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一场13亿的贷款故事:易到初创团队与乐视的角力

subtitle 网约车那些事儿04-21 09:59 跟贴 1 条

  4月21日消息,昨日晚间,易到创始人周航与另两位联合创始人宣布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易到初创团队与乐视的角力再次加码。

  股权之争的始与末

  回顾这家首创网约车模式的用车平台之历程,资本的作用可谓举足轻重。一路走来,易到外部面临疾行者巨浪拍岸般的市场挤占,内部也有着一定的战略误判和融资不力。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0月20日,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拟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车云”)70.00%股权,作价7亿美元。后者即易到的公司主体,易到至此成为乐视网在市场上的关联交易方。

  2017年4月20日,乐视网发布2016年报,在销售费用部分,显示会员分成费共计8.92亿元。其中,东方车云的会员分成即占到2.52亿元。公告还显示,2016年,乐视网销售费用同比增加127%至23.65亿元。报告称,这主要是随着公司业务规模发展壮大,广告推广、会员分成费用增加,智能终端销售业务发展使得物流及售后费用增加综合影响所致。

  掉队时拿下乐视的钱

  易到决定接受乐视网注资时,适逢网约车市场激战上演,而易到已从领跑远远掉队。当时,滴滴出行已并购快的打车,并已完成E轮20亿美元融资。而易到自2014年9月获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1亿美元投资后,即再未传出融资消息。

  从公开信息梳理中发现,网约车市场竞争早期,补贴力度大小几乎意味着市场份额。滴滴出行天使投资人王刚在回忆与快的打车的竞争时说,滴滴将停止补贴的前一天,快的和支付宝开始对乘客和司机进行补贴,之后形势迅速逆转,滴滴的交易数据开始大幅下滑。

  “我们做了一个推演:我们发起补贴时,如果快的不是六天而是一个月后才反应过来,市场数据对比将是7:3甚至8:2。一旦这种局面出现,网络效应会产生,乘客觉得呼叫没有司机应答,司机觉得平台里没有乘客使用,将会产生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结果。”王刚说,“这时候对手再用十倍的代价,也未必能追上我们,它的结局是很难拿到融资并最终出局。反之亦然。”

  从滴滴出行和快的打车的补贴竞争,包括之后与优步中国的补贴战火持续来看,补贴已经成为网约车获得市场份额、聚拢司机、教育用户的重要武器。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下,周航对补贴一事稍有犹豫就会让易到变得被动。甚至主观上愿意补贴,客观上没有钱让平台去烧,也会眼睁睁看着大片市场份额被人领走。

  在乐视的投资意向出现后,无论纠结还是兴奋,事实是,周航最终接受了这笔交易。

  被使用13亿贷款

  “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在内的易到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乐视控股与易到日前发布联合声明,回应周航直指乐视挪用13亿元资金一事。并表示,13亿是2016年11月以乐视大厦为抵押物、易到为主体取得的14亿元联合贷款的一部分,周航对此笔贷款的具体去向知情且已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签订了相关协议。

  不过,据《中国企业家》援引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观点称,“周航起先并不知道这笔贷款,后来知道后发了正式邮件强烈反对,反对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而且周航也没有签过字,并在事前和事后很长时间完全不知道乐视挪走13亿,直到一个偶然机会得知。”并且表示事后易到与乐视为了规避风险,才补签了一份13亿的“借款合同”。

  从乐视控股与易到的联合声明看,有两件事可以确定,即13亿元确已用于乐视汽车生态,且易到当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不过,亿邦动力网注意到,在周航的声明中,又提到,“据我了解,易到的资金问题并非像外界一些传言那般危言耸听。希望相信易到的朋友们能够理性客观的关注,同时给予乐视团队一些时间。”

  目前尚无法得知此笔贷款的利息和具体还贷时间,故不能对易到的资金缺口进行评估。但乐视造车此前曾受到舆论关注,对于需要大笔资金投入的汽车业务来说,用于乐视汽车业态的13亿资金短期内或无法周转出来。同时,易到长期以来的充返活动也让其自身的负债双倍增长。亿邦动力网注意到,易到APP目前仍在进行较大额度的充值返现活动。同时,也有用户表示,担心在易到的充值今后无法使用。

  据移动互联网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此前发布的《2015-2016年中国网约车平台发展趋势报告》显示:

  2015年,网约车行业经历了平台整合、多次大规模促销,各平台的月活量均有较大起伏;

  2016年上半年,各平台的促销活动对日活量、和订单量的规模拉动明显,活动后有所回落并趋于稳定。

  截至2016年9月,滴滴出行活跃用户日均打开次数2541万次,易到用车为57万次。

  可以说,网约车创业期间,易到凭借乐视注资延续了活力,但并未改变竞争局势,王刚的那句强者愈强得到了证明。易到拿钱和乐视用钱或许都是为了应急,但问题在于,应急本身是否触发了更多的风险,且可以得到很好控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