馆。

  戈登结过两次婚,有九个儿女和一个爱尔兰养女。他的长女凯瑟琳·伊丽莎白(1665—1739)的第二任丈夫是戈登家的亲戚亚历山大·戈登将军(1670—1752),他也在俄军服役,还参加过1715年的詹姆斯党人叛乱,后来还写了一本书《俄国皇帝彼得大帝传》。

  在莫斯科抛头露面的苏格兰女人

  阿尔塔蒙·马特维耶夫(1625—1682)是俄国重要的政治家、外交官和改革家。他是阿列克谢沙皇的幼时玩伴,后成为他的亲信大臣。马特维耶夫把自己的养女和亲戚娜塔莉·纳雷什金娜介绍给丧偶的阿列克谢沙皇,她就是彼得大帝的母亲。后来,马特维耶夫还扶植年幼的彼得为沙皇,不过在暴乱中马特维耶夫不幸被哗变军人杀害。

  马特维耶夫在当时落后的俄国是相当西方化、开明和受过极好教育的少数人之一。他组织了一家出版社,编纂关于沙皇和外国统治者头衔、纹章等的专著;他收藏珍本书,拥有庞大的图书馆;收藏艺术品、光学设备和船只模型;他把戏剧引进到俄国宫廷;在莫斯科开设第一家药店。

  他的夫人阿夫多季娅·汉密尔顿(英文名字是玛丽·汉密尔顿)是从清教统治下的英格兰出逃的苏格兰天主教徒。她不像沙皇的女眷那样深居后宫,而是受过良好教育,穿着打扮时髦而有品味,自由地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她家里的气氛坦诚开放,非常自由化,是西方先进文化的宝库,供养了演员和音乐家,装饰着油画,甚至还有镜子,而镜子在当时的皇宫是被禁止的。

  弑婴的魔女

  1718年秋季,彼得大帝对妻子叶卡捷琳娜的侍女之一,也是他的前任情妇之一玛丽·汉密尔顿展开调查。

  玛丽是阿夫多季娅·汉密尔顿的亲戚,她“对英雄气概的男人上瘾”,被她的情夫伊凡·奥尔洛夫弄得怀孕三次。奥尔洛夫是彼得大帝的副官之一,有一次被沙皇紧急召唤时吓得面如土色,跪倒在地,偶然脱口而出地招供了自己与玛丽的私情,以及她为他打过胎的实情。

  宫廷淫乱之风兴盛,奥尔洛夫还与彼得大帝的情妇之一阿夫多季娅·勒热夫斯卡娅有染。玛丽为了夺回奥尔洛夫,竟然盗窃皇后叶卡捷琳娜的珠宝,馈赠奥尔洛夫。阿夫多季娅害怕自己对沙皇的不忠被揭露,于是指控玛丽曾说皇后用蜂蜡美白自己的皮肤。

  皇后怒气冲冲地搜查了玛丽的房间,找到了自己的珠宝。彼得大帝回忆起,有人曾在宫殿附近找到了一个死婴。玛丽被逮捕,在彼得大帝面前遭到拷打,然后招供杀害了自己的三个婴儿。彼得大帝命令将她判处死刑。

  3月14日,玛丽盛装打扮,身穿配有黑色缎带的白色丝裙,来到绞刑架下。她相信自己会得到赦免,尤其是因为彼得大帝亲临刑场。他亲吻了她,但随后平静地说:“我不能为了救你的命而违反法律。勇敢地忍受你的惩罚,满怀信仰地向上帝祈祷吧。”

  她晕厥过去。彼得大帝向刽子手点点头,后者拿来了自己的剑。行刑完毕之后,彼得大帝捧起那美丽的头颅,开始向围观人群讲解人体解剖学,指出被砍断的脊椎骨、敞开的气管和正在滴血的动脉,然后亲吻了那血淋淋的嘴唇,把首级丢下。他画了十字,大踏步离开了。彼得大帝非常喜欢研究人体,他把玛丽的首级做了防腐处理,当作珍奇收藏起来。一位英格兰访客看到它被摆放在“一个水晶容器”内,并说“那脸庞是我亲眼见过的最美丽的”。

  俄国的苏格兰外交官

  保罗·孟席斯(1637—1694)出身苏格兰阿伯丁的富裕家庭,在克伦威尔时期遭到宗教迫害,被迫移民到法国。克伦威尔死后,查理二世复辟,但孟席斯的家产也差不多枯竭,而且他是最小的儿子,必须自谋生路。于是他开始了雇佣兵生涯,先是为波兰打仗,后来投奔波兰的敌人俄国,并娶了一个俄国女人。

  孟席斯结识了阿列克谢沙皇的岳父基里尔·纳雷什金(彼得大帝的外公)和苏格兰老乡帕特里克·戈登,通过他们的关系成为沙皇的近臣。

  为了对付奥斯曼帝国,俄国在欧洲寻找盟友。孟席斯懂好几种语言,并且是热忱的天主教徒,是理想的外交官人选。于是他奉沙皇旨意,作为俄国使者从1671年起在柏林、德累斯顿、维也纳、威尼斯和罗马等地从事外交活动。虽然他没能成功地为俄国争取到正式的盟友,但说服了奥地利皇帝出兵打击奥斯曼人。孟席斯还在罗马寻求拜见教皇克莱芒十世,但因为不肯吻教皇的脚而被拒绝。

  1674年,他返回俄国,被提升为少将,并被任命为皇子彼得(未来的彼得大帝)的军事教师。不过他给皇子上的课主要是在户外玩枪,而且用的是实弹。

  孟席斯曾奉摄政者索菲亚(彼得大帝的姐姐)之命去克里米亚讨伐鞑靼人。他一直热情洋溢地捍卫俄国的利益,不过他一直到死都是个坚定的天主教徒和苏格兰爱国者。

  军人和官宦世家

  彼得大帝创建了俄罗斯帝国海军,但在早期,俄国缺乏航海和海军人才,所以俄国政府向当时的世界第一海军强国——英国求助,请英国皇家海军派一些军官去俄国帮忙。苏格兰人塞缪尔·格雷格上尉奉命前来,培训俄国海军人员,并为俄军效力。他的才干得到俄国政府的赏识,很快被提升为海军上校。

  在1768—1774年的俄土战争期间,阿列克谢·奥尔洛夫伯爵(叶卡捷琳娜大帝的情夫格里戈里·奥尔洛夫公爵的哥哥)指挥的俄国地中海远征舰队从波罗的海的基地出发,绕过大半个欧洲,从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进逼到奥斯曼帝国海域。

  1770年7月5—7日,在著名的切什梅(在今天土耳其西部沿海)海战中,俄军向停泊在切什梅港口的奥斯曼舰队施放了火船。苏丹的舰队被歼灭,11000名奥斯曼水兵葬身海底。俄国人暂时成了地中海东部的主宰。此役中,格雷格上校是亲手点燃火船的功臣,随后跳海逃生,完成了这个危险而光荣的任务。奥尔洛夫伯爵当初提升他为海军少将。

  随后格雷格将军不知疲倦地改革和提升俄国海军的技术水平和纪律,使得俄国海军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叶卡捷琳娜大帝对他非常器重,任命他为喀琅施塔得(俄国海军波罗的海舰队的基地)的总督。

  格雷格的另一场重要的海战胜利是1788年7月17日在芬兰湾的高格兰岛(Gogland)附近打败瑞典海军。但不久之后他就在塔林病逝。叶卡捷琳娜大帝派御医去给格雷格医治,但回天乏术。后来女皇请一位著名的意大利建筑师为格雷格设计了陵墓。

  塞缪尔·格雷格的儿子阿列克谢·格雷格(1775—1845)也成为俄国海军将领,后来担任黑海舰队总司令十七年之久,还担任过塞瓦斯托波尔总督、尼古拉耶夫总督和帝国枢密院议员。尼古拉耶夫人民为他树立了一座雕像。阿列克谢的儿子塞缪尔(1827—1887)曾担任俄国财政大臣。

  塞缪尔·格雷格的第四子也叫塞缪尔,曾任俄国驻伦敦领事,他的妻子是著名的科学作家和博学家玛丽·萨默维尔,主要研究数学和天文学。他们的一个孩子沃龙佐夫·格雷格(1805—1865)成为律师和科学家。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4205)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