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深度人物|蒋兴权:篮坛教父一个人的"魔鬼"时代

subtitle 跳球04-16 15:27 跟贴 786 条

  前段时间看到有人在争论,蒋兴权和宫鲁鸣,到底谁的执教能力更强?

  这是一道明显的送分题,想来,纠结这个问题的盆友,没有看到过现在都成长为球星,或者名宿球员当年被蒋兴权指导支配过的恐惧吧。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执教这个行当也属于智力范畴,比谁的水平高,这个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在蒋兴权和宫鲁鸣之间的对比上,可能这个标准答案,会相对清晰一些。

  写这篇,不是为了比较宫指导和蒋指导(因为这没悬念),而是想来聊聊这个老爷子,这个慢慢快要被人忘了的,中国篮坛的一位举足轻重的老派魔鬼教头。

  如果是论资排辈,蒋兴权肯定是在宫鲁鸣之上。蒋兴权1960年进入辽宁男篮,1990年进入男篮当主教练,1990年的时候,宫鲁鸣还是中国男篮的一员。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蒋兴权算的上是宫鲁鸣的恩师。

  1991年宫鲁鸣退役,进入到国家队担当助教,当时辅佐的主教练也正是蒋兴权。在之后的三届亚锦赛,宫鲁鸣和蒋兴权一起,带领中国男篮拿到了三次冠军。并在1994年拿到世锦赛第八名,这也是中国男篮迄今为止,世界大赛最好成绩。

  在国家队层面,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甭管是老一辈的名宿,比如孙军、郑武、阿的江、胡卫东、刘玉栋、李楠,还是后来的移动长城一代,大巴、姚明、王治郅,这些都曾是蒋老爷子手下的兵,受过他的教诲和指导。

  关于蒋兴权在国家队的成绩,网络上随手都可以百度出一堆数据,各种花式吹老爷子的文章也不少。

  说蒋兴权是中国男篮历史上的功勋级教头,一点都不为过。

  1995年之后,蒋兴权离开国家队,由宫鲁鸣拿起主教练的教鞭,成为中国男篮主教练。在蒋兴权身边这些年的学习,让宫鲁鸣迅速成长。虽然之后的执教经历起起伏伏,但是他的执教能力还是被公认的,也是得到老爷子的赞赏的。

  蒋兴权之所以是被认为现今中国篮坛的泰山北斗式人物,不仅仅是他在国家队的这些年经历,培养的球员,拿到的成绩,还在于他在联赛的成就。

  蒋兴权是老派教练的代表,“三从一大”魔鬼训练法的推崇者,包括后来的宫鲁鸣,也是传承蒋兴权的理念,训练“三从一大”。在这种“疯狂”的训练模式下,蒋兴权在早期的辽宁队打造了一支“铁军”。防守凶狠,进攻迅猛,全场不惜力的奔跑,这些事当年辽宁队令人胆寒的武器。现在知名的联赛教练李春江、吴庆龙等人都是蒋兴权的弟子,不仅如此,辽宁后来的杨鸣、张庆鹏这一代球员也都是出自蒋兴权之手。

  可以说,蒋兴权是辽宁男篮功勋老帅,历史地位无人可比。后来蒋兴权因为和辽宁管理层矛盾,愤然辞职。出走之后,加盟过浙江,调教出张大宇,罗智和丁锦辉等浙江男篮历史上的黄金一代。从浙江离开之后,老爷子又挑战新难度,加盟新疆。在边疆这块篮球荒漠上,他愣是带出了一直总决赛队伍。打造新疆,蒋兴权依靠的还是老办法,魔鬼训练,严格管理,再辅以自己多年丰富的执教经验。

  举一个当年的小例子,CBA球队中很多的管理比较松散,宿舍熄灯后很多球员私自跑出去泡吧,喝酒之类的。在新疆的时候,蒋兴权亲自查房,每次熄灯之后他就搬着板凳坐在后门,专抓私自外出的球员,正门他特地嘱咐保安守着。球员也聪明,知道后门肯定没戏,去了就是挨骂,被罚,只有正门还有可能突破一下。所以夜里外出晚归的球员尝试走正门,央求保安放行,但是保安不敢私自放人,因为蒋兴权也算准了他们会走正门,给保安下了死命令,放进来一个,拿保安是问。

  这仅仅只是当年蒋兴权在新疆严格管理的一个细节,但这个细节足以让很多球员,包括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一直记在心中。

  CBA各个俱乐部,实行球员联赛期间严格管理制度的不在少数,但是能像当年蒋指导那般严苛的,几乎没有。现在球员们联赛之中不顾球队规定去酒吧,夜店,甚至夜不归宿的,都算不得什么新闻了。

  老爷子刻板,甚至古板,执教理念还是老一套,缺乏新意,跟不上时代,这些都是外界给蒋兴权贴的众多标签中的一部分。对于这些,蒋指导不做什么回应,无论是什么时代,他认为严格训练和管理是没有错的,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比那些花里胡哨的方法有效的多。

  关于蒋指导古板,跟不上时代的故事有很多,有一件一直让我印象非常深刻。那还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年联赛,记者写文章夸奖蒋指导,用了一个词,叫“骨灰级”。现在人都知道骨灰级是称赞一个人在某一个领域是资深的专家,行家。但是蒋指导可不懂这些新兴词语,他一听有“骨灰”俩字,当下就急了,在客场对山东的比赛结束后,发布会上他直接找到写这篇文章的记者,当面质问人家的说,我不知道这个词是啥意思,但是人死了才是有骨灰,你这么说是折我寿,咱俩谁先死还不一定呢。

  这个记者忙不迭的解释说,这是尊敬的词,不是骂人的。蒋指导根本不听,直接甩手走人。

  这还是当年没有自媒体的时候,文章都是出自正规的报纸和电视台等,这要是放在现在自媒体泛滥年代,蒋指导恐怕每天都要被这种事气半死。

  当时我站在一个球迷角度上来说,非常的理解蒋指导,65岁的老头不理解这个词很正常,发这通火,也不是无名之火。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记者敢惹这位老爷子了,写他的稿子,都规规矩矩的,生怕出什么岔子。

  采访蒋兴权,记者们都不太会问尺度特别大的问题,他站在记者堆里,总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态势,尤其是现在一头银发了之后,更多了几分威严。

  这次新疆夺冠,新疆队专程邀请了蒋兴权老爷子去乌鲁木齐参加庆功宴,出席球员嘉年华活动,蒋兴权所到之处,无不受到追捧,无论是俱乐部还是球员,以及球迷对于蒋兴权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酒宴上,蒋兴权是被争相合影最多的嘉宾,在嘉年华活动上,他的发言被放到了最后压轴,蒋指导上台略显激动,声音微颤,他的那一句:这里永远是我的主场,让全场动情,掌声雷动。

  我们经常感慨,某某球星退役了,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如此有个性的球员了。教练也是一样,像蒋兴权这样来自过去,带有旧时代烙印的老派教练,在现今的年代已经有那么点格格不入了,他的归隐,也是代表一种风格和时代的结束。

  CBA现在“当红”的一线教练,没人再追随蒋兴权的脚步,也不会有下一个蒋兴权。

  我听过不止一个球员聊起,甭管是公开还是私底下,真心的还是违心的,都说,当年要不是蒋指导怎样怎样,就不会有现在我,我特别感谢他。

  现在回头看,蒋指导对他们做的那些“虐待”,成就了后来的他们。但如果时光倒流,回到当年,该爱他的,还是奉其为人生贵人,指路明灯;该恨他的,照样还会咒骂这个“魔鬼”,恨他恨到骨头里。

  本文转自公众号“跳球”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