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那个什么都略懂一点的创造者,让想象力更多彩了一些

subtitle 文艺星球 04-20 05:20

   3月16日下午,在复旦大学的报告厅现场,一位坐着轮椅来的艺术家陈述了自己在当天早晨刚刚“倒下”过一次的经历,语调很平和。这一刻望着他有点像望着另一个领域里的霍金。

  他是一个创造家,做书的人,足球队的艺术督导,教书,画画,拍电影,拍照片,做首饰,在日本拥有服装生产线。当然,他还是一个多产的艺术家,不受材料和观念束缚的人。

  他被称作是最会“讲故事的人”。

  他是瑞安·甘德,他第一次来到了中国,一个拥有无穷创意的思考家,一个怀揣坚韧精神的抗争者。

  谁是瑞安·甘德(Ryan Gander)?

  甘德出生在位于英格兰西北部的切斯特,在他1999年于曼切斯特城市大学获得互动艺术专业的第一等学位后,回到切斯特并进入一家地毯商店工作。2000年,他以一个艺术研究者的身份进入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的扬·凡·艾克学院(Jan van Eyck Academiein Maastricht)开始为期一年的艺术研究。

  ·瑞安·甘德,这件无人知晓的作品The Artwork Nobody Knows,2011,140 × 140 × 15 cm - 55.1 × 55.1 × 5.9(底座),15 × 7 × 5 cm - 5.9 × 2.8 × 2 (人偶造型)

  甘德由于身患残疾,需要使用轮椅代步,也因此在他参与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时,他所展出的一件可动人偶(action-figure)比例的雕塑,所表现的也正是他本人从轮椅上摔下的时刻——“这可能是‘自画像’中呈现的最糟糕的一种姿势了吧。”

  也正因甘德行动不便,甘德的大部分作品会以他提出一个观点后,通过他身边的伙伴们来一同完成。甘德看起来拥有无穷的创意,付诸实现的决心和(不管是对于病体还是既有环境的)抗争精神,这也是他之所以拥有一帮可靠的伙伴们的理由(研讨会当天,他的身边一直陪伴着随时准备好代替他上阵,帮助他转述内容完成的路易斯女士)。

  · 瑞安·甘德,符号“&”Ampersand,2013 ?瑞安·甘德

  · 瑞安·甘德,Ftt, Ft, Ftt, Ftt, Ffttt, Ftt,或是一个展现当代表现形式如何应运而生的场所,是凡·杜斯伯格(Theo van Doesburg)和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关于对角线动态问题争论的实证,亦试图为一百个电影场景提供拍摄背景。?瑞安·甘德

  · 瑞安·甘德,我是……(x)I is…(x),2014?瑞安·甘德

  ·瑞安·甘德,快乐的王子The Happy Prince,2010?瑞安·甘德

  来到中国

  一方面,此次个展和研讨会得以举行自然拜CC基金会的创始人周大为先生所赐,周先生选择艺术家的标准也不复杂,自己喜欢和有收藏价值就行。从研讨会的规模看来,基金会肯定用心了。文化创新研究中心的领导看得出来也很为高校语境内能容纳当代艺术而高兴。另一方面,甘德这样多重身份的“艺术家”,在这次中国国内的个展举办后,可能仍不为国内当代艺术圈以外的人所广泛了解,但也可能当代艺术圈以外早有人以“足球装备艺术指导”“导演”“珠宝设计师”之名知道他了。或许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如果瑞安·甘德是一个特别的人,无论从哪个角度为一部分人所最先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道并愿意了解他的人总会越来越多。

  · 周大为与瑞安·甘德

  瑞安·甘德的形态变化实践是基于他的收藏强迫症,“不仅是实物”他解释道,“还有文字还有图片还有情况说明。”在不同风格与媒介之间转换自如,艺术家十分享受他的“工作守则”可以频繁变化,甚至一周变一次。—— British Art Show 8

  萦绕我脑海的只是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有没有瑞安·甘德这样的人?也许是我本来就对不受身份束缚的人感兴趣,回想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有艺术教师同时是珠宝设计师,有广告创意总监同时是摄影师,有作家和翻译家同时是艺术家,有策展人同时是评论者……但瑞安·甘德好像不只是跨领域而已。他不仅跨过了行业的界限,更勇猛跨过了观念的界限,并在观念与行动上一以贯之。

  · 展览“人类/非人类/破损/非破损”现场图

  讲故事的人

  “我对故事很有兴趣,而物件可以视为一种装载故事的容器。”

  当我听到研讨会主持人援引对瑞安·甘德的评价中有一句是“很会讲故事的人”,心想这难道不是属于约翰·伯格的评价?巧的是,他们都是英国人,属于稍稍分开的两个时代,说的故事倒都不是故事书的那种。

  ·约翰·伯格

  约翰·伯格离世的时候,感觉自己受过他启发的人没有一个不感到伤痛。他超前于时代的创意可能惠及不止同时代人和好几代后世晚辈。一个人最大的能量可能就是同时代人和后世人都不断回到他的作品那里,回到专属于他的称谓,用自己的作业和成绩来参照,来比对得失。从这个角度来说,同为“讲故事的人”的瑞安·甘德是他的后继者吗?

  在本次瑞安·甘德个展的作品中,有一件新做的作品,与发生在甘德自己身上,他的母亲身上和女儿身上的故事有关。甘德有次被石头绊倒,摔得严重,不得已在病床上躺了月余,甘德有时感觉到“意义”和“无意义”的边界变模糊了。期间,甘德听闻了英国公投脱欧的结果,认为这样的国家行为可称得上“自私”。女儿从学校里得了一个奖,出乎人意料的是,这个奖不是肯定她拉丁语或数学有多好,而是奖赏她的“同理心”。母亲去美术馆参观,有时并不为了看画,而是看那些看画的人,同时,她何尝不是被艺术机构,被他人观看的对象。展厅中的这尊“电枢人”没有面部,面对一幅发亮却空白的“画”。作为“观众”,他在看,在同情,面对的是无意义的空洞,还是被其他目光扫射……艺术家提出了无数问题,可能的回答都在观众那里。

  无所不在的创意,还有终身学习

  · 研讨会现场

  在甘德不长的发言里,包含了两个平时不太为艺术圈强调的论点。第一是“什么是创意”(或我们说的创新)。决定怎么穿衣服,装点自己的家庭;尝试每天做不同的工作,停止对平面设计属于设计还是属于艺术的纠结……专注于做有意思的事,已经是在实践富有创造性的角色。

  另一个论点,甘德留给了“终身学习”。他用研讨会的英文标题"Jack of All Trades, Master of None"(什么都会一点,哪样也不精通)诠释他紧紧拥抱的终身学习的理念。这句原本看上去不算褒义的陈词滥调,甘德用实践和行动赋予了它肯定的内涵。为了与艺术共处,也为了避免自己陷入傲慢、自大、自以为是的状态,甘德在自己身上履行学习的文化,艺术在这个层面上变成了真正终身学习的过程。乔布斯那句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有两个版本的中文翻译,一个是“求知若渴,虚怀若愚”,另一个是“永不知足,我行我素”)此时好像也可以作为甘德几十年钟情艺术和创意的注脚。在商业和艺术之间,延伸创意边界和学习不止的精神或许能架起两个看似不同步的行当之间的桥梁。

  这大概就是瑞安·甘德给第一次在中国照面的我们的见面礼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