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易到13亿贷款挪用 折射乐视内控之痛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04-21 08:01 跟贴 664 条

  深陷资金危局的乐视再次卷入风口浪尖。这一次,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其控股的打车平台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表示,乐视挪用易到资金13亿元,导致易到资金问题恶化。

  既然钱是乐视用,为什么以易到的名义贷款?贷款主体是乐视子公司易到,但资金大部分被用于乐视业务,这也引发外界对于此次联合贷款金额高达14亿元是否合规的讨论。

  其实,上述做法是否合规取决于两个层面,一是易到在银行抵押贷款时,是否对资金用途进行了限定,其次是,易到乐视两个主体间对资金的使用是否达成了一致。而上述两点则取决于双方以及银行签订的合约细节。乐视的声明,指出当时乐视易到与委托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及乐视控股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

  根据双方的口诛笔伐,不难推断出整个事件的逻辑。虽然是国内互联网专车行业的鼻祖,但由于滴滴、U ber等后来者的野蛮扩张,易到在2015年陷入低谷。2015年10月,乐视汽车以7亿美元获得易到70%的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

  资本市场上,从来没有农夫和蛇的故事,这桩交易也不例外,交易双方各有商业算盘。有了在汽车和互联网出行上的完整布局,对于乐视来说,无论是对发展自己的电动汽车还是在资本市场上讲故事都是件好事。根据曝光的交易方案,乐视付出的真金白银有限,乐视先付30%的现金,基本也就是2亿美金出头的钱,剩下70%按股票等价折算,成交价为60天的均价,一年后成交。对于易到而言,乐视为易到带来了资金和生态资源,比如乐视手机可帮助易到触及用户,提升了易到的市场竞争力。

  然而,由于两家公司的“烧钱”性格,注定这场蜜月沦为败局。首先,两家公司均战线过长,铺的摊子太大。其次乐视与易到具有较强的顺周期性,易到资本紧缺时往往也是乐视最缺钱的时候。但因为乐视相助的易到,过了一段好日子。2016年6月,易到宣布日订单量达到了百万。可惜好景不长,乐视资金链危机早已暗潮涌动。

  问题来了!

  如果以乐视名义贷款,则乐视网的股价承压,资本市场打脸。以易到这种现金流公司贷款就成为不二选择。易到作为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如果单独向银行申请贷款的话,银行未必痛快,所以易到及乐视控股共同申请贷款,由乐视控股名下乐视大厦提供抵押,联合贷款金额高达14亿元。

  贷款下来后,乐视也深陷债务漩涡。2016年11月初,乐视手机欠供应商百亿资金的消息在市场中流传,乐视网股价暴跌7.5%。11月6日,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承认乐视存在资金链紧绷,乐视危机走到前台。而2016年年初以来易到大力推广的充返,将易到推入了一个资金链的“深坑”。2016年11月媒体曝光易到拖欠客服供应商款项总额已达5000万元。面对危机,双方分配的结果是,易到1亿,乐视控股及乐视汽车,13亿。

  贷款主体是乐视子公司易到,但资金大部分被用于乐视业务。在目前法律法规下,乐视及其控股子公司易到这种联合贷款方式本身有可被操作空间。所以面临的“涉嫌骗贷或挪用贷款”合规风险较小。

  虽然如此,由于易到并非乐视全资子公司,周航反目,暴露出乐视集团的内部控制和关联交易问题,不啻于一桩丑闻。民营企业集团往往伴随着内部关联交易,可能通过对下属某家子公司的控制来对其它实业子公司的一些冒险行为进行支持,甚至出现“补窟窿”的现象。虽然问题能暂时掩盖甚至缓解,但风险不断积聚,一旦某个子公司或环节出现问题,就容易产生连锁反应,从而影响整个集团的整体流动性,最终有损于整个集团的根本利益。

  不管真相究竟如何,这两家曾经的领域弄潮儿重新放在聚光灯之下时,已经物是人非。乐视、易到互相揭底后,双方均遭遇声誉危机,两败俱伤,已经紧绷的资金链更加雪上加霜。

  很少有一家中国企业如乐视这样一直走在巨大的质疑成长之路上。乐视扩张太快,媒体负面新闻太多,且旗下大部分业务耗损的资金额过于庞大,乐视整个体系窟窿巨大基本成为共知。若不改变观念,以目前的现金流及业务推算,乐视钱荒仍会此消彼长。缺乏爆款产品,生态落地无异于痴人说梦。只有回到聚焦主航道的业务逻辑上,乐视才有可能经历过冰与火的考验。

  为司机兑付薪水是打车平台维持运作的最基本条件。近两月以来,多地出现易到司机无法提款的现象。易到正迎来其创立以来最困难的局面,无论在乘客端抑或是司机端均遭遇信用危机。此前的充返模式难以维继。如何将过去一年埋下的资金窟窿填上,恐怕是易到最大的考验。寄希望于乐视的资金输血,早已是一地鸡毛。从乐视的角度来说,当初收购易到原因之一即配合乐视造车的业务,但鉴于后者的现状,易到、乐视汽车的协同灰飞烟灭。易到究竟能凭借什么力量从坑里爬出来?恐怕难逃再次被出售的命运。

  □史晨昱(资深金融人士)

原标题:易到13亿贷款挪用,折射乐视内控之痛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