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周星驰还执着于西游故事,朱茵已找到盖世英雄

subtitle 杂家04-14 10:17 跟贴 15324 条
至尊宝到底是度不了紫霞的,因为他甚至度不了自己。从《大话西游》到《伏妖篇》,西游的故事,一遍又一遍。没人知道他在执着什么,或许是那份旧时光里的情怀。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杂家Misc》栏目(公众号:zajia163)出品,每天一个精彩的人物故事,每周更新五期。

  22年,弹指一挥。

  《大话西游》纪念版在院线上映,再见面,你我当初的青涩已换为沧桑

  有观众去影院重温旧梦,一个人坐在末尾,一个人听完最后的音乐。工作人员来催:姑娘,电影都播完了,人也走光了,你是在等谁吗?

  我没有在等谁啊,我应该是在追,追那段追不到的往事。

  有人说,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还要把同样的片子拿来放映?我想,就算有另一部崭新的《大话西游》,就算有另一个多才的周星驰,就算有另一个深情的紫霞,我却不会再有另一段青春

  △

  在影迷心中,《大话西游》永远是挚爱的经典,随着时间的沉淀被越来越多人嚼出心酸和回甘,让人笑中带泪。

  朱茵饰演的紫霞,是尘世里每一个痴男怨女

  从娇俏明媚到最后求而不得的悲怆,一颦一笑,纯澈与伤怀,都诠释得入木三分。

  眨眼时星辰漫天,望着至尊宝时眼里的温柔与爱意,使她像一个清新的精灵。

  而伤情时星河骤灭,安静滑落的一滴泪,看起来又是随时会破碎的玻璃娃娃。

  她的眼睛里,一悲一喜,都是无法言明的情绪。

  许多人说,朱茵和紫霞,在那个女子牵着毛驴,盈盈走出时,就活成了一个人。

  如该片导演刘镇伟所说,朱茵就是紫霞仙子,根本不用教她太多,她演的就是自己,一个追求爱情的女孩子,为了爱甘愿死掉。

  △

  朱茵出生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中,父母相濡以沫,平淡而绵长的爱情也影响了朱茵,她每次都以最纯真的期待投入爱情中。

  十八岁,遇到初恋。

  男友是她在聚会上一见钟情的学长,他戴着黑框眼镜,谈吐不俗。

  朱茵个性乐天、阳光,但学长为人内敛,不愿与生人多接触。为了恋爱,她放弃了很多与朋友交流的机会。

  矛盾积水成渊,最终分手。

  第二次人尽皆知的恋爱,她伤得更深,也了恨更久。

  《大话西游》中那一幕有关一万年的对白,无数人记忆犹新。

  那是至尊宝的托词,紫霞仙子却当了真。

  1991年,周星驰与朱茵合作《逃学威龙II》,擦出火花。

  戏假情真,浓情蜜意。

  可是他们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一万年本就是个弥天大谎,对至尊宝来说亦然。

  分手的原因猜测很多,也许是地下情的无奈,也许是传得沸沸扬扬的第三者绯闻。

  扑火的飞蛾,燃尽了自己,故事便走到了结局。

  “在这三年半,我流过的眼泪实在太多了,受的痛苦也太深了,总之人生恋爱应该尝到的喜怒哀乐,我已经全都尝过了。”她肝肠寸断,泪洒记者会。

  从此,《大话西游》成为你我的“放不下的青春”。

  从此,周星驰被朱茵归为“不会原谅的人”:

  △

  至尊宝到底是度不了紫霞的,因为他甚至度不了自己。

  从《大话西游》到《降魔篇》到《伏妖篇》,西游的故事,《一生所爱》的主题曲,一遍又一遍。

  没有人知道他在执着什么,或许是那份旧时光里的情怀。

  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命运。

  人这一辈子,最怕突然听懂了一首歌曲。

  一首歌是一个故事,一段回忆和一些人。有些人相隔万里没有时差,就像你戴上耳机时出现的那些歌,永远那么恰到好处。

  但曲终了,人便散了。

  幻影里的夕阳武士,借风沙迷了眼,抱紧眼前人。

  这世上,比登仙更难的大概就是做鸳鸯了,芸芸知尊人,有谁活得不像一条狗呢。

  《喜剧之王》中有一个很心酸的镜头,当周星驰被告知要成为一部戏的主角之后,他没有问能不能出名,只问了一句有没有盒饭。

  没有盖世英雄,更没有什么五彩祥云,你,以及你的意中人,都只是一只生活的狗。

  人生啊,真的要学会面对很多困难,有困潦,有情伤。

  时光散去,周星驰会叹“我现在这个年纪应该没机会(结婚)了吧。”

  △

  故事尽头,朱茵终于放过自己。

  “时间去把之前的脓啊、血啊流去以后,你要重新去爱自己。”

  很久以后才明白:每个人来到你生命里,都自有其意义,但最难的是平静面对离别。

  吊诡之处在于:当你学会坦然接受离别时,那个人已经在你心里永远不会走了。

  多年后再提起,她说,有好的作品会再合作。

  但紫霞仙子再不需要这个盖世英雄。

  27岁那年,朱茵遇到了Beyond乐队的黄贯中,他所有的细心与疼爱,弥补了戏中的遗憾。

  有一次朱茵去黄贯中家,进门后,她顺手拿起一旁的垫子围在腰间。这件事朱茵毫无印象,但黄贯中记住了,他知道,这个女生把自己的心遮得严严实实,缺乏安全感。

  恋爱之后,无论黄贯中几点下班,都会开车到朱茵楼下,跟她打个招呼——“下班了,我回家了,晚安。”

  他知道朱茵之前的地下恋情,所以追求时从不藏藏掖掖,不怕被拍,从不在意身边是否有记者。

  “知道为何我一直那么倒霉?做任何事情都要比常人付出更多努力吗?因为我的运气,全都用在朱茵身上了。”

  如今他们有可爱的女儿,过着详实的生活。

  她不再是那个等着心上人驾七彩云来娶自己的小姑娘,也不再追忆与至尊宝的憾恨。

  后来你终于读懂爱情,独自漂亮并不足以托起坚强,站在岁月长河中漫游的,应该是两个人。

  当年,她与紫霞恍若一人。

  如今,她早与紫霞渐行渐远。

  年轻时看《大话西游》,看到的都是笑点。如今再看,却更多心酸。我们终于还是戴上了紧箍咒,圈住昔日的梦想,圈住棱角分明的个性。成熟是一个很痛的词,它一定会失去,但不一定得到。

  那些痛苦的,轰烈的,都归于平静。

  时光在朱茵身上留下的,是成熟与精致;而时光从我们这里偷不走的,是青春与情怀。

  杂家Misc,我们挖掘论文和资料库的内容,每天讲一个有意思的人物故事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