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没有爱情的女人 权利是她们春药

subtitle 网易女人04-17 11:06 跟贴 6 条

  没有爱情的女人 <wbr>权利做了春药

  女人追剧,大多会关注女人,关注情感。

  《人民的名义》呈献给观众的,男人是红花,女人是绿叶。一部老腊肉云集的重头戏,女性戏份不需要做的太足。反腐大剧,更不需要用套路的男女情戏博眼球。剧中的女人,尤其婚姻中的女人,多多少少有点悲剧,不知道是编剧的有意而为,还是生活的现实写照。

  在外人面前常秀恩爱的婚姻往往是假婚姻。每次看到吴慧芬给高育良出谋划策,足智多谋的样子,就替这个女人感到悲哀。她的悲哀,源自她的虚荣,还有虚伪。不舍弃早已破裂的婚姻,维持着表面的夫唱妇随,表演着贤内助的角色,享受着虚无的幸福,所有这些作为,和她明史教授的身份实在不相符。其实她最不舍的,还是高官太太的颐气指使和社会价值。

  最初的欧阳菁对李达康,是有爱的。可爱情,随着李达康的不近人情和不解风情,逐渐飘远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对生活的绝望,守着名存实亡的婚姻,守着一个高官丈夫,就像守着一台冰冷的机器,尘世中的她,像一叶浮萍,情无所寄,心无所系。所以,最终的结局,是她人生自杀式的毁灭。

  梁璐也是大小姐出身,有陆亦可的高冷傲娇,却没有陆亦可的聪慧果敢。她知道自己的婚姻就是祁同伟的跳板,她完全可以走出来,可她没有。祁同伟知法犯法,她还去高育良那里找补救措施,帮着巩固祁同伟的官位。她的软弱,也是纵容,做了陪绑,想到的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高小琴,出身卑微,想摆脱命运,就急功近利,走了捷径,成为赵家集团腐蚀官员的工具。面对根正苗红的陆亦可,她口口声声说现在的事业都是自己凭着努力一点一点打拼起来的,其实她连自己都骗不过,没有石榴裙下的交易,哪会有一夜暴富的故事?久经沙场,阅男人无数,让她世故,甚至冰冷。所以有时候,她比祁同伟还要毒辣。和祁同伟,可能有些情分吧,不能称他们为爱情,利益大于感情了,就不是爱了。假如,祁同伟不身居要职,也只是路人甲而已。

  还有一位,高小琴的胞妹,高小凤,被当做礼物包装成精品送给高育良,有了一纸婚姻,有了锦衣玉食,不见得真爱年龄悬殊的老头。说白了,老头不糟,因为头顶尚有权利的万丈光芒。一旦光芒散去,p都不是。

  没有爱情的生活,像在服苦役,没有爱情的女人,权利做了春药。

  来源:林炎清秋的博客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