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F新科女冠军:重庆越野一姐怎么炼成?

4月15日下午2点,万众期待、一年一度的北京TNF美食节,哦不北京TNF越野赛100公里组准时鸣枪起跑。截至目前,100公里组和50公里组的男女前三名均已出炉。与此同时,50公里组的筒子们还在赛道上奋斗,而25公里组的选手可能还在床上睡大觉。

100公里组男子方面,来自重庆的选手李阔一路领先,最终以11小时56分14秒的成绩夺冠。赵银波和叶尔森什沃很分别获得亚军和季军。

50公里组男子方面,王洋以5小时12分52秒的成绩夺得冠军,刘禅和马云平分获亚季军。

100公里组女子方面,同样来自重庆的郑丽萍开跑后就一路领先,并接连超过多名男选手,最终以13小时37分09秒的成绩问鼎冠军,整体排名第7。曾惟苓和彭茜夺得亚军和季军。

值得一提的是,美女跑者陶燕茹也已经跑完,她凭借5小时28分14秒(超过多数男跑者)的成绩问鼎女子50公里组的冠军。太牛了!看来冬训的效果已经显现。这是我们之前报道过陶燕茹的一篇文章,戳链接看:从首马430到锡马317,她是最美跑者,更是最强跑者。戚红洁和陈宏珍分获亚军和季军。

男女冠亚季军一览表

李阔和郑丽萍都是近几年越野圈崛起的新星,作为重庆的越野一哥一姐,两人都是天赋+努力型的选手。

重庆越野一哥李阔:

2014年上海马拉松是李阔的首马,当时跑步不到一年的他,最终309完赛。2016年港百作为他的首百,12小时56分完赛夺得小金人。之后更是问鼎大连100、黄山100等多个越野赛的冠军。重庆跑圈人称拐神、拐天王、拐妹。

重庆越野一姐郑丽萍:

作为此次TNF的新科女子冠军,郑丽萍的越野生涯尤其值得一说。以下文章内容来自重庆商报。

郑丽萍是一名普通的后勤工作人员,上班却是一身运动装,个子瘦小、皮肤被晒得有些黝黑。用她的话说,朋友们都不把她当女人看,她也自嘲长发是自己唯一的女性特征。但别小看这个“女汉子”,不久前她完成了很多纯爷们都做不到的事:36小时完成越野跑168公里。其实,郑丽萍去年才从马拉松转战越野跑,就迅速成为圈内大神:崂山100公里冠军、张掖100公里季军、三峡168公里冠军,她的新年小目标是参加330公里的“巨人之旅”。

1、第一次跑“马”哭了

郑丽萍在潼南农村长大,从未接受过专业的体育训练,2011年之前连体育爱好者都算不上。但就是那一年,两位亲人接连被诊断为肺癌,对她的触动极大,也就此改变了她的生活态度:“我想有一个健康的体魄,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家人负责。”从此之后,她开始健身,打羽毛球、徒步,但这些运动现在看起来都是那么“温柔”。

从2013年开始,她爱上跑步,每天晚上在小区里跑10公里。“冬天也想偷懒,特别是一天工作下来很累的时候。但我会换上薄的衣服,身体一冷下来就逼得自己去跑。”2014年重马,郑丽萍用“偷跑”的方式完成了人生第一次马拉松。她本来只有5公里迷你跑的名额,但跑到5公里的时候觉得不过瘾,就继续向前跑。因为从没跑过长距离,缺乏经验,到20多公里时就已经“感觉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痛”,但她最后硬是把42.195公里的全程跑完了。

咬牙冲过终点那一刻,郑丽萍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掉下来了:“虽然‘蹭跑’没有正式成绩,但能跑完全程感觉自己很了不起。”郑丽萍说她从小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童年时代走十几里山路去割猪草、砍柴,她总是小伙伴中的佼佼者。

2、丈夫认为她不务正业

有人说过,跑马拉松是会上瘾的。但对于她的爱好,家人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父母嫌她忽略了家庭,应该专心相夫教子,丈夫也认为她不务正业,甚至为此差点离婚。因此,她每次只有背着家人悄悄报名参赛。从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她一共跑了16场全程马拉松,几乎每个月一场。

热爱与坚持,让家人对她的态度从不理解变成认可,也让郑丽萍渐渐从普通爱好者成为民间高手:2015年重马,她以3小时43分21秒获得女子市民组第8名;2015年北京马拉松,以3小时17分6秒获得女子组第15名(前7名均是埃塞俄比亚、朝鲜专业运动员),达国家一级运动员水平;2016年都江堰马拉松,跑出3小时15分38秒的个人最好成绩。

和所有励志故事一样,成功没有捷径可走。当年为了备战北马,郑丽萍养成了一个延续至今的习惯:每周至少有一天跑步去上班。住在马王场附近的她早上5点从家出发,经过大公馆、大坪、两路口、华唐路、财富中心一线到达位于北环附近的单位,通常需要1小时40分。“选择这条线路是因为接近21公里,正好是个半程马拉松的距离,能更好地达到训练效果。”

3、坚持跑山速成越野高手

进入2016年后,马拉松已经满足不了郑丽萍的胃口,她开始寻求更具挑战性的运动。她曾经也考虑过铁人三项,但昂贵的装备让收入不高的她打了退堂鼓:“铁人三项的自行车就得几万块钱一辆,真玩不起。”最后,她选择了越野跑。

国内的长距离越野跑赛基本是以100公里起步,对选手的体力要求更高,装备更复杂,而且还要面临各种恶劣的野外环境。郑丽萍开始了更疯狂的训练,每个周末去南山跑山,一次就是40多公里。如果碰到雨天,她就在小区爬楼梯,31层的高楼要跑二十多个来回。2016年5月,郑丽萍去青岛参加了崂山100公里山地越野挑战赛。第一次参加大型越野跑比赛的她心里没底,也遇到了难以想象的艰辛:“后半程感觉随时都要抽筋,完全靠意志力坚持到终点。”最终,这个越野菜鸟竟以16小时55分获得了女子组冠军,把整个重庆越野圈都震惊了。

两个月后的张掖祁连山超百公里山地挑战赛,郑丽萍在比赛途中遇见一名高原反应十分严重的女选手,她为了陪伴这名素不相识的对手,最后只获得了第三名:“如果我不管她,成绩肯定会好得多。但当时她已经有生命危险了,成绩也就不重要了。”

4、征服超级越野艰难夺冠

100公里显然不是郑丽萍的极限,2016年11月底,她又去宜昌参加了国内难度最大的越野赛事之一、连报名都需要勇气的三峡168公里超级越野赛。回忆这次“魔鬼之旅”,郑丽萍最难忘的是一段泥泞的下坡路:“山上的雪刚刚化,路上非常滑,可以说寸步难行,只能靠着手杖一步步挪动。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跌落下山。”

比赛是在11月25日早上7点开跑,第二天凌晨4、5点是郑丽萍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当时她已经连续跑了20多个小时了:“特别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直向前,我的人生词典中从来没有放弃这个词。”

凭着惊人的意志力,郑丽萍以36小时09分04秒获得女子168公里组冠军,这个成绩即使放在男子组都能排进前6名。比赛后,一位朋友为郑丽萍题了一幅字,上面两个大字——疯神。意思是疯狂的神经病。

5、渴望挑战“巨人之旅”

新年到来,郑丽萍最大的梦想是去意大利参加被称为“世界最艰难越野赛”的“巨人之旅”——全程330公里,要穿越25座高山,普通人走完全程需要一个月,但参赛选手必须在150小时的关门时间内完赛,也就是连跑六天六夜。2014年,35岁的大连人曲丽杰用时132小时14分钟完成了第五届巨人之旅,成为中国内地首位完成该项赛事的女选手。

但是想参加“巨人之旅”,除了勇气还需要一点运气。全球每年只有700个名额,你需要从数千名报名者中被抽中。另一个挡在郑丽萍面前的障碍仍然是钱,去一趟的机票、食宿、装备得花费几万元,对于月薪只有2000多元的她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她希望能够得到社会企业尤其是运动品牌的赞助。

这些年,虽然她拿了不少跑步和越野比赛名次,但奖金很少,而且基本用于她去各地的参赛费用。“如果有机会去巨人之旅,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完赛。”郑丽萍经常用“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这句话来激励自己,因此,无论是马拉松还是越野跑,她每一场都跑到了终点。

以上郑丽萍的越野生涯文字来源于重庆商报,

马拉松助手经授权转载。

问吧
水色 马拉松爱好者 2.3万人关注

我是马拉松爱好者水色,关于马拉松的相关问题,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