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到北师大博士再到WNBA 女篮一姐逆袭的故事

本文转自公众号“有马体育”

女篮球员邵婷进WNBA了,跟随着郑海霞、隋菲菲、苗立杰、陈楠的脚步,得到了明尼苏达山猫队的试训机会。这个“想要做更好的自己”的姑娘,终于有机会做更好的自己。

邵婷的故事让我想到了最近热播剧里的大反派祁同伟。他们都通过高考改变了人生,只不过遭遇了不同的人生考场。

1

他们都曾是象牙塔中最完美的人设,尝试用高考证明自己。

邵婷在中国女篮历史上一直是特殊的存在,因为她的大学身份,从本科到博士的传奇学霸生涯。高一暑假的时候,北师大和邵婷签了协议,不管高考分数怎么样,都会把她录取,但是邵婷并没有丢了学习,她选了理科班,高考时上海的模式是3+1+X,邵婷选择了理综加化学,就想证明,靠着文化课也能考上北师大。

和大部分专注体育,放弃文化课的运动员相比,邵婷的奋斗史显得更加传奇,运动员有勇气和能力走体教结合道路的,并不多见。而祁同伟的前半生,也是一段自我奋斗,草根逆袭迈进精英阶层的传奇奋斗史。

年少的祁同伟家徒四壁,上大学前就没吃过一顿饱饭。好在他学习足够刻苦,凭着优异的成绩从偏僻的山沟中考上了汉东大学,在大学里,不仅在系主任高育良的赏识下当上了学生会主席,还和侯亮平、陈海并称“三杰”。

即使他还是很穷,还是要靠着陈海、陈阳姐弟俩接济,甚至人生第一双球鞋都是陈阳买的。但好歹,作为大学同学中更杰出的一位,在包分配的年代,他也想意气风发,有所作为。

邵婷用高考拉开了自己和普通运动员的差距,祁同伟也用高考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同乡甩在了身后。故事到这里,现实与虚构纯属雷同。

2

但一种健康的社会和一个病态的社会,在两个人身上展示了不同的效果。

邵婷从内心更倾向于文化课。但不能规避的是,邵婷靠着篮球,顺利地打出了一片天。从小为了好玩儿才打篮球的邵婷,天赋也很快展现了出来,等到她上高中,上海女篮、各个大学就已经开始向她抛橄榄枝,其中就包括北师大。当时的北师大教练李笋南两次从北京飞到上海,赶到她家里,希望把她带到北师大。邵婷才得以在高一就和北师大达成协议,解决后顾之忧。

和北师大的缘分也开启了一连串千里马遇伯乐的故事。

高考时两全其美的办法,让邵婷觉得很开心。在奖杯拿到手软的大学四年里,中国国奥女篮主教练王桂芝把邵婷从大学联赛里选了出来,带她去打了东亚运动会。打完东亚运动会,北京女篮就伸来了橄榄枝。联赛的优异表现又得到女篮主教练马赫的青睐。短短四年的光景,邵婷从大学到职业联赛,再到国家队,最后登陆WNBA,完成四连跳。

就算邵婷够幸运,频频遇到赏识自己的人,但在靠实力吃饭的体育阶层,也应该是正常的事情。

这是祁同伟等都等不来的,就算他已经拿命去拼了。

但梁璐彻底打破了祁同伟对未来美好的想象。在梁璐对祁同伟求而不得的情况下,动用父亲的权利来扼杀这对情侣的感情,把祁同伟发配到了偏僻山村的乡镇司法所,把陈阳放到了北京。

在乡镇,有中国政法大学毕业,一熬三十年直到白头的老所长,一瞬间,祁同伟发现自己刚从大山中走出去,又毫无抵抗力地被插回了这里。这时的他,看看一毕业就进了省级机关的陈海和侯亮平,想想远在北京的恋人陈阳,内心敏感自卑的大山孩子,再一次向命运发起了反抗,志愿进入缉毒队,但是,被毒贩追杀,身中三枪成了英雄的祁同伟还是去不了北京,因为,梁书记不让。从另外一面讲,梁小姐还没有满意。

现实营造出的虚伪和残酷,再次把祁同伟的梦想击碎,才让他感慨:“英雄只是权利的工具。”于是,灵魂已死的祁同伟,为了前途,向命运屈服了。

3

祁同伟败给了权利,败给了现实,更简单讲,他败给了权力对于人性的压榨。除了示好,除了屈服,祁同伟没有任何出路。这和基本靠个人实力可以证明自我的运动员,是完全不同的。

试想,即使邵婷没有打球,她还是可以顺利进入北师大的校门,继续自己当老师的梦想,这也能给她一份相对优质的生活。职业篮球和优秀的专业课成绩都能给邵婷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也让本来是职业的篮球变得单纯。

邵婷说自己几乎没有想过职业体育中职业发展和经济收入的问题,“我是因为喜爱所以才去打的,大学联赛和职业联赛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就特别想尝试一下,感受一下到底哪里不一样。至于其他的东西,我是不太在意的,反正开心最重要。”

比起夹缝中求生存,还要照顾一大家子人的祁同伟,邵婷幸福太多了。

邵婷几乎围绕着“好玩儿”三个字来生活,她也爱八卦、爱看韩剧,尤其喜欢李敏镐。除了篮球和学业,邵婷还有一个绝活就是画画,平时尤其喜欢画卡通人物,“从小我就喜欢画画,后来在篮球和画画两个爱好之间选择了篮球。挺遗憾的,画画我也没少学。现在没事儿就画个卡通什么的,看到什么可爱就画下来。”

好玩儿的人一般都没什么压力。在2014年世锦赛之前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邵婷说:“我觉得不用把自己规划的这么遥远,那样会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想只要有近期的目标,然后努力做好它,就可以了。以前也总有人问我,你未来的目标是什么,我说我没有目标,我只要活好每一天就可以了。”

邵婷走了一条近乎于理想化的道路,把篮球当好玩儿,遇到伯乐去打职业也是为了体验,不打球还能回去当个老师。几乎每一步,邵婷只要努力,都可以走得很完美。

邵婷所处的环境容忍她的任性,祁同伟遭遇的现实却让他注定挣扎。

35岁的梁璐恋爱失败,想让25岁才貌双全的农二代当接盘侠,动用公权威逼利诱,把祁同伟发配到乡镇司法所。陈岩石笑话祁同伟眼头亮的时候,他不知道,祁同伟从前豁出命为了跟他女儿在一起。理想和信仰带给祁同伟的,只有绝望。

侯亮平和钟小艾夫妇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同情梁璐,说梁璐是无辜的,祁同伟一开始就配不上陈阳,陈阳厚道,祁同伟太能算计了。在他们看来,祁同伟天生就不是好种。他们错了,曾经的祁同伟也充满了理想主义,他是高材生、学霸、前程似锦,有着美好的爱情,但一个官二代世家女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幻想和平衡。命运,不再由个人努力和意志为方向,而是一个人的一句话或者一种情绪就可以决定。侯亮平夫妇不会理解,一个农村孩子如何求生、求学、工作,最后在官二代的威逼之下屈尊下跪求婚。侯亮平夫妇觉得他算计、钻营,是因为他们不需要经历祁同伟那样艰难的人生。

于是才有了祁同伟仰视权利,否认个性的一系列戏码。

4

曾经,有一位长者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不仅要靠个人奋斗,还要看历史进程。”这就是祁同伟跨不过去的坎。邵婷的这段励志故事,让人对这样一个社会更加向往,人生不仅要看历史的进程,还可以靠个人奋斗。

对,这就是邵婷要去追的美国梦的精髓。

祁同伟把高小琴送上前往香港的飞机,在高小琴渴望一起离开的目光中,没有退路的祁同伟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话:“我走不了,我也不能走。”而即将去往WNBA的邵婷即将出发,寻找“更好的自己”。

这是两个梦的对照:一个满怀期待踏上前往异国的路,追寻自己的美国梦;一个政治幻想破灭,准备回去破釜沉舟挽救权力梦。

我们欣赏前一种,并且唏嘘后一种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