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春已远,夏未至,最美的绿色其实都已经待在名画里了

subtitle 靠谱04-20 06:36 跟贴 2 条

  流行色草木绿好像并没有流行起来

  象征复苏、治愈心灵的清新绿色

  在不同画家笔下却有了立体而迥异的性格

  “ 令人精神焕发,恢复元气的色彩,治愈绿象征着新的开端。”
这是国际权威色彩机构 PANTONE 公布2017年度代表色 GREENERY(草木绿)时的解说。
但是春天都要过去了,草木绿好像并没有真正流行起来。

  绿色真正喜欢待的地方是在名画里。在艺术界,绿色元素大概是伴随印象派的产生而大量出现的。如果你还认为,它应该与“复苏”、“希望 ”这些概念联系在一起,你错了。

  梵高《奥维尔的绿色麦田》1890

  梵高:变化多端的绿色

  最受文艺青年喜欢的梵高,就擅长运用绝对的纯色色彩,随心所欲地表现自己的内心。一般来说,绿色代表着生机勃勃和充满活力,也代表着和平和希望。但是在梵高的作品中,绿色仿佛是一种非常诡异的颜色。

  
在《夜间咖啡馆》中,梵高向我们阐述了绿色诡异、阴森以及可怕的一面。他大量使用不同绿色装饰了咖啡馆,有绿色的屋顶、绿色的吧台、黄绿色的地板、绿色的台球桌以及染有绿色头发的老板等。

  梵高曾说过,在这幅作品中,他故意采用这种甜蜜的绿色和画中的红色进行对比,就是想表现人类的可怕,在夜间的咖啡馆,人一不留神就很容易干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来。其实“green”一词也带有一点嫉妒和消极的意思,梵高用色彩很好地表现出这种含义。

  Self Portrait Dedicated To Paul Gauguin,1888

  这幅自画像常年位于Google Art首页

  《玫瑰》,1890

  Paul Gauguin's Armchair,1888

  Prisoners Exercising Prisoners Round, 1890

  Factories Seen From A Hillside In Moonlight,1887

  莫奈:睡莲与绿色水面

  在法国印象派画家中,莫奈无疑是一位最有标志性意义的艺术家。他高产的“睡莲”等系列,为后人留下了一份沉甸甸的美术史遗产。在那变化莫测的绿色水面上,反映着天空和池塘岸边以及在这些倒影上盛开着清淡明亮的睡莲。

  《睡莲》系列,1904

  《睡莲》系列,1907

  《睡莲》系列,1908

  莫奈的《睡莲》挑战了人的视觉经验,他每幅作品运用的色彩和笔法都不尽相同,因而可以说每一幅《睡莲》都有独特的生命。如果说那一池的浓绿还属于“有法可依”的话,而那些飘浮在蓝绿色之上的鲜艳的黄色、紫色、红色就绝对是超验的结晶。评论家瓦多伊对其的评价是:“在这些画里存在着一种内在的美,它兼备了造型和理想,使他的画更接近音乐和诗歌。

  《睡莲》系列,1914-17

  Water Lily Pond At Giverny,1918-1919

  西斯莱:富有诗意的绿色天空

  西斯莱(AlfredSisley)是印象派中的元老,却一直没有太大的名声。他一生坚持在室外写生,捕捉大自然的天光和跃动的空气。

  西斯莱《库朗塞公园附近的小路》Path Near The Parc De Courances,1868

  他特别着迷于林间沙沙作响的树叶婆娑,而且在表现天空的广度和深度方面,显露出杰出的天赋。把天空和乌云描绘成草绿色大概只有西斯莱这样画过。

  西斯莱《莫雷塞的赛艇日》The regattas Moseley,1879

  
《莫雷塞的赛艇日》是西斯莱的中期杰作,画面描绘的是塞纳河岸边准备举行的赛艇比赛,风云突至的晌午仿佛空气凝固了似的,草绿色的天空和乌云那样生动而令人历历在目。天空、旗幡、岸上的人物被定格在画面上,狂野的笔法恰似狂草,恣意放纵,色彩凝重中交汇明媚。

  
《圣·克洛德附近的枫丹白露森林路》中的森林表现为结实的块状物体,浓密而稳固地坐落在台地之上,占据画面三分之一的是广袤的天空,光色空灵,与下方的森林和台地形成强烈的对比。

  
修拉:绿色点彩的魅力

  修拉(Georges Seurat,1859—1891)是一个热烈崇拜理论的人,25岁时,他探求出一种新的技法——点彩法。他的代表作《大碗岛星期日的下午》用大块的绿色点彩为主调,杂以紫、蓝、红、黄等色点,使画面在局部中有着丰富的色彩变化和互补色的对比,整体上协调一致。

  修拉《大碗岛星期日的下午》,1884

  
修拉共用了三年时间才完成这幅画。这幅画描写的是巴黎附近奥尼埃的大碗岛上一个晴朗的日子,游人们在阳光下聚集在河滨的树林间休息。

  前景上一大块暗绿色调表示阴影,中间夹着一块黄色调子的亮部,显现出午后的强烈的阳光。草地为黄绿色,阳光透过了树林,而投射在草地上的阴影,被色彩强调得界限分明。

  修拉《库布瓦的塞纳河》,1885

  
这幅画具有一种特独的魅力。修拉用小碎笔铺色,描绘房屋和河水、人体以及大面积的绿色的树木。在这里他还特地使景物贴近了观众,把它拉到表面上来,从而强调出他所描绘的自然景色的片断性。

  Landscape With Figure. Study For 'La Grande Jatte',1884-85

  Port-En-Bessin Entrance To The Harbor,1888

  马蒂斯: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

  野兽派的创始人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他有一幅《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让人印象深刻。

  马蒂斯《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1905

  《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充分反映了马蒂斯野兽主义画风的特点。画中人是艺术家马蒂斯的夫人(Green Stripe)。马蒂斯把整个颜色全部改变,我们看到的是五颜六色的画面,背景是蓝色,衣服是红色,头发是紫色。在这幅画中,马蒂斯在人物面部的正中央画了一道绿色粗线。这条线成了全画的核心,不仅整个脸部的造型结构紧紧依附着这道绿线,而且画中诸多要素都是靠这道线而得到统一和平衡。

  Standing Moroccan In Green (Standing Riffian),1913

  马蒂斯把颜料不分青红皂白地铺在画面上,阴影用绿色。背景由中间分色,大胆粗犷,不得不说冲击力很强。下面这幅花你能看懂吗?还好还好,马蒂斯也画过一些小清新。

  Sun's Ray,1917

  Corner Of The Artist's Studio,1912

  Conversation Under The Olive Trees,1921

  Plum Blossoms, Green Background,1948

  

  蒙德里安:绿色的逐步退化

  最爱画格子的蒙德里安的作品出现过绿色吗?答案是肯定的。学院派出身的蒙德里安绘画功底是非常扎实的。而绿色出现最多的阶段也是在早期的阿姆斯特丹时期。

  《乡村教堂》Village Church,1898

  Along The Amstel,1903

  Meandering Landscape with River,1906-07

  很难想象以上是蒙德里安的作品吧。

  可以看出几乎是随着时间增长,蒙德里安画中绿色的明度越来越低。即使是在以树为主题的系列作品里,树也渐渐变了颜色。如下图,灰树。绿色更加趋近石绿,灰绿。

  The Gray Tree,1911

  Trees By The Gein At Moonrise, 1907 - 1908

  张大千:泼彩山水中灵动的绿色

  中国画家中,最喜欢张大千的绿。他的泼彩山水中,绿色或浓或淡,恢弘豪迈,而又轻盈而灵动。

  其实,对五彩缤纷的颜色敬而远之,原本就是中国画的特色之一。清代张庚也说过:“画,绘事也,古来无不设色,且多青绿。”即便青绿山水是中国画中重要的一支,但是在很多古代书画家的笔下,墨色运用还是相对较多。不过到了近代,中国画中绿色系的作品就多了起来。

  《莲》,1948

  张大千(1899-1983)晚年的泼墨泼彩山水画色彩单纯明丽,画面以冷色调为主,其中又最重石青和石绿,这种色彩是中国画中青绿山水所特有的。但在他画面又区别于青绿山水,在用色上他采用先泼墨为底,然后再泼彩的做法,这一方法,他自己的见解是“色之有底,方显得凝重,且有旧气。是为古人之法。”

  《莲》,1965

  Early Snow,1965

  《莲》,1973

  Mist At Dawn,1974

  
当然,爱用绿色的画家还有很多。比如自嘲是“好色之徒”的林风眠,他的绘画里,绿色是浓重的,有淡淡忧愁,但又宁静高远。

  林风眠《绿柳》

  其实,今年的草木绿像去年那么流行,还是要归结为人们对绿色的偏见,色彩偏见普遍存在于各民族的文化中。在中国,“绿色”的含义有些复杂。古人将颜色分为正色和间色两种,红黄蓝就属于正色,而绿属于间色,也就是不纯的颜色。在春秋时期开始,贫苦百姓到街头卖儿女的,都要在头上裹绿头巾,后来又出现“绿帽子”的典故,人们对于绿色就不那么待见了。
在西方,出版界有“绿色封皮滞销论”的说法,还有些画廊经营者发现,顾客不会对有强烈绿色调的感兴趣。而股票的出现,由增加了一条对绿色抱有偏见的借口。但是除去这些人为的偏见,绿色是自然、和平、是健康的颜色,画家笔下的那些自然风光,还有绿色的食物,这不美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