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足球运动,还有多少体育运动遭受过恐怖袭击?

万众瞩目的欧冠联赛已经步入尾声,紧张的四分之一决赛即将进行。但在这个欧洲顶尖俱乐部同台竞技、针锋相对的日子,却发生了一起亵渎体育运动的恐怖袭击事件:德国时间4月11日晚7时左右,德甲豪门多特蒙德队的大巴在离开酒店前往球场途中遭遇了三次爆炸物袭击,造成一名球员受伤,所幸没有人员死亡。

次日,某德国左翼极端组织宣称对事件负责,称这是为了抗议多特俱乐部对于种族歧视、纳粹分子和立法者的暧昧态度。这个恶劣的事件让整个足球界都蒙上了阴影,本应进行的多特蒙德与摩纳哥的比赛也不得不推迟。恐怖主义事件一直是当今各国共同面临的难题与挑战,而特意选择体育赛事、运动员及观众为袭击目标的体育恐袭,是其中最肮脏的一种。这种对公平友好的体育赛事的亵渎在历史上屡有发生。今天,就让我们探究其背后的历史渊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恐袭后接受护送的多特蒙德球员

缘起——体育恐怖主义事件的出现

自从人类诞生以来,体育运动一直是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体育运动,尤其是竞技体育,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文化色彩。2000多年前的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是最早的,有组织的大型跨国性体育运动会。这种体育盛会寄予了古希腊人民“在和平的体育运动中竞技、交流”的美好愿望。

而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历经千辛万苦,重建了这种伟大的体育赛事,其目的便是为了“在各民族间建立愉快的联系,让全世界的青年学会相互尊重和学习,使不同民族特质成为高尚与和平竞赛的动力。”体育赛事即是和平,他倡导人们通过公平的竞技,进行了国家、民族间的交流,以达到相互理解,远离战争的目的。体育赛事本是高尚的、纯净的交流平台。但其有着参与人数多,社会关注度高等特点,自然成为了恐怖主义活动的首选目标。

慕尼黑惨案的遇难者

奥运会,作为全球人民共同参与、关注的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一直是恐怖分子的头号目标,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的“慕尼黑惨案”深深地伤害了以色列人民的情感,使巴以、德以关系严重恶化;1987年,朝鲜特工为了破坏汉城奥运会而制造的大韩航空班机爆炸事件也成了朝韩两国难以消除的心结。在有着“世界第一运动”美誉的足球赛事上,恐怖事件也常有发生。

1994年,在世界杯比赛中失误打入乌龙球的球员埃斯科巴被枪杀;1998年,恐怖分子妄图在法国世界杯上狙杀英格兰门将希曼;2004年,利物浦对战曼联的“双红会”险遭人弹袭击。这些事件都体现出了恐怖份子希望利用体育赛事,扩大恐怖主义影响,威慑民众与各国政府的险恶用心。他们将魔爪伸向了本应象征着“和平、友谊、团结、交流”的体育赛事,践踏、亵渎了具有普世价值的体育精神。

共性——恐怖主义事件的目的

恐怖主义之所以将魔爪伸向体育运动,其目的与普通恐怖主义事件是相同的。恐怖组织希望通过发动恐怖主义事件,促进其政治主张或社会主张的达成。例如骇人听闻的“黑色九月”事件,导致其爆发的政治性因素就是围绕领土、资源、宗教展开的巴以冲突。因此,政治上的冲突是体育恐怖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

而恐怖分子为了增强恐怖主义袭击的效果,以便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势必要选择社会影响力大、扩散力度强的目标。而体育赛事参与人数众多、规模庞大、媒体关注度强,而场上的运动员们目标清晰,如果能够在体育赛事中发动恐怖袭击,那么恐怖组织能以极小的代价,制造最大的恐怖气氛和效果,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这可以使他们的政治目的得到极好的宣传。并且,相比军政要人、富商大贾,普通运动员们的安保投入要小的多,人数众多的观众也为恐怖分子提供了浑水摸鱼的空间。可以说,体育赛事成为了恐怖活动最好的平台与媒介。这也是体育恐怖主义事件频频发生的直接原因。

个性——魔爪为何伸向体育运动

以上两点原因其实更多体现了恐怖主义事件的共性。但相比其他类型,体育恐怖主义事件还有着他的特殊性。不同文明对体育运动认识的冲突构成了体育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内在文化因素。世界不同文明发展道路、模式本不尽相同,但随着两次工业革命结束、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建成,全球化日益加剧。这就使各类文明不可避免地迎来了直接交锋。在这种交流中,截然不同的价值观与行为模式虽然会有交融与同化,但也带来了巨大的排异反应。而体育运动也成为了这种冲突的一个爆发点。

恐怖组织将现代体育运动视为西方文明的产物,认为这是西方社会为了控制世界、分化同化其他文明而采用的柔性手段。因此,他们认为,对于这种侵蚀自己同胞思想精神的“西方毒瘤”,必须予以打击、根除。制造慕尼黑奥运会恐怖事件的黑九月组织领导人就曾说: “在我们看来,体育是西方世界的现代宗教,奥林匹克又是这一宗教中最为神圣和不可侵犯的仪式!为此我们选择了它使全世界注意我们!”正是这种激进盲目的排外思想最终导致了诸多体育恐怖事件的爆发。

《慕尼黑惨案》(2005)电影截图

自然,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确实起源于西方世界,但经过长期发展,其中融合了世界各国的文化因素。这其中有着西方古典运动项目——掷铁饼、掷标枪,也有诞生于近代工业文明的足球、篮球,更有着具有浓郁东方文化色彩的柔道、跆拳道。奥运会及其代表的现代体育运动已经演化为了全世界人民共同认可的全球性的文化活动。

而其宣扬的“相互理解、友谊长久、团结一致和公平竞争”的奥运精神也具有普世价值,为世界人民所接受。因此,恐怖分子对体育运动的仇视与丑化完全是没有根据的,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盲目、狂热地自说自话,希望能够煽动起不同文明人民之间的仇恨。

同时,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特殊原因,那就是体育赛事中的竞技性。在和平年间,不同国家、民族、宗教、地区之间的竞争情绪不能以战争的形式发泄,因此,具有竞技性的体育赛事成为了抒发这种情感的重要窗口。

而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也为寻衅滋事者甚至恐怖分子提供了契机。本来在体育竞赛中出现竞争情绪是正常的,运动员通过挥洒汗水、奋力拼搏,观众通过加油喝彩、助威呐喊抒发这种情感也是正确的途径。就像每次中日足球对决时,街边大排档里的观众们大喊“干翻小日本”一样,这种情绪表达是无伤大雅的。

但一旦这种情绪遭到别有用心者的挑动与利用后,事态便很有可能向坏的一面发展。1985年利物浦与尤文图斯欧冠决赛时爆发的海瑟尔惨案;同年中国队与香港队在世界杯小组赛出线战后爆发的519事件。都是最典型的情绪失控型事件,在这类事件中,如果出现不法分子挑动,很有可能会演化成暴乱甚至恐怖事件。

海瑟尔惨案

尾声

体育运动是人类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而体育赛事更是现代世界各类文明交流的平台,是增进各国人民关系的纽带,体现了人类热爱生活、超越自我的生活态度。体育运动超越民族、国家、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而存在,是全世界人类的共同财富。恐怖分子将魔爪伸向体育赛事,其背后隐藏着重要的文化渊源与政治原因。他们为了自己所谓的“理想”,不惜践踏、亵渎倡导和平、友爱的体育精神。

面对这种丑恶的现象,我们不能退缩,而要洞悉其深层次原因,并借此积极预防体育赛事中发生恐怖主义事件。作为普通的体育赛事参与者或是观众,我们也应该遵守法律法规,正确抒发热情,保持警惕,及时发现、检举可疑分子。不让恐怖分子有可乘之机,让恐怖主义永远远离体育,远离赛场,还我们一个纯净的体育环境!

参考文献

1、刘松,《体育恐怖袭击事件探析》,南京体育学院学报,2014

2、秦旸,《恐怖袭击的体育蔓延:体育中的政治、民族与宗教冲突》,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