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法贝热彩蛋:来自沙皇的复活节礼物

澎湃私家历史04-20 09:50 跟贴 19 条

  东正教的复活节

  对于基督徒来说,复活节是庆祝耶稣基督复活的重要宗教节日;各民族的庆祝方式当中,又以绘制彩蛋的习俗最广为人所知。这项古老的传统随着信仰传播至世界各地。作为虔诚的东正教徒,斯拉夫人所保留的复活节彩蛋习俗,成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在东正教教历中,复活节乃是最重要的节日,时间在每年春分月圆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旧历一般在3月22日到4月25日(新历4月4日到5月8日)之间。

  复活节的庆祝活动包括礼拜、传统的节日问候,以及丰盛的佳肴。宴客时通常桌上摆满了各式美味别致的蛋糕;当然,还有交换神圣的复活节彩蛋。中空的彩蛋象征着“基督自他的灵柩中复活”的宗教含义,是尘世生活与基督创造的天堂的化身。另外这段时节也是春天来临、大自然全面复苏的时候,彩蛋缤纷的颜色传达了阳光的闪耀和温暖,并象征着富足、健康。斯拉夫人称复活节彩蛋为“pysanka”。绘制的颜料由洋葱、甜菜根、棉花及其他生活中常见材料制成。除了拿来吃的彩蛋,各种装饰用蛋则依家庭的富裕程度而有所不同,有木质、玻璃、瓷、青铜彩蛋等等;这些蛋会被布置在家中,像对待圣像、守护神一样把保存起来。

  在十九世纪末的俄国宫廷内,复活节前后的系列庆祝活动热闹不已。沙皇会亲自接见禁卫军官,一一进行传统的问候仪式(Paschal Greeting)。沙皇会先说:“基督复活了!”另一位则要回应:“他真的复活了!”并互相亲吻对方的脸颊三次以示祝福。站在沙皇身后的皇后则会在人们亲吻她的手后,赠与他们由矿石或陶瓷做成的彩蛋。某位亲王回忆道:在大批人员参与的复活节问候之后,“沙皇不得不去洗脸和胡子,洗的水都变黑了。皇后的手也变得又黑又肿”。这些赏赐的彩蛋都饰有皇室的花押图案,而贵族们也常在此期间互送小礼物。然而在这些精致的礼物当中,最为后世所熟悉的,当属沙皇送给皇后的复活节彩蛋。

  爱的礼物

  这要从沙皇亚历山大三世(Tsar Alexander III, 1845-1894)跟卡尔?法贝热(Peter Karl Fabergé,1846-1920)订制的第一颗复活节彩蛋开始说起。第一颗彩蛋订制于1885年,是亚历山大三世送给妻子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的惊喜。它的灵感来自于皇后娘家——丹麦皇室收藏的一枚十八世纪骨董彩蛋:这枚和普通鸡蛋一样大小的蛋,剖半的“蛋壳”是用象牙制成,里面装有三层金质的鸡蛋。金蛋的一端有一凹槽装盛香水,另一半则以珐琅制成蛋黄造型的盖板,一旦打开“蛋黄”,就会发现里面的惊喜——一只在钻石槽内的母鸡!

  亚历山大三世和皇后在国外旅游时见过一个维也纳版本的金蛋,当沙皇有了这个礼物的想法时,法贝热用他精湛的手艺让梦想成真。不过法贝热的版本并非抄袭,他删掉了很多元素,单纯呈现一个整体:表面涂层用白色珐琅呈现蛋壳质感,蛋黄则用消光金(mat gold),蛋黄里藏了一只金母鸡,母鸡里藏了小皇冠,冠里藏有占了整颗彩蛋总价一半以上的红宝石吊坠。

  这颗彩蛋的成功,很大原因是诉说了一个动人的故事,惊奇连连的设计和皇后的家族记忆链接,打动了芳心。送礼送到心坎上,让沙皇十分满意,此后,法贝热正式成为皇室的珠宝供货商,而跟法贝热订制复活节彩蛋也成了一项皇室传统。

  世纪末的魔术师

  法贝热的发迹要从他的父亲古斯塔夫(Gustav Fabergé, 1814-1893)说起。1842年,来自塔林的珠宝工匠古斯塔夫?法贝热来到帝国的首都圣彼得堡,寻找服务皇室的机会。当时的圣彼得堡在珠宝工匠的眼中,有如圣地麦加一般充满着机会,古斯塔夫的店面简朴但手艺十分精良,名气逐渐传开,然而将家族事业版图扩大的,是他的儿子卡尔。法贝热曾经留学德、意、法、英等国,在游历欧洲古城的博物馆时,他从历代的珠宝珍藏中得到许多灵感,并在后来的创作中得到了崭新的诠释。从1867年开始,法贝热有机会进入冬宫博物馆修复古代金器和珠宝,成为一名珠宝修复师,并得到同行的肯定。

  法贝热于1870年继承父业,专门制造销售贵重饰品。他既是艺术品味极高的珠宝设计师,也是位精明的生意人,擅于运用各种机会推销自己。1882年莫斯科举行全俄展览会时,法贝热的产品因其工艺精美、质地优良而引起轰动,欧洲各国皇家争相购买。自从1885年为沙皇订制的复活节彩蛋获得青睐后,法贝热更是平步青云;五年后,他被授予“陛下的鉴定师”头衔,使他有权力自由进出宫殿,为皇室服务。在皇室的加持下,法贝热放眼国际,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他和宝诗龙的创办人Frederic Boucheron等人为评审团委员,并因参展作品表现杰出得到法国的最高奖章——荣誉军团十字。由此法贝热成为俄国珠宝奢侈品的代名词,涌入大量海外订单。全盛时期除圣彼得堡总部外,在莫斯科、基辅、敖德萨、伦敦都有法贝热分店,员工超过500人。

  凭借优秀的团队与灵活的组织头脑,法贝热能及时消化大量的订单。每年的圣周(复活节前一周),法贝热都要为他“至尊的客户”献上彩蛋。为慎重其事,构思总是推陈出新、极尽奢华之能事,并在上呈稿样通过后开始动工,平均一颗蛋完成要花费近一年的时间。工匠们在米哈伊尔·佩钦(Michael E. Perchin,1860-1903)和亨利·维格斯特伦(Henrik Wigström, 1862-1923)等首席珠宝大师的带领下持续创作一颗颗由各种宝石、黄金、白银和钢铁等金属做成的彩蛋艺术品。尼古拉二世继位后(1896-1917),也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这项传统,法贝热开始每年制作两枚彩蛋,一枚献给皇太后玛丽亚,一枚献给新皇后亚历山德拉,一直到1917年革命爆发。

  让爱延续

  来自莱茵公国的亚历山德拉皇后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女,两人是在某次婚礼上一见钟情。在尼古拉二世继位为沙皇后,也用复活节彩蛋来延续家族传统、传达爱意。亚历山德拉皇后最喜欢的花卉是铃兰,于是成为1898年彩蛋的灵感。这件作品以四株铃兰花缠绕支撑着带有虹光的粉红蛋体,底部支柱作索纽纹,沿蛋壳向上延伸至顶部的镶钻皇冠。当按下珍珠按钮后,会从皇冠下部弹出三叶草造型的小相框,内镶有丈夫和两位小公主的细密画。

  闪耀宝石光芒的球体加上栩栩如生的花朵,相当引人注目,尤其是以多彩珐琅衬托出贵金属与宝石的光泽,呈现出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色感表现。大量的白色珍珠小花被深绿色叶片搭衬,显得珠玉有声;而复杂的缠绕曲线,还搭上逐渐流行的新艺术风潮(Art Nouveau)的列车。在1900年巴黎博览会达到高峰的新艺术风格,也是皇后本人相当喜爱的风格,不过在法贝热的诠释下新艺术的异国情调与感伤化为爱与幸福,同样浪漫,不着痕迹。彩蛋内的惊喜,则是藉由家族成员幸福洋溢的表情,来呼应铃兰的寓意——纯洁、青春和天真无邪。

  三十多年来,这些彩蛋总是依据对象的喜好而有客制化的设计。像给皇太后的彩蛋中就有回忆丹麦故居风景的细密画,或是水晶内安装亚历山大三世骑马像;而尼古拉二世继位以后的彩蛋内容政治性就较强些,如罗曼诺夫王朝三百周年纪念、西伯利亚大铁路通行纪念等。值得注意的是到了后期,皇储阿列克谢的形象开始成为彩蛋歌颂的主题,例如1912年献给皇后的《皇储彩蛋》——深蓝色不透明的外壳乃由上、下各六瓣的青金石组装,并用路易十四风格的金饰纹样掩盖接缝。彩蛋内的惊喜是一个镶满钻石的皇家双头鹰纹样宝座,中央是皇储阿列克谢身着皇家海军服的细密画。小王子是母亲的期待与国家未来的希望,寓意再明显不过。

  总的来说,每颗彩蛋的故事不同,有属于家族的回忆,也有宣扬俄罗斯帝国的武功,也有纯粹赏心悦目者。上行下效,其他贵族富绅也跟法贝热下过彩蛋订单,精致程度各有千秋,但每颗总是独一无二。其他付不起高昂费用的人,还可以改买迷你彩蛋吊坠、耳环饰品当成贺礼,或直接在店面选购当季流行的成品——各种用宝石制成的盆花、象生动物、或是相框,总让人皆大欢喜。

  若仔细观赏,就会发现法贝热作品所运用的技法种类十分繁杂。除了精湛的金工与宝石切割技术之外,融入俄罗斯本地的珐琅烧造传统与欧洲流行的细密画、钟表八音盒等机械装置,都丰富了每一颗彩蛋的可看性和惊喜度。它们都是运用各种知识,集众人之力完成;成品的外貌可以跟欧洲同步流行法国路易十六风格,也可以是东正教马赛克镶嵌技艺的极致表现,或是借古创新的文艺复兴风格。更重要的是,法贝热并不执着于贵重金属的材料堆砌,整体设计的搭配才是法贝热的重点。在一段1914年的采访当中,他曾这样评价进入俄国市场的外国珠宝商:“很显然,如果你想把我的作品跟其他品牌诸如蒂芬妮(Charles Lewis Tiffany)、卡地亚(Louis-François Cartier)、宝诗龙作比较,你会发现它们的价格比我的还要高。当然了,他们是商人,而不是珠宝艺术师。昂贵的东西对我来说不具吸引力,如果它们的售价仅是因为用了许多钻石和珍珠的话。”而本地的竞争者,还有同为御用珠宝师的波林家族(House of Bolin, 现为瑞典品牌W.A. Bolin),以及来自芬兰的A. Tillander。跟同业的竞争和学习,以及坊间出现的仿冒品,都说明了法贝热受欢迎的程度,也让20世纪初的珠宝业激荡出更大的火花。

  然而,法贝热跟这些珠宝商也随王朝同样遭到厄运。1917年革命之后,失去了顾客群的法贝热公司迅速衰败。1925年,卡尔?法贝热留下最后一枚尚未完成的复活节彩蛋,与家人乘上了前往拉脱维亚的最后一班火车,随后漂泊流离终老于瑞士。公司品牌在1950年代转入西方之手,遂与家族经营无关。

  最后的归宿

  十月革命后,沙皇的珍宝遗物就全部被打包送往莫斯科,集中在克里姆林宫内珍宝库保管。不过,斯大林的态度与列宁不同,他认为出售珍宝以换取外汇是相当合情合理的事,于是这批彩蛋连同其他珠宝开始流出宫中,至今散落世界各地。

  如今尚存于世的法贝热复活节彩蛋中,有四十二枚是为皇室制作的;其中有十枚收藏于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珍宝库博物馆,成为俄罗斯珍贵的文化遗产。这些彩蛋多半纪念政治事件与彰显皇权。其中量体最大、材料最奢华者为《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彩蛋》。它是纪念1904年沙皇尼古拉二世到访莫斯科而制作的,于1906年完成。彩蛋的底座部分是克里姆林宫的围墙与城垛,以四座具代表性的塔楼围绕中心白色的蛋体;带东正教典型洋葱金顶的白色蛋体,象征着克里姆林宫内最古老的圣母升天大教堂,那里正是举行沙皇加冕仪式与各种宗教法事的所在地。而这枚气势非凡的蛋堡,还内藏一个八音盒,可用一枚金钥匙上发条,播放两首圣歌。相传,那正是沙皇到访时询问的两首曲子。

  第二大收藏如今坐落在圣彼得堡的私人美术馆中─法贝热美术馆(Fabergé Museum)。美术馆成立于2004年,是由俄国石油巨头维克多?维克赛尔博格(1957-)出资的文化事业活动,并于2013年正式对外开放。成立美术馆的动机源于他从美国富比世家族(Forbes)手中买下一整批复活节彩蛋,就有了将散落于各地的俄罗斯珍宝带回祖国的想法。近十年来旗下基金会收集了关于法贝热的各项艺术珍品,充实馆藏至超过四千件。今日美术馆坐落于丰坦卡河畔的苏娃洛夫宫(Shuvalov Palace)内,乃翻修旧日豪宅回复古迹原样而成,并跟市政府签下长达49年的租约。

  余下的彩蛋散落于世界各地,尤以美国收藏为多。如今弗吉尼亚博物馆拥有的五枚彩蛋及其它三百多件法贝热作品,源自1947年Lillian Thomas Pratt女士遗嘱捐赠,是除俄国本土以外收藏质量最丰富的博物馆,近年来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其余收藏则散落在英国、瑞士、摩纳哥、卡塔尔等处。革命已过百年,这些失落的珍宝诉说着罗曼诺夫王朝的命运,它们就像一颗颗封藏的记忆,将爱化为永恒。

  作者:一婷

原标题:法贝热彩蛋:来自沙皇的复活节礼物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