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雅六俗,你的山水画属于那种气?

前的人论画,第一先讲究气韵。学画的功夫不同,所以作出来的画,它的气味也万不能一样,因为气味是显露的,不必张扬,也不必遮掩,是雅是俗,可以一望而知。

大凡有气势而又有风韵(趣味)的叫做“雅气”,有气势而没有风韵的叫做“俗气”。把气的雅俗按着最容易看出来的样子,各分为几类:什么气是我们所当有的?什么气是我们所当去的?

▲北京西山小景 胡佩衡

雅气的分别

1

雄厚气

这派的画大半叠嶂重峦,雄伟浑厚。如同有正书局印的王叔明《青卞隐居图》,它的磅礴气差不多都跑到纸外头了。

▲青卞隐居图 王蒙(元)

苍润气

这派的画笔力挺拔,气势淋漓。如同神州国光社印的沈石田八段锦册,真有老气横秋、烟云腾溢的样子。

▲仿董巨山水图 沈周(明)

灵爽气

这派算是画中能品,不论何等的景致,都能画得活泼妥当,变化如意。如同有正书局印的王石谷宋元十二景册,看见了真可以爽神悦目。

▲云崖空翠图图 王翚(清)

淡寂气

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画写胸中逸气”了。一般文人学士偶然遣兴,虽是寥寥几笔,不求形似,可是笔笔沉着,有一团静穆的气象显露出来。如同神州国光社印的李长蘅山水册,实在得了倪云林天真幽淡的味道。

▲松云远岫图 李流芳(明)

清秀气

这派的画干干净净,一点烟火气也没有,而且笔墨超脱,意趣别致。如同罗振玉印的恽南田山水册,清幽之趣令人可爱。

▲古木垂萝图 恽寿平(清)

俗气的分别

霸悍气

用笔太露锋芒,着色过尚艳丽,最容易生霸悍的气味(就是火气)。看着似乎苍老,实在纵横的习气太大。初学千万不要学!

如果有了这个毛病,赶紧临南派清秀的稿子就好了!因为他只学北派的苍老而不秀润的缘故。

市井气

店中卖的纱灯、扇子,上面所作的画可算是这一派。既无毛病,又很工细,但是要不得的!因为作画的人没读过书,又没临过帖,用笔、用墨全不讲求,所以甜俗的气味出来了。

学者有了这个毛病,必须根本推翻,从用笔、用墨处入手去临摹古画,或者还可以改过来。

板滞气

有一般食古不化的人不知道变通,作出画来虽然功力很大,却是不会活泼,如同一张死画,总是手生心迟的缘故。若能多临多看,或者就没有这个毛病了!

污涨气

初学作画,既不知道理法,又看不着好帖,只在石印本子里用工夫,最容易犯了污秽的毛病。第一是远近、浓淡不分:画一层又加一层,层次越多越不清楚。第二是不会着色:不是渗淡,就是浓滞,处处免不了痕迹。这都是污涨的原因。

应当寻一本清秀的画帖,细心去临,笔墨越简淡越好。若能寻访一个画家,听他的指导,进步就更快了。

草率气

不论什么事情,勉强塞责,总不会好的。何况是山水一门,有无穷的变化,荒唐草率,哪能得着真趣。常见青年人躁心太胜,不但作小幅画,顷刻而就,就是作大幅画,连渲带染,也用不了半天的工夫,处处的笔墨都浮在纸上,没有一点沉着的气概。

须知道古人五日一水,十日一石,并不是古人痴笨,恐怕有一笔不到处,反倒为全画之累了。至于我们现在是学画的时代,又当怎样……

沉浊气

大凡自命学画成功的人,最喜用浓墨。起初总觉着他的画墨气不够,这里添添,那里加加,甚至远处的山也要涂上几笔浓墨。久了习气越深,居然是一片模糊,就有了沉浊的气味。譬如:吃饭用咸菜,起初不过吃一点,久了越用越多,虽然给他盐吃,他也不觉得咸了。

在行将就木的人尚不要紧,在青年染此种习气,将来如何得了,所以“宁淡勿浓”的话须要牢记在心!

以上所说的各种气味是就显著者而言。

学者对于俗的呢?应当警戒着不要犯了!对于雅的呢?须多多用工夫!各种画帖都买上一本,多看几次,多临几遍,日子久了,自己的气味与古人的气味渐渐化合了,自然创出一种特别雅秀的气韵来,这就是将来成名家的根本。

还有一层:学者作画的时候,窗户须明亮,几案须洁净,就连笔、纸、墨、砚、水碗、色碟等物,也要干干净净的。心里除去一切的杂念,专心致志地去画,气味绝不会俗的。况且临摹古人的画稿,或默写所见过的好景致,既无有躁心,哪里有俗气?(文\胡佩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