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研究院 | 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多女性参与人工智能革命!

编者按:《AI研究院》由网易智能频道发起,网易杭州研究院等机构共同参与打造,每周五篇,专注AI行业研究与深度分析,并提供技术应用交流。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公号smartman163。

【网易智能讯 4月16日消息】2011年,企业家兼投资者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名为《为什么软件正在吞噬这个世界》的文章。

而如今,这个作品的名字更有可能被解读为:“为什么人工智能正在吞噬这个世界?”人工智能(AI)技术从语音、图像识别、聊天机器人到自动驾驶汽车都很热门。去年的一项科学调查发现,全世界有38%的企业已经在使用人工智能,到2018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到62%。

就像科技行业一样,人工智能领域也由白人主导。现在,Geek Girl Rising正在对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进行采访,她是一家位于马德里的市值5000万的初创科技风险投资公司的风险投资人,同时也是认知计算联盟的成员之一,她谈及人工智能正在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以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各种不同背景的女性都要参与到人工智能革命中来。

你是如何对人工智能的世界产生兴趣的?

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我并不知道到确切的时间,但当我5岁的时候,一个名为“杰森一家”的卡通节目里的一个女性人工智能机器人罗西(Rosie),让我对人工智能的兴趣达到了顶峰。(我想在这里分享我的故事)。2011年,在我生命的后半段,IBM沃森再次燃起了我对人工智能的兴趣。我仍然还记得沃森(Watson),这台好伙伴一样的机器给了我极其深刻的印象。我当时的想法是,科技就像人类一样,能够倾听、具有理性和作出回应。我所有的思考都是,“科技还能做什么?”当然,答案是:改变我们生活、学习、工作和娱乐的方式。例如,亚马逊的Alexa。Alexa帮助你规划你的一天,为你查询日期,回答你的问题,为你预约优步,甚至在你的晚宴上播放你最喜欢的音乐。当然,人工智能也在帮助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在女性职业辅导平台Glassbreakers上,我们的任务是通过包容性软件来解决财富500强企业中员工性别差距。Glassbreakers利用机器学习技术,通过其指导平台来优化员工的发展进程。人工智能有可能对所有事情都有所帮助,我很想成为人工智能团队的一员。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赫芬顿邮报上开始我的认知业务,为什么我加入了认知计算协会,以及为什么我在完成MBA学业后,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的风险投资人。

现在有很多关于人工智能(AI)的炒作。在2017年,我们将看到人工智能怎样的发展趋势?

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嗯,我们的世界不会由机器人接管,这是肯定的。我们可以期待的是人工智能将在对话、演讲、视觉、语言和情感能力方面的进步。这意味着,科技在与我们交谈、看着我们、甚至了解我们的感受时,将变得更智能。当一个昏昏欲睡、内心烦闷的司机在路上驾驶的时候,人工智能就显得很重要了。如今,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帮助识别司机的情绪状态,并可能挽救他或她的生命。我也会关注百度、英伟达、英特尔和优步等公司。当然,现在有很多公司都在关注人工智能领域。我真的很喜欢Bloomberg Beta上Shivon Zilis的人工智能生态系统地图。

为什么让女性开发和创建人工智能的数据集很重要?

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人工智能可以传递其创造者的偏见和相关数据。如果我们想要在人工智能的新世界里有女性的视角,我们就需要女性参与其中,而且是有不同背景的女性。

如果女性不参与人工智能,会出什么问题?

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有很多相关例子,就在去年,有一场由Beauty人工智能主导的选美比赛。Beauty人工智能只认为白人女性是美丽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因为它是在处理被输入的数据后得出结果,而该人工智能算法确定只有白人女性才漂亮。如果我们在人工智能世界中失去了多样性,会有很多糟糕的事情发生。

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应该关注哪些女性?

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菲菲( Fei-Fei),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她主要研究的是识别、学习和语言处理。然后是加斯提娜桑德斯(Justyna Sanders),她在NVIDIA的自动驾驶项目上工作。我最喜欢的一个女性是瑞纳卡里欧比(Rana El Kaliouby),她是Affectiva的首席执行官。在这家排行世界财富500强的公司里,她在人工智能感情方面做了一些很棒的工作。在风险投资方面,我是Shivon Zilli的人工智能的忠实粉丝。

是什么阻碍了女性进入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领域?

洛丽塔陶布(Lolita Taub):我可以一连几天列举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中有三种令我印象最深刻:嘲笑、缺乏鼓励和偏见。我有很多朋友告诉我,她们几乎没有真正进入科技行业,因为她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听到的都是是“科技不适合女孩”这样的话。还有缺乏鼓励。我无法告诉你多少次,我被告知,“洛丽塔,你不应该在一个由男性主导、充满困难的世界里工作。”然后还有招聘时面临的偏见,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硅谷。看看周围:大多数穿着连帽衫的白人都在雇佣其他穿着连帽衫的白人。

(英文来源/Forbes 编译/机器小易 审校/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