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村第三代的新世界:曾考虑是否留在村中

新京报即时新闻 04-21 07:17 跟贴 10209 条

在很多人眼中,华西村第三代孙喜耀的形象颇为神秘。老书记吴仁宝之孙、现任书记吴协恩之子,两个孩子的父亲、华西集团电竞板块操盘者……

4月11日,在华西村龙希酒店,新京报记者见到了身着帽衫的孙喜耀。由于工作原因,孙喜耀经常往返于上海与华西村,工作日大多在上海,周末则回来陪伴家人。

从吴仁宝时代“工业强村”的理念,到现任村党委书记吴协恩的服务业为重,再到孙喜耀手中操盘的互联网与电竞板块,华西村的第三代正走在与其父辈祖辈不同的世界里。

走上管理层的孙喜耀,管理风格与前两辈有很大的不同,他不再像“老书记”吴仁宝一样频繁开会,亲力亲为,愿意给团队更多的信任和自由。同时,他自称在“责任感”方面不如爷爷和父亲。

孙喜耀也保持着华西村第三代“不张扬”的特质。当他接过王思聪的英雄互娱监事职务时,他并没有继承王思聪一贯的高调,他说,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在给华西村集体打工,高调没有具体的意义。

背靠华西村的“创客”

2008年初,时年22岁的孙喜耀从澳洲留学归来,走进位于江苏江阴的华西村,也许未曾预见到数年后他所处的这个时代。

从爷爷的“吴”姓过渡到“孙”姓,源自吴仁宝在吴协恩11岁时的一个决定,当年,吴仁宝将吴协恩过继给村里一户儿子溺死的孙姓人家,孙喜耀的“孙”姓由此而来。

2008年,华西村的转型之旅刚刚走完第一个五年。“新书记”吴协恩正在尝试跳出过去30年父辈“工业强村”的理念,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成为他眼中的重中之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吴仁宝之孙、吴协恩之子孙喜耀,目前主要在互联网领域发展。

回国后的孙喜耀似乎恰逢其时,回国后,依照父亲的安排,孙喜耀做了爷爷吴仁宝一年的秘书。在一年期满之际,吴仁宝希望他今后能帮着村里做一些与互联网相关的事情,这一块也恰好是华西集团的空白。孙喜耀也感觉到应该把自己兴趣和事业结合起来。

2009年,江阴市华茂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这是孙喜耀在互联网领域的第一个探索,同时也是华西集团在互联网领域的第一步。

在孙喜耀眼里,这与吴协恩小时候对他的要求一样。吴协恩希望,华西村第三代年轻人应该多摔跟头:摔了不要紧,可以及时爬起来。

尽早让孩子进入社会磨炼,是吴协恩的育儿观很重要的一点。比如在初中,吴协恩会鼓励两个儿子利用假期出去玩,有时候会送机票,让他们自己出去。

回溯孙喜耀在江阴华茂的履历,吴协恩的“放养”状态似乎仍是一种延续。八年来,江阴华茂从网站设计到投资网游业务,都有尝试。

“在这个过程中,新书记比较开明。他觉得年轻人创业,这不只是针对我,包括我们村里面年轻人创业,并不是说非要做到怎样,而是允许失败,在失败的过程中吸取教训。”孙喜耀说。

据工商信息,江阴华茂从事计算机软硬件、互联网、数据库等业务。另一方面,江阴华茂也在频繁进行对外投资,包括无锡华西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苏州晟丰软件有限公司、江阴市网漫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主要为IT领域。

孙喜耀说,江阴华茂在投资过程中,更多是一个创业者的角色,注重深度参与,而不仅仅为投资方。江阴华茂受华西集团100%控股,“华西元素”是江阴华茂对外推介的重点,在孙喜耀看来,有优势就得利用好。

当“单干”遇上“村规”

在孙喜耀眼中,他觉得父亲“很累”。“刚做书记的时候他外出,还没下高速,接到老书记一个电话,就上高速又回来了。”因此,留学回国前,孙喜耀曾面临着一份人生选择:留在村里还是自己单独做一份事业?

华西中心村对于人的凝聚作用一直不可小觑。华西中心村村委会副主任瞿全兴曾告诉新京报记者,华西中心村现在有900户,2000多人,基本都在华西集团工作。

华西村党委委员赵志荣提供的数据显示,近五年,华西中心村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回村工作的有149人,留学后回村17人,只有6人大学毕业未回村。

除了高福利,村里还有一条老书记吴仁宝在位时留下的规定,凡是在华西集团上班的干部,其家人不得在外面做私人生意。用吴仁宝的话来说就是干部不得搞“一家两制”,更不允许搞“一人两制”。否则,就会造成集体资产流失,导致“富了和尚穷了庙”。

吴仁宝,华西村的老书记。在他的带领下,华西村发展成“天下第一村”。

按照这条规定,假如孙喜耀选择“单干”,自己将不能享受华西村的福利,也不能继承上一辈在华西村的股份和分红。

4月11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华西村年轻人,他们在外面受过高等教育,都选择回到华西村工作。在他们看来,华西村有产业,在上辈搭建好的平台中完成自己的事业,远比自己创业要容易。

最后决定留在华西,是父亲的要求。“在大家长制的家庭中成长,父亲权威特别重,他让我和弟弟回去,而且我们当时已经过了叛逆期。”孙喜耀说,后来慢慢地思想也有所转变,不再是只为了自己。

“长辈们为华西付出这么多,这种状态本身也应该延续下去,去为华西做出一些贡献。”对于华西中心村民,孙喜耀不愿意称其为村民,“在我们看来,从小在农村长大,亲戚、熟人盘根交错,回华西村工作也不再抗拒,现在自己反而更想为他们多做一些事情。”

在工作中,孙喜耀有时候也会感到压力。压力不是来自工作本身,而是觉得工作做不好,会给村里人丢脸。

曾抵触担任爷爷的秘书

在华西村,人们习惯称吴仁宝为老书记,吴协恩为新书记,孙喜耀也不例外。

作为华西村第一代,吴仁宝喜欢开会,想到哪些工作要布置,就召集村干部开会。

此前一篇报道描述了吴仁宝的一次开会场景。1992年3月1日凌晨3点钟,华西村主要的村干部接到总机通知,参加紧急会议。在会上,吴仁宝宣布了他对时局的判断:邓小平讲话了,经济要大发展。

他进一步判断,经济发展必然导致原材料涨价,于是定下了“借钱吃足”的策略。没过多久,原材料价格果然上涨。外界盛传“吴仁宝开了一个会,赚了一个亿”。这笔财富,成为华西村腾飞的第一桶金。

华西村村委副书记孙海燕回忆,老书记在任的时候,开会是常态,更多的事情是他亲力亲为,一天一个会甚至几个会很常见,有时候甚至早上三四点开会,这是他的管理风格,这与历史环境有关。

对于担任吴仁宝的秘书,孙喜耀坦言自己曾经有些抵触。“我当时其实不是特别愿意,因为老书记的作息习惯我们都知道,早上三点四点就起来听新闻,他的正常的一天就开始了。我觉得自己应该坚持不下来。”

后来,父亲吴协恩告诉孙喜耀“只要一年”,他才想“应该能咬牙坚持”。

在吴协恩看来,与上一代相比,自己这一代人管理风格更多是服从工作分配,同时还有点痴情,人情味相对比年轻人更重一点,在安排工作上,会照顾村民感受。

不过,孙喜耀仍然认为父亲“很累”。他说,在父亲年轻的时候,和大部分年轻人一样,有大把的私人时间和朋友在一起。但做书记之后,他整个生活习惯发生了180度转变,基本上没办法再离开华西。

从去年开始,华西集团实施了一系列改革,包括人事改革。“制度化以后,企业就不会照顾村民,该照顾的则交由村委会照顾,这样分得更清,对企业更有利。”吴协恩说。

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表示,2016年是华西村的“改革年”。

这在孙喜耀身上也有体现,目前操盘的电竞板块公司,华西人占比很少,主要通过社会公开的方式进行招聘。在资金方面,会通过社会化融资,华西集团在公司中则只是一个股东角色。

孙喜耀的管理风格与父亲也有所不一样,他给团队更多的信任和自由。“很多具体的业务,都让团队去发挥完成,后来发现效果比较好。主要是得找到正确的人,就像华西一直在强调的,做企业做事业,不能让外行领导内行。”孙喜耀说,在开会上,也会更加制度化。

吴协恩认为,第三代华西人更注重结果导向,分工更明白更清楚。“这是好事情,年轻人思想更独立,愿意接受这种方式,机会平等,更注重公平。”吴协恩说,不把权力集中在一人手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顺便可以把矛盾分解下去。

“高调没有具体的意义”

和大多“80后”一样,孙喜耀对游戏的喜爱,始于小学时期的电脑单机游戏。此后,风靡数年的暴雪公司游戏War3、DOTA更是校园时期团体对战的必备项目。

在澳洲留学期间,孙喜耀会和宿舍的同学一起玩游戏“开黑”。对于儿子玩游戏,吴协恩是一种放任的状态。一次,孙喜耀同学的母亲告诉吴协恩,自己儿子在澳洲的一次游戏竞赛中得了15名,吴协恩有点失落,“我儿子也在玩游戏,最起码要玩出名堂才行啊!”

后来,吴协恩得知孙喜耀得了第一名,他的顾虑才打消。

回国后不久,孙喜耀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张宇。后者有十余年游戏从业经验,先后任职第三波游戏谷GM,网易网络游戏产品经理、腾讯互动对战平台总监。

2012年,孙喜耀与张宇共同成立耀宇文化。在之后的几年中,耀宇文化引入包括江阴华茂、广州华多、光大体育等投资机构,并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

耀宇文化利用旗下品牌MarsTV从事电子竞技赛事运营和相关赛事视频制作业务。同时,孙喜耀创立火猫TV,从事游戏视频直播业务,与完美在中国大力推动dota2电子竞技的发展。

孙喜耀另一个身份是EHOME电子竞技俱乐部董事长。EHOME是中国电子竞技历史上最老牌的职业俱乐部之一,2012年因多方面原因投资人撤资,俱乐部被迫解散。后来经孙喜耀介入重组,实现回归。

耀宇文化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孙喜耀除了在电竞行业布局,还涉及股权投资、广告、计算机、影视等板块。

在电竞领域,孙喜耀绕不开的一个人是王思聪。

王思聪对电竞的感情由来已久,早在2011年,王思聪就在微博上宣布自己进入电竞领域,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组建了IG俱乐部。2015年,王思聪继续着自己对电竞的这份“感情”,先后成立了香蕉计划、熊猫TV等多家公司。

同在2015年,英雄互娱发布公告:王思聪增补为英雄互娱监事,入股英雄互娱。一年后,王思聪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监事职务。离场前不久,2016年4月,孙喜耀成为公司监事。

孙喜耀与王思聪私下关系不错,他私下称对方为“老王”。但相比王思聪,孙喜耀显得低调许多。

孙喜耀认为自己个性不属于张扬的类型。“老王还没结婚,所以他可以这么做,而且这是他的一种公关、宣传手段。并不是每个人都适用。”在孙喜耀眼里,自己身份特殊,所做的事情其实是在给华西村集体打工,高调没有具体的意义。

吴协恩也会时常提醒孙喜耀,虽然粉丝经济也是一种商业形态,但儿子的另一个身份是华西人,不应该太张扬,踏实做事就好。也正因为如此,孙喜耀极少在媒体面前露面。

不张扬,是包括孙喜耀在内的华西第三代共有的特质。新京报记者接触的近十位年轻人,他们大多已经走上管理岗位,但言谈中依然比较谦逊。

在华西村村委副书记孙海燕看来,华西新一代年轻人条件优越,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车子,但一直没有张扬的性格。

“在享受优越的物质条件同时,也有自己的底线,这种底线是老书记一代人塑造的,是环境氛围造就的。”孙海燕说,这种性格,在村风、家风的潜移默化中一代代传承。

和父亲聊天“无家事”

成长环境不同,华西村“第三代”也具有前两代人不一样的特质。

吴协恩曾经开玩笑地问两个儿子,以后要不要接自己的班,两人异口同声说不要。

“他们很早就知道,华西村的书记不太好当。”吴协恩说,实际上自己早就想好了,对华西年轻人放开手去培养,不刻意针对某一个,实际上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在孙喜耀看来,自己背负的责任感与父亲有差距。父亲做了书记之后,孙喜耀明显感觉他整个人压力变得很大,会把集团、村里的事情都背负到身上去,觉得自己必须要这么做才能让村里面发展得更好。相比父亲和爷爷,自己身上的使命感会少很多。

“老书记当时给自己制定了‘三不’,其中有一条是不拿全村最高工资。新书记也在学习,包括从2013年也开始放弃了个人奖金,拿只有基础保障的基本工资。”孙喜耀说,如果自己做到这种奉献力度,是可以,但是肯定没有像他们这样心甘情愿地付出这么多。

刚工作时,孙喜耀承认和父亲有一些代沟。“我没有体验过他经历的很多事情,有时候也会对父亲的想法进行反对。现在创业这么多年,该碰到的事基本上都碰到了,所以反过来看,觉得他们老一辈的经验还是很宝贵。”

操盘华西村电竞板块后,孙喜耀会和父亲交流管理经验。吴协恩不会和孙喜耀交流电竞领域细节,而是针对创业本身提一些建议。

“更多的是企业发展情况,对IT方面的设想,有的时候会敲敲边鼓。”吴协恩说,和儿子聊天没有家事,主要针对工作。但具体的事务,自己不会去插手。

在外界看来,因为有更高的学历背景,更开阔的视野,第三代华西人,拥有上一代人不具备的条件,但孙喜耀却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

孙喜耀的不自信,来自于和前辈的比较。“你看得越多,就觉得自己做的算不了什么,包括跟父辈比,跟祖辈比,肯定是缺乏自信的。”

“我们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接受新鲜事物比年纪大一些的人速度快一点。”但和父亲、爷爷相比,孙喜耀感觉也没快多少,去年华西村电竞板块牵手英雄互娱,还是父亲最先提起的这家公司。

对于华西年轻人,吴协恩持包容态度,他不认可“富三代”这样的标签。“不要埋怨年轻人,《三字经》中有说‘子不教、父之过’,下一代如果说干得不好,应该找我们的原因,因为我们是榜样。”

吴协恩认为,年轻人不论在哪个行业,只要有上进心就好,因此,他倡导给年轻人机会。“老的教育总是引导年轻人要有奉献精神,那也不行,既要奉献,也要让他们实实在在看到东西。”吴协恩说。

原标题:华西村第三代的“新世界” | 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