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人间 | 特优会见妻子后,7年有期徒刑终成枪决

subtitle 人间04-11 15:29 跟贴 12023 条
特优会见室弑妻案成了当年轰动全省监狱系统的大事件,而从2002年实行的特优会见制度至此被彻底废除。整个全省监狱系统的服刑人员一律没收皮带、鞋带以及任何绳索类品——据说桂钱杨就是用皮带勒死了妻子。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 livings)出品,每周一至周五准时更新。

  文本为“死缓犯的三个故事 | 03

  前言

  在我服刑期间,顾志峰是整个监狱服刑年数最长的犯人之一,2011年6月他刑满释放,距离1993年入狱,整整18个春夏秋冬。

  这是老顾讲给我的第三个故事。

  2002年,监狱开始实行服刑人员“特优会见”制度,但凡取得宽管处遇的犯人,可以在月底会见日和妻子共度一次良宵。

  虽然听上去让犯人们很兴奋,可实际的执行却差强人意,因为每个监区只存在几个特优会见的名额,而穷极心思欲图享受待遇的犯人却触目皆是。

  犯人特优会见有两个前提,一个是要取得宽管级别,一个是必须拥有合法的妻子。然而,但凡有能耐取得特优会见名额的犯人,搞定这两个前提,同样易如反掌。

  1

  2002年,老顾已服刑第九个年头,不过34岁的老顾,已如枯败的树皮一般沧桑。

  1992年8月16号,一个极其炎热的日子,日光俯瞰之下的丹阳街头。整整一个中午,老顾的那台载客电力马自达一单生意都没接到,本不该在中午返家的他把车子停到了自家的楼下。推开房门之后,他看见午睡的妻子旁边,躺着一个熟睡的陌生男子。

  在一番争吵和厮打过后,妻子的情人夺门而逃,老顾则把厨房里的水果刀留在了妻子的肚子里。

  弑妻之后,老顾在床边蹲了整整三天,高温里迅速膨胀的妻子,成了蝇虫狂欢的温床,腐败的气味已令人难以忍受之时,老顾才选择拨通了报警电话。

  虽然妻子婚内出轨有错在先,但迟于报警的情节还是让老顾领到了死刑的判决,幸运的是,二审改判的缓刑二年执行,才让本已放弃生的念头的老顾重拾了勇气。

  入狱的九年,老顾胸前犯号牌的颜色已换了三次,从刚开始的严管红,到普管黄,再到让所有犯人为之羡慕的宽管蓝。越来越长的服刑时间,老顾在恶劣境遇里获得生存的空间也愈来愈广。

  这张平贴于胸前的蓝色犯号牌意味着,在高墙囚场之内,犯人获得了一定前提之下最宽限的处遇。

  当然,这一切也并不能够令老顾真正高兴起来,漫漫光阴无端消耗,这张号牌反而还带给了他无尽的失落。

  从2002年开始,宽管犯人所享受到的最好处遇就是特优会见。每逢月底,老顾都能看见同监区那些能够和妻子共眠一宿的同改,这些年努力建设起来的麻木和坚硬,被心底里的悔罪情绪慢慢吞噬,而那些压抑已久的欲望也同时蚕食着自己。

  合法妻子的坟头估计已经长满了齐腰的荒草,但他自己也没能耐找来带着假结婚证入监晤面的妓女。

  2

  老顾同监的狱友贾木咏就有这能耐。

  30岁无妻无子的贾木咏是个涉黑涉暴的抢劫犯,14年的刑罚不过刚刚开始两年,胸口红色的严管犯号牌刚刚调换成黄色。半年之内,他已和三个不同的异性特优会见过了。

  负责押送宽管犯人去特优会见的是监区两个实习狱警,单月是狱警小李,双月是狱警小王。贾木咏花钱贿赂了小王,逢双月他就拿着老顾的犯号牌去登记,小王便会把他列入特优会见的名单。

  监狱虽然有电脑核查罪犯处遇的系统,但是具体的核查工作还是依赖责任狱警。

  等到月底的会见日之前,贾木咏外面的小弟便会给他安排好一位入监接见的妓女,他们将妓女带到监狱大门口,在假结婚证书里夹上200块钱,递给门口核对证件的女警,一切便水到渠成了。

  每次特优会见回来,贾木咏都会给监舍里的同改详细描述那里的场景,老顾自然也是津津有味的听众之一。

  除了描述自己房间里的,贾木咏通常还会讲临近房间里的异常动静,比如有的犯人过于激动,冲撞在了床沿上;比如某个犯人的家属一整夜都在哭;比如他看见一个匆忙赶来会见的“妻子”就是他上个月召的妓……

  大家都乐意听贾木咏讲这些花边新闻,这也是老顾总是愿意把犯号牌借给他的原因。

  发展到后来,贾木咏的花边新闻已不足够令同改们过瘾,为此贾木咏每次特优会见回来,还会给同改们捎来些毛发。

  这些毛发被犯人们挨个拿到鼻口去嗅,然后又轮流捧在手中观察,以此猜测这女人的相貌、三围以及重点部位的形状,最后再由贾木咏揭晓谜底。发展到后来,整个监舍还为此发明了一种新的赌博方法:同改们分别猜测相貌和三围,各自押上一包香烟,贾木咏则事先在纸上写好答案,描述最接近的同改则赢得所有香烟,当然,无论最后谁赢,贾木咏都会抽走3分之一的赌注。

  因为贾木咏的这些低俗把戏,某种意义上倒也消弱了漫长牢狱的苦闷和枯燥,同改们饥渴的欲望也得以在其中得到部分化解。

  3

  贾木咏是个颇讲义气的暴力犯,看在老顾总是借他犯号牌的份上,他也想回报一次这个十年专情于右手的可怜男人。监舍的同改们知道老顾要去特优会见,给他布置了任务,除了要把女人的毛发带进监舍,还必须拓下她的唇印。

  过年之后的2月底,温暖还未及在枯黄的草坪上复苏,老顾准备去特有会见了。十年之间第一和异性赴约的老顾极其紧张。

  特优会见室在高危监区的四楼,几十个狭小的房间相联,里面只有一张铺着条纹被单的床铺、一盏台灯、一个痰盂,不到10平米的房间,蹲坑式的厕所又夺走了一部分。

  房间的墙壁看似坚固,实则是空心木板隔断而成,这种速成的狭小空间似乎更易于爆发和释放,全监狱几十个犯人一同特优会见,各种声音混杂一处,听上去轰动而又诡奇。

  老顾端坐在蓝色的条纹床铺上,他的冒牌妻子姗姗来迟,听着隔壁房间里诱人的动静,好像心口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啮噬着自己的蚂蚁。

  房门被推开的一刹那,老顾只能弓着身体慌乱地从床铺上站起……

  那个夜晚,时间在高墙之内似乎第一次进行了高速的运转。当然,他完全忘记了同改们布置的任务。贾木咏把他揪到监房的过道中间给他解围:“老兄啊,你见了女的这么慌张啊?你狗日的九年没见过母的东西哩,也情有可原,你就跟大家描述一下这个女的长什么样子吧。”

  糟糕的是,一整夜紧张的老顾根本没注意女人的样子,他呆若木鸡地站立在同改的包围圈里,好半天才说:“肚脐眼边上有块褐色的鸡心胎记……”

  同改们骂声一片,纷纷责怪贾木咏把特优会见的机会让给了无趣的老顾。贾木咏只好继续帮老顾解围:“不要告诉我你连事情都没办成吧?一个晚上,你们做了什么?聊了什么?跟大伙交代清楚,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啊。”

  在那个短于平常的夜晚,老顾耽于排解九年积攒的情欲,很快就在疲倦之中进入了梦境,即使有过简短的交流,也都在睡梦之后遗忘干净了。

  实在没什么对同改们交代的时候,老顾只能羞赧着说了些香艳的场面对付了大家。

  4

  老顾特优会见后的窘态受尽了同改们的嘲笑,没过两天,整个监区都传遍了老顾和妓女的段子。老顾作为拥有十年服刑经历的老改造,并不在意犯人们为了排解寂寞而兴起的传言。但是这传言却给老顾惹来了很多麻烦。

  犯人们一个月会被安排晾晒一次被子,轮到老顾晾晒被子的当天,天气阴沉,但好在有风,老顾把潮湿的被子铺在监区操场上晾晒了一整个下午,准备收回监房之时,却发现被子变得更加潮湿了。当时他还不清楚,被子上的脏水是人为还是意外。

  两天之后,老顾泡在盥洗间的塑料饭碗和汤勺又被人撅断,后来自己喝水的茶杯也无故消失了。接踵而来的暗算开始让老顾觉得,监区里暗藏着一个敌人。他把自己的忧虑告诉了贾木咏,贾木咏便帮老顾安排了一个钓鱼陷阱。

  每月15号,监区统一发放犯人们购买的生活物品,贾木咏故意把老顾的物品标好名字放在盥洗间,没过多久,一个矮瘦的犯人看四下没人,把老顾的物品全部扔进了泔水桶。

  贾木咏立即带着几个犯人一拥而上,掐着这个犯人的脖子把他带到了老顾面前。老顾看着这个犯人面前红色的犯号牌,知道是入监不久的新犯。

  贾木咏揪着新犯的犯号牌:“呆逼叫桂钱杨啊?你他妈有病啊,把人家东西搞坏有快感吗?你倒不如偷走,干嘛全部弄坏了?”

  桂钱杨低头未语。

  “你个呆逼是哑巴啊?犯什么事进来的?哪里人?自觉一点讲清楚,不然你信不信老子把你打翻过来,还送你去办公室吃一遍电棍。”

  桂钱杨依旧不说话,面对这个倔强的新犯,老顾和贾木咏一下子上来了脾气,围上去对其一顿拳打脚踢,用缝纫机上拆下来用作剔牙的针,给他耳朵上扎了20个洞……

  牢狱内的争斗向来需要心狠手辣,但又要规避重伤对方带来的风险,因此需要用类似残酷的折磨来消磨对手的意志。

  对桂钱杨施完私刑之后,桂钱杨依然保持着最初倔强的眼神,令老顾反而心虚了起来。连一贯见过世面的贾木咏也开始退缩,周围帮忙的犯人一个个开始劝场。

  在众人铺就的台阶下,老顾放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敌人,至于桂钱杨暗算自己的动机和理由,他依旧丝毫未知。

  贾木咏不甘心,特地去桂钱杨的监舍打听了一番。这才得知,桂钱杨是因为盗窃罪获刑7年,此人性格极其倔强木讷,在监舍里和所有同改都闹过矛盾,也被老犯们教育过无数次,但因特别耐打,所有人也都不管他了。

  桂钱杨有个26岁的广西籍妻子,在洗浴行业做正规足疗的工作,入狱之后,同监舍的犯人常开他玩笑:你老婆的正规足疗要变成不正规足疗了,说不定月底的特优会见室里就有你老婆呢。

  或许是犯人们的这些嘲讽刺激了桂钱杨,当他听到了老顾在特优会见室狎妓情节的传闻之后,就把老顾当成了假想敌。

  而在被告知桂钱杨是自己丹阳的老乡之后,老顾心中还生出些许愧疚来。

  5

  2004年4月末,监狱对每个监区增拨了一个特优会见的名额。得知这个消息的老顾去找贾木咏说情,让他想办法安排一次桂钱杨的特优会见。桂钱杨有合法的妻子,只要买通小王警官,弄张宽管的犯号牌不成难事,

  贾木咏并不乐意,但是考虑到当时参与了对桂钱杨的上刑,造成他那只耳朵一整个冬天无法摆脱冻疮的困扰,也就勉强同意了。

  老顾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桂钱杨,他还是一贯的沉默,眼神仍流露着深深的敌意,但面对特优会见的机会,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老顾同样寄希望于这次费心的安排,可以化解自己与老乡之间的误会,毕竟刑期还长,他极其渴望有个可以说说家乡话的同改。

  然而老顾的希望落空了,他至今不曾想到,仅仅因为自己一次出于善意的安排,桂钱杨自此没能再回到过监区,他原本7年的有期徒刑没能熬到刑满,在一年之后的初冬,他就被执行了枪决。

  谁都不清楚桂钱杨在特优会见的狭小屋子里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夜晚。第二天,管教准备带他离开屋子的时候,发现和他同处一夜的妻子已经变成了一具裸露而僵硬的尸体。

  特优会见室弑妻案成了当年轰动全省监狱系统的大事件,而从2002年实行的特优会见制度至此被彻底废除。整个全省监狱系统的服刑人员一律没收皮带、鞋带以及任何绳索类品——据说桂钱杨就是用皮带勒死了妻子。

  犯人间对此案件有两种传闻:一种是桂钱杨在特优会见的时候动刑审问妻子,问她是否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最后失手勒死了妻子;另一种是桂钱杨一开始就知道,老顾曾经在特优会见室狎的妓就是自己的妻子,因为妻子的肚脐眼下有一个鸡心胎记。

  老顾对于老乡桂钱杨的愧疚从此郁结于心,悔恨沉甸甸的变成了一把锈坏了铁锁,再没有解开的可能。

  按照老顾自己的话说,在历经了漫长牢狱生活的岁月里,自以为已经完全适应了其中的混乱和失常,但最终在这场弑妻案中,混乱且复杂的情绪竟然完全吞没了他……

  点击此处阅读:

  

  

  编辑:沈燕妮

  题图及插图: CFP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作者:虫安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