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知道|农民申办残疾学校 380万专款疑遭教育局截留

subtitle 知道04-16 15:59 跟贴 26469 条
7年前,湖南农民姜群坚创建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并以该校的名义向政府申请380万特教专项资金。却没想,中央政府下拨的专项资金遭宁乡县教育局截留。湖南省一纪检干部称,专项款被教育局弄虚作假拨给另一所学校——虎山特殊教育学校。此后,姜群坚过上6年的逃亡生活,当初投资400万的学校已变成一堆废墟。

  出品|网易自媒体《知道》

  作者|程音

  2月6日,湖南省宁乡县纪委通报一起该县教育官员在当地虎山特殊教育学校公款吃喝、违规收礼事件。

  湖南省一纪检干部称,虎山特殊教育学校与当地教育局官员不是简单的吃喝关系。

  这则消息让姜群坚看到一丝希望。7年前,姜群坚申请创办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并以该校名义申请380万中央专项资金,用于学校建设。

  中央专项资金下拨后,宁乡县教育局以“校名重复”为由,通知姜群坚更改校名,并以国有资产不能无偿移交个人为由,未将380万用于姜群坚申办的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建设。

  同时,教育局重新选址修建虎山特殊教育学校。姜群坚创办的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被吊销办学许可,投入400万新建的校舍被夷为平地。

  公款吃喝牵出专款截留问题

  2017年2月,湖南宁乡县纪委通报一起当地教育官员违规公款吃喝、违规公款送礼的问题。

  通报称,2016年12月9日晚,宁乡县虎山特殊教育学校党支部书记、校长喻叔凡以检查指导工作为名,邀请宁乡县教育局工会主席刘国强、原局长黎爱莲等6人,到学校食堂包厢晚餐。

  晚餐后,部分人员到学校工会活动室唱歌,中途,校长叫来5名年轻教师陪唱。宁乡县教育局一匿名人士透露,其中一名陪唱女教师的朋友拍下视频,实名举报至宁乡县纪委。

  此次被查的人当中多数为教育局财务科室人员,其中一名欧姓副科长参与过虎山特殊教育学校建校工程招标项目。

  当地一纪检干部称,当地教育局官员与虎山学校不是简单的公款吃喝关系。此前,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姜群坚多次举报宁乡县教育局违规关停她的学校,并截留其申请的380万专项资金,取而代之的则是如今教育局新建的虎山特殊教育学校。虎山特殊教育学校建设之初,上述参加宴请的人都是学校工程建设指挥部领导。

  因多次写信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姜群坚6年间几乎未在宁乡县公开露面。她告诉网易自媒体《知道》,为摆脱宁乡县“想抓她的人”,现在没有固定住所,对陌生人保持戒备,出行专人接送。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姜群坚就要关机。双卡双待的手机,同时使用多个号码,为方便随时插拔卡,她拆掉手机后壳,用胶带裹着电池。

  她曾从朋友处得知,相关部门使用通讯定位技术“找她”。她错过了儿子的婚礼,父亲去世的时候,凌晨回来看了一眼便匆忙离去,宁乡的房子久无人居坍塌,因纠纷不断,姜群坚被迫离婚。

  7年前,姜群坚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明星校长。1961年出生的姜群坚农民出身,从1998年从事农民职业教育培训工作,2004年创办宁乡县科技职业技术学校,自诩“享有较高的社会声誉并具备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事业风生水起。

  “当时下乡招生就发现很多残疾孩子没学上。我赚的钱也花不了,我的孩子们都有着落了,所以想办个学校,让残疾孩子有学上。”姜群坚说。

  2008年3月,姜群坚向教育局申请创办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选址位于319国道路旁,占地面积为20亩。

  2009年底,姜群坚出资20.8万元收购宁乡县博爱特殊教育学校。2010年3月,宁乡县教育局“审查研究”后,同意博爱学校更名为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

  此后,姜群坚投入400万左右,用于校舍及基础设施改建。2010年4月前后,姜群坚办理了《民办非企业登记证书》及《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

  教育局选址建校,与市发改委批复相悖

  自费办学的同时,姜群坚称,2008年曾申请中央专项资金,用于学校教学楼建设,如今,申请报告原件遗失。

  2008年11月,长沙市发改委[2008]586号文件批复,同意《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学综合楼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代项目建议书)》。其中提到两个关键信息,一是长沙市发改委批复的建校地址,位于宁乡县城二环以北,三环路以南,319国道以东地段,总共占地约20亩;二是项目总投资估算为480万元,资金来源于申请中央专项资金380万,县财政配套100万。

  2010年1月,宁乡县财政局承诺,县财政配套安排100万元用于新建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学综合楼建设。

  2010年5月,姜群坚向长沙市政府提交申请报告,请求专项资金及早拨付。一周后,时任长沙市副市长何寄华批示“请市县发改、财政、教育三部门按有关规定指导、支持,将专项资金使用好,确保实效”。

  两个月后,380万专项资金下拨到位。2010年8月,宁乡县教育局与姜群坚商讨资金使用问题,姜群坚回忆,自己被强制在一份内容不明的文件上签字。姜群坚拒绝之后,与保安发生冲突。事后,经宁乡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姜群坚为轻微伤。

  姜群坚说,在并购博爱特殊教育学校时,宁乡县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曾承诺,380万元的特教资金批下来建设新学校。

  她曾多次向教育局催办此事,将专项资金及早拨付,“教育局的答复都是‘在等领导批示’。”

  宁乡县教育局提供给长沙中院的材料中提到,“姜群坚曾有与县教育局合作办学的请求,县教育局了解姜群坚基本情况和相关意向后,曾与姜群坚就她提出的合作办学意向进行口头商谈,但未形成书面协议,更没有政府决定。”

  2010年底,湖南省招投标监管网曾发布《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学楼工程项目招标公告》,其中,项目名称为“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学楼工程”,建设地址仍旧为宁乡县城二环以北,三环以南,319国道以东地段;资金来源为自筹及上级配套。

  值得注意的是,招标公告中的建设地址,与长沙市发改委批复的[2008]586号文件批复地址一致。姜群坚称,该地址与她2008年提交的申请创办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的选址也一致,此外,586号文件批复的占地面积与她申办的面积相同。姜群坚认定,长沙市发改委批复的[2010]586号文件中提到的特教学校,即她所在的特教学校。

  专项资金下发后,县教育局并未按照长沙市发改委批复的[2008]586号文件执行,而是重新选址,以1168万收购位于白马桥乡虎形山建筑面积为8000平方米的食品公司,占地36亩,新建“公办”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

  建校资金从380万专项资金陡升至千万,收购食品公司价格遭到质疑,教育局相关人士告诉网易自媒体《知道》,收购食品公司价格在1000万以下,因建校账目明细未公开,该说法尚未得到县教育局回应。

  县教育局在提交给长沙中院的材料中解释道,项目改址符合发改规划部门程序要求,项目专项资金经监察部门检查,符合相关规定。此说法尚无明确证据支撑。

  民办特校强制改名,专项资金遭截留

  姜群坚分析认为,自己最初申办的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从名称、地址、占地面积,与长沙市发改委批复的结果一致,专项资金下拨后,政府应拨付与她。

  宁乡县教育局认为,名称虽然相同,但公办学校是国家投资兴办,其资产性质属国有资产,不能无偿移交姜群坚所有,否则将涉嫌非法处置国有资产。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此表示,既然政府以民办特教学校名义申请专项资金,理应将下拨资金用于该校建设,宁乡县教育局的这种说法并不合理。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关法律和规定认定专项资金只能用于公办学校,如果这样的话,以民办学校的名义申请的项目,教育部也不会批。特殊教育事业一直是有民办和公办两种,学校的性质不是使用专项资金的衡量标准,关键看这笔资金是否真正用于改善残障儿童教育上,是不是踏踏实实为残障儿童教育做了实事。” 竹立家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教育局还要求我把学校名称改了,不然学校过不了年检。”2011年2月,姜群坚接到宁乡县教育局下发的《关于建议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民办)更换校名的通知》。

  该通知原文为:“我局为了发展宁乡县特殊教育事业,曾于2008年向长沙市发改委提交《关于请求审批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请示》,并得到市发改委[2010]586号文件批复。

  你校于2009年12月接转原民办‘宁乡博爱特教学校’后于2010年3月更名为‘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民办)’,其更名的名称与我局备案使用的‘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同名,给相关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为了不因学校名称相同而给我县教育系统的工作造成混乱,建议你校尽快换校名或恢复‘宁乡县博爱特教学校’校名。”

  教育局并未对何为“备案使用”做出合理解释,姜群坚拒绝更名。

  网易自媒体《知道》于2017年4月11日前往宁乡县“市民之家”办事大厅的民政局窗口核实校名,工作人员检索“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系统显示只有一所以该校名命名的学校,法定代表人为姜群坚。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2月18日,宁乡县新建公办特教学校“虎山特殊教育学校”举行开工典礼,计划2011年8月底完工。

  以宁乡县特教学校为名申请的专项资金建成学校后,挂上了“虎山特殊教育学校”的牌子。

  2010年至2012年,姜群坚创办的宁乡县特教学校连续三年未参加宁乡县教育局开展的民办学校办学情况评估,且两年被评为不合格。“从2010年8月非法扣留、取缔我校所有各上级机构的培训、学习及教育的任何会议通知。”姜群坚说。

  2011年年底,姜群坚十多万资产被冻结,影响了该校老师的工资发放。该校一名工作人员姜先生说,学校年底结工资,自己本该在年底领取近2万元工资,因姜群坚账户冻结,最后只拿到1800元,“去银行打听情况,银行的人说县里要求冻结的。”姜先生说。

  姜群坚说,在此之前,国家发放的残疾学生补助及教师补助已经停发,所有开支系她一人维持。那年年底,姜群坚借钱,给员工发放年底工资,被冻结的10多万,至今尚未到手。

  2013年,宁乡县教育局对原告宁乡县特教学校作出教罚字[2013]001号行政处罚决定,责令该校停止招生,吊销办学许可证。

  同年4月,姜群坚向宁乡县人民法院起诉宁乡县教育局,要求撤销此行政处罚决定。

  诉讼阶段,姜群坚称,从2010年7月起,教育局开始刁难学校,截留上级主管部门下发的一切管理通知、文件,导致学校无法正常年检,以达到吊销办学许可证的目的。

  然而,因证据不足,宁乡县法院未予采信。姜群坚一审败诉。随后,她向长沙中院提起上诉。

  期间,姜群坚向湖南省政府发出《关于请求支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公正审判的请示》,请示得到批示,从省政府到省高院,从省高院到地方法院,转了三道“依法处理”批示。

  长沙中院二审维持判决,姜群坚最终败诉。

  姜群坚对判决不服,向中院申请再审。2014年8月,再审听证会后,案件至今尚无进展。

  智障学生自养土猪,疑被学校拿来送礼

  公开资料显示,虎山特教学校规模41个教学班,在校生500人。2016年5月,宁乡县编办官网公布该校2015年度《事业单位法人年度报告书》,报告显示,该校开办资金为2544万元,经费来源为全额财政补助,法定代表人为徐正良。

  2017年4月11日,网易自媒体《知道》跟随一名家长进入虎山特教学校。该校校长张海河介绍,目前学校有10多个教学班,110 多名学生。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该校实有在职正式职工35 人, 临时聘用人员 17人。

  占地36亩的学校,全校不超过200人,整个校园略显空旷。在学校操场旁边,学校还开辟了一块劳动训练田地。田地已经被种上辣椒、包菜等植物,每块地已经被各个班级领养。

  该校副校长周文秀介绍,为了培养学生劳动技能,学生还会养些鸡、鸭之类的动物,周文秀表示,学生们还会养猪。

  在宁乡县纪委查处该校违规公款吃喝,收受礼品的通报中提到,晚餐后,县教育局工会主席刘国强等6人收受学校宰杀自养土猪的猪肉。

  同时,姜群坚创办的宁乡县特殊教育学校已经空无一人,2013年被吊销办学许可证之后,姜群坚将学校转移至长沙县,2015年停办。

  姜群坚说,2014年,不明社会人员闯入学校打砸抢。自费修建的校舍被夷为平地。留守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网易自媒体《知道》,早上6点多,学校的门被撬开,校内师生被赶了出来,学校财物被扫荡一空,食堂的食材也没放过。

  该工作人员说,有6间房被拆,校舍被拆时,有教育局的人在场。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