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李达康带火了人民的书记!实力终是硬道理

悦己女性网 04-19 09:02 跟贴 149 条

  有一个流行词叫做“看脸的时代”,这两年似乎“颜值即正义”成为了中国娱乐业的原教旨:只要年轻演员有“盛世美颜”就能成为明星,受到追捧,挽救烂剧本,获得高票房。但最近,一部由一群“中年男人”撑起的严肃正剧《人民的名义》就像一匹黑马冲破玄幻修仙剧的重围,收视率破2逼3。这部“不看脸”只看“实力”的连续剧,让我们想聊聊中国影坛上一批真正的“男神”。

  《人民的名义》火起来之后,大家对“达康书记”扮演者吴刚等“老戏骨”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们翻出了他们年轻时代的照片,在他们熬成“老戏骨”之前也都曾有过“小鲜肉”时期。作为一个演员,在这过程中到底需要经历什么?由他们来告诉你。

  “李达康书记”扮演者吴刚年轻时与冯远征、王刚、丁志诚、高冬平号称“人艺五虎”

  你认出了上图“右2”那位双眼皮的清秀年轻人么?

  图为赵德汉扮演者侯勇在动作片《冲出亚马逊》中的造型

  第一集出场就演技爆表的贪官“赵德汉”年轻时也是一位型男。

  祁同伟的扮演者许亚军在1986年拍摄的杂志封面

  《人民的名义》中反派祁同伟祁厅长也曾是一位标准的“偶像派”。

  沙瑞金的扮演者张丰毅在1984年电影剧照

  看过沙瑞金沙书记年轻时候的照片,你会觉得他那时候也是长相不输宁泽涛的英俊少年。

  为什么人们迷上了达康书记?

  《人民的名义》海报

  《人民的名义》,一不是当下最流行的仙侠奇幻或青春爱情题材,二没有如今在社交媒体上“呼风唤雨”的流量小花和鲜肉加盟,但它在豆瓣网上却有近9万人评分,评分高达8.6分,收视率轻松破了2,成为了2017年开年以来最热的现实题材影视剧。

  李达康书记版表情包

  这部剧到底有多火?写它的文章轻松刷爆了你的朋友圈,你身边的朋友或多或少都有人在追看和讨论它;一大批年轻人粉上了剧中为GDP代言的李达康书记和一众演技派老戏骨,组团为他们起昵称,制作表情包,忙的不亦乐乎。

  张丰毅饰演沙瑞金

  侯勇饰演赵德汉仅仅几场戏就靠演技征服了观众

  据说,在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看剧鄙视链”的段子:“看英剧的看不上看美剧的,看美剧的看不上看日剧的,看日剧的看不上看韩剧的,看韩剧的看不上看国产剧的。”国产剧身处食物链的末端,总是被看不上,很大原因是制作水平的良莠不齐。

  那些“美图秀秀式”的仙侠奇幻、青春爱情“IP剧”肆虐,为了赚快钱的粗糙制作很难与其他国家的普通水准剧集看齐。一部《人民的名义》在其中显得显得独树一帜:优质的剧本、严谨的拍摄、考究的服装制景、恰如其分的选角以及出色的表演……这就是它成功的根本。

  这部剧的编剧周梅森曾表示:“都说现在年轻人喜欢玄幻,喜欢小鲜肉,根本不喜欢正经东西。不是这个情况。不是他们不想看,你们什么时候拿过好作品?”《人民的名义》的大火从某种程度上,或许正说明在“粉丝经济”的大潮中,观众依然会为好的作品、好的演员买单。

  许亚军饰演祁同伟

  张志坚饰演高育良

  好作品的种种构成元素中,演员是故事的表达者,更是支撑起整个剧集的灵魂角色,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要看过《人民的名义》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老戏骨同台“飙戏”时,真的是每一句台词都演出了深意,“头发丝都是戏”。特别是那位“新晋网红”李达康书记的扮演者——吴刚。

  吴刚

  “一炮而红的只是你塑造的角色,你还是你”

  吴刚饰演的李达康

  吴刚最近真是火透了,他的直播能同时吸引一百万人在线。他所饰演的李达康书记成为了新一代“表情帝”,圈粉无数。但在表情包的形式之下,其实是吴刚对李达康这个角色的深入理解:“我觉得大家喜欢他。是喜欢他的坦荡,喜欢他的执着,喜欢他的单纯。李达康真急、真骂,但他心真好。这反映现在社会的一种需求,老百姓不喜欢谁玩假的。”

  吴刚对待演员这个职业,也从来不玩假的。在《人民的名义》开拍前,为了吃透李达康这个角色,他曾反复研究剧本,还曾到处找政府开会的视频观看并效仿领导的一举一动,从说话到走路全部学了下来。在正式开拍时,为了保持剧中角色的感觉,他戏里戏外都穿着戏服。“我演完戏之后就直接回到住地,起床后继续穿这身衣服直奔剧组,就想着在生活中尽量和李达康保持统一”。

  对于吴刚在剧中呈现的表演,编剧周梅森都曾忍不住地夸赞:“李达康的戏很单调,就是办公室、家里两点一线,但吴刚演出了极为丰富细腻的层次。细致到他每一次走进办公室、每一次坐在椅子上的状态都不一样。我都想给他写一篇《吴刚表演艺术论》了。”

  其实,对每部作品,每个角色都全身心地投入,是吴刚出道一直坚守的准则。1988年,吴刚从北京人艺学员班毕业,并决定留在话剧院磨练自己的演技。之后,他将自己的青春年华全都奉献给了话剧艺术,参演了《茶馆》、《哗变》、《天下第一楼》等20多部作品。

  2012年8月7日,北京,“人艺五虎”重聚首演出话剧《哗变》

  图为排练现场,右二为吴刚

  其中,《哗变》作为北京人艺经典保留剧目,是无数话剧演员都想要一展身手的舞台。吴刚最开始在该剧中饰演小配角,蛰伏了整整18年的时间才真正演上了这部剧重要角色——格林渥。2007年,45岁的他凭借这个角色摘得了中国话剧金狮奖,而此时的他已经历百般磨练,成为了实实在在的老戏骨一枚。

  1991年春晚,吴刚出演小品《换大米》

  “大火”的机会也曾摆在他的面前。1991年的春晚,他在小品《换大米》中与郭达、杨蕾搭戏,饰演了一位练美声的“小鲜肉”。这部小品当时很红,因为看了这部小品而找他演小品的人也很多,但他全都以“话剧第一”的理由给拒绝了。当他回忆起那段时光评价自己说:“嫩,那时候太嫩。你能力顶峰也只能到这了。只能回家练功去。”

  《梅兰芳》里的费二爷和《潜伏》的陆桥山

  《风声》里的六爷和《白鹿原》里的鹿子霖

  从2008年电视剧《潜伏》热播,片中饰演反派角色“陆桥山”的吴刚以其娴熟的演技开始让大众记住了他。虽然在多部影视剧中,他常当绿叶,但他的表演无一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爱戏,也对演戏的要求格外严格:“一戏一隔”是人艺对话剧演员的要求,每一场表演都是创作,都和以前的不一样。我对自己的要求是“一人一隔”。就是我塑造的这个人,得和别的角色不一样,不能是雷同、是套路。要像个实心儿菜一样,从外形到内心一层层往里剥,一层层都是扎实的、立得住的。

  左为王进喜,右为吴刚《铁人》剧照

  说起他演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铁人》绝对是绕不开的作品。平时温文尔雅的他和王进喜这个人物从外形到气质千差万别。在这部电影中,他为了真正地体会劳模王进喜的状态,连续3个月只吃西红柿和花生,在开拍前瘦了十几斤的体重。拍摄时还有很多很辛苦的戏份,他曾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中跳入满是泥浆的池子中,更差点被喷射的泥水击穿眼皮。他的演出,让观众们走进影院看到的是真正的王进喜,而不是吴刚饰演的王进喜。2009年,他凭借这次演出获得了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

  吴刚和妻子岳秀清在《人民的名义》中也饰演了一对夫妻

  吴刚的夫人岳秀清曾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外号——“竹本先生”,意思就是“笨先生”。吴刚对演戏的喜爱,对作品的付出,有时候就像是痴迷一样,或许在旁人眼中,这样的痴迷和不计较得失的付出,甚至看起来有点“笨”,但对吴刚而言,这却是再普通不过的职业精神。

  对于如今“走红”的状态,早已体会过演艺事业中的起起伏伏的吴刚如是说:“一炮走红的感觉固然好,但能给你带来多久的荣誉?所谓‘红’是什么标准?要全国老百姓都认识你,才算吗?一炮而红的,只是你塑造的角色,可你还是你,该吃多少饭还得吃多少饭。”

  有一种帅在骨子里

  他们让我们过目难忘

  当明星还是当演员,这是一个悖论么?下面这些男人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们的魅力很难用“英俊”“好看”或者“颜值”来形容。但看过他们的演出,你的目光就会被他们粘住,他们能用演技征服老中青三代人。

  让我们来听听,他们对他们的职业是怎么说的吧…

  陈道明

  “演员不是演脸的,而是演心的。”

  单眼皮的陈道明可能是那种会被姑娘、妈妈、姥姥三代人认为有魅力的男明星,而且大家会对他的“帅”赞不绝口。但仔细看看,单眼皮的陈道明其实长了一张平平淡淡不甚出彩的脸,但他眼睛里透出一种精神气,让整张脸染上了情绪和色彩。他举手投足间又透出一种风骨。

  有人曾这样评价陈道明作为演员与其他名角最大的不同,“其他演员之好,在于按照导演编剧指令完成得好,而陈之好,在于他在完成人物塑造之外,复有自身文人风骨的强烈灌注、人文精神的一贯表达。”近几年,陈道明很少接戏,但“低调不代表没调”,他说,因为自己不想被看作是急功近利的人,只愿意简简单单做个纯粹的演员。

  《末代皇帝》里青年时期的溥仪与《围城》里的方鸿渐

  《我的1919》里的顾维钧与《康熙王朝》里的爱新觉罗•玄烨

  《楚汉传奇》里的刘邦与《归来》中的陆焉识

  1983年,29岁的陈道明在电视剧《末代皇帝》中主演青年溥仪,一举成名。之后凭借《围城》、《二马》、《一地鸡毛》、《黑洞》、《康熙王朝》、《中国式离婚》等等热门影视剧获得众多奖项。从帝王、军官到知识分子,都是陈道明最为人知晓的角色,他更因此这些角色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国剧男神”。还有网友曾说:在“觉得陈道明很帅”这件事上,婆婆、妈妈、少女三代人,达到了空前的默契。

  冯小刚曾说,陈道明是一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而陈道明对自己的职业曾评价说:“演员不能只带脸进现场,一定要带着脑袋进现场,因为演员不是演脸的,而是演心的。”所以,拍戏的时候,他不迟到,也不早退,现场连把椅子都不带,一直是拍多长时间,站多长时间。因为他怕一坐下就会脱离角色,更怕跑神。他还给自己定下准则:拍戏的时候,一定要用功、用心、用力。

  作为演员,陈道明对戏剧的研究已经不仅限于单个角色之中,而提升到了对这个影视剧质量的把控。高晓松讲他客串某电影时曾和陈道明的合作经历,说陈道明知道导演需要什么样的画面,这样的画面摄影师用什么镜头时自己什么距离、什么位置、什么动作处理起来最恰当。

  为保证作品质量,他还曾拒绝过许多不适合的剧本,他说,“有些朋友拍了烂片,或者戏演砸了,总推说是编剧不好,导演不好,我从来都认为,如果某一部戏不成功,我会先找自己的毛病,因为我是主演,我一定有责任。”

  演戏之外的时间,他会写文章,弹钢琴,喜欢画画、书法、棋艺,甚至还会做手工。他说,这都是“奇技淫巧以悦妇孺”的事,但不做无为之事,又何以遣有涯之生?“不但是演戏,业余爱好都要认真,更何况是我的职业。”

  不久前,陈道明因在某采访中痛批部分年轻演员没有职业精神曾一度登上新闻头条。他认为,圈内一些演员的职业精神还远远不够,很多苦本就是演员这个职业应该要吃的。他还提到近几年很少演电视剧是因为,自己要约束自己,对得起观众,所以对抗日“神剧”和伪历史剧保持避而远之的态度。

  陈宝国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戏要做到跟人生一样逼真。”

  作为老戏骨的陈宝国,也曾经有过“小鲜肉”的岁月,当年也算是“偶像出道”。我们看着现在的不怒自威陈宝国,都无法想象那位曾经双目含情的太子李治。一张张剧照看下来,你会发现陈宝国的蜕变,但每一个角色都那样鲜明,他说:“每一次演出都是重新的一次人生的经历,不管他是一个什么人,不管他是一个古代的人还是一个当今的人,还是一个帝王,还是一个百姓,都是一次你的不同的人生经历。”

  年轻时长着一张偶像脸的陈宝国,却在刚刚小有名气的时候演出了《神鞭》里令人生厌的反派——天津混混“玻璃花”。这是英俊的年轻男演员们最担心的事:破坏“人设”。但,他觉得只演帅哥太无聊。

  他所饰演的《大宅门》里义薄云天的白景琦与《武则天》里唯唯诺诺的“小白兔”唐高宗李治判若两人。

  同样是演皇帝,《汉武大帝》就与《大明王朝1566》中疯疯癫癫的嘉靖皇帝完全两个画风。

  陈宝国善于将自己化为剧中人物,可以塑造不同性格和类型的人物。陈宝国表示:“我从不滥演,因为很多观众对我说‘有你参加的戏我们就看’,这是观众对我的信任,我不能让他们伤心。”

  在《北平无战事》里塑造的徐铁英让演对手戏的刘烨称“能学东西”

  陈宝国在演戏上非常“较真”,对台词尤其认真。在2015年孔笙导演的热播剧《北平无战事》中,也是一群老戏骨飙戏。陈宝国塑造了这个剧里的大反派徐铁英。这个剧的剧本逻辑思维严谨,人物语言各有特色,被陈宝国称赞“剧本无可挑剔”。几位主演台词量相当大,一口气说两页纸的情形很常见,最长的对话能连绵19页之长。作为资深演员的陈宝国,不仅一个台词都不改,“还经常背对方的台词,如果对方说错了他就不拍了。”陈宝国坦言:“我基本上是严格按照剧本来,只要是我看中的剧本,我甚至连句号、逗号都不改变。但是会有一些发挥,二次创作嘛,观众都能看出来。”

  片中和他演对手戏的男主角刘烨在采访中表示:“特别能学东西,我也快40了,拍这部戏对自己帮助特别大。” 在片场,陈宝国这样资深的演员,也是端着茶杯一个人猫在角落里默戏,找人物感觉。

  梁家辉

  “当我化好妆后,穿好衣服后,我就成为角色了。”

  1983年,刚刚25岁的梁家辉出演了自己第一部电影《垂帘听政》,就斩获了第三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导演李翰祥说:“我捧你做明星,你却只想做演员。”明星和演员的区别,可能就是扮演的是自己还是别人。

  梁家辉就是热爱演“别人”的那种人。他说:“我穷其一生也无法演完所有的角色,我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去体验更多的人生。”

  梁家辉大大小小出演过一百多个电影角色,演什么像什么,毫无偶像包袱,荤素不限,从文艺片到烂片他都能贡献自己最棒的演技。

  他可以是《情人》里那个性感到脚尖的中国男人,也可以是《垂帘听政》中内心戏丰富的咸丰帝。

  演侠客,他也能演出丰富的层次:《东邪西毒》里的黄药师与武侠片《新龙门客栈》中的周淮安,皆是风流人物,但前者的痴情放纵和后者的克己复礼,全在举手投足间。

  论黑社会老大,他能演出《江湖告急》里任因九的逗比和《黑金》里周朝先的阴鸷霸气。

  他演搞笑片也是真走心:能在《东成西就》中看到段王爷的“天真”和能在《大丈夫》里看到九叔的“悲情”。(讲真,他的段王爷承包了多少人的童年笑点?)

  他能够赋予虚构的人物真实感,即使没有在大陆生活的经历一样可以演活“知青”,他演出的“座山雕”甚至看不出来一点“梁家辉”的痕迹。

  他说:“当我化好妆后,穿好衣服后,我就成为角色了。我在创作一个角色都是从别人身上吸取一些情绪和动作。如果一个演员在演戏的时候从来都掏心掏肺的把自己的内在世界掏出来的话,到最后每一个角色都会变成本色演出。”

  有没有一个演员能凭借在一部烂片中的演出斩获影帝?那是《黑金》中的梁家辉。

  作为演员的梁家辉,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每一次接到剧本都会仔细研究,他还为角色去写人物小传。就拿1997年让他拿到金马影帝的《黑金》举例,他在拍戏之前为人物“周朝先”写了十万字的小传:“我写的小传不是他做过什么,而是像他这样有野心的人,平常生活是怎样的,吃什么,穿什么,和老婆感情怎样?”他拿着小传给导演看时,导演都傻了:“怎么比我的剧本还长?”

  插句题外话,梁家辉身上是有股子书卷气的,文章也是写得极好。年轻时吃不上饭那会儿,他靠给《文汇报》写专栏“煮字疗饥”,后来还出了文集《寻常笔墨》。了解了这些,就不难明白,为什么梁家辉的人物这样有层次感,这样丰富了。

  梁朝伟

  “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记住我。”

  3座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杯,5座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杯,2座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杯,还有一座戛纳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杯,梁朝伟的演艺成就在华人男星中无人能出其右,但面对这样的荣誉,他却谦虚地说:“一直以来,我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只是演员。 ”

  《鹿鼎记》里的韦小宝与《重庆森林》里的“深情警察”663

  《春光乍泄》里的李耀辉与《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

  《无间道》里的陈永仁与《一代宗师》里的叶问

  纵观梁朝伟所饰演的角色,从史诗巨作《赤壁》、《英雄》到喜剧《东成西就》、《天下无双》,从王家卫导演的文艺片《重庆森林》、《花样年华》再到警匪片《无间道》,和武打片《一代宗师》。无论主角还是配角,正派还是反派他都演过,甚至在剧中就连精神状态和性向都能自由切换,可以说他是一个几乎不受题材影响,不受角色身份影响的演员。

  曾有人评价,梁朝伟并不是那种外形特征十分突出的演员,但也正因为如此,非脸谱化的他适合绝大对数的影视角色,因为他演什么就像什么,可塑性和说服力都极强。甚至因为他太过于真实,观众往往会将他的角色带入自己的生活,同时被他的一举一动所影响,切身感受着他的喜怒哀乐。

  当人们讨论梁朝伟的演技时,总会谈到他会说话的眼睛、细腻而有层次表演技巧以及与生俱来的忧郁气质。梁朝伟曾说:“在最好的演员身上你看不到演戏的痕迹。”而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入戏深而出戏难的演员,也曾因为把角色的人生过成自己的人生,在拍戏过程中经历过不少的纠结和痛苦。

  《色戒》梁朝伟饰演易先生对戏汤唯

  演《新扎师兄》的时候,他连自己回家和母亲说话也全是片中人物的口吻,当时感觉特别恐怖,以致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敢演戏;拍《阿飞正传》时,他被王家卫打击到回家哭了很多天;在拍摄《无间道》时,他曾长期处在低落的情绪之中,甚至需要听到刘嘉玲的笑声,才能暂时从角色中抽离;在《色.戒》中,他为了演绎好汉奸易先生,精神备受折磨:“我感觉自己已变成那个人,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的惶恐中,又怕被人暗算,感觉快要精神分裂了。”在准备《一代宗师》时,他整整学了一年的咏春拳,拍摄期间甚至意外断臂,不得不受伤静养。

  《花样年华》中的梁朝伟与张曼玉

  两年前,他为尔冬升描绘临时演员生活的电影《我是路人甲》写过一篇题为《听见流星的声音》的影评,他在其中写道:“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我,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我至今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做别的,从我入行那天起,就有一个强烈的执念伴随我,就是:不管我的角色是什么,戏份有多少,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为了实现这个执念,我努力练习了很久,很难说这个执念就是我最初的‘梦想’,但我要对得住‘演员’这两个字,就必须做到这一点。在片场的时候,我会常常忘记我是梁朝伟,因为我只记得那个执念,到今天也是这样。”

  这或许,是他对演员这个职业,最好的解读。

  段奕宏

  “演戏时,我真的是不惜力,或者不惜命的那种状态。”

  可能每个男演员的成长都是经历挫折之后的磨练。考中戏,段奕宏用了4年。上大一时,几乎没有女生愿意找他聊天。本科期间,同班同学陆续收到片约,但段奕宏无人问津。他想了半天,觉得毛病出在颜值:不够帅。于是,他把所有时间都留给了磨砺演技。后来,中戏的同学都称段奕宏为“戏妖”,都说他演戏就跟玩儿命一样。段奕宏说:“演员不需要去讨好观众,相反,应该让观众接受挑战。”段奕宏就是拖着有成见和惯性思维的观众,狠狠地共同走出安全区,进入充满不确定性的地带。

  然后,我们看到了2003年版话剧《恋爱的犀牛》里在执着中带着一种卑微的压抑和绝望的男主角“马路”。孟京辉说段奕宏:“你哭得太难看了!一点也不美!简直像个疯子,杀人犯。”但这样的段奕宏却散发着一种荷尔蒙的味道,他所演绎的爱情就像能吞噬一切的火焰。

  有了国产战争剧里前所未有的 “我军战士”——《士兵突击》中的老A袁朗;有了《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妖孽”龙文章。这样的糙汉子居然也迷住了不少姑娘,这两部豆瓣评分超过8的国产电视剧播出都近10年了,但网友们至今仍称段奕宏“队长”、“团长”。在灰头土脸的造型中,段奕宏的眼睛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他演《白鹿原》里的黑娃,充满着动物性,连作者陈忠实本人看后都评价:“黑娃奏是这个样子。”

  他演《烈日灼心》中的伊谷春,连同属演技派的黄渤也表示“惊了”:“我完全没想到老段现在演戏如此出神入化,快成了精了。”

  段奕宏对角色有着超过其他演员的执着。看他的表演,很容易被他人物的乖戾丰富迷住。

  在刚刚上映的《非凡任务》中,不是网友评价段奕宏用演技撑起了这部豆瓣低分电影。片中和他演对手戏的黄轩评价他说:“在工作中特别强势的,特别轴,要做到最好最满意。在现场是提出想法和要求最多的演员。”

  他饰演的东南亚毒枭老鹰出场时,扇着小手帕,颤颤地踮着走路,像五十多岁的老头。导演说这跟实际年龄不符,段奕宏说:“这就对了,老鹰心里有秘密,身心也不会太健康,肢体语言就不会很舒展利索。”

  他手里攥着的这条灰色有暗花的手帕是他对人物揣摩后专门设计的小细节,是人物气质的物化:“我就希望它是长在我身上的。”段奕宏专门让工作人员找了无数条,挑中了这条——有点小闷骚符合东南亚富商的气质。

  即使特别小的角色,段奕宏依然为它们做足功课。在拍冯小刚《一九四二》时,他演的是只有两三句台词的外交官陈布雷,但段奕宏把陈布雷的传记翻了,了解到他因不堪忍受病痛而自杀,“陈布雷从不受贿收礼,除了两样东西,香烟和安眠药。因为他神经衰弱整夜整夜睡不着,很痛苦。”从这个出场只有几分钟的角色中,你能看到他的复杂性,难以忘记他的脸。

  导演曹保平说:“段奕宏是潜力股,大家要多买,他会成长为中国最伟大的演员。”

  李雪健

  “用角色和观众交朋友是我的选择,我的追求。”

  去年年底,李雪健获得了金鹰最佳表演艺术奖。同期获得金鹰最具人气男演员奖的胡歌,在上台时特意走到李雪健面前,讲出了自己的忐忑:“受之有愧。”

  面对李雪健,大部分中国男演员都会感到压力:他在演技上炉火纯青入化境。他和角色几乎浑然一体,看不出“演”的痕迹。

  李雪健绝对不属于长相好看的男演员,但看完一部影视剧,他的脸却能清晰浮现在你的脑海中,活灵活现,每次都不同。他说:“我不属于偶像派……我要经常‘换换我自己’,演点新鲜的角色给大家看。”我们似乎记住了他在影视剧中的每一张脸,而忘记了他叫“李雪健”。

  《焦裕禄》中的基层干部与《水浒传》中的“老好人”宋江

  《父爱如山》中的工人韩立德与《温故1942》的国民政府河南省主席李培基

  《上海滩》中的黑帮大佬冯敬尧与《少帅》中的军阀张作霖

  让他获得这次金鹰奖的是《少帅》中的张作霖:主角的父亲、一位军阀、并非普通意义上受人爱戴的英雄。但,李雪健把张作霖演活了。他塑造的张作霖有血有肉,这位枭雄为这部收视率并不突出的剧拉了不少好感度,其光芒甚至盖过了主角张学良,一些观众还因为张作霖的去世而弃了剧。

  李雪健所饰演的张作霖

  这样出色的角色塑造,却是李雪健在听力严重有问题的情况下创作的。他2001年被诊断出鼻咽癌,虽然从病魔手中死里逃生,但却遭遇了演员最致命的打击听力减退。日常生活中,李雪健需要戴着助听器,但演戏不能戴助听器。李雪健就背下了整本剧本,甚至对手的台词,他的张作霖就是这样刻画出来的。

  就像梁家辉说:“我穷其一生也无法演完所有的角色,我想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去体验更多的人生,想投入到更多的角色中去。”

  总想在地球上活不止一遍。

  总想贪心地体验各种版本的人生。

  这种对人物角色的无比“花心”,才是一个演员的专注。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