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AI英雄 | Gowild邱楠:讨厌硬件免费,机器人市场需要利润空间

subtitle 网易智能04-18 08:44 跟贴 120 条

  编者按:网易智能重磅推出大型策划《AI英雄》,和您一起走近数十位人工智能行业领袖,深入洞察技术发展趋势,捕捉“智能+”行业机会,关注人的价值与人的故事,每周二推出。

  本期对话嘉宾为Gowild CEO邱楠,他为何如此执念于二次元文化,如何爬过一个有一个产品化的坎,打造出了全新的产品“琥珀”?又是怎样看待今年的机器人市场?一起碰撞他的机器人思维。

  出品 | 网易智能

  策划 | 小羿

  作者 | 小羿

  “我不喜欢‘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理论,硬件的创业者对于硬件的付出是值得被尊重的,所有的硬件都免费怎么可能?”

  在《AI英雄》诸多的人物采访中,邱楠是最感性的一位。

  研发了多年的公子小白上市后,凭借超萌的外观和很好的交互性,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但邱楠此时却已将精力放在了另外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产品研发上。“2015年9月份公子小白刚刚完成众筹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你做的真不错,其实当时我觉得不够。后来,我很庆幸当时我们没有停下来继续研发产品。”邱楠说道。

  作为Gowild公司CEO,二次元文化重度爱好者,邱楠有一种强烈的执念,要把他梦想中的二次元人物拉到现实生活中来。这种执念最终诞生了一个叫做“琥珀”的全息3D虚拟机器人。

  “我觉得外国人现在真的学坏了,他们有了一个想法之后,什么都不用去做,先花一大笔钱拍一个视频,有时候视频还是用电影特效做的,然后开始到处花钱去传播。”

  面对抄袭Gatebox的质疑,邱楠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抱怨。

  但是面对产品和消费者,邱楠声称自己充满了敬畏与惶恐。

  “当我们的产品第一次出货交到消费者手上的时候,我们非常紧张,因为这是一个从来没出现过的产品,我们也不知道用户究竟对我们所创造的这个虚拟生命如何评价......其实我们也很害怕,甚至有一些惶恐,就是我们究竟能不能让用户满意?这个东西是不是用户想要的?”

  面对今年的机器人市场,邱楠预测,今年500元以下的低成本机器人一定会上量,它弥补的是传统的便携式音箱市场。虽然这种低成本的机型有很大的量,但它的利润空间会很薄,很快会陷入残酷的红海竞争中。

  以下根据邱楠问答实录整理,网易智能(公众号Smartman163)做了不改动原意的删减:

  不做玩具公司:征服了年轻人,就有机会征服世界

  网易智能: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在去年的发布会上的时候,我们一直很期望公子小白二代会发布,结果Gowild发布了新产品琥珀。从机器人形态产品跨越到全息产品,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会选择两个不同的产品形态?

  邱楠: 虽然是不同的产品,但其实包括公子小白和琥珀,它核心都是在用AI创造一个虚拟生命,我们只是在想这个虚拟生命的展现形式是什么样会更好。

  当我们在做公子小白的时候,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公子小白的交互感是不够的,就是它太过于静态。通常说人对交互感是蛮重视的,因为人的所有体验都是来自于交互。而对交互来说,我们很重视的,一个就是视觉,一个就是听觉。那么从听觉来说,这两款产品好像差别不会太大,但是在视觉上面来说,我们需要观察被交互对象他的一些动作。从公子小白的角度来说其实是很难观测到,因为它这种实体太过于静态。

  我们就在想我们如何才能够把这个虚拟生命的视觉形态表现的更好?当时想到最合适的一种方式就是以二次元的生命来展现,因为这样的话,他的给我们的视觉冲击力和这个世界交互体验感会是最好,再加上我本身也非常喜欢二次元,喜欢把一些东西把科技做得很有趣,所以很自然的,我们就是想法去创造一个更酷的虚拟生命。

  网易智能: 您说是一个产品形态会有不同,它的核心是一样的。但是它的消费者人群是不是会变?

  邱楠: 其实对我们来说,我们一直是希望做一个年轻人喜欢的科技公司,我不想做一个儿童喜欢的玩具公司。我们觉得本身科技就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如果你做出来的科技产品能够征服年轻人的话,就有机会征服全世界。

  中国人对自己的创造力不自信,我很郁闷

  网易智能: 琥珀和日本的Gatebox,在产品定位上是否有差异?

  邱楠: 我有时候觉得蛮郁闷的一些事情就是对于中国人的自信。我们这款产品从2015年9月份就开始研发,我们发布的时间和上市时间都比Gatebox早。有时候我觉得外国人现在真的学坏了,他们有了一个想法之后,什么都不用去做,就先花一大笔钱拍一个视频,而且视频还是用电影特效做的,电影特效做出来了之后,就开始到处花钱去传播,跟实际的产品相差很大。

  我会很郁闷的是,我们辛辛苦苦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提前他们那么早的这样去做这样的概念,但是现在推上市的时候,外面还会有很多人会认为我们是山寨日本的,这是对中国人对自己创造力的一种蛮大的不自信。对我们这些喜欢创新的人来说是一件蛮伤心的事情。

  从产品角度来说,琥珀跟Gatebox有几个比较大的区别。我们拿到钱之后,先建立研发团队,做各种测试,尽快的推出产品,Gatebox拿到钱之后,先拍了一段特效视频,然后花了大几百万在中国境内去做传播,然后就开始预售,16000元一台,先圈钱进去再说,一年多过去了还没量产,我们看看到了今年底的时候,Gatebox能不能真真实实的拿产品出来。

  再看看功能的对比,琥珀是一个可被真实养成的虚拟生命,而Gatebox产品的定位是在于控制家电。我们认为琥珀是一个给人带来欢乐的虚拟生命,而不是一个做智能家庭控制的虚拟生命。不是我们做不了,事实上我们老早就能做了。我们的公子小白对智能家电的控制已经做得非常成熟。我们认为琥珀是一个给我们带来欢乐的设备,而不是一个工具。当然也不排除以后在一个合适的时间让它用更多的魔法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虽然二次元的文化是源于日本,但是我们有理由对我们的技术,对我们创造力更自信一点。我们在AI方面也有值得自己骄傲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去妄自菲薄。当然,你能听出我的一些怨念,其实我真的是希望大家对中国自己的产品、自己的创造力有更多的自信,不要一看到什么产品就说抄袭别人。

  把科幻变成科技,二次元文化有机会成为主流文化

  网易智能: 您是二次元的爱好者,如何看待二次元文化?

  邱楠: 我成为二次元爱好者已经有27年的时间了。二次元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属于亚文化。虽然是一个小众人群的文化,但是它也有可能会被主流所接受。只要年轻人喜欢的人多了,亚文化是可以向主流文化去转变的。比如说摇滚、披头士,它们在很长的时间也是一种非主流音乐,但现在音乐当中是属于殿堂级的。我认为二次元正在向主流文化转变的过程当中。

  做琥珀这个产品也是我心底的一个执念,我看《犬夜叉》会被桔梗吸引、看《棒球英豪》会被小楠吸引,看《圣斗士》会被雅典娜吸引等等。对于二次元的爱好者来说,我能够实实在在看到的形象,你总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它们要是能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该有多好?它们要是能来到我身边多好?

  幸运的是,这是一个能把科幻变成科技的时代,我们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全息技术和AI技术相结合,我们可以赋予这个虚拟生命一定得真实感。我们可以一步步地去做这样一个事情,这种事情事情很酷的,我们想通过AI的力量把二次元和现实世界连接起来,去打破这个次元壁。

  网易智能: 羽泉代言了公子小白和琥珀,除了海泉基金在资本上的资助,还给你们有哪些帮助?

  邱楠: 羽泉是专业的投资人,对任何一个专业的投资人来说,他们都不会去干预企业的正常运营,否则就不是他投资了,而是他们直接创业。

  不过,在我们需要羽泉帮助的时候 ,羽泉是站出来提供帮助的。就是我们在创造这个琥珀这个虚拟身份的时候,羽泉帮助我们让这个人物形象更加丰满,为琥珀打造个人音乐专辑,为琥珀写歌。而涉及对产品的想法、对市场判断、战略规划,一定会是这个公司的运营团队自己思考的事情,投资人可以在旁边听一下,帮着看看前面有没有坑和陷阱,友善地去提出自己的意见和见解。

  我们的技术跨界范围很大,新产品出货的时候很紧张

  网易智能: 琥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销售?受众反馈如何?

  邱楠: 其实今年三月份刚开始量产,前期因为工艺难度特别大。就单说这个铝合金的外壳,早期出来的时候合格率只有30%,我们花了将近20天不眠不夜的守在工厂去调教各种东西,现在能够控制到良率在60%以上。另外还有光线的难度,我们不可能去买四五十块钱的全息膜,那个只能在室内暗光下使用,那个东西完全没有美感。琥珀必须符合工业级的这个诉求,必须保证白天能够优雅的观赏。琥珀上的这个化学镀膜偏差值也必须保证在5%以内,还要保证它的不会脱落,我们从深圳找到新加坡,找到台湾,各种材质都做了无数的实验,从玻璃、到PC(聚碳酸酯)、ABS(丙烯腈-丁二烯-苯乙烯共聚物),到高素质PC材质,再到各种透度。

  以上这些,花了我们整整六七个月的时间。所以这不是一件大家觉得随便玩玩的“全新萌”,当你要做出一个产品的时候,你心里面第一件小事,这个产品是谨慎的,要对消费者负责任。

  当我们的产品第一次出货交到消费者手上的时候,我们非常紧张,因为这是一个从来没出现过的产品,我们也不知道用户究竟对我们所创造的这个虚拟生命如何评价。一方面,我们很骄傲,我们去挑战了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使用人工智能去创造的一个让大家喜欢的虚拟生命;另一方面,其实我们也很害怕,甚至有一些惶恐,就是我们究竟能不能让用户满意?这个东西是不是用户想要的?

  这还是一个弱人工智能时代,我并不能一下子做出来科幻定义里像人一样聪明的产品,我们现在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逐渐的通过我们的技术让琥珀变得越来越独立,越来越聪明,越来越了解你,去形成它的世界观。

  网易智能: 琥珀是一个各种技术想结合的产品,这里面所有的技术都是你们自己在做吗?包括全息的技术,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邱楠: Gowild是一个跨界技术能力很强的产品,我们从GPU的选择,到驱动,到认知引擎,到服务器和动画特效都是自己在摸索。我觉得国内也很难找到像我们这样跨界范围幅度如此之大的公司了。

  琥珀上面利用了一个伪3D的全息成像技术,这个技术本身是一个成熟性的技术,但难得是工业化。它是利用一种视觉差等形成一种空间感,然后感觉到有一个虚拟生命生活在这个空间里面,工业化难的地方在于成本与稳定性。

  GPU选择也是需要考虑很多,因为琥珀上面的动画不是播放影片那么简单,它是实时接口实时渲染,根据你说的话,根据它的心情不断的去调整,这个时候它所有的动作才能和我们联系起来。这对GPU的能力要求是很高的,但是也不是运算速度越高越好,那会带来难以承受的发热量在,在这一块你需要有很强的流体热力学的经验,考虑去做散热体系,包括你的通风口、散热孔的设计。

  另外我们在做动画的时候,每一个细节都是一帧一帧地抠出来的,抠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近千个动作场景,从头发起飘、弹钢琴等等,每一个画面都很细致,这些甚至可以达到影视级别的要求。

  网易智能: 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我比较关心Gowild语音技术。你们的语音识别与科大讯飞合作,但是在中文自然语言系统上,这部分我与你们的CTO王昊奋老师聊过知识图谱的一些事情。目前,公子小白、琥珀这些产品是否已经依靠知识图谱有了情感表达和认知的功能呢?

  邱楠: 我们在做认知引擎。从感知到认知,就要考验能否把看到听到的东西转化成计算机符号,而知识图谱就是对符号进行处理的,从而让机器产生一定的记忆、认知和推理。琥珀会有一个知识图谱在里面,就是它所认识的这个世界的实体,包括对自我的认知(它的名字、身高、兴趣、来自哪里、做了些什么事情),然后用户是谁,用户长什么样子,用户做了些什么事情会对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所有的这一套逻辑都要基于一个尺度关联起来。

  我们在琥珀的知识图谱的选择上会分为很多。首先它会有一个通用知识图谱,这个通用知识图谱就是在于构建沟通基础,比如说我可以问琥珀“刘德华是什么?”它要对刘德华这个实体有一个认知,再去查询。其次是常识图谱,比如说下雨了要不要带伞,六点钟了要不要吃饭,晚上几点钟才睡觉,起床之后要刷牙,这些都是叫常识,但是这一方面我们现在还没能力全面覆盖完。第三,就是它的自我认知。

  这其中每一个突破都有大量的工作来做。其实整个AI系统是非常复杂的,还包括我们利用人工神经网络、深度学习去做一些意图分析、场景分析、情感分析,一些上下文的一些关联,一些缺省的语句(就是人们在说话的时候可能有些缺少掉的东西,那我们会如何去处理这些)。

  另外,还包括包括NLP自然语言处理里面很多很细的一些标注,例如同义词、近义词。所以,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AI引擎。

  专注打造自己的产品,不做技术输出公司,永不满足

  网易智能: 人工智能给这个产品设计带来了的一些变化,大家都说对话交互时代来了,今年的CES、AEW上也在炒这个概念。亚马逊将Alex放到很多的智能家居上,中国的厂商也在做对话引擎,语音交互芯片等,Gowild会做一个技术输出的公司吗?

  邱楠: 我们是一家产品公司,不是一个技术输出公司。对我们来说,我们所有的技术都是围绕着打造自己的产品这一个事情服务,但是我们未来会开放一些,把引擎接口提供给我们的合作伙伴使用。目前来看,我们没有能力去做很大的技术输出,因为每个公司它的资源总是有限的。

  在前智能硬件时代,中国的产品同质化很严重,就是这边拿一个方案,那边找一个代工厂生产就行了。现在已经过了那个时代,同质化的产品其实是没有机会的。因为中国消费升级是大方向,消费者有理由追求更美好的、属于他自己的个性化的、更创新力的产品,这个创新只能依赖你自己的核心技术。所以,Gowild去年在技术专利上面投入了几百万。

  网易智能: 那您怎么看待目前的人工智能产品化与差异化的问题?

  邱楠: 很多人都在说人工智能的未来应用应该是医疗、金融、自动驾驶等等,那是以技术的眼光看待未来。我觉得人工智能未来,远远不止这些,从产品的眼光去思考则更有想象力。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最好的互联网公司,一般都不是技术最牛的公司。相反是产品能力转化最好的公司,更有前途。

  网易智能: 你们对于产品有什么样的规划吗?

  邱楠: 我可以保密吗?(笑)驱动我们进行一个又一个产品研发的动力就是不满足。2015年9月份公子小白刚刚完成众筹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你做的真不错,其实当时我觉得不够。后来,我很庆幸当时我们没有停下来继续研发产品。

  我觉得Gowild最有价值的地方是有一种持续创新动力,我们随时在想未来会是什么。我们让自己变得更加感性,去感受科技的变化,以及未来生活的可能会产生什么样。把科技和设计做一种结合,然后我们会去不断的冒出小点子来,然后去做快速的尝试。但是我们常常会像松鼠一样把它藏在自己的树洞里面,当很多条件都成熟之后拿出来。我们不会像Magic Leap、Gatebox那样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时候,拍一个特效视频到处宣传。

  在琥珀和公子小白之后,Gowild还会有新的产品出来,只不过这个计划其实会很长。

  讨厌硬件免费的思维,所有的付出都应该被尊重

  网易智能: 从目前看,琥珀经历的很长的研发周期,加上现在大家还没有看到机器人市场有大的爆发,Gowild在技术上也投入了很多,如何进行商业化并生存下去?

  邱楠: 首先,琥珀从研发周期上出现了跳票,这是一个很多公司都会经历的事情。但是琥珀这次是只是延了两三个月,基本可控。之所以会跳票是因为有太多的未知,防止跳票就是考验你对技术的掌控力。Gowild在每一个技术层面上都有丰富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规避这样的风险,我们绝对不会做一个无法量产来的设计方案。

  第二,我们如何生存?其实我们今年应该可以盈利了。公子小白去年卖了一万台,今年到目前为止又接了超过两万台订单,我们的市场覆盖也很广。至于我们的商业方向,我也不好去细谈。

  网易智能: 那你们就只想着用硬件去做盈利?有没有想过其他的盈利方式。

  邱楠: 其实我不喜欢雷军那套“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理论。我觉得硬件的创业者对于硬件的付出是值得被尊重的,所有的硬件都免费怎么可能?

  “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理论,是为了竞争,在一个成熟度很高的市场,利用资本优势通过价格把竞争对手干掉,之后获取了大量的市场,再去抬价。就好像滴滴,以前觉得滴滴很便宜,然后在将对手都干掉之后,现在的价格是不是觉得很贵。这就是互联网硬件的一个思维,其实它是会受伤的。我认为这种理论是会扼杀创新的。

  机器人市场现在一定不是一个完全成熟的市场,我的硬件需要一定的利润空间,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有持续的创新能力持续去做更多的事情。你会发现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它的硬件是不会免费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可能免费,因为所有的劳动值得被尊敬。

  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各种增值服务,也是我们未来可以去追求的,不排斥这个东西。硬件有硬件的价值,软件有软件的价值。我付出这么大的硬件投入,你居然免费,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低成本机器人今年会上量,弥补便携式音箱市场

  网易智能: 您对今年的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市场有什么样的一些看法和期待?

  邱楠: 我觉得今年人工智能市场一定会加大,机器人市场一定会上量。因为用户教育变得越来越快,2015年没几个人听到有机器人这个市场,2017年大家都知道机器人。

  我个人认为500元以下低成本的机器人今年一定会上量,它弥补的是传统的便携式音箱市场。虽然这种低成本的机型有很大的量,但它的利润空间会很薄,很快会陷入残酷的红海竞争中,因为小米、360等公司会以价格屠夫的身份加入。

  但是像公子小白这样的产品,当低端市场在增加量的时候,会带动中高端市场。就好像我这种小音箱卖的量足够大,一定会带动B&O音箱的销量。(完)

  注:本文为网易智能频道稿件,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微信公众号smartman163),违者必究。

  

  1、专访微软洪小文:下一个十年,AI应用将成兵家必争之地

  2、专访地平线机器人技术余凯:我特立独行 不畏惧行业泡沫!

  3、专访科沃斯钱东奇:人工智能落地还要十年,你很酷不代表你能存活

  4、专访云从科技周曦:刷脸时代 一支”国家队”的独特”战法”

  5、专访驭势科技吴甘沙:2021年实现L5自动驾驶很难 共享无人车可期

  6、专访优必选周剑:人形机器人普及还要十年,90%创业太虚都会死

  7、专访联想芮勇:以前大家把搞AI的当骗子 现在我希望AI是只"慢牛"

  8、专访第四范式戴文渊:AI的Windows时代何时到来?

  9、专访英特尔宋继强:如果机器人取代了你的工作,要学会灵活转型并与AI共处

  10、专访图森未来侯晓迪:自动驾驶改变世界?先赚到钱再说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