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不愿被喊神童的少年,如今成哈佛最年轻正教授

subtitle 杂家04-20 11:05 跟贴 44486 条
大道三千,道道不同。有些人喜欢比赛,喜欢竞争,那又为何去阻止他们呢?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杂家Misc》栏目(公众号:zajia163)出品,每天一个精彩的人物故事,每周更新五期。

  1978年,在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的支持下,中国科大少年班首次出现在大众视野,21名15岁左右的少年在此聚集,一时间,名动天下。

  40年间,北大、清华等名校也曾招收少年大学生,但都铩羽而归。中科大,在鲜花与鸡蛋齐飞中,培养着一批批早慧少年。

  百度总裁张亚勤,发明原子陷阱追踪分析法的卢征天,发现世界上最小的纳米碳管的秦禄昌。伤仲永的故事的确在发生,但这些天才少年带来更多的,是惊讶和惊喜。

  有这么一个人,似乎走着和他的前人相同又不同的人生轨迹。

  他的经历是神童的最好注解。13岁考入大学,18岁进入哈佛,23岁获博士学位,31岁成为哈佛正教授。

  他也热爱生活,家庭美满。他喜欢跑步、登山,马拉松圈内有名。他留着一头长发,娶了白人妻子,现在女儿已经9岁。

  这个人,叫做尹希,一个打扮得像艺术家的科学家,一个不愿被当作神童的中科大少年班学子。

  2015年9月4日,哈佛大学高能理论研究组发布了一句话新闻:

  “祝贺尹希晋升正教授”

  乍一看似乎是不起眼的新闻,却让当时的国内媒体集体高潮。

  在升任正教授时,他才31岁,刷新了哈佛大学正教授的最年轻记录。

  尹希从小就有点与众不同。

  在尹希妈妈看来:“这孩子不喜欢出去玩,总喜欢宅在家。”

  而宅在家的尹希却着实让他妈妈震惊了一把。

  小学二年级,她看见尹希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便走上去打量了几眼。

  这一打量,把她吓了一跳。因为尹希看的书,是她上大学时的微积分课本。

  一个才二年级的孩子,能看得懂吗?

  尹希妈妈从不信什么空中楼阁,毕竟当时儿子只学过加减乘除。

  于是,她以没打好基础不能看微积分为由,将这些微积分课本锁起来便出差了。

  一周之后出差回来,她发现尹希手里又捧起了微积分。

  原来丈夫受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偷偷把书拿了出来。

  尹希看出了爸爸的苦恼,心疼地对母亲说:“妈妈,你就让我看吧,我保证不影响学习,我喜欢微积分,我爱看....”

  十岁,尹希进入北京八中超常智力实验班。当时他年龄太小,每次照相,都乖乖站在第一排。

  有一次,老师发了脾气。因为尹希上课不但不记笔记,还总是走神。

  尹妈妈深知儿子的缺点,揪过儿子就一顿教训:“你还真把自己当天才了?难不成老师讲的你都记得?”

  面对妈妈的质疑,尹希反驳道:“我都记在脑子里面了,再用纸是浪费。”

  当着她的面,他把一道数学题的辅助线都画了出来,画完还不忘补刀:“我辅助线都画完了,还有必要再继续写下去吗?”

  不到十二岁的尹希,在学习道路上高歌猛进,受到了少年班的青睐。

  1996年,不满13岁的尹希从北京八中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人民日报》当时还曾为此整版刊文。

  看着即将要远去的尹希,尹妈妈却希望他能在北京留下。

  于是开学之前,她带着儿子去找了北京大学的老师。

  这个人,是舒幼生。

  舒幼生在北大物理系任教,同时也是资深的中学生奥林匹克竞赛老师。

  尹妈妈说明来意后,舒幼生决定测一测尹希的实力。

  他从书架上随便挑出一本竞赛书籍说:“这是我曾编纂的一本奥林匹克竞赛书,出版不久便发现里面有一处错误,你能帮我找出来吗?”

  七八分钟过后,尹希竟准确地把那处错误“揪”了出来,还给出了正确解法。

  舒幼生笑了,用手轻轻模了摸尹希的胖脸,立马给人打电话:“我这里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小神童,希望学校能够破格录取……”

  但因为北大当时并没有少年班,舒幼生只得遗憾地放他去了中科大。

  舒幼生知道尹希是个天才,但他或许想不到,尹希17岁从中科大毕业后,又拿到了哈佛的offer,创下了哈佛大学最小龄博士生的记录。

  2006年,尹希成功拿到了哈佛授予的博士学位。

  同一年,哈佛大学为其打破了“本校博士不得留校读博士后”的规矩。甚至还允许他放缓研究进度,只为让他能够安心地留在哈佛。

  而尹希也确实不负众望,靠着接连取得的研究成果先后升任了助理教授、副教授,并在2013年获得了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美国斯隆研究奖。

  后来,他升任哈佛正教授。

  当时不少媒体在采访中直言他是神童,但尹希本人非常反感外界给予他“神童”的评价,他对记者说:“这词对我来说,带有诬蔑性含义”。

  在谈到成为众矢之的的少年班时,他也不认为这是拔苗助长。

  他说:“这些所谓的成长规律都是人胡乱定出来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中科大少年班给一群孩子更多的选择,这正是中国教育普遍缺乏的地方”。

  确实,看似顺风顺水的背后,他承受了太多的压力。

  少年班创始至今,人们对它的质疑从未减少过。不少人撰文批判少年班扼杀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天性。这似乎也颇有道理。

  但尹希说他喜欢比赛的感觉。

  大道三千,道道不同。有些人喜欢比赛,喜欢竞争,那又为何去阻止他们呢?素质教育的初衷不也正是激发每个孩子的天性吗?

  尹希就像鲁迅先生笔下摆脱了“冷气”的中国青年,他做了自己能做的事,也发出了自己拥有的光。

  他是幸运的,一路走来,虽然磕磕碰碰,但还是成为了被国际寄予厚望的物理学家。

  但我们不能奢求每个早慧的孩子都像尹希那般幸运。如果仅仅是因为他们早慧,就要依据众人对“完美小孩”的幻想去要求甚至塑造他们,即使真的成功了,也实在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许多时候,我们该给这些早慧的孩子多一点的宽容。

  杂家Misc,我们挖掘论文和资料库的内容,每天讲一个有意思的人物故事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